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古代架空]

《泉涸》作者:吐維(素熙) <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1695 24 0
01 主從 上

  「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暮春三月,江南草長,即便是長年嚴寒的北疆,如今也春回大地,一片綠意盎然。

  從深冬的寒意中甦醒,家家戶戶掃去門前大雪,迎接新春的到來。皇朝這幾年難得平安,相傳在位的柔王體弱多病,厭惡暴力,繼位以來郾兵息武,對四疆的挑釁多加忍讓,不惜作低伏小。也就是如此,百姓也偷得幾年安穩日子。

  「小皋,小皋!你看,那個地方好漂亮!花都開了,我們快拍馬過去!」

  馬蹄揚起雪褪後的塵泥,濺得純白的馬身一汙。

  路上行人紛紛退避,馬上騎士卻渾然無覺,一味地揚鞭大叫,看模樣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一身亮麗戎裝,長髮成束迤邐身後,笑容比春陽還甜美,惹得人難不多看兩眼。

  「主……少爺,拜託你,不要再亂跑了。」

  尾隨著白馬的是匹烏黑發亮的駿騎。馬上的人卻毫無相稱的瀟灑,奮力抑止坐騎的騷動,那是個年齡相仿的少年,臉上卻一點笑容也無,只是擔憂地窮追上白馬。

  「小皋,你快來,那裡的花都開了。」

  「少爺,雪才剛融,騎那麼快會滑跤的。」

  「放心,我的騎術比小皋好,如果小皋滑跤了,我會救你的。」

  望著眼前的笑容,木臉少年無語。「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防鐵蹄果然一滑,黑馬嘶鳴一聲,竟當真險些把人甩下,白馬上少年連忙傾身,替它拉住轡頭,一面安撫道:

  「乖,乖,別怕,小皋不是壞人,你不可以把他摔下來。」

  「少爺,馬聽不懂這些的。」

  「那有,你看,這不是安靜下來了?」果然黑馬只是踢了踢前腳,隨即親暱地舐起少年的掌,樂得他又笑起來:

  「我就說吧,小皋,叫你跟我共騎一乘你又不要,騎術壞又硬要逞強。」

  「兩個大男人擠一匹馬成什麼樣子,還有,我說過別叫我小皋。」

  「有什麼關係?你本來就叫皋啊。」

  「我叫方皋,你好歹也叫我的字,都幾歲的人了,還叫這種孩子氣的名字。」

  「你也可以叫我小夔,我允許你。」少年又是開心的笑容。

  「你……」

  方皋一陣氣窒,見行人紛紛投以好奇目光,扯著少年衣袖便向街外催馬。

  「你什麼時候才肯回去?」

  「唔,才剛出來,怎麼就要回去?」少年扁了扁嘴。

  「少爺……」

  「叫我小夔嘛,明明小時候都這樣叫的。」

  「少爺,我是擔著掉腦袋的風險陪你出來,你別像上次一樣徹夜不歸,要我們方家全家跟著我們守夜。」

  「可是我還想去西市……」

  「不可以,你上次不是去過了嗎?」

  「可是我想買把小鏡子給鸞鸞嘛。」

  「不行就是不行。」方皋的臉越來越鐵青,嚇得少年一縮。

  「那……到前面看看花,就好了。」

  低下頭來,少年吶吶地道。印象中小皋生起氣來可不是玩著的,十天半月不和自己說話都有可能,那可得不償失。

  方皋望著這位小主子,那雙前一刻還精神煥發的眼睛,此刻已黯然無神。不知怎地心頭一緊,差點就要開口反悔。但他最清楚不過,這無法無天的少年一旦得了便宜,要再勒馬就困難萬分,所以千萬心軟不得:

  「好,就一會兒,天黑前得回去。」

  「哇,真的嗎?小皋,你最好了!」

  聞言一躍而起,少年的身手異常敏捷,三兩下便從白馬上翻下。眼前是滿山遍野盛開的菅芒,隨風在空氣中亂舞,少年卻笑得比花更燦爛,在花絮中穿梭舞動。

  慢吞吞地從馬上蹭下,方皋倚著馬背靜靜觀看。和自小練武的童年玩伴不同,他從未動過一刀一劍,長年缺乏運動,他望著自己蒼白的皮膚,和少年呈小麥色的年輕軀體恰成對比。然而不知為何,從小到大,方皋總覺得脆弱的,需要呵護的總是他。

  「什麼時候長這麼大了……」

  那個流著鼻涕,因為踩過門檻時跌倒便哭上半天的小少爺,如今已是任誰也不敢小覷的劍術高手。雖說是家族遺傳,方皋卻有點不大適應,真是的,明明就長得一副娃娃臉,還有那雙水汪汪的大眼,比起瞪著敵人,揉著它哭泣不是更合適嗎?

  「……皋,小皋!」

  一束菅芒遞到眼前,讓方皋打了個噴嚏,也嚇醒過來。

  「幹……幹嘛?」

  「給小皋的,喜歡嗎?」

  豐潤的紅唇揚起,方皋不禁一呆,隨即扳著臉將花推開。
  
  「男人送男人花,難看死了,拿開。」

  「小皋……」

  「不要叫我小皋!」

  拿花的手一嚇,隨即怯怯地低下頭去。方皋也覺自己出言過重,見對方垂落的背脊不住顫動,心中慌起來,正要安慰,少年卻已擔憂地抬起頭來。

  「小皋……你生氣了嗎?」

  花在手裡散碎一地,隨風飄去,方皋竟瞬間有捉回的衝動。

  「我……沒有。」

  「是我不好,我忘了你不喜歡花。」

  嘆了口氣,方皋按穩少年雙肩,迫他坐在自己身畔。

  「小夔,你知道自己是誰嗎?」

  忽然換回兒時稱呼,少年頓現喜容。

  「我知道啊,我是李夔,是你最好的童年伙伴。」

  「除此之外呢?」方皋的眼忽轉嚴厲。

  「除此之外……我是柔王的兒子,還是親愛的鸞鸞未來的丈夫。」李夔笑得毫無防備。

  「笨蛋,你是太子,你是這國家未來的王!你連這點也沒有自覺嗎?」方皋一陣氣惱,撇過頭不看他笑臉。半晌又道:「而我是方家的次子,我的父親是柔王的尚書令,我們方家,世世代代都是輔弼你的人。小夔,你自己看看,站起來看看。」

  扯著他肩頭,方皋強迫他從山坡上俯瞰壯盛的皇城。

  「將來你要君臨這個城市,君臨這片土地。而國家就像匹猛獸一樣,稍不留神你就會被他反噬!絕不是只有騎騎馬,耍耍劍,外加摘幾朵花就可以取悅的事物。所以我拜託你,小夔,有點太子的樣子,好嗎?」

  李夔望了方皋一眼,然後側首。

  「做太子和小皋喜不喜歡花,有關係嗎?」

  碰地一聲,那是掌擊在泥地的聲音。下一秒方皋已憤怒地站直起身,逕往栓馬處走去。

  「小皋,小皋!你要去那裡?」

  「在你明白什麼叫太子之前,我不跟你說話!」

  撂下狠話,方皋翻身上馬,由於原本就不擅長,加上怒急攻心,險些就從馬上摔下。連忙抓緊韁繩,拍馬便往山坡下疾馳。

  「小皋,不要!」他聽見李夔在背後大叫。

  會不會太狠心?方皋強迫自己不能回頭。

  「你若想清楚了,就來跟我說,究竟什麼是太……」

  「不,小皋,小心後面!」

  咻地一聲,不知什麼物事擦過面頰,方皋只覺臉上一涼,根著是飛濺的鮮血。

  「什麼?」

  愣然撫住受傷的頰,方皋回頭一看,一枝森然的箭就釘在身後樹上。再抬頭一望,模糊的身影在更高的山坡上昂立,雙手左右開弓,正對著他射出第二箭。

  「小皋!」

  瞬間白馬已馳至眼前,李夔反應快極,腰間長劍出鞘,一面拍馬一面準確地斬落第二枝箭頭。山坡上人影顫了一下,這回二箭分射,李夔眼神一凜,右手握住了射向方皋的箭,射向自己的便無暇顧及。

  好在他反射神經極佳,催著白馬向旁一讓,箭頭堪堪擦過肩膀。鮮血在方皋面前灑上白色的菅芒,他一陣失神:「小夔……」咬牙朝箭來處望去,好在對方並無戀戰意思,兩箭只是分散兩人注意,此時山坡頂早已人去樓空。

  「小皋,你沒事……吧?」

  擔心地捧住方皋淌血的頰,絲毫不理自己肩膀血流如注。方皋一呆,隨即怒叱:

  「為什麼做這麼危險的事?我才剛和你講的事情,你全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被方皋的怒吼震得一退,李夔拉著馬退了兩步,凝視玩伴的怒容,忽地笑了起來。

  「因為我……不想讓任何人傷害小皋啊。」

  尚握著箭的手一鬆,兇器夾帶血絲落入草地。馬上的人影也伏了下來,沒時間細思李夔的話,方皋一驚,連忙將滿身是血的主子接入懷裡。

  「白癡……」

  鐵定又要被長輩數落個沒完,方皋無言地拾起斷箭,抹去頰畔沁出的血跡。任不住又望了李夔一眼,半昏迷的臉依舊英俊,竟不知為何還掛著滿足的笑。

  方皋心緊起來,太子的話在心頭迴響。

  不想讓任何人傷害小皋……

  ……哼,談何容易呢? 本帖最後由 yali2131 於 2014-2-20 19:14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