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工口文]

《山妖》作者:千里笑笑生(單章完)(觸手攻)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73556 1 14
話說有一天,一個偏遠的山間小路上,有個書生。

這書生衣著襤褸,背上背著一著一個竹架,腳下騎了只小老驢,連個書童都沒有,

看得出來這位書生家裡的經濟很是拮據。

不過窮沒什麼,書生沒錢歸沒錢,卻還算是個有志氣的人,常言道,人不可有傲心,卻不可無傲骨,他十多年來浸淫著孔子百家書,仍是有那麼點可憐兮兮的書生氣節。

原來書生家裡是務農的,只是哪個人家的父母,不盼自個兒的孩子成龍成鳳,幾年來的拼命討生活全是給書生念私塾,只希望家中子孫能出個做官的,好光宗耀祖。好在書生頭腦還可以,十來歲時考了童試得了個秀才之名,在鄉里也算是小有名氣。前些日子終是得了個舉人,他爹娘好不得意,連忙把多年來存下的積蓄給了書生,好讓他來年上京趕考。

只是這書生爹娘辛苦了多年,在書生離開前不久終於是撒手人寰了,書生好不哀戚,他又是個孝子,本想著在家鄉守墓替爹娘守墓三年,那鄰人便勸他道:”你爹娘辛苦那麼久,便是希望你能進京趕考,你在這裡替你爹娘守墓,他們在天之靈可不會高興的。”

書生想想也對,於是擦擦眼淚,拿著那一點微薄到可憐的積蓄買了頭小老驢,這會終於上路了。

這一天天氣正好,書生沿途賞景,走著走著竟是走到山林深處,再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迷了路。

正想循路折返,但不知怎麼的狂風忽起,天空不知從何方飄來了一片烏雲,然後溪漓漓的下起了一場大雨。書生不怕淋雨,卻怕他這背後的書給濕了,只好匆匆找地方想避雨,這一找才找到一處大樹下躲雨。

只是躲了好一會,雨越下越大,也不見停,眼前的山被雨淋的霧濛濛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晰。

書生正在想該如何是好,這時看到不遠處正有一打獵的人家走了過來,書生連忙呼救,這打獵的人才注意到他,也是吃了一驚,於是獵人說他家正在附近山頭的村莊內,又問書生可是想去他那裡避雨。

書生應答是,兩人才離了此地,很快的便到達了這獵人口中的山村的家裡,只是在進這獵人家前,他覺得這個村莊好似有點冷清,這麼暗的天色裡,為何每個房子都沒點上燈,而且窗子跟門都緊閉著?

不過這點疑惑,書生並沒有多想,進了獵人家後,他趕緊把竹架裡的書本拿出來檢察,這才放心,好在書沒什麼濕。

”我看這雨不到明日是不會停的,小哥便在這裡住上一夜吧。”獵人大叔露出一道白白的牙齒。

書生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天色確實不佳,只好點道:”實在麻煩兄台了。”

獵人大叔給他留了一個床位,吹熄了蠟燭:”今晚你便安心睡吧。”

夜裡,睡到一半時,外頭奇異的聲音把書生給吵了醒來。書生揉了揉眼睛,卻見旁邊的床空蕩蕩著,獵人大叔不知去了哪,書生有些疑惑,這才將房門推開,卻被外頭的景象給愣住了。

明明是下著雨的夜,村莊裡頭的人卻人人拿著奇怪的棒子在揮舞,坐著奇怪的動作,似在跳舞,最中間圍著的是一口大井,井口周圍被綁上著火柱,圍著大井跳舞的人眼裡發著奇異的螢光,模樣看起來十分可怖。

這群人是被鬼附身了?書生嚇了半死,跌坐在地,這個聲音引來了井口邊人群的注意力,紛紛轉頭看向他。

”祭祀我們的井大人…”那些人緩緩的朝著書生走來,口中喃喃的念著奇怪的話。

書生想跑,卻發現腿軟了根本站不起來,這會已被村人抓住,手腳被按住,身子被抬了起來。

”你們想幹什麼,放開我!”書生掙扎,轉頭看到了那個救他的獵人大叔,忙道:”救我,救救我!”

獵人大叔遠遠的望著他,一動也不動,老實純樸的臉上掛著一絲詭譎的笑容。

書生被帶往井中央,火光映在村人的臉上,看起來既恐怖又邪惡。這些人都瘋了───書生的身子從井口直直往下墜──

”不──阿!”

書生來不及細想,身子砰的墜到了不知道什麼東西上,也是很厚的乾草堆,不過書生並不確定,這裡太黑了,他什麼也看不清楚,井口離這裡有好一段距離,接著又被蓋子蓋上。

不過他以為底下是水,這不是一口井?

書生不解的想著,心裡十分害怕,他不知道這口井裡頭有什麼,他想著會不會是那些村人飼養的猛獸什麼的。

這些村人怎麼可以如此,竟然把一芥人命拿來養一隻畜生?

書生不敢動,正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一陣冰涼的觸感碰到了他的臉上。書生一個激稜,不由退後,顫顫道:”你…你別過來…”

對方不知是聽得懂還是聽不懂他的話,遲了一下,書生卻感受到一大片冰冷卷上了他的頸部,一個用力,書生倒在一片軟膩而冰涼的東西裡。那個冰涼的東西好似有很多隻手,好幾隻扣住了他的手腳,又有幾隻從他的袖口,領口,褲口中鑽入,冰冷而滑膩的觸感讓書生不禁大叫:”阿──你要做甚麼,放開我,放開我!”

不過下一刻,書生的嘴已被那東西給堵住。嗚嗚嗚的聲音發了出來,書生的嘴裡被那巨物佔領,那東西似乎想專到喉嚨深處,書生想吐卻吐不出來,胃裡一陣一陣抽搐,那東西才終於抽了出來,畫過了他的舌尖和齒貝,卻未離開口中,只在口中翻攪,眼裡泛著淚光。

可憐的書生,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這時鑽入衣中的東西已卷到了他的胸口,衣物被卷了好幾層的東西撐開,只留下支離破碎的衣屑,接觸的空氣的胸口蓓蕾忍不住的縮塞,肉粒被玩弄著,那東西彷佛是會吸人一般,黏著皮膚的兩顆小粉紅反復搓揉,細小的吸盤紮著皮膚,雖然不痛,卻有些癢,肉粒被這樣的刺激變成了堅挺的粉紅色,小巧的翹著。

”嗚嗚…”書生眼中淌著眼淚,卻什麼話也說不出。

兩腿中的粉紅色私密處被東西的包覆,柔軟而未經人事的性器被卷了起來,底下的褻褲也全部被毀去,東西鑽入了狹小地股間,滑膩地在股縫間上下滑動摩擦,將他的大腿分開,露出粉紅色的小穴,小穴因為緊張而忍不住地一張一合,滑膩膩的東西已毫無阻礙的鑽入,濕潤潤的發攪,來回抽插。

書生絕望地搖頭,只能發出什麼也聽不清的呻吟。

股間的在抽動,兩腿間的東西動了起來,方才卷覆著他的性器卻沒有動作的物體開始上下滑動,那物上頭也不知是什麼作的,有時候滑有時候刺的癢,粉紅色的私密處被這個不明液體沾地又濕又滑又痛又癢,敏感地顫抖著硬了起來。

”阿…恩…”書生本來絕望的雙眼泛起了一絲迷離,濕漉漉的下半身高高翹起,捉著他的東西還在上下動著,後頭的東西也還再抽送,滑膩膩的身體沾著對方的液體,因下頭而來的情潮讓身土忍不住的顫動,他張開口,發出破碎的聲音:”…嗚…”

嘴裡那個不知道什麼地物體也開始前後進出,一會頂到了他的喉頭,一會又抽了出來,不過對方拿捏的分寸很恰當,絲毫沒有之前地嘔吐感,他的嘴被硬物張著,再也闔不上,他的臉上全是他的唾液,和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身上的滑膩。

”嗚烏…恩…”迷蒙如同觸電的感覺從骨髓深處蔓延而上,他情難自盡的呻吟,身下性器的動作越來越快,卻在要爆發前一刻停下了下來。顫抖的粉紅小物的頂端是一處小小地鈴口,濕黏的沾著白液,那個原本在他下身滑動的東西在鈴口處滑動,然後伸出細長的觸鬚,鑽入了小孔之中。

”……”張大著眼,下頭的性器軟了半分。卻在下一刻,身子忽然半淩空而起,那個東西抓著他四肢,腳已被大大的分開。

身後的東西被拔了出來,換上的冰涼涼而不同於滑膩觸感的粗糙物,那個物體抵在屁股之間摩動,裸露在外的小穴被麻癢的感覺而忍不住縮塞,卻在感受到東西抽離的空虛兒潛潛張合著。

那個東西顯然比方才的要巨大幾分,書生從情潮中清醒,感覺到了兩腿之間的東西,忍不住白了臉。他知道對方想作什麼──

”阿──”炙熱的小穴被那個巨物貫了進來,書生剎白的臉尖叫出聲。

那個巨物又刺又冷,短短的甬道被那東西塞了進來,一時間竟有些動彈不得。好在有裡頭的汁液浸淫著,那巨物嘗試了一下抽插的動作,之後就很順利的插了起來。

”不──阿-”書生發出支離破碎的聲音,身下的小穴被東西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小穴旁的皺折被撐的幾乎平了,上頭沾著巨物抽出時從裡頭沾的淫水,濕滑而誘人。

他的大腿被往兩側大大的張了開來,手被高高的舉起,屁股露在半空中,後頭的穴口滑潤地更加方便了巨物的進出。”恩…恩…阿…”他張著口發出呻吟,嘴裡的東西同著下頭的東西一同抽送。

身下的小巧性器又被再度的提起,上下來回的抽動,連性器鈴口處那個進入的細小觸鬚也漸漸習慣。本來褪出血色的臉又再度泛起了紅光,發出難耐的叫聲。

見他漸漸習慣,身下巨物的動作更是加快了不少,啪滋啪滋地發出淫靡的水聲,靡的水滴滴答答的從交合之處淌了下來,裡頭柔軟的肉壁被巨物上粗糙的外璧吸附著一同拉了出來,又被送了回去,一來一回之間,本來粉紅的穴口慢慢轉為深紅,散發著誘人的味道。

”恩恩…阿阿…阿…”書生已經發不出什麼聲音了,身下劇烈的快感讓他幾乎快要昏厥,前後夾擊讓他忍不住發抖,身下高舉著同樣發紫的性器卻一直在爆發邊緣,若不是裡頭插著一根觸管,恐怕已經要爆發出來。

巨物的動作越來越快,浪叫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在一陣劇烈的抽插之後,鈴口處的觸鬚已經抽了出來,忍不住高潮的他尖叫地射出淫物,噴灑在四周,後穴不住的抽搐著,裡頭的巨物也在一陣撞擊後射出了一股冰冷的東西。

書生被放置在地上,下半身卻仍是被高高舉起,裡頭那個巨物才緩緩抽出,射出來的東西一滴不剩的保留在小穴內。

書生漸漸回過神,這才憶起他剛才跟了一個怪物作了一件匪意所思的事,臉上的血色才又轉回青白。

這到底是甚麼東西──他們剛才又作了什麼?

”如果你有興趣,我會告訴你我是什麼,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低沉的男聲在他耳邊響起,對方輕輕的笑道:”還有,我們剛才正在交配。”

”什…什麼…?”書生呆了,這怪東西竟然會說話?

”這不是說話,而是在我的精子注入你體內,如果成功授精的話,我們就有心靈相通的能力。”

對方說了一連串聽不懂的話,書生呆住了,只是黑暗中他看不清對方,對方卻好似能清楚的看他,對方笑道:”簡單來說,只要你懷了我的孩子,我們就能夠講話。”

書生這句終於聽懂了:”孩…孩子?”

”沒錯,你已經有我的孩子。你可是我這麼多年來,等待的能夠成功授精的受體。這麼多年來,我等到的都只有食物而已。”

受體書生聽不懂,但那個孩子什麼他卻明白,他嚇傻了:”我怎麼可能懷上你的孩子…我…我是男子阿!”

”不管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的,只要能夠接受我們的精子並育孕出下一代,就是我們需要的人。”

書生搖頭道:”不…不可能…不可能…”

”沒甚麼不可能的,對你而言,我不就是不可能的存在?”對方冰冷的話打斷了他的妄想。

是阿,他都跟這麼奇怪的東西…書生神色慘白,想到自己一介男子,竟跟個怪物作出苟且之事,而且還沉浸其中,又孕了一個怪物的孩子,實在有違儒家禮教,他…他無臉見爹娘…

想到此處,書生不經流下淚來,這時覆上臉頰地已不是那個觸感怪異的東西,而是一雙手,語氣輕柔:”你怎麼哭了?”

”我……”不知道為何對方突然可以化人,書生卻已經說不出話,默默的流下淚。

”你不用擔心,你既然生了我的孩子,就是我的人了,將來你想做什麼,我都護你周全,可好?”

也許是對方的語氣太溫柔了,也或者是其他,書生在黑暗中什麼也看不見,最後卻點了點頭。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亮了,書生張著眼,看著天空照著的太陽,瞇起了眼。

好像有什麼事不對勁。

書生倏地坐起身,腰間一陣酸痛驚得他回神,他鶩然想起了他昨晚的遭遇,什麼孩子什麼交配的…莫非是夢?身子的酸疼大概是從那獵人兄台床上跌下來了才會如此吧。

只不過書生想到自己竟會做那種不健康的夢,臉色又紅又白,他竟然夢到跟一個怪物很舒服的作那種事…要知道,自己連個女孩家的手都沒牽過阿。看這個樣子,等他秋試完後,他應該趕快找個好女孩娶了,免得又作了這種夢。

”我怎麼可能讓你娶別人呢。”耳邊傳來低喃的輕呼,後頭的人摟助他,”乖,你都懷了我的孩子還想紅杏出牆?”

”什麼…”書生顫顫的轉過身去,看到的是一張淡笑的俊臉,是個人。不知怎麼的心裡有些慶倖,但又有些失望。

”兄台…是誰,作什麼抱著不才?”

對方瞇了瞇眼,狀似不滿,索性摟著他的腰直接來了個舌吻,入口的正是那冰冷不似常人的舌頭。書生愣張著眼,任憑著那個舌頭在嘴裡鑽來鑽去,帶刺的倒鉤刺著嘴唇,卻沒有半點不適。

書生半攤在男人懷裡,看著離開的舌尖沾著彼此的唾液,上頭沾著綠色的不明液體,再順著上看,這才看到方才那個跟他交纏的舌頭…竟然是綠…綠色的?

”不才,你這個自稱真可愛。”男人輕輕吻他的臉。

”你…你…你…”書生結巴了,”你不是…”怪物嗎?

對方自然知道書生想要說什麼,笑道:”那自然是與你交配的成果。我們的幻形是跟著伴侶變的,生的孩子也是,生我的母體是軟黏怪這種生物,我沒法選擇,那些村人投進來的祭品也只有人類看得上眼,所以你受了精,我自然是跟著你變成這個樣子了。”

軟黏怪-書生忘字生義,就是軟又黏的怪物。不過重點不是這個,”所以…所以有很多人跟我一樣…?”

”吃醋啦?”男人在書生的臉上又親了一口,”放心,我以後只會有你了,那些無法受精的,當然當作像人類的祭品一樣…”

”一樣什麼…”書生可憐兮兮的開口。

”吃掉啦!”

書生華麗麗地昏過去了。 本帖最後由 魚兒羹 於 2015-2-17 20:33 編輯

  • 1評分人數

  • +1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C151700 +12 嘴角不爭氣的上揚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