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未來末日]

《陪你一起看末日》作者:練習簿(短文)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775 6 0
文案:
一個擁有陰陽眼的韓文予發現有只鬼經常跟在他身邊 本想逗一下那鬼,卻把自己陷了進去 然而,一段人鬼情緣剛展開,末日卻到來了…… (架空無考據不靠譜文,博君一笑,請勿較真_(:з」∠)_

主角:韓文予,紀和

**********************************************************************


  韓文予第一次見到紀和時,就知道他不是人。
  那時侯韓文予正站在陽臺抽煙,一眼就看見邊上站著個年輕人,身體是半透明的,黑色的頭髮黑色的襯衫,臉卻是毫無血色的白,像燒過的紙灰中留下燒剩一截白紙錢,一陣風就能就將他吹得無影無蹤。
  然而他絲毫不覺得驚訝,因為天生陰陽眼,他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漸漸地,他發現那鬼雖然不是經常出現,但每次出現的時候,他幾乎都在抽煙。韓文予想,這鬼沒死的時候一定是老煙槍,死後就成了名副其實的煙鬼。他一直假裝看不到那鬼,把他當成是身邊的一件擺設,日子久了他就習慣了有只鬼不時出現在身旁,似乎多了個朋友,偌大的屋子裡不再只有他孤零零一個人。
  一天,他外出路過寺院,看到很多善男信女手裡都捧著一把香在燒,就馬上想起那只一臉蒼白的鬼。
  回到家裡,韓文予像平常那樣點起煙,在嫋嫋升起的煙中,他看見一個身影漸漸顯露,飄到他跟前。韓文予裝作沒有看見他,待煙差不多燒盡,他徑直站起身,在平時用作擺設的香爐前點上一炷清香,然後轉頭面向那鬼,沖他笑了笑:“這檀香也不錯,偶爾換換口味吧。”
  那鬼平素總是半眯著的雙眼登時睜得圓圓的,一眨不眨瞪著韓文予,如果形容人的表情,大概就是見了鬼的表情。
  “你別這樣瞪著我。”韓文予無辜地眨眨眼,“我有陰陽眼,當然能看見你。”
  “你一直都能看見我?”鬼沉下臉,“你為什麼裝作看不到我?”
  “我不是說了我有陰陽眼,看見鬼怪之類的不是什麼稀奇事,沒啥值得我大驚小怪的。”
  “你……”鬼狠狠地瞪了韓文予一眼,讓韓文予以為下一秒鬼就會撲上來用血紅的舌頭勒住他的脖子,但鬼沒有這樣做,只是轉過身去,似乎想一走了之。
  “等等!我是為你好!”韓文予衝口解釋說。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種話,按理說不過是個跟自己毫無關係的鬼魂,就算走了都無所謂,可現在卻有種想留住他的衝動。
  “為我好?”鬼果然停下來。
  “當然,遊魂野鬼不是要有香火供奉才不會變餓鬼嗎?”韓文予說著連自己都不信的民間傳說當藉口。
  想不到鬼聽了他的話,竟彎起嘴角笑了出來:“你覺得我像孤魂野鬼嗎?”
  “難道不是?”這回,訝然的是韓文予。
  鬼恢復往常低眉垂目的樣子:“我不是普通的鬼,而是鬼差,跟孤魂野鬼不同。”
  鬼差?!韓文予想起他曾經在車禍現場見過的鬼差,高大魁梧一臉橫肉,兇神惡煞的模樣。不過轉念一想,既然人有高矮肥瘦,鬼的樣貌自然各有不同,這樣想,韓文予就坦然接受了鬼的解釋,就算那是謊話,對他也沒啥害處。
  “好吧,鬼差大人,我向你陪個不是。”韓文予撓撓頭,“既然你不需要普通香火供奉,那該怎麼辦呢?”他想了想,餘光瞥見茶几上的煙盒,靈機一動,乾脆點著一根煙插在香爐裡。
  “你好像挺喜歡這煙的,那我送根煙給你當是陪罪。”
  說來奇怪,韓文予以為那鬼會生他的氣,鬼卻沒有絲毫怪責他的意思,反而不客氣地湊過去盡情聞著那煙味。
  “你就這麼喜歡這牌子的煙?是不是看到有人抽這煙都會湊上去?”韓文予一想到鬼會這樣與其他人貼近,不知為什麼心裡就有些不舒服。
  “碰巧遇上了,就懶得再去別處找。”鬼簡單地回答,沒有望韓文予一眼。
  “那以後乾脆都來我這裡好了。”韓文予笑笑,反正這是進口煙,不便宜,在這麼大的城市裡找個抽這牌子的人估計不容易
  從那天開始,韓文予回家沒事就在香爐裡插上一根煙,可惜那位叫紀和的鬼差並不是每次都出現,大概鬼差的工作也不空閒。
  日子一天天過去,一向獨來獨往韓文予早已習慣家裡多一位鬼差,他試過問紀和一些地府的事,給對方一句“你死了之後就會知道”駁了回來,於是沒有再問,只聊些陰陽之間的瑣事。因為對方是鬼,而且是寡言少語的鬼,對韓文予而言是很好的聽眾,一些他不能在平常人面前說的話都能跟紀和說,不用擔心引來別人的恐懼,於是和鬼差聊天就成了他放鬆心情的方式。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過去大半年,這天韓文予出門給一個熟客看風水。那位黃先生看中的是一間複式海景單位,他跟韓文予一碰面,就大贊那房子如何背山面海風景怡人,韓文予一笑:“是不是真的怡人還得看過才知道。”
  單位在18樓,韓文予剛踏出電梯就莫名地有種讓他不舒服的怪異感,當仲介推開屋門,他不覺皺了眉——有股濕冷濕冷的寒氣從腳底升起,再看看身邊兩人,談笑自若,仿佛毫無感覺。屋裡的傢俱早已搬空,只留下四面空蕩蕩的白牆,也沒有任何空調之類的製冷設備,韓文予環視客廳一圈,心裡有了底。他取出羅盤,跟平時看風水那樣,認真在屋裡轉了幾圈,每個方位角落都看了個遍,卻沒有發現什麼異狀。
  黃先生心裡急,忙問韓文予結果如何。
  “風水方面沒有什麼大問題,但是屋裡似乎有些不太乾淨的東西。”韓文予很直接地跟黃先生坦白。
  黃先生還沒反應過來,一邊的仲介就馬上插嘴:“韓師父,沒憑沒據的話可別亂說。”
  “那上一手屋主住這裡的時候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韓文予反問。
  “我沒有聽說過。”仲介搖搖頭。
  韓文予沒有理會仲介,徑直走到主臥的浴室,這裡是整間屋子寒氣最厲害的地方。黃先生跟了上去,低聲問:“小韓,這屋到底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黃先生不但是他的熟客,還是他已經故去的師父的忘年交,知道他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現在難說,估計要到晚上才知道。”韓文予望向窗外,晚霞燒得火紅,很像血的顏色。
  “這樣……沒關係,我們到外面的酒店吃個飯回來再看看,反正我今晚只管看樓,沒有別的應酬。”
  仲介儘管滿腹怨言,但這畢竟是樁大生意,也不敢說什麼,只得跟著他們去吃飯,吃過晚飯再一同上樓。
  到了晚上,屋裡寒氣更甚,四面白花花的牆似乎是冰砌成的,陰森森的冷意直往骨子裡鑽,當然,只有韓文予打了個冷戰,其他兩人依然若無其事走進屋裡。
  “小韓,怎樣了?”黃先生見韓文予臉色不太好,就壓低聲音問:“難道很猛?”
  “我還沒見到,但似乎不簡單。”韓文予擰起眉。
  黃先生略一沉吟,轉頭對仲介說:“我還是回去考慮一下再做決定。”
  “等等,黃先生,您不是一開始就說很喜歡這屋子嗎?”仲介連忙穩住快從嘴邊飛走的鴨子,“現在是入手的最好時機,我手上還有兩個客人也看上這房子,您再考慮兩天恐怕就不是現在這個價了。”
  “這……”黃先生有些遲疑。
  仲介見他開始動搖,就繼續推銷,帶他走到一個房間的窗邊:“黃先生,您看,就算到了晚上,隔著海灣仍然能看到對岸的燈火,景色很漂亮,光是這海景都已經是無價之寶。”
  果然,隔著一片墨色海灣,遠遠對岸的鬧市區,燈火熠熠生輝,仿佛星河映在大地上的倒影,別有一番味道。
  “不但這房間,就連浴室都能看到無敵大海景。”仲介邊說邊帶黃先生向主臥的浴室走去。“工作累了可以一邊泡澡一邊看風景,多愜意!”
  韓文予跟在兩人後頭,看見他們走向浴室,忽然想起一些事,想開聲阻止已經晚了一步,仲介一手拉開浴室的門,陣陣冷風即刻撲面而來。
  黃先生頓時一身雞皮疙瘩:“怎麼會有冷風?”
  “也許只是開了窗而已,關上就沒事。”仲介說著正要抬手準備開燈,黃先生卻喝住他:“等等,浴室裡好像有什麼!”
  三個人不約而同地望向浴室裡,果然有一團黑色的影子蹲在浴室的角落,看上去像人的輪廓,然而卻不是輪廓分明的影子,而是被黑霧籠罩住,只勉強辨得出人的形狀。
  仲介嚇了一跳,這屋裡怎麼可能有別的人。他沒敢開燈,硬著頭皮壯起膽子問:“是誰?誰在哪裡?”
  對方沒有任何回答,只是緩緩地站起來,轉向浴室門口,朝他們移來。這回,連仲介跟黃先生都能感受到那股刺骨寒意,詭秘的黑影像一隻不祥的爪子向他們逼近。他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可雙腳跟凍僵了似的,一動都動不了。
  韓文予心知不妙,兩臂一伸,一手揪住一個人的肩膀,將黃先生跟仲介使勁往後扯,同時大聲喊道:“快逃!”兩個人才如夢初醒,喊著救命連爬帶滾往外沖。
  韓文予順勢向後跌坐在地上,想要站起來時,那個黑影已經近在眼前。他下意識地隔著衣服握緊胸前師父送他的護身符。韓文予儘管有陰陽眼,卻沒有驅鬼的天賦,此前幾次遇到不淨之物都是靠這護身符逃過一難,這回是他第一次遇見兇猛的惡鬼,他只能將唯一希望寄託在胸前這個小小的護身符上。
  然而這次護身符卻不能護他平安,一條豔紅細長的舌頭從黑影裡吐出來,靈巧地纏在韓文予的脖子上。那舌頭明明不是實體,但繞在脖子上那種冰冷的觸感和勒住脖子的窒息感卻都真實可辨。
  韓文予用盡力氣對著黑影揮舞拳頭,都只是徒勞,渾濁的黑影漸漸占滿他的視線,寒氣滲進他全身……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裡?韓文予混亂的腦子裡僅剩下這個想法。
作者有話要說:  文章前半部是兩年前寫的,後半部分是前幾個月寫的,估計畫風有點接不上Orz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