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轉貼][武俠小說] 菜鳥闖江湖 作者:臥龍生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04831 該用戶已被刪除
  江湖小菜鳥「舒啦」人還在娘肚,父親就給仇人殺死,母親被姦污,為報滔天之仇,幼小在神醫的教育下,苦練武功。
「菜鳥」初闖江湖時,搞得武林笑鬧連天,到處啦風,他英俊瀟灑,連仇人之女也自動送上門來與他啦風,幾位紅顏姐妹似綠葉扶花主,他們在古剎、魔島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武林大血殺。
  此書是臥龍生最佳名作,語言機智,節奏明快,情節一波三折,色彩艷麗深合青年讀者口味,請書友們不要錯過哦!  


第01章 裸體美女玩如夢

  一代聖賢孔夫子曾說:「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
  武林公約,代代相傳道,「行道江湖,絕不可惹女人及小孩!」
  阿公曾說:「惹熊惹虎,絕對不准惹恰查某!」
  照古儒說來,婦人胯下之物,乃生我之門,死我之戶,意指每人皆由彼處誕生,若狎於彼處,即會提早「蒙主寵召」。
  若將女人二字一併,在女字加一點,哇操!是「伐」哩!怪不得古儒會言:「旦旦而伐,觸肌消神」!
  偏偏自古以來,上自皇帝,下至販夫走卒,人人樂此不疲,以致有人「只愛美女不愛江山」及「為愛走天涯」,「心事誰人知」!
  在川中莽蒼山山澗之傍,有一排茅舍,瞧它既沒門牌又沒名牌,分明是一棟「違章建築」。
  茅屋前後,各種植雜量及數種莖菜,看樣子此屋主必是被「物價波動」嚇壞了,乾脆搬到此地來自力更生了!
  可是,似這種侵佔公地,依山傍水,興建房舍及耕地之行為,卻未見官方派員前來取締及拆除,怪哉!
  難道屋內之人真的如此「有能力」嗎?
  哇操!屋柱上似乎貼有一副對聯哩!待吾觀來!
  「三餐何必太計較,戒除雜念最重要!」
  哇操!我明白了,看樣子屋內之人一定混得挺不如意的,因此,才會以這副以聯來自我安慰一番哩!
  人都是有同情的,此人既然如此落魄,就讓他住下去吧!何況,此地只他一人,並沒有侵犯到別人的權益!
  只要沒人來控告,算啦!何必『下雨天打小孩,沒事找事做』呢?何況,他還可以使「地盡其力」哩!
  這天,秋風蕭瑟,未脫螽嬰,茅屋竹門一開,一位身材瘦小,年約六旬的和尚自屋內走了出來。
  只見他打掃四周環境,換了佛前的淨水,放下浦團,立即開始在中堂打坐,四周立即一片寂靜。
  半個時辰之後,突聽「刷!」的一聲輕音,一位藍衫少年書生帶著微笑,似閃電般出現在門前。
  他朝那副對聯瞄了一眼,立現不屑之色!
  進入院中,他瞄了四周之菜田一眼,立即行入中堂。
  只見他朝佛像一揖,又對和尚一揖之後,在旁端立不動,雙目卻打量著簡陋的竹牆及竹桌椅。
  那書生的儀表生得神如秋水,貌若潘安,面白有如婦人,眉長過目,黑白分明光焰卻常流不定。
  這種眼睛就是咱們目前所說的「豬哥目」。
  有「豬哥目」之人,大多不喜正視,偏好斜視,別處用不著,惟有偷看「查某」卻是頂瓜瓜!
  任何查某,哪怕是十幾丈外,只要他把眼光一瞬,哇操!美貌,三國,騷不騷,浪不浪,立即一目瞭然。
  這種人若派他來擔任「斥喉尖兵」,或是「炮兵觀測員」,應該是最佳人選,可惜,就怕他屆時該看的不看,不該看的拚命看!
  哇操!那可就傷腦筋,一敗塗地了!
  和尚醒轉之後,直待做完了功課,方才走下浦團,合什還禮之後,慈聲道:「阿彌陀佛,施主尊姓大名?」
  說完,朝竹椅一指,浩自坐在主位。
  藍衫少年坐定之後,含笑道:「弟子雲中龍,浙中人氏,聞得大師乃一代高僧,故戒亦沐浴前來拜見!」
  「阿彌陀佛,施主過講矣!」
  「大師,弟子瞧房柱上那副對聊妄測大師之法名莫非上三下戒?」
  「阿彌陀佛,施主聰明過人,老衲正是三戒!」
  「敢問大師此號之意?」
  「此號乃老衲自取,戒募纜?戒講經,戒住名山。」
  「大師,此三戒,迥異一般學佛參神,可否明示?」
  「阿彌陀佛,學佛之事通常要從善行人門,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使肌寒之膚日迫,則淫惡之念不生。
  「淫惡不生,則穢獨去,清淨自來,久而自然可以成人,連經也可以不必念,咒也可以不必持也。」
  「可是,大師方才似乎剛做完功課……」
  三戒和尚含笑道:「老衲已多年未唸經持咒,方才是因見到施主到達,因此,特地做了功課。」
  「哦!為何要如此呢?」
  「阿彌陀佛,天機豈可輕哉!」
  「這……」
  「阿彌陀佛,天機難測,施主莫再費思量!」
  「也罷:請大師賜知知戒講經之理!」
  「經惟上的言語,是諸佛菩薩所言,除非是諸佛菩薩才能解得出,凡人多一番註釋,實是多一番支難而已!」
  「晉陶淵明主張讀書不求甚解,夫以中國人之書,尚且不敢求其甚解,更何況要詮釋自西方譯來之經文乎?」
  「老衲不敢求為諸佛菩薩之功臣,但也不敢做諸佛菩薩之罪人,因此,知愚守戒絕對不講經。」
  「這……大師太客氣了,敢問大師為何戒住名山?」
  「阿彌陀佛修佛之人須遠離聲色,一居名山古勝,必有山林水怪引人尋詩,適體之清風,怡清之明月,悅耳之禽鳥為,使人坐不定浦團。」
  「況且哪一處名山沒有燒香的女子,隨喜的仕宦尺明翠柳之事乃前車轍,老衲為免耳目受滯,故戒住名山也!」
  「大師立見獨特,令人佩服。」
  三戒和尚微微一笑,立即與他對坐談禪。
  雲中龍性極聰明,不但精研文事武功,凡三教九流之書無不遊覽,因此出道年餘,即獲「雙絕公子」美譽。
  他這雙絕不但包含文武雙絕,更含放縱聲色及心狠手辣之意:
  三戒和尚與他談禪,越談心中越猶豫!
  因為,這禪機裡,必須向別人千言萬語仍參不透的,他只要提頭一句,雲中龍就舉一反三徹悟。
  好一個才氣橫溢的學佛心胸。
  哇操!偏偏配上這付令女人神魂顛倒,自己又色迷迷的容貌,若不早點把他渡入空門,不出數年,恐怕找不到「中國最後一位處女」了。
  只見三戒和尚正色道:「阿彌陀佛,老衲閱人良多,想不到今日有緣目睹似施主這般靈敏之人。」
  「以施主之資質來學禪,不出數年必可登三味,施主何不乘此朝氣之時光,割除愛慾歸反空門?」
  雲中龍聞言,突然發出一聲長笑!
  三戒和尚心中暗歎,俟笑聲歇後,正色道:「阿彌陀佛人生在世,易得者是形體,難得者是性靈,請施主三思。」
  「哈哈!大師所言極是,因此,弟子打算先得發揚光大形體,再來修練性靈,不知可否如願?」
  「阿彌陀佛,施主所求何事?」
  「成天下第一人,娶天下第一佳人。」
  「阿彌陀佛,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豈有天下第一人之理,況且,紅顏枯骨,施主何必自墜地獄乎?」
  「哈哈!大師先前之言,句句皆是言間意骸,未了這兩句未免有些俗套,不似高僧之言矣!」
  三戒和尚深深的凝視了半晌,歎道:「阿彌陀佛!萬般皆夭定,由不得人也,施主尚有何疑問?」
  雲中龍怔了半晌,含笑起身拱手道:「大師苦口婆心,弟子方纔若有不敬之處,尚祈大師海涵!」
  說完,就欲弓腰作揖!
  哪知,他的意念甫動,立即發現身前一道無形氣牆阻住自己弓腰,暗哼一聲,突提全身功力一揖!
  「蹬蹬蹬!」他連退三大步方始止住身子,睜眼一瞧三戒和尚仍是肅容坐在椅上,他不由大駭!
  突見三戒和尚慈聲道:「阿彌陀佛!施主資質甚優,從今日起,老衲終朝繞首以待施主幡然悔悟,歸來!」
  說完,雙掌一合!
  雲中龍立覺一股詳和之氣團勇至身前,逼得自己一直退到大門外之後,那股氣團才戛然而逝!
  雲中龍立即面無人色的疾掠而去,剎那間即已消失人影。
  三戒和尚念句佛號,拿起鋤耙迂自去除草松上了!
  時光易逝,一晃又是十年,三千多個日子無聲無息的消逝了,莽蒼山上那棟茅窮屋似乎無啥變化!
  就是三戒和尚仍是和以前那樣耕田而食,取流而飲,容貌上仍然是一位六旬左右的瘦削老僧!
  這天黎明時分,一向平靜的茅舍,突然傳來一聲悠揚的鐘聲,接著是一陣陣的木魚聲音。
  正在半山腰蹣跚奔行的一位藍衫青年突聞鐘聲,原本渙散的目光,立即一亮!
  只聽他大聲喊句:「大師,弟子已來了!」立即朝山上奔去,盞茶時間過後,他已奔到大門前了。
  只見他手扶門柱,氣喘如牛的道:「大……師……」
  一聲莊嚴的「阿彌陀佛」過後,木魚聲音戛然而逝,三戒和尚已緩步站在中堂前面了哩!
  這位藍衫書生正是十年前意氣昂揚的雲中龍,想不到時隔十年,他居然會落魄到這個地步!
  他一見到三戒和尚,如遇親人般,顫聲喚句:「大師!」立即羞愧萬分的跪伏在地,身子卻不住地顫動著。
  三戒和尚慈聲道:「阿彌陀佛,浪子回頭金不換,老衲恭候施主已十年矣!施主請起!」
  「多謝大師!」
  進入中堂之後,只聽三戒和尚慈聲道:「施主功力已失真元耗損甚巨,莫非是遭遇多人的圍攻!」
  雲中龍赦顏道:「大師,弟子自十年前離此之後,在第三年即在各大門派泰山論劍之時,榮獲天下第一高手之頭銜並在翌年與武林第一美女終南派區玉風成親。
  「婚後,弟子安份了一段時間,可是,過了三年,一直未見一子牟女,弟子立即又開始在外拈花惹草了!」
  「二年初,弟子在東海夢幻島遇見島主之子,東海太子席伏蛟及島主之女席定沼,立即流連忘返。
  「由於席島主夫婦之默許,弟子在半月之後,即與席姑娘在島上成親,然後,過了月餘的甜蜜生活。」
  「夢幻島雖然景色怡人,可是,島上之人皆甚驃悍,毫無些許情調可言,弟子在煩厭了之餘,立即趁黑離去。」
  「由於耽心夢幻島的高手會對拙荊不利。弟子立即回家並安份的過了年餘時光。」說至此,神以立轉悲憤。
  三戒和尚慈聲道:「施主,休息一下吧!」
  「不!大師,弟子必須說出這段憾事,在上月初,弟正和拙荊房中休息之際,突聽一陣步聲入莊。」
  「弟子剛仗劍出房,立即聞到一絲異香,正在暗感不妙之際,卻已被六名蒙面人現身圍攻。」
  「弟於剛毀了二名敵人,突覺全身一陣燥熱,氣機一亂身法一滯之下,立即陷入了險境。」
  「莊中奴婢慘叫之聲此起彼落,弟子在心慌意亂之餘,更形不支,不幸的是就在那時,傳來拙荊的驚呼聲。
  「接著是男人的險笑聲及撕裂衣衫聲,弟子在盛怒之下,終於中劍倒在地上了。」
  「那四名蒙面人在弟子倒地之後,只見其中一人發出一陣輕嘯之聲,四人立即散立在弟子四週五丈外。」
  「弟子正在暗詫之際,突見三名少女自門外掠入,弟子立即認出那三人乃是席定波之侍婢。」
  「那三名少女手中名抱一物,掠到弟子身邊之際,只見第一名少女踢了弟子一腳,然後亮出手中之物。」
  「紙巾一掀,弟子立即發現那是一個神位,上書《先妣席氏之神位》,左下方書有《不孝女雲恨龍》。」
  「弟子正在駭感交加之際,第二位少女也恨恨的踢了弟子一腳之後,打開包袱,現出一束烏黑的秀髮。」
  那束秀髮被一支玉釵別住,弟子認出那支玉釵乃是弟子送給席定波定情之物,不由失聲驚呼!」
  「第三名少女冷哼了一聲,狠踢弟子一腳之後,在出懷中之襁褓,弟子立即發現那是一位四、五月大之稚嬰!」
  「弟子不由顫聲問道:『小情,此女莫非是姑娘與我之女?』哪知,對方冷哼一聲,退後丈餘。」
  「弟子追問數聲,那七人卻似石人般不予置答,就在此時,突聽一聲厲笑自房內傳出,弟子立即又想起拙荊。」
  「笑聲未歇,席伏蛟衣衫不整的挾著渾身赤裸,淚流滿面,憤不欲生的拙荊走了出來啦!」
  「弟子尚未出聲,席伏蛟已將拙荊擲在地上,厲聲道:『姓雲的,小妹因你不告而別,一直於斷難決,』」
  「在生下你的孽種之時,不幸難產而亡,家父及家母在悲傷及憤怒之下,在上月初先後別世。
  「姓雲的,我今夜只是先討回利息,等你這孽種長大之後,我會教她如何的與你算帳的!」
  說至此,雲中龍張口吐出一道鮮血。
  鮮血方出口,三戒和尚右手一揮,手中茶杯迅即飛出,盛住那道鮮血之後,冉冉的繞飛回他的手中。
  「阿彌陀佛,老衲此地不欲沾血,請施主別太激動!」
  雲中龍拭去嘴角的血跡,慘然道:「大師,弟子在十年前若聽你之言,豈會落得今日之下場!」
  說完,全身又一陣輕顫。
  三戒和尚手待那個茶杯,鼎鼎的走出中堂,到了澗旁,以澗水沖淨之後,汲起了半杯澗水。
  探手入懷取出一粒龍眼般大小躐丸,將躐一剝,立即出現一粒清香搓鼻,花生大小的綠色藥丸。
  藥丸入懷即化,三戒和尚走入中堂,一見雲中龍已跪伏在佛前,暗暗頷首之餘,他立即慈聲道:「施主,請起!」
  雲中龍踉蹌起身之後,羞愧的道:「大師,求你替弟子剃度,弟子已看破紅塵,願意歸皈空門!」
  「阿彌陀佛,施主因果未了,豈可逃避!」
  「大師,弟子功力全失,心痕纍纍,實無勇氣去面對世人,何況,弟子在這十餘年間也得罪不少的武林人物……」
  「阿彌陀佛,一著錯,著著錯,施主若不求敗中取勝,東海夢幻島及令嬡遲早會變成武林之大患!」
  雲中龍聞言,立即想起席伏蛟及島中高手種詭武功,身子情不自舉的打了一個寒顫哩!
  「阿彌陀佛,施主人中之龍,當如何善後,老衲有一『枯楊逢春九』你先把它服下吧!」
  說完,將那個茶杯放在桌上。
  雲中龍聞言,突地一震,立即欲跪拜!
  三戒和尚右袖一揮,止住他的跪拜,飄然行入中堂。
  雲中龍恭敬的朝他背後一揖,雙手捧起茶杯,將澗水一飲而盡之後,立即緩緩的盤坐在地。
  他這一坐下,即不言不語,一直到了翌日晌午時分,他才睜目起身,一見三戒和尚坐在蒲團上,他立即跪伏在他的身前。
  三戒和尚緩緩睜目瞧他一眼,立即又合上雙目。
  直到當晚子時,三戒和尚方始睜開雙目,他一見雲中龍仍然跪伏不動,心中不由暗暗讚許不已!
  他凝視雲中龍半晌,沉聲道:「氣沉丹田,凝神壹氣!」
  雲中龍服下那杯澗水之後,只覺全身一陣舒暢,立即開始調息,這一調息就是五六個時辰。
  他一見身上尚有數處大穴無法貫通真氣,心知,必是被席伏蛟震破功力又連日奔逃之故。
  他疑道必須再養息一段時日之後,才有完全夏功之可能,立即散去真氣,恭敬的跪伏在三戒和尚身前。
  此時,一聽三戒和尚之言,他立即欣喜的一震!
  他剛將真氣歸元,立覺頂門「百會穴」有一股真氣凌空源源不絕的貫入,他立即引導它們體內繞行著。
  一個時辰之後,他只覺腦門「轟」的一音,立即暈眩!
  翌日午後,雲中龍醒來之後,只覺自己仍跪伏在地,三戒和尚已經不見,他立即盤坐調息。
  真氣繞行一同之後,兩道淚水禁不住流了出來。
  人就是這樣子,失去之後,才知道東西的可貴。雲中龍一發現自己的武功已經盡復,豈能不欣喜若狂。
  走出堂中,一見三戒和尚專心在鋤草松土,他立即走到他的身前,恭敬的一揖道:「大師再生之德,弟子沒齒難忘!」
  三戒和尚起身笑道:「施主神功盡復,可喜可賀!」
  「大師,請指示弟子今後之行止!」
  「阿彌陀佛!向北行,遇龍則止,逢陰再行!」
  雲中龍將那十一字念了一遍,會意的頷頷首,恭聲道:「大師,弟子何時可長待在你的左右?」
  「阿彌陀佛!俗緣一了,即是相會之期!」
  「大師,弟子薄有積蓄,可否讓弟子略盡心意供養……」
  「阿彌陀佛!施主難道忘記老衲三戒之意?」
  「這……弟子實在疚慚萬分!」
  「阿彌陀佛!施主既已大徹大悟,今後只要以贖罪的心情去救世濟人,廣積外功,意義遠逾供養老衲!」
  「弟子定當謹記大師之金言玉語。」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時候不早,施主請離去吧!」
  「是!大師珍重,弟子告辭!」
  說完,長揖到地,飄然離去。
  三戒和尚欣慰的頷頷首,重又繼續鋤草!
             ★        ★        ★  
  雲中龍離開莽蒼山之後,一見天色已暮,自街上買了兩套灰袍靴及易容經物之後,立即進入一家客棧。
  他令小二將酒菜送入房內,先洗淨身子,再據案易容成一位相貌清懼的老者,然後邊用膳邊沉思!
  翌日黎明時分,他換上灰袍,取出一錠銀子放在桌上之後,立即帶著行李打開窗戶,飄掠出去。
  半月之後,他已在暮色時分回到家中,他甫踏入大門,立即發現院中右側多了兩堆墳了。
  他輕咦一聲,凝神默察片刻,確定附近沒有他人之後,他微一作勢,立即就掠到了墳前。
  只見右墳墓薄刻以「愛女雲氏玉風之墓」,左側刻以「終南區天威」五字,他不禁心頭一慘,長跪在地。
  腦海之中,立即浮現愛妻被那四位夢幻島高手輪流姦污的情景,雙掌立即緊緊的握著了。
  牙根緊咬,身子輕顫不已!
  悔恨之淚伴著聲聲「風妹」簌籟直流。
  一直到遠處傳來一聲淒厲的女人呼救聲音之後,雲中龍才悚然二驚,站起身子。
  他凝聲片刻,未再聞及聲音,不由苦笑道:「此地四周無人,一定是自己精神恍惚所致!
  目光朝左側那堆大墳一瞧,立即明白奴僕修之墓,他恭敬的三揖之後,立即飄入房中了。
  房內一片黝暗,以他的功力,仍可清晰的看見蛛網遍織,積塵分余,他暗暗一歎之後,立即掠入書房。
  輕輕的將書桌朝前一推,空間立即傳出「軋軋」連音,不久,右側壁間已多了一個方洞。
  他沿級而下,進入地穴之後,在床下取出一個長約四尺寬約三尺,高逾三尺的皮箱扭開小鎖,將皮箱一開。
  地室立即一亮。
  他吁了一口氣,合上皮箱之後,喃喃自語道:「還好這份珠寶尚在,倒省了我不少的手腳!」
  走出地室將機關恢復原狀之後,他重又走到墳前,默立半晌之後,他立即走出大門向右行去。
  他前行半里,立即聽見右側林中傳出男人的急喘聲音,以及一陣陣「熟悉」的聲音,他不由一怔!
  稍怔片刻,他正欲離去之際,突聽那男人喘道:「師……妹……你做夢……也想不到……會落入……我的手中吧……嘿嘿……」
  雲中龍熱血一沸,立即飄入林中。
  只見地上躺著一位四肢離體,血跡殷然,面孔扭曲,雙眼暴睜,已然氣絕了多時的屍體。
  雲中龍認得他正是滇中襖虎老人之首徒,伏虎書生舒永明,立即仔細朝著另外二人一瞧。
  只見一位體格魁梧豹眼虯髯,年約二十七八歲的大漢正在一位大腹便便的清麗婦人身上逞戛獸慾。
  那位清麗婦人雙目皆裂,血淚滂滂,被置於一塊石上,由於穴道被制,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的被糟踏著。
  雲中龍認得那二人是伏虎老人的孫女房秋瑩及其二徒季天斌,不由恨得發毛皆立了起來。
  不用說,季天斌一定是以暗算制住舒永明夫婦,先毀了舒永明之後,再姦污秋瑩的哩!
  雲中龍雖然好色,可是,除非對方「倒貼」,自己一律是「現金交易」,絕對不做這種傷天害理之事。
  何況,受害人是一位大腹便便的人哩!
  他立即冷哼一聲,飄了過去。
  李天斌正在得意萬分,突聽那聲冷哼,好似遇見了晴天般靂,顧不得穿衣,立即朝左側掠去。
  哪知,他剛掠出了丈餘,立即遭人截住了,大駭之下,立即掉頭疾奔,迅即射出五丈外。
  他快,雲中龍更快,左手一揮,「拍!」一聲,遙空送他「五百」,地上立即多了三顆斷齒。
  季天斌知道遇上不世高人,心一狠,一見自己離房秋瑩不遠,立即就朝她疾撲而去了哩!
  「哼!畜牲!」
  「牲」字方歇,季天斌的「命門穴」立即「中獎」,一道血箭隨著「啊!」聲奪口而出了。
  他心知對方的武功超出自己甚多,立即順著動勢,疾掠而去,此時,若有「馬表」測量,保證可以創造「世界紀錄」。
  雲中龍正欲追去,卻見房秋瑩的下身突然冒出一物,大駭之下,他立即掠到石旁。
  只見房秋瑩身子一顫,一個「小玉」般大小的稚嬰頭部已經沖體而出,雲中龍慌忙伸手將它接住。
  他小心翼翼的往處輕扯半晌之後,一位紅通通的小男嬰,立即落入他的手中。烏血卻狂濤般自房秋瑩的體內冒出。
  雲中龍慌忙放下嬰兒,雙掌飛快的在她的身上輕拍一陣子之後,取出三粒藥九塞入她的口中。
  右掌貼上她的「膻中穴」,一面將真氣輸入,一邊沉聲喚道:「房姑娘,你醒醒!房姑娘,你醒醒!」
  半晌之後,房秋瑩連吐數口帶有黑塊的烏血之後,無力的睜開雙眼,道:「孩……子……我的孩……子……」
  雲中龍一見她的血塊,暗歎一聲,立即抱著嬰兒湊到她的眼前,沉聲道:「房姑娘,恭喜你,是個男嬰!」
  就在這時,那男倏然「哇……」連啼!
  房秋瑩身子一震,雙目一亮,伸手摸著男嬰,淚如雨下的道:「我……苦命的……孩子……你……一出世……即……沒爹娘……」
  「房姑娘,你別激動、」
  「恩……公……小女子姓……」
  「老朽知道,你是房秋瑩,尊夫是舒永明,那個畜牲是季天斌,可恨被他趁隙逃走了!」
  「恩公……不錯……我就是……房秋瑩……想不到……會被這個……禽獸不如的畜牲……所害……報……報仇……」
  「房姑娘,你放心,老朽會好好的撫養令郎,長大之後一定讓他手刃季夭斌替你們報仇的!」
  「謝……謝……」
  頭一偏,立即氣絕!
  男嬰也「哇……」啼個不停!
  雲中龍揮掌在地上劈出一個大洞,將兩具屍體及衣物,放入了洞中之後,立即揮土覆洞。
  左掌一揮,將那塊石頭,移到那土堆前面,指聚功力,迅速的在石上鐫出:「舒永明房秋瑩之墓」。
  目光一落在「哇……」啼叫不止的男嬰身上,他慌忙自包袱中取出一套灰袍將他包妥,提起皮箱,疾掠入城。
  由於男嬰啼叫不止,他輕輕的在他的身上一揉,一見他已經止啼,他歉然自語道:「好可憐的孩子,剛出世,就被制穴。」
  時值深夜,他自城角掠入城,略一思忖,立即馳向好預兆客棧。
  連拍數下大門之後,睡眼惺忪的小二嘟著嘴,揉著臉皮,不甘願的應句:「來啦!別捶啦!」
  他打開大門正欲瞧瞧究竟是哪位冒失鬼在三更半夜來住店之際,倏見一塊碎銀塞入手中,他不由一怔!
  「老二,快去叫老闆及老闆娘來!」
  「好!好!您老人內奉茶!」
  「別顧著招呼我,快去叫人!」
  「是!是!馬上來!」
  有錢果然能使鬼推磨,雲中龍剛坐定將男嬰放在座頭上,立即有一對老夫婦趕了過來哩!
  他立即掏出一錠銀子,沉聲道:「老闆娘,我那媳婦生個小壯丁卻一命歸陰,你快去幫他洗個身子!」
  「這……大爺,你眼生得很……」
  「老闆娘,難不成老朽會去偷抱別人的小孩?」
  說完,將那錠銀子塞入老者的手中。
  「春花,快去幫他洗上洗吧」!」
  「好!好!阿狗,你快去熬點粥汁!」
  雲中龍就吁了一口氣,跟著進入後院之後,一見她熟練的汲水,試水,弄妥之後,他立即揉開他的穴道。
  男嬰立即又「哇……」啼叫起來。
  老嫗輕拍低哄,一邊輕揉的替他擦洗身子,半晌之後,那男嬰已經妥協了,雲中龍不由鬆了一口氣。
  一陣步聲過後,老者手持一團衣物走了進來,問道:「大爺,這是小孩以前所穿之衣裳,如果不嫌棄的話……」
  「呵呵!老哥哥,太好啦!小弟正悉找不到小傢伙的衣裳哩!」
  老者欣喜的道:「既然如此,我乾脆再去多準備幾套,把它們包起來,免得沒衣裳可換!」
  「這……怎麼好意思呢?」
  「呵呵!沒關係啦!反正那些衣裳我們已用不著了!」說完,放下那套童衣,欣喜的跑去。
  半晌之後,小二也將一碗粥汁拿來了。
  老嫗一面替男嬰穿衣一面吩咐道:「阿狗,快把粥汁吹涼,孫少爺等著要吃哩!快呀!」
  小二方才收了小費,當然「打拚」吹了!
  半晌之後,老嫗拿起小匙杓起粥汁,湊近男嬰唇中,男嬰居然嘖嘖直吸,神色一片欣喜,雲中龍不由瞧癡了。
  好半晌之後,只聽老嫗慈聲道:「睡著了,好可愛的娃娃,長大以後,一定是一位俊小子!」
  「啊!老闆娘,謝謝你了!」
  「大爺,你去歇會,孫少爺由我照顧吧!」
  「這……好吧!那就麻煩你了!」
  「阿狗,快帶大爺去休息!」
  次日晌午時分,雲中龍在後面一面用膳,一面瞧著熟睡在老嫗懷中的男嬰,心情一片愉快。
  突聽前院傳來一陣婦人的「哎唷」叫聲,二人不由一怔!
  半晌之後,雲中龍立即聽見一陣雜亂的步聲自前院傳來,他立即佯作不知的繼續發怔著。
  半晌之後,只所阿狗叫道:「頭家娘,不好啦!」
  老嫗將男嬰緊貼在懷中,邊輕拍邊罵道:「死阿狗,你在叫什麼叫,嚇咳著了孫少爺,看我不揍扁你才怪!」
  卻見一位身若鐵塔,虎眼環虯,面孔紫紅的大漢,滿頭大汗的跟了進來,只聽到他急道:「老闆娘,請救『阮某(吾妻)』一命!」
  那聲音又急又響,好似夏季午後焦雷般,令人聽得一陣煩燥,若非老姻摀住男嬰雙耳,早就滿屋兒啼了。
  「這位大爺,尊夫人怎樣了?」
  「囝仔太大,生不出來!」
  「哎唷!夭壽喔!快!趕緊去!」
  雲中龍抱著男嬰與老者,和那名大漢站在房外,耳聞那婦人一陣陣慘叫,叫聲越加淒厲,那大漢急得來回走動著。
  突見,房門一開,老嫗神色慌張的道:「樹人,還是去請大夫來吧!那身子太大啦!那婦人快不行啦!」
  雲中龍武功通玄,精通歧黃,聞言之後,沉聲道:「老朽略諸歧黃,就讓老朽來試試吧!」
  說完,將那男嬰交給老者。
  老嫗欣喜萬分的道句:「阿彌陀佛,謝天謝地,快請!」立即帶著雲中龍行入房內啦!
  榻上豹著一位雙手捧腹,不住翻滾呼疼的婦人,瞧她的蒼白臉孔,分明已經無法支撐下去了。
  雲中龍取出三粒藥丸,塞入婦人的口中,命她將雙掌緊握頭頂的榻柱,沉聲道:「你別慌,依我的話來做!」
  說完,雙掌如飛的在她的遍身大穴輕拍著。
  一縷縷真氣迅速的穿入她的體內,不但使她的精神為之一振,緊繃的神經也為之一鬆了。
  只見他暗一咬牙,低頭一瞧,只見在那婦人的下身內有一團烏黑的毛髮,他不由暗道:「好大的囝仔!」
  右手食中二指一併,一縷真氣透指而出,立即將那婦人的下身擴展出二分余的版圖。
  那婦人疼得慘叫更劇。
  「「忍著點,聽我的話用力!」
  說完,雙掌搭上她的雙腕,緩緩的渡過真氣。
  半晌之後,只聽他沉聲道:「用力!」
  那婦人慘叫一聲,咬牙用力一掙。
  老嫗立即欣喜的叫道,「大好了,頭出來了,再用力!」
  那婦人全身一顫,再度使出全力一掙!」
  「太好了,肩膀也出來了,用力呀!」
  半晌之後,那婦人慘叫一聲,用力一蹬!」
  一位烏漆麻黑的壯小子立即脫體而出。
  老嫗道聲:「謝天謝地!」立即斷臍,連拍壯小子的小屁股,雲中龍迅速的就欲替那婦人止血!」
  「大爺,別爭,那些淤血若不排淨,她以後會得不少的婦人病,還是讓我來吧!你快看看這個壯小子為何不哭?」
  雲中龍接過那個又黑又壯,四腳內縮,雙掌緊握,五官擠成一團的囝仔,暗道:「好小子,挺壯的哩!」
  左掌扣住他的雙踝,將他倒提在半空中,右掌在他的背部一陣輕揉縷縷真氣立即緩緩的透入!
  「哇!」一聲石破天驚大響過後,眾人不由鬆了一口氣,老嫗欣喜的道,「謝天謝地!母子平安,大爺,恭喜你啦!」
  魁梧大漢人房內,立即握著那婦人的左手,叫道:「金花,你……你不要緊吧,方才差點令我急死了!」
  那婦人含笑強聲道:「泰哥,我很好!」
  魁梧大漢突然走到雲中龍的面前,叫聲:「恩……」雙膝一屈,那座鐵塔般的身子就向下跪!
  雲中龍呵呵一笑,立即閃了開去。
  魁梧大漢死心眼的跪在地上叩了三個響頭之後,虎目凝視著雲中龍,宏聲道:「龍泰代表全家叩謝恩公!」
  說完,又「呔!呔!呔!」連叩三個響頭。
  「呵呵!夠了!夠了!起來吧!」
  龍泰恭聲道:「是!」立即起聲不動!
  老嫗將壯小子放在榻上,笑呵呵的道:「龍夫人,老身從未見過如此壯的小子,我去替你做些吃的東西!」
  說完,笑嘻嘻的走了出去。。
  雲中龍取出三粒藥丸塞入龍泰之手中,含笑道:「龍泰,這三粒藥丸可以強身補血,快給尊夫人服下吧!」
  說完,含笑走了出去。
  龍泰恭敬的送他離房之後,走到榻旁服伺她吞下那三粒藥丸之後,欣喜的道:「金花,還好有這位恩公,否則就慘了!」
  「是啊!我差點就昏倒哩!」
  「金花,你休息一下吧!」
  當天夜晚,雲中龍吩咐老者做了幾樣菜及一壺酒,眾人坐在龍泰的房中,彼此互道敬賀之意。
  酒過三巡,只聽雲中龍呵呵笑道:「龍泰,幸好有尊夫人幫小孫哺乳,否則,我真不知該怎麼辦哩!」
  「哈哈!舒老(雲中龍化名舒感天),若非你的幫忙,咱們現在豈能坐在此地歡敘!」
  「呵呵!龍泰,想不到你外表粗魯,思緒卻挺細密的哩!」
  「哈哈!舒老誇獎了,我自幼也隨先父母喝了一點墨水,不過,跟您們一比,那就矮了一大截啦!」
  「呵呵!咱們眾人之中,就數你最高了,怎會矮一大截呢?對了,龍泰,你們是何方人氏,欲去何處?」
  龍泰聞言,笑容突斂,立即不語。
  正在榻上哺育雙嬰的婦人,立即接道:「泰哥,恩公是咱們再生父母豈可騙他?」
  「好吧!舒老,你可聽過夢幻島之名?」
  雲中龍聞言,胸口好似遭人捶了一拳,不由低唔一聲,不過,他旋即掩飾的苦笑,道:「不知道,我真是太孤陋寡聞了。」
  龍泰毫不起疑,低聲道:「舒老,夢幻島是東海之一座仙島,島上住著兩百餘人,我們二人正是來自該島。
  「哦!瞧你方纔的神色,莫非甚怕被人發現來歷?」
  「是的,我們二人是奉島主夫人之命,來中原找一個人,為了避免發生其他的意外,夫人令我們不許洩漏身份!」
  「你們要找誰?」
  「中原第一高手,雙絕公子雲中龍。」
  雲中龍忍住心中的驚駭,沉聲道:「雲大俠與你們有仇嗎?你們認識他嗎?你們找到他了嗎?」
  「認識,不過,他的家中已無一人,我們雖不知夫人為何要找他,不過,我們會一直繼續找下去的!」
  說完,突然低下頭。
  雲中龍知道他必明白內幕,可是,礙於島規,才欺騙自己,他立即含笑道:「那位雲大俠會不會看見你們去找他,才避不見面。」
  「不會,他並未見過我們二人,何況他的家中多出兩堆新墳,他一定是遭遇變故才離開的!」
  雲中龍暗佩他人粗心細,立即又問道:「你們島主是否知道你們來中原,尋找雲大俠之事呢?」
  「不知道,因為他已經比我們先抵達中原了。」
  雲中龍暗顫道:「天呀!希望席伏蛟之妻左艷芳,並不贊成席伏蚊這種報復手段,則事情或有轉機!」
  雲中龍雖在沉思,龍泰卻又道:「舒老,我有一件事兒想請教你,不,也可以說想麻煩你一件事。」
  「喔!請說吧!」
  「舒老,請問你打算去何處?」
  雲中龍心中一顫,倏然想起,三戒和尚在臨別之際,曾提及「遇龍就止」,龍泰姓龍,莫非應在他的身上?」
  他立即含笑道:「老朽略諳歧黃,想要懸壺濟世,不過,由於小犬及小媳,不幸先後別世,一時難以決定!」
  老者立即欣喜的道:「老哥;在臥龍寺附近那家臥龍藥鋪,因為掌櫃的年歲已大,打算要頂讓,你九何不把它頂下?」
  雲中龍心中一動,暗道:「天呀!又是『龍』太巧啦!」
  他立即含笑道:「老哥,你可知他出什麼價?」
  「咱們西安城地價較高,加上店內的藥材,聽說他開價三千兩銀子,不過,還可以當面還價。」
  「好!」咱們待會兒去瞧瞧,龍泰,待會如果談妥,我就打算在此落屋,你把你的事兒提出來吧!」
  龍泰欣喜的道:「舒老,你也知道我必須去找人,金花與我那個猴囝仔又需人照顧,我想……我想……」
  「呵呵!我知道,你想把金花母子暫時托我處,對不對?」
  「對!對!真不好意思!」
  「呵呵!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她也可以順便哺育小孫的,不過,你放心,我會經金花好好做個『月子』,她吃不了虧的!」
  「呵呵!那怎麼好意思呢?」
  「呵呵!這就是合則利,分則傷腦筋呀!」
  眾人不由哈哈大笑!」
  兩位男嬰立即被笑聲嚇醒過米,立即「哇哇」連啼。
  老嫗過去幫忙哄睡之後,重又回到座位,含笑道:「舒先生,龍夫婦,兩位喜得貴子,不知寶貝取什麼名字?」
  雲中龍搖頭道:「啊!我倒沒有想到這個問題!老哥,你飽讀詩書就煩你給起個名字吧!」
  龍泰立即點頭道,「對!對!就麻煩你們啦!」
  那老者姓徐,名叫立本,年紀之時,還博得「秀才」之名,若非要繼傳祖業好預啦客棧,他早就往宦途發展了。
  此時,只見他捋鬚含笑,沉思半晌之後,朗聲道:「老哥,你姓舒,若將令孫取名為啦,頗具吉祥之意!」
  「舒啦,好一個動聽的啦,好名字,好名字!」
  老嫗欣喜道:「可真巧,小號名為好預啦,令孫又取名舒啦,老哥,我看以後咱們就免費招待他吧!」
  「呵呵!好!好!啦兒就算是咱們的『榮譽店民』吧!」
  「太難聽啦!什麼店民不店民的,換個詞吧!」
  「這……待我想一想……」
  雲中龍含笑道:「老哥,大嫂,你們何不收他為干孫。」
  「這……我們有這個榮幸嗎?」
  「呵呵!怎能說是榮幸呢?那是啦兒的福份。」
  「呵呵!好!咱們就這麼說定了,等到啦兒滿月之時,咱們就按古禮來慶祝一番,好不好?」
  「呵呵!好,好,如果藥鋪說妥,乾脆也擇在那天開業,如何?」
  「呵呵!好!好!雙喜臨門!太好啦!」
  龍泰立即連聲恭喜不已。
  徐立本夫婦樂得幾乎合不攏嘴。
  好半晌之後,只聽徐立本含笑道:「龍兄弟,以令郎的面貌,我替他取一個『來』,單名,如何?」
  「龍來,嘿!夠氣魂,好!好!太好啦!金花,如何?」
  聞金花含笑道:「龍來,挺吉禪的哩!謝謝!」
  老嫗笑嘻嘻的念道:「好預啦來,真好也!」
  徐立本哈哈一笑,道:「當然好啦!我取的名字。又會到哪裡去壞呢?」
  「你呀!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坊啦!」
  「呵呵!開染坊?妙點子,老哥,往後你就忙著救人吧!啦兒就交給我啦!我保證把他染得『水當當(美)』!」
  「呵呵!好呀!瞧你的啦!」

[ Last edited by 04831 on 2005-3-5 at 04:30 AM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