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念念不想忘》 作者:墨寶非寶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91753 16 11
  楔子

  “這輩子最大的挑戰?”
  “英語四級,我考了四次才過。”
  “你志向還能再高點兒……勵志點兒,我這本雜志的讀者都是學生,要注意影響。”
  “英語六級,考場都沒敢進……”
  於是面前人的耐心,結束在司念對於大學四六級的深深的怨憤情緒中:“司念,你和我過不去對吧?小心我封殺你。”
  “……我是想表達,即使英語不好也沒什麼的,條條大路賺金幣。”
  司念蹲在電視櫃前,努力翻著藍光碟。
  沈蔚玨那小妮子最近成了藍光碟發燒友,實在沒人分享,就特地買了藍光碟機送給她,每周給她刻盤送過來,努力讓她也‘發燒’。
  可惜對她來說,畫面是比DVD清晰,也僅是更清晰而已……
  劉夏終於認輸,換了個問題:“為什麼要叫《輕易放火》。”
  司念看了她一眼:“不許笑我明媚憂傷……以前寫日記寫過一句話‘不過匆匆過客,何必輕易放火’,覺得很有感覺,起名字時候想起來了,就用了。”
  “你怎麼忽然想起寫小說了?”
  為什麼?
  其實一開始原因很簡單。
  “本來只是想寫一個人,我和他結局不算美好,想在小說裡甜蜜一次。”
  劉夏假笑:“初戀吧?”
  司念不敢得罪她,只好交待:“是初戀,也是網戀,那時候才初三,也算是名副其實的早戀。本來都想不起來了,可這兩年總能時不時看到他的消息,就有感而發了,”她說完,覺得不踏實,立刻又補了句,“不許問是誰……”
  “網戀?見過沒?”
  “到分手都沒見過,也不對,我看過他,他沒看到過我,”司念齜牙一笑,“當時戴著小牙套,多丑啊,還要見自己喜歡的人,怎麼可能。就是視頻聊聊天,寫寫信什麼的。”
  那時少女情懷,每次都會在結尾寫上兩人的名字:司念程晨。
  司念程晨,思念沉沉。
  “怎麼分的?”
  “還能怎麼分?被我媽發現了,斷網斷電話禁足,我就‘被消失’了,”早戀的隱患,當然是家長阻力啊……她唏噓著,做了總結性發言,“等到過了一年解禁,也再找不到他了。”
  “懂了,”劉夏點頭,“就是他覺得自己被狠狠地無情地甩了,你不光失戀了,還要背黑鍋,可憐的孩子,”劉夏想了想,忽然發現偏離了問題,“那和放火這篇文有什麼關系?”
  她倒掉洗茶水,沒說話。
  “不會這麼狗血吧?”劉夏聯系小說背景,立刻懂了,“多年後你發現,這個和你初戀、網戀、早戀的人進了演藝圈?!藝人?”
  早知道不老實交待了……
  司念含糊說:“先是演員,後來做了導演。”
  事事難料,自己這個法律系畢業的,現在也做了編劇……
  一連串‘額地娘’之後,劉夏立刻摟住司念的胳膊:“告訴我是誰,你要不說我就從陽台跳出去,太八卦了,我要轉行做娛記!”
  “……你跳吧。”
  “你們見過沒?你是編劇,又是拍廣告的,多方位接觸導演的兩個職業啊。”
  “沒,”她長出口氣,“世界哪兒有你想象的那麼小。”
  結果好好一個訪談,被八卦徹底破壞了。
  她好說歹說送走劉夏,才想起自己今天下午要去公司開會,制作公司要推薦拍攝導演。
  沒想到進公司時,一幫小姑娘正圍在會議室外,縮頭縮腦地低語著。
  她走過去,拍了拍前台:“看什麼呢,這麼不淡定,公司不是天天來明星嗎?”
  “Miss姐,是個比明星好看的導演,之前那個《情迷》的導演。那部戲讓我哭得稀裡嘩啦的,連我媽都哭慘了,當時還以為這導演肯定是個女人,能把感情戲拍的那麼好,可沒想到是個男人,還是個這麼文質彬彬玉樹臨風眼睛帶電的帥哥……”
  程晨?!
  她剛想撥開人群進去,就徹底懵了。
  《情迷》有多火?程晨就有多火,這也是她不敢對劉夏說的原因。這兩年司念有無數次和他合作的機會,都以各種借口搪塞了,可沒想到拍個小廣告也能碰上。
  其實當初的事放在現在,就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
  可是猛地讓自己和他見面,說:hi,我就是司念,你那個沒見過,還把你甩了的初戀……
  ……還是算了。
  她拿出手機,走到走廊裡,撥了沈蔚玨的電話。
  “哎呦,怎麼忽然找我?”沈蔚玨咯咯笑,“我在錄節目,快說快說。”
  司念清了清嗓子:“你覺得我這麼多年……變聲沒?”
  “……應該沒吧。”
  “我電話和現實的聲音,有差別沒?”
  “肯定是有的,”沈蔚玨哼唧了聲,“不過也差不了多少。你是不是做什麼錯事了,淨問些沒營養的話,我不和你說了,老板在。”
  電話迅速掛斷,她足足斗爭了十分鍾,決定裝死到底。
  反正外企的劣根性就是別人只知道她叫Miss,熟些就叫她小M……沒人會留意她的中文名……她不停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深吸口氣,直接進了會議室。
  因為路上耽擱,再加上剛才在門口的耽誤,此時已進入了腳本講解階段。所有人面前都放著一疊拍攝腳本,制片正拿著激光筆,給眾人講解。
  司念悄悄拉出椅子,坐了下來。
  程晨就坐在她斜對面。
  窗簾擋住了陽光,因為沒開燈,整個會議室只剩幻燈片的白光閃爍,悄然在他的臉上變幻著。沒有變,除卻添了副眼鏡,沒有任何變化。司念看著他的側臉,一時挪不開視線,程晨像是有所察覺,忽然回頭,看了她一眼。
  目光交錯而過,好在是暗處,掩蓋了她的尷尬。
  初三的夏天,當自己第一次開攝像頭看他時,也是這樣忐忑的心情。
  不算太清晰的畫面,卻讓心跳加速劇烈,那一眼先是驚異錯愕,而後是啼笑皆非,過了很久,才托著下巴,認真去端詳顯示器裡的人。
  腳本講解很快結束,有人拉開了所有窗簾。
  一室陽光中,制片人笑著指著身側的人:“這是我們這次的導演,程晨,就是之前熱播的電視劇《情迷》的導演,我可是費了好大力氣才定的檔期。”
  程晨微側回身子,對她點了下頭。
  好在想好了借口。
  她清了清喉嚨,刻意咳嗽了兩聲,壓低聲對身邊人說:“這兩天嗓子不好,你替我說吧。”
  於是整場會議,她只做了兩件事,微笑和咳嗽。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會時不時看著自己。
  應該沒問題啊。
  心虛,一定是心虛。
  司念隨手翻著拍攝腳本,努力讓自己置身事外。
  卻沒料到,正是討論激烈時,始終沒開口的程晨忽然說了句話:“我這裡有潤喉糖,吃一塊會好些。”聲音有些低,很清朗也很溫和。
  所有人都停下來,看看他,又了然去看司念。
  他的聲音竟然一直沒變。
  司念恍惚了下:“謝謝。”因為剛才演的太賣力,嗓子是真啞了。
  程晨把一個小鐵盒放在桌上,順著玻璃桌面推向她。
  她伸手要接,卻看到了京都念慈庵的牌子。當初他咳嗽,自己就買了三盒念慈庵的琵琶膏寄給他,不會這麼巧吧……一念之間,小鐵盒已經滑過手側,落到了地板上。
  突如其來的聲響,又一次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程晨嘴角抽了抽,仍維持著翻閱拍攝腳本的姿勢,一聲不響地看著她。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4-10-4 22:51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