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未來末日]

《變異H》 作者:雪杉 (短篇)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4627 12 7
第一章

  事情發生的時候,戴維斯.韓才十二歲。
  當時,母親一個人穿上防護衣,在隔離病房裡探望父親。也許是因為戴維斯.韓還小的關係,母親留他在病房外頭,他只能透過病房的透明玻璃,遙望母親對著昏迷不醒的父親掉眼淚的模樣。
  因為有那片透明玻璃,所以戴維斯.韓才能將事發過程看得一清二楚。
  原本昏迷不醒的父親,忽然從床上一躍而起,咬住母親的咽喉。事出突然,即使母親的喉嚨被父親咬下一大塊肉,鮮血從傷口激射出來,像是紅色的噴泉,戴維斯.韓印象最深刻的,卻是點滴管被父親給扯斷,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最後軟軟地垂在地上的景象。
  那次的事件,使得當時還來歷不明、現在依舊來歷不明的病毒,被命名為“韓氏病毒”。原本只會致死的病毒,在快速繁衍、不斷基因突變之後,終於經過戴維斯.韓的父親的病變,完成了最終的進化。
  此後,因感染韓氏病毒而病變的“變異體”愈來愈多,即便預防性的疫苗在病毒擴散後兩年正式上市,卻始終無人開發出可以治療變異體的藥物。再也沒有人敢在夜晚上街,非必要時,絕不在沒有軍隊或警察的保護下出城。
  而戴維斯.韓在十八歲那年,申請進入軍校被拒。被拒絕的理由很簡單,他心測沒過。
  “你從軍的動機可議。”主考官毫不諱言,而戴維斯.韓並沒有否認。
  後來,他花了一年的時間苦讀,考上了醫大。七年的課程他只花了三年就修完,再次申請加入軍隊。軍醫不需要什麼心測,但照樣得接受實戰訓練。
  只要能站上第一線就好。戴維斯.韓心想。他的藍波刀使得跟手術刀一樣好,開槍射擊和開胸手術一樣駕輕就熟。只要站上第一線,他就可以去做十年前他沒做到的事——
  殺了他父親。
  迪克.杭特第一次見到戴維斯.韓,是在他隊上的第五任軍醫終於耐不住沉重的壓力,提出退役申請的第二天。軍醫的耗損率一向很高,這他知道,因為這些高材生都很愛惜自己的生命,出勤幾次之後,就會發現他們的人生應該耗在有空調的大醫院裡,領高薪、和可愛的護士打情罵俏,而非隨時會丟了小命的戰場上。
  所以,杭特才剛和和氣氣地和韓握手完,回頭就跟屬下打賭,看這個瘦得跟娘兒們一樣的軍醫什麼時候會丟辭呈。
  第一天,韓和他們一起練習打靶。姿勢不錯,準頭也不錯,就是死板板的,一看就知道一點實戰經驗也沒有。晚上在酒吧裡,隊員中有人拿韓來開玩笑,杭特沒有制止,還跟著說了幾個不入流的笑話。怪只怪韓的外表太中性,很難不成為下流笑話的主角。不過韓不在場,因為他一結束訓練就離開了。
  第二天,他們練的是格鬥技。一般軍隊練的不是拳擊就是柔道,但這裡是特勤H隊,只要是能撂倒敵人的攻擊,一概歡迎。隊員們一個個捉對練習,而杭特自從害幾個隊員骨折之後,就一直被冷落到現在,只有別隊的人來挑釁的時候,他才有機會大展身手。
  和韓練習的是色鬼。人如其名,色鬼是個如假包換的色鬼,杭特用老二想也知道,色鬼找韓練習打的是什麼主意。杭特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站在旁邊觀戰,想知道這位年輕的軍醫會怎麼面對色鬼的性騷擾。沒想到最後被壓在地上哭疼的是色鬼,而反折色鬼的手臂讓他痛到哭出來的則是他們柔弱的軍醫。
  杭特吹了個口哨,表示讚賞,開始對這位軍醫有點興趣了。不過真正令杭特對韓改觀的,是韓加入後的第一次任務。
  變異體有個令人困擾的壞習慣,事實上,是飲食方面的壞習慣。變異體喜歡生飲鮮血。野生動物也好,人類也罷,只要是紅色的鮮血,他們都來者不拒。對此,學者們似乎有自己的一套解釋,但對杭特這樣沒有專業知識的死老百姓來說,總而言之一句話,鮮血具有抑制變異體體內的韓氏病毒的效用。變異體在吸食鮮血後,會短暫地恢復理性,並喪失攻擊人獸的衝動。但時效很短,目前觀察到最長的也不過只有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後,變異體又會回到見人獸就攻擊的狀態,除了鮮血之外,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他們。
  有一陣子,輿論大肆討論該如何“人道”處理變異體的問題。但既然沒人願意提供鮮血給變異體,人工豢養的家畜也趕不上變異體大量的鮮血需求,最後政府採取的措施,依舊只有每年提撥大筆預算以供研究,並要求軍隊四處“人道”捕殺變異體。
  這年頭,已經沒人敢散居在廣闊的大地或山林間了。過去遺留下來的廢屋成了變異體最好的藏匿場所,特勤H隊日常的勤務之一,就是定時去巡一巡這些已知的可能成為變異體藏匿場所的廢屋。要是發現變異體的話,該怎麼辦?如果情況允許,當然是抓起來帶回去,當作寶貴的活體實驗品;搞不定的話,當場格殺勿論,不然被格殺勿論的就是隊員自己了。
  那天,特勤H隊接獲通報,在郊外的一幢廢屋,似乎出現變異體的蹤跡。到達目的地後,所有隊員下車察看,軍醫則留在吉普車上,負責無線電連絡。
  “讓我跟你們進去。”原本韓如此要求,事實上這個要求也算合情合理,卻被杭特拒絕了。
  “放心,這地方就這麼一丁點大,三十分鐘綽綽有餘。”
  杭特指的是預防性疫苗的投藥期限。只要在被變異體攻擊後的三十分鐘內注射疫苗,就可以有效避免感染。這也是軍醫必須跟著出勤的主要原因。
  一旁的副隊長艾洛伊.霍華有些猶豫,但他不能違抗隊長的命令,而在這類通報中,變異體實際上真的出現的機率很低,所以他只是看了軍醫明顯流露出不滿神色的臉龐一眼,就跟著隊長去了。
  韓坐在吉普車裡,醫藥箱就放在伸手可及之處,子彈已上膛。沉住氣。他對自己說。他想了十年,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不能因為急躁而破壞一切。
  十年前。當母親的遺體因為有散播病毒的可能性而被火化時,他就下定決心了。只有他可以讓父親安息。殺了親愛的妻子,拋棄唯一的兒子,以那副模樣活在世上,如果父親吸食鮮血後短暫地清醒過來,察覺到自己的處境,必定也會希望如此。
  手指輕輕撫過槍身,韓將槍舉起,親吻握把,彷如祈禱。
  十分鐘後,廢屋內傳來一陣槍聲。韓立刻左手拿槍右手拿醫藥箱,衝下吉普車。緊接著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動物咆哮聲,那是變異體的怒吼聲。韓蹲在吉普車旁,這樣不管是要衝進去,還是要跳上吉普車,都很方便。
  槍聲細密如織。在如此強大的火網包圍下,不管有多少個變異體,都只有被打成肉泥的份吧。韓衝進屋內,看見杭特一馬當先持槍朝通往二樓的階梯掃射,其他隊員從旁支援,霍華則拖著一個人,邁力地往門口衝。
  “受傷了?”韓迎上去,立刻從醫藥箱抽出一管針筒和藥劑。
  “快點!”霍華在震耳欲聾的槍聲中高喊。“他的腿被咬掉一大塊肉!”
  躺在地上的色鬼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情。也許在那份痛苦之中,還包含著第二次被迫躺在韓面前的屈辱吧。韓可不管這些,舉起針筒就往色鬼大腿上刺。注射完疫苗後,韓正要和霍華合力把色鬼抬出去,從旁邊的陰影處閃出一個鬼魅般的身影,韓想都沒想,拋下色鬼的腳,反手掏槍,正中第二個來襲的變異體的額頭。
  這一幕,杭特看在眼裡,所有的隊員都看在眼裡。
  此行解決掉兩個變異體,代價則是傷員一名。
  “色鬼,你衝得太快了。我之前就說過,你的缺點就是不懂得瞻前顧後,這次的事情正好給你一個教訓……”
  吉普車上,副隊長霍華正一邊開車,一邊對受傷的色鬼說教。韓忙著幫色鬼腿上的傷止血包紮,忽然察覺到有道令人難以忽視的視線。
  杭特從副駕駛座轉過頭來,正若有所思地打量著他。
  韓不予理會,逕自將繃帶綁好。待韓結束工作後,杭特開口了。
  “你目前有約會的對象嗎?”
  此言一出,霍華差點噴笑出來,車子也跟著顛了一下。倒是色鬼抗議了。
  “嘿,老大,明明就是我先——”
  “被壓製在地上還哭出來的傢伙沒資格說話。”
  色鬼馬上閉嘴。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在杭特目光灼灼的注視之下,韓冷冷回答:
  “我對只有肌肉的笨蛋沒興趣。”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