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精彩人生]

戳破神話泡沫!一個台灣人在新加坡當公務員的真實告白

   
line
頭像被屏蔽
96850 37 86
戳破神話泡沫!一個台灣人在新加坡當公務員的真實告白


因為太太工作的因素,2002年底,在結婚後幾周內,我就開始辦新加坡的身份證,緊接著由太太選購當地政府組屋。我希望把前置作業先辦妥了才過去。不過最麻煩的還是工作。

在此之前,我早已嘗試要申請做新加坡公務員。話說我當年在台灣的時候,幾次到捷運局送文件,看到公務員在辦公室裡的樣子,都讓我深深感覺到,跟咱們這些在工程顧問公司的人相比,他們真是過得太舒服了。但那時我很快就要去新加坡,根本無緣跟這些「爽人」做同事。既然如此,我便在新加坡圓我的公務員之夢吧!

我寄發我的履歷給所有我想得到的公務單位,居然連「監獄」我也寄了。新加坡和台灣很不一樣,他們沒有高普考,完全是憑資歷文件審查和面談來決定錄用與否。看起來好像很簡單,其實背後暗藏的邏輯是申請者的文憑在主導一切。

在新加坡,公務員原則上是以其國內院校文憑等第敘薪,好比一個新加坡國立大學文學院一等榮譽學位學士應徵某公務單位,那麼該單位就會幫他查表,看看這樣值多少錢,一個蘿蔔一個坑。另外他們基本上不看外國碩士文憑。請注意,是「不看」,有也當作沒看見。

基於這種新加坡特色,我的帶著一串外國文憑的履歷到了應徵單位的人事部門,很自然地被歸於垃圾一類。所以十幾封去往不同單位的求職信要不然是得不到回音,要不然就是直接被拒絕。在2005年五月,新加坡教育部給我打了電話,要我去總部面談。我一時有點想不起來,因為寄信給他們要求應徵中學教職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情。總之我得到了相當難得的面試機會。

到了總部,在兩位前校長和兩位人事部門職員的輪番提問下,我算是很輕鬆地回答了他們的問題。由於我之前收了太多拒絕信,根本都習慣了,所以我是抱著比較無所謂的心情跟幾位大叔大嬸聊天。

過了幾天,總部來信通知我被錄取成為一名「小學華文教師」。哎,這真是讓我喜憂參半,喜的是總算能幹上新加坡公務員了,憂的是怎麼沒給我教中學的數學或理化,却要教小學生華文。大家都知道新加坡是跟著中國系統,用簡體字和漢語拼音的。這下我該怎麼辦呢?

我嘗試寫信給教育部,想讓他們重新考慮能否把我分到我原本想去的單位。很快地,我收到了拒絕信。我心想,教什麼科目也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在工作上直接接觸新加坡人。何況新加坡是以國人華文水平日趨低落而聞名,這份教職是有市場需求的。既然如此,我就調整自己心態,做一個華文老師吧!於是我永遠離開了工程界,結束了工程師的生涯,轉身我拿起了教鞭。

2005年七月,我被分發到了一所星國西部的小學。從這所學校我得到了教學經驗,也深入地觀察了新加坡人的言行舉止和思維方式。任教滿一年後,我被派去國立教育學院帶薪受訓,與其他將近兩百位同學一起享受了近一年的校園生活。

各位發現了嗎?經過一年的實際教學,新進老師才去類似台灣師範大學的教育學院受訓。這樣的順序您能接受嗎?到今天我也很難理解新加坡這種邏輯。總之我在2006年七月成為了一名學生,在台下老老實實學習各種「教育理論」。

2007年七月,完成正式師資訓練的我被派去另一所在西部的小學。我和學校裡的同事合作得挺順暢,學生也沒什麼問題,不過我畢竟有自己的打算。到了2008年,在與太太經過反覆討論之後,我在這一年的學校暑假之前辭去了教職。我永遠離開了職場,走上全職交易人的道路。

台灣公務員 VS. 新加坡公務員
我來把兩地公務員的概況稍微比對一下。台灣公務員的生活過得怎麼樣,從我自己的長期觀察和各種側面消息來看,應該跟一般台灣人的看法大致吻合。早些年由於種種原因,在台灣有一批人既去不了美國留學,又不想進入變化快速的民間職場,那麼他們主動或被動地選擇了穩定而低薪的公職。

我自己的外公在梁媽年輕時做老師的時候,就再三告誡她絕對不要跟學校老師交往,而梁爸在私人公司上班的收入足足是公務員的三倍。那是1970年代的事情。當時公務員的社會地位,由此可見一斑。誰知道進入了1990年代,在房地產和股市泡沫破滅以後,製造業大量出走,台灣剩下電子業一枝獨秀。而經過了許多年的調整,公務員的待遇和一般民間公司相比,都快拉平了。

到了2000年以後,前者甚至超越了後者。由於政府制度與外界脫節,每年即使不調薪也得給公務員加年資,可以說是做得越久,領得越多。這沒什麼,新加坡也是如此。問題是這段時間台灣民間公司員工薪資長期停滯下來,正所謂「什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而新加坡近十年來由於外來移民大增,經濟活動相對活絡,基本上各行業薪資都漲了,不過整體物價漲幅超過薪資漲幅是不爭的事實。

一般來講,新加坡公務員的待遇目前與民間相當,但是工作繁重程度是超過台灣同行的。(我相信有很多台灣公務員也是兢兢業業,克盡本份的,不過我在新加坡的確沒聽說有誰在上班時間跑去買菜或是理頭髮。)

比較到這裡,我認為差異還沒那麼大。真正的差異出現在「退休金」。新加坡不論任何行業,退休金一概來自員工每月薪資被政府強制扣繳一部分而存下的「公積金」。因此,絕大多數人退休金的所得替代率就是靠近三成,包括公務員。各位最近看到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的退休金爭議,只要對比新加坡一看,即能看出台灣的問題出在哪裡(台灣公務人員的退休所得替代率,大約在75%至80%之間)。

在新加坡,官員們會非常淡定地告訴國民,三成的替代率算是很好了,在台灣的各位可以自行判斷到底夠不夠。

我必須說,某些看來不太符合「公平正義」原則的政策,錯不在拿得比較多的那一方,大家如果有什麼不滿,應該對政府理性表達,提供建設性的意見,不要根據自己的身份認同彼此作情緒化的指責。大家都生活在台灣這個小島上,不要給別人亂貼各式各樣的標籤。無論如何,我來新加坡的第一個願望實現了。但是在我實際做過公職並且被長官操過之後,我有一種「原來不過如此」的感嘆。

由於在這個小島上,政府對社會和人民的影響力既深且廣,我不得不提及此地政府在當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見識到了新加坡「官民互動」的一種固定模式。有一次教育部某官員前來學校視察。校內開會作沙盤推演,重點只有兩個。其一,要確保他不要走進沒排演過的課堂;其二,要確保對話會時台下的老師不會向他提出失禮的問題。所以出席名單要過濾,問題也要提前審查。好了,幾天後該官員果然很順利地視察了一遍,對話會上大家行禮如儀,沒出任何差錯。到了學校外面,新加坡官員也都是以這種方式跟老百姓接觸的。各位在台灣生活已久,會不會覺得這種交流方式已經不太常見了?

在星國,我也體驗了文憑至上的文化。學校裡每個老師在學年初會被分配幾十個學生。每個學生都帶著上個學年的成績過來。每10分為一個級距,好比90分以上為「A級」,80分到89分為「B級」,依此類推。老師們從學年初到學年尾的重責大任就是要把所有學生的等級加總起來往上推,好比原來是「十個B級生」和「十個C級生」,一年後老師得推成至少「十一個B級生」和「九個C級生」。這可是校長押下來的「硬指標」,如果達不到,直接影響老師考評。

換句話說,老師年終獎金的多寡會直接與其掛鈎。小學畢業的「離校會考」正是這一切的驅動力。是的,小學生想升上去要參加中學的全國聯招。後面要升初級學院(等於台灣的高中)和大學,那就更不用說了。新加坡人的最後一張文憑跟他第一次與往後很多次的就業薪水緊緊綁在一起,所以有些新加坡人的斤斤計較其來有自,因為「每一分」都真的很重要。

台灣也號稱是個崇尚升學主義的地方,大家有沒有緊張到新加坡這個程度呢?各位應該很容易區別。我在學校的時候,每次達不到指標,都被層層長官抓去「懇談」,我真是沒什麼好說的。坦白講,我不覺得學生的學習興致能被這種考試文化調動起來。

每次看到別的老師發給小一學生厚厚一疊的練習題,他們用小手拿著鉛筆的樣子總是讓我很不舒服。此外我時不時會聽說有新加坡大學生說自己有憂鬱症,要去看病吃藥。這就是「世界級」的教育制度。

我也見識到了新加坡既有體制難以動搖的一面。有一次,有幾位同事利用假期前往台灣觀摩「如何閱讀華文課外書」。過了幾天,她們回來了,在華文部內部會議上,她們分享了學習心得,主要是台灣小學在這方面的教學較為活潑。最重要的是,學生不用寫讀書心得報告。

在新加坡這兒,老師一向是非要學生寫幾百字的心得報告不可。現在花了公務考察預算又觀摩完了台灣經驗,該怎麼辦呢?經過一番討論,結論如下:「有鑑於讓學生撰寫心得報告以外的方式難以評估成果,我們繼續沿用舊制。」

換句話說,為老師評估學生提供方便,顯然比起提升學生對華文的興趣更加重要。那麼老師們為什麼還要做這種考察呢?我很難明白她們的邏輯。另外,新加坡小學裡沒有每堂課間約十分鐘的集體下課休息時間,而是每天連續上課兩個小時或兩個半小時後才有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再之後又是兩個小時或兩個半小時的課程。

我向不同上級幾次反映過這項制度的問題,幾乎都會得到一陣白眼。好一點的狀況是會很溫柔地告訴我,叫我要快點習慣這裡,不要胡思亂想。我心想,看來貴國人民膀胱構造與其他人確實是很不一樣啊。而在校園外頭,新加坡政府也有許多聽來似乎不合時宜的政策,直到現在仍是被官員很努力地捍衛著。例如「最低工資制」到今天他們都不願意採行,理由是會影響國家和企業競爭力,各位覺得如何呢?

同時,新加坡為了與他國簽自由貿易協定,所以進口肉類的瘦肉精含量不必檢測,您覺得怎麼樣?在這裡,不經法庭審訊,政府就可以援引內部安全法令來關押有危害國家安全的嫌疑人,這樣好嗎?

我必須說,新加坡社會的穩定是建立在犧牲民眾某種程度的自由之上。而政府的高效率服務大致上是提供給VIP 的。假使您是老百姓,能否一起享受那樣有效率的服務,那就很難講。至於社會財富的分配也是一個問題。新加坡人貧富差距之懸殊,在全世界來講,一直是「名列前茅」。

當有些台灣人在羡慕他們的經濟成就的同時,也應該對一般新加坡人的真實生活進行全盤的認識。新加坡政府對國際宣傳的力度一直很大,讓外國人很難看清全貌。在來新加坡之前,我不能免俗地有過許多刻板印象,不過只要經過幾年實地生活,我想任何人都能得到比較客觀的認識。各位還在透過「大仁哥」和「又青姐」的鏡頭來看新加坡嗎?這樣看真的太遠了,您可以再靠近一點。

講到這兒,好像新加坡這個國家虛有其表,不怎麼樣。您也不能這麼說。我在新加坡便以相當於台灣高雄的價位買到了地段相當理想的房子。而這裡各種基礎設施的完備可以說是台灣很難追得上的。這些正是李光耀和第一代領導人在新加坡下過的硬工夫,福澤遺留至今,大家不可小看。不過可能就因為我骨子裡不是什麼「順民」,所以我更願意用一種批判的眼光來看這個地方,同時包括這個世界。

我一直認為,一個人保有某種程度的批判性,對自己的心理健康是有幫助的。對各種主流意見盲從的人在時代發生劇烈改變的時候,又怎麼能快速地調整自己呢?總之,我來新加坡的第二個願望也實現了。獅城啊獅城,我算是沒白走一遭了。

來源:一個全職交易人的投資告白 本帖最後由 huahua88 於 2014-10-3 14:42 編輯

  • 19評分人數

  • +19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kaiin -1 一堆426用語,還在裝中華民國人。
avatar   joyjoyzin +2 中肯,沒來這裡待過一段時間的是不懂的。
avatar   aroniee -1 他X的 我到底看了三小
avatar   089578 +2 個人覺得想法多很好但事前提之下要能實現不然只是廢話
avatar   嘎嘎叫 -1 這篇感覺就是洗白文 一定要扣得~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