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詼諧武俠]至尊無名 作者:言西早樓(已完結)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92574 312 8
  一個是山野長大的「轉世妖魔」,一個是市井出身的「無法無天」,一個單純冷漠,一個奸猾似鬼。
  性格迥異的兩個人卻成為了生死兄弟。兩個小祖宗大鬧了江湖第一大派玄青觀後遁入江湖,剛剛打拼下自己的一方天地,卻一不小心攪起漫天腥風血雨,成為正魔兩道的公敵。無名的武勇與小寶的狡計這對完美的搭檔令兩人笑對江湖群敵,絕世雙惡的惡名驚天動地。在敵人一片鬼哭狼嚎聲中,演繹一場笑與愁、血與淚的江湖傳奇。這是一本看後開懷一笑的娛樂小說,從嚴格意義上講這不是一本雙主說。
  一對受人陷害,無辜作了惡人的難兄難弟,完美搭檔,將惡人二字,演繹至貫古鑠今,絕世雙惡驚天動地,在敵人一片鬼哭狼嚎聲中,成就一段前無古人的惡人傳奇。



第一卷 第一章 凶林中的朋友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連著下了兩天雨,這天大清早,終於雲開霧散,紅紅的太陽掛在天邊,清冷的大地上總算有了一絲暖意。

    清幽的村落寂靜如死,所有人都還沉浸在溫暖香甜的睡夢之中。

    突然,半邊腐朽的院門吱啦啦打開一條縫,探出一個小人頭,小臉髒兮兮的,頭發隨意的披散在腦後沒有打髻。

    這時,院中傳出一個嘶啞中透著一絲虛弱的婦人聲音︰“小順子,在外面小心一點,別跟人家打架。”這個小人正是被村人誤為妖魔轉世的小順子。

    小順子今年已經六歲了。

    四年來,由於生活艱苦,張寡婦的身子越來越虛弱,近一年來更是小病不斷。

    而小順子的處境則更是悲慘,村中所有的孩子都以他為假想敵,不見面也就罷了,只要見了面,一定是一幫孩子圍攻他一個。

    小順子天生有一股狠勁,小小年紀打起架來潑野的很,又抓又咬死戰不退,結果往往是他被打得滿頭滿身的紅腫血痕,而欺負他的孩子也沒太多便宜可佔,個個掛彩,回家一通哭訴,幾家大人找上門來興師問罪。

    漸漸的,小順子為了不再給身子不好的干娘找麻煩,選擇了忍。能躲就躲,實在躲不過去了,便任人施為。小小年紀的他有種的緊,便是被打得遍體鱗傷,滿身鮮血,從未聽到他哭叫求饒,只是將小拳頭攥得緊緊的,咬牙強忍著,而眼神中射出的兩道冷森的目光足以令壯漢打個寒顫。

    他就在這種畸形的生存空間裡生存,長大,形成了他孤僻自閉的性格,便是對著對他疼愛有加的張寡婦往往也是數日說不上一句話。

    張寡婦想開解他卻心有余力不足,她一個肚中沒一點墨水的平常農婦,如何懂得開解教導這一套,只能看著小順子越來越孤僻深沉,除了嘆氣什麼也做不了。

    小順子極為懂事孝順,從四歲起已經學會辨別各類野菜蘑菇,為了減輕干娘的負擔,每日從萬鬼林中采回許多吃食。

    小順子並沒有回應張寡婦的話,目光機警的朝四周探看一圈,眼神凌厲平直,卻沒有一絲生氣,這哪裡是一個孩子的眼神,若出現在一流殺手的眼中,或許就不會那麼怪異了。

    確定沒甚危險,他敏捷的好似老鼠一般鑽了出來。

    天!這麼冷的天,這小家伙身上竟然只穿了一件破爛的灰布土短褂,而且沒一點冷的模樣。

    小順子出了院門往村口走,行走間更見小心,眼神始終警醒的掃視四周。

    突然,他小身子一震頓住,在他前方兩排房院拐角跺出四個大孩子來,正是四大金剛。

    這四大金剛年紀都在十一二歲左右,乃是村中有名的頑劣子弟,偷雞摸狗打架生事無所不為,而欺負小順子則正是他們最喜歡的一項娛樂。

    大金剛呂林笑得頗為得意囂張︰“小魔種,你以為能逃得出咱們的手掌心嗎?”

    三金剛呂東則更是得意︰“本金剛早就料到你這妖怪會蠢蠢欲動,今日看咱們降妖伏魔,滅了你這妖孽。”說著話,四人逼上前來,眼中發出興奮的光芒。

    小順子眼中厲芒更盛,兩只小拳頭攥得死緊,然而在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突然扭頭就跑。

    他們斗法多次,彼此間早已熟悉之極,四大金剛呼嘯一聲,追了上去。

    別看小順子年紀小,跑起來可不慢,好似靈鼠般在村中左轉右轉四大金剛竟無法將距離縮短。

    老三呂東是四人的軍師,高叫道︰“分開包抄,這樣追不上小妖怪。”四人配合默契,立刻散開,只留一個在後面追,其余分開包抄堵截。

    小順子等的就是這個機會,高速跑動中猛然剎住身形,靈巧的一個閃身,晃過追在後面的二金剛呂虎,撒開腿一路跑出了村口。四金剛曉得小順子出了村口就再也追不上了,他們可沒膽子進入萬鬼林,四個小子咬牙切齒的發誓下次一定不會放過小妖怪,這才作罷。

    小順子並沒因為逃過一劫而開心,他反復在內心中大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自懂事以後,他慢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與村人恨自己的原因,原因是知道了,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而為什麼這三個字也就成為了小順子最常想起的詞匯。又有誰能來答他?像往常一樣,無解之後,小順子眸中那絲冷芒更加深沉陰冷。

    從村東口到萬鬼林中間有兩裡多距離,小順子一路狂奔只用了半刻時間(相當於現在的六分鐘左右)就已跑到,難怪四大金剛們不再追趕,便是十來歲的孩子在耐力、速度方面也比不上他。

    一進了萬鬼林,感覺世界一下子黑了下來,林中大樹枝葉遮天,蔓籐纏繞,遍地野草枯枝,風從樹間草叢吹過,發出一種特殊而怪異的聲響,陰森森還真有幾分鬼域異端的模樣。

    喘著氣走入這恐怖的地方,小順子卻好似回到自己家一般自在,原本冷森深沉的表情也緩和了幾分。這裡是他真正的樂園,沒有謾罵他的大人,也沒有欺負他的孩子,百多畝大的地方只有他一個人。

    走進去沒多遠,突然,在他左前方冒出一個巨大的黑影,狂吼著張牙舞爪向他沖了過來,竟是一頭丈五六高的巨熊。

    天!眼看慘劇就要發生,誰知小順子一點恐懼吃驚的表情都沒有,竟以一種責備中略帶親昵的口氣道︰“黑子,你又想嚇唬我,失敗了那麼多次你還不死心?”

    沖到小順子身前,巨熊突然伏倒,一顆大頭死命在他身上蹭,看那模樣竟好似撒嬌一般。

    小順子冰冷的眼中透出幾許溫情道︰“好幾日沒見了,你這家伙跑哪裡玩去了。”不知呂家村的人們看到他現在的模樣會有何反應,畢竟小順子現在這副模樣與在村裡時的反差實在太過巨大,這時的他才勉強像個六歲稚童。

    也不知黑熊聽懂了沒有,搖頭晃腦的還哼哼了幾聲。

    數百年來,萬鬼林一直是方圓百裡內的第一凶地,從無人跡。飛禽走獸最大最可怕的敵人是人類,本身互相吞噬、互相殘食的消耗率會維持一定的天擇標準、自然生態,而無虞滅絕的噩運。這裡成了鳥獸的天堂,更是猛獸狩獵的食場,附近村子就經常有黑熊、野狼光顧。

    說起來真的有些古怪與不可思議,或許老天是公平的,小順子雖然遭人憤恨,沒有一點人緣,卻頗有動物緣,好比這頭巨大黑熊,它就是小順子的動物朋友之一。

    只有與這些沒有機心的動物朋友在一起時,小順子那陰寒深沉的眸子才會生出一絲柔和生動,讓人覺得他還像個人,還有人的感情存在,雖然他的感情只在鳥獸面前出現。

    他還記得第一次遇到黑子時的情景,那時他才三歲。別看黑子膀大腰圓是頭重達數百斤的巨熊,行動卻異常敏捷,那天他正獨自在林中玩耍,黑子這家伙猛然從一棵巨樹後面沖了出來,人立起來仰天發出一聲巨吼,距離小順子只有兩丈多遠。若換個膽小一點的人,只怕當場就會被嚇死。

    小順子卻只是一愣,所謂不知者不懼,突然見到一個他沒見過的東西,這小子竟興奮的跑上前去。

    黑子反而愣了,在他的記憶裡還從沒見過這樣反應的小人,一時忘記了攻擊。

    小順子跑到近前,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上黑子下腹的粗毛。

    不知道是不是熊也有癢癢肉,黑子那巨大身軀一顫,竟不禁後退兩步。大概這熊王覺得被一個小人逼退面子上有些過不去,又是一聲巨吼,俯下身來呲著白森森的尖牙向眼前小人逼去。

    小順子還是不怕,又伸手去摸黑子的鼻子。

    或許感覺到對面小人沒有惡意(野獸的感覺可是敏感的緊),也或許黑子剛剛吃飽,總之它猶豫了一下竟沒咬他,待小手摸上鼻子後反而舒服的趴在地上,閉眼打起盹來。

    小順子好像得了個新玩具一般開心極了,圍著黑子龐大的身軀打轉,邊轉邊又抓又摸,而膽大包天的他最後竟索性跳到黑熊的背上玩耍。這樣一來可是歪打正著,要知道黑熊難得洗一次澡,身上虱子臭蟲的成千上萬,癢的不得了,身子前面還算好辦,可以用四肢抓撓,可後背就麻煩了,平時癢得實在受不了就在樹上死命的蹭,這治標不治本的辦法雖然解癢卻極不舒服,因此小順子這通耍鬧自是讓黑子受用不盡。

    自此後這一人一熊成了朋友,小順子給黑熊起名就叫黑子。平日裡只要黑子有空,每日清晨都會到這裡等待小順子,陪伴小順子在萬鬼林中玩耍探險,既是他的保鏢,又是他的玩伴。

    按照慣例,小順子又給黑子進行了一番全身按摩兼搔癢,看著黑子那副舒服的模樣,小順子也自開心不已。

    搔癢告一段落,小順子喃喃道︰“大灰總是神出鬼沒,找也找不到,還是去找棕頭吧。”

    他口中的大灰是一匹離群的獨狼。狼是群居動物,很少有單獨行動的狼。只有挑戰狼王失敗而又沒有戰死的狼才會成為獨狼。

    小順子是在一年前遇到大灰的,那時的它皮毛翻滾遍體鱗傷。小順子對動物有一種天生的好感與憐憫,他找來一些治傷的草藥嚼碎了敷在大灰的傷口上。大灰這頭受傷的獨狼竟然沒有咬他,甚至沒做任何次牙咧嘴的威嚇動作,反而信任的任他靠近施為。

    治傷的草藥是他看棕頭自救學來的,效果很是靈驗,敷上沒多久,灰狼傷口上的血就止住了,它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幽藍的眸子頗有深意的看了小順子一眼,就這麼獨自走了。

    就在小順子以為再也見不到這頭孤獨的灰狼的時候,半月後,它又出現了。

    當這頭狼叼著一塊血淋淋的某種動物的肉出現在小順子眼前時,陪在小順子身邊的黑子爆發了,黑子知道眼前這頭狼的利害,生怕它傷到自己的小朋友,人立起來狂吼一聲擋在小順子的身前。

    小順子安慰的撫了撫黑子屁股上的毛(沒辦法,他的身高只能允許他摸到那裡),開心的走了過去。

    大灰將口中的肉吐到地上,示意性的伸前腿比了比。小順子猜測著問道︰“這是送給我的嗎?”然後定睛看向那血肉模糊成一團的肉塊,搖搖頭道︰“這東西我可不吃,你還是自己留著吧。”說來小順子也挺悲哀,到現在他還從沒吃過肉,就算吃過也是兩歲前的事情,他自然記不得,也就不知道眼前這血淋淋的東西是好吃的。

    狼怎麼可能聽得懂他的話?灰狼疑惑的看著小順子,心中納悶不已,這小東西怎麼看到如此鮮美的肉竟毫不在意?

    小順子笑著伸手摸向灰狼的額頭,狼猶豫了一下沒有躲開。他給它起名為大灰,自此後大灰也成了小順子的朋友。只不過大灰喜歡獨來獨往,不似黑子般沒事就跑來與小順子玩耍,因此經常十天半月見不上一次。

    小順子坐在黑子的背上,讓黑子馱著他走入林中深處。順山勢而上,一人一熊走了十余裡地,來到一處奇峰圍繞的谷地,這裡怪石嵯峨,古樹遮天蔽日。一條小山溪自上而下蜿蜒綿長,在亂石間形成一泓深潭。動物皆離不開水源,這裡自然成了鳥獸聚集的地方。

    來至潭邊,小順子從黑子背上一躍而下,黑子估摸著是累了,飲了數口潭中之水便在潭邊石上一爬,睡起了大頭覺。

    小順子也不擾它,將身上粗布單衣脫去,縱身躍入潭中。這是他自四歲後幾乎每日必做的一項運動——游泳,無論春夏秋冬,只要來到這裡,他都會游上一陣,難怪這小家伙大冷天穿著單衣也不怕冷。

    正游得開心,突然一顆松果落在他身側,濺起陣陣水花。小順子不用看也知道是棕頭這只臭猴子在與自己開玩笑。抬頭看去,果不其然,樹丫之上一只小猴子活潑的蹦蹦跳跳吱喳亂叫。

    說起來小順子還算是棕頭的救命恩人,那是在兩年前的一天清晨。由於被村裡所有人討厭,因此小順子總是趕在所有人起床前頭一個出門離開村子。

    那天,當他走在去往萬鬼林的路上時,突然聽到路邊有一陣猴子的尖叫聲,好奇的循聲探去,就見一只棕色小猴的一只腳被繩套牢牢套住,雖然又抓又咬,卻根本奈何不得。

    小順子猜想這小猴子定是常常來村裡偷吃的,不然不會有人用這種套繩陷阱對付它,在一種對人們報復的欲望與他天生對動物的憐愛感情驅使下,小順子解開了小猴腳上的繩套。

    真的令人難以置信,暴躁的小猴竟然對小順子沒有一點敵意,在小順子接近它的時候突然變得安靜下來,乖乖的讓小順子幫它將繩套解開。

    重獲自由的小猴開心不已的坐在小順子肩頭手比腳劃吱吱喳喳叫個不停,突然間面對如此活潑的家伙,小順子還真有些適應不過來。

    黑子太過笨重,性子又好吃懶做,因此小猴棕頭成了小順子最玩得來的玩伴,並且在棕頭的影響下,小順子的性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他變得好動而快樂,當然只在一片叢莽的黑靈山中才會如此。

    兩年中,小順子學會了爬樹,學會了游泳,學會了辨認野菜、野果與草藥,還學會了無憂無慮的玩耍與享樂。但是最重要的是,小順子學會了搏鬥。

    另外一個猴群看中了棕頭所屬猴群的地盤,象人類一樣,猴子們的地盤也是由武力決定的。依仗著數量上的些微優勢,那群猴子發動了一場侵略戰爭。在那次近百只猴子進行的戰斗中,小順子義無反顧加入了棕頭這邊反抗的行列。

    可以想象一下,即使一個成年人,赤手空拳也不見得是潑野的猴子的對手,何況是小順子,上來兩三個回合身上已被抓咬的鮮血淋灕。

    瓖嵌在小順子骨血中的狠勁徹底被激發出來,即使昏迷過去仍然死死咬住對手的喉嚨,任憑鮮紅的猴血順著喉嚨灌了滿肚,一直到對手僵硬變冷。

    那場戰斗最後的結局是兩敗俱傷,入侵的猴群狼狽的逃回了他們自己的領地。

    重傷的小順子昏迷了整整一夜,當他頑強的甦醒來的時候,他得到了猴群的承認,猴子們將他當成了自己的一員。

    那天晚上,當一身是傷的小順子回到家的時候,心急如焚的張寡婦第一次打了他,隨即抱住他痛哭失聲。小順子沒有任何辯解,只是直通通的站在那裡,倔強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自責,心中暗暗發誓以後決不讓干娘再為自己擔驚受怕。

    自那以後,小順子在萬鬼林中除了玩耍外,還多了一樣事情,那就是學習。他跟大灰學習奔跑與撲擊,向棕頭學習樹梢間的穿梭跳躍。至於黑子……除了吃飯睡覺,他不知道能從黑子這大家伙身上學到什麼。

    小順子輕盈的自水中躍起,抓住一根橫於水面上方的樹幹,輕巧的一個翻身,已經蹲在上面,輕松將一根兩尺長堅韌的樹枝掰斷拿在手中,沖棕頭呲了呲牙,那是猴子間挑釁的表情。

    天!這一手如果落入平常人眼中,只怕他妖魔轉世的謠言將更加真實,這種樹的韌性極佳,一個普通的成人也絕對無法象他那樣輕松的折斷那根大拇指粗的樹枝。

    棕頭晃了晃自己的腦袋,露出一臉討好的笑容,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沒有任何猴子敢於同小順子單挑了,因為小順子掌握了使用武器的技巧,當他手裡有一根樹枝的時候,即使是猴王也要躲得遠遠的。

    猴群中所有的猴子都早已將他視為猴王,對於他發出的命令沒有任何猴子膽敢違抗。而由於與他關系最好,所以棕頭就成為猴群中最威風的一個,頗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

    小順子隨手將樹枝扔入水中,三躥兩跳來到棕頭身邊坐下,他的動作靈巧的令人難以置信,以他的這種實力,四大金剛只怕一輩子也休想抓到他。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4-9-30 00:05 編輯

  • 6評分人數

  • +36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ji3g4ru04jo6 +10 不差,除了老派了點,不水不毒
avatar   oboroo +9 低調推
avatar   都市妖 +2 有印象 跟雙龍差不多是雙主路線
avatar   jojoclub +7 有空再租書回來回味一下
avatar   雲動 +2 這本寫得很好.只是這本算是蠻久的書了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