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時事  >  時事熱議

與地溝油制售者面對面:地溝油是怎樣煉成的

line
頭像被屏蔽
20361 2 10
與地溝油制售者面對面:地溝油是怎樣煉成的



經過掏撈、粗煉、倒賣、深加工、批發、零售六大環節,餿水缸、下水道中污穢不堪的地溝油重新回到了民眾的餐桌上,嚴重危害民眾身體健康。大陸記者在對話地溝油案件的各個環節犯罪嫌疑人時,發現他們其實心裡都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卻總是說自己不做別人也會這麼做。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道德的底線被擊潰了。

記者:地溝油是如何回收的?

黃長水(安徽宿州人,專門收購、販賣粗煉地溝油):我們都有專門的人到各個店裡去回收,然後進行初步煉製,主要是用火燒。提煉出來的地溝油,我們叫餿水油,我每月能收100桶,每桶能裝250kg,原來一般是賣給本地的化工廠做皮革油。

這幾年,地溝油價格飆升,從每噸2000元(人民幣,下同)漲到每噸5000元,化工廠的收購價格低,已經很難收到了。我收的地溝油後來賣給山東濟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他們說是要拿去做飼料油。賣給本地化工廠,每桶能賺40塊錢;賣給格林公司,每桶能賺60元。

柳立國(地溝油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我們生產的原料(地溝油)主要是派人到全國各地收購,主要在四川和浙江等地,原來的原料比較便宜,2000元-3000元就可以了,近幾年做這個的(企業)多了,價格漲得很快,大家都在搶著要。

記者:每噸地溝油的成本和利潤究竟有多少?

柳立國:我們收購的餿水油價格大概在5000元一噸左右,看餿水油的質量而定。我們經過加工後賣的價格是8100元至8300元一噸,而正常的大豆油每噸要1萬元左右。

袁一(犯罪嫌疑人,河南省鄭州市一糧油商行經營戶):我在市場裡是以米糠油的名義賣(地溝油)的。價格比同類的產品稍微低一些,每噸不到1萬塊,我每噸賺1000多塊。

記者:你們做了多少年?是怎麼想到做這生意的?

柳立國:我是從2007年開始做這行的。我們原來主要做生物柴油、脂肪酸和油酸。但現在因為生物柴油市場不好,先暫時做飼料油這一塊。我們本身原來想要做飼料油的GMP,但是因為我們的廠硬件不夠、衛生防護力不夠,批不下來,我們一直在超範圍經營。

記者:地溝油的市場需求究竟有多大?你的客戶主要是哪些類型?

柳立國:這個油的銷售市場很大,我的廠從2007年到2010年7月,大概生產了1萬多噸,全部銷售出去,而且幾乎沒有存貨。我的客戶主要是兩家大的糧油企業:一家在山東濟南,還有一家是河南的惠康公司,兩家的購買量佔到全部產量的95%。還有一部分成品油是針對食用油市場,加工好的油運到河南鄭州和山東平陰進行銷售。

(經查,2010年3月至2011年7月間,河南惠康油脂有限公司從山東濟南格林生物有限公司購進地溝油,經與正品食用植物油按一定比例勾兌後銷售。現已查明,此案共製售地溝油近8000噸、案值6400多萬元。)

記者:銷售地溝油的商家知道自己賣的油是地溝油嗎?主要賣到哪裡?

袁一:我們對貨品沒有做一個很確定的檢測,只是通過肉眼和氣味來辨別,我剛開始一直認為它是米糠油。後來我才肯定它是地溝油。

柳立國:他們(銷售商)比我還清楚這種油拿什麼來做成的,做出來是一種什麼質量。我們是8000多元一噸,正常的大豆油每噸要1萬元左右。

袁一:我們在鄭州的邊緣,產品對準的都是周邊的農村、縣級市的市場。或者是經過灌裝零售給周勉的賓館、飯店、食堂、小餐館等地。大部分人不知道,只以為是米糠油,價格便宜些。

記者:這麼長時間以來,你們是如何防範檢查的?為什麼直到今天才被查獲?

柳立國:我們的公司並沒有生產食用油的許可,可是在近兩年時間內,公司沒有生產過一噸生物柴油,而生產銷售全部都是地溝油,在此期間,當地質檢、工商等職能部門沒有到企業對我們進行過檢驗和調查。我們在凌晨的時候運油,廠裡採購、生產、銷售等不同環節的人分工嚴格,互不知曉。在我們那裡,像我這樣的廠還有十幾家,規模比我要大得多。

袁一:我們市場裡的經營戶這麼多,工商質檢部門根本查不過來,就算查到了也辨別不出來。

記者:近兩年來,社會一直呼籲加大查處地溝油力度,你是怎麼想的?在被抓之前,有沒有自責過?

柳立國:社會上的報道我也看了,我們一直強調自己生產的是飼料油,不是給人吃的,至於別人買走後怎麼處理,是以什麼名義賣出的,我就管不了了。

【卡提諾新聞台成立啦 \(≧▽≦)/    快來加入吧!!卡提諾新聞台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