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雪絨花》作者:neleta(尼子) (單章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91353 0 8
"啪啪啪...."

臺上,英語學院的學生正在演出《音樂之聲》。男女主角演唱著其中最經典的《雪絨花》,當男主角對著女主角深情款款地唱完後,全場響起了劇烈的掌聲,爲他出衆的演技及渾厚的音質。而作爲觀衆的一員,我却只感受到了疼,鑽心的疼。男主角不是別人,正是經濟院有名的院長,周祁。女主角則是他的緋聞女友,英語學院漂亮的女講師,孫雅惠,他們是這次演出的特約演員,而他們的參演吸引了大批的學生,哪怕很多人都聽不懂他們的英文臺詞。

周祁是全校最受歡迎的男教授,是學校最年輕的教授,今年剛滿31歲,在美國留學五年後,回母校任教,是菁英中的菁英。爲什麽說孫雅惠是他的緋聞女友呢?因爲周祁從來沒有承認過他有女朋友,但在學校,與他走的最近的就是孫雅惠,這對表面溫和實則對人疏離的周祁來說,是非常難得且不同的。周祁和所有女教師、女同學都保持著安全的距離,除了孫雅惠,所以,雖然周祁幷不承認,但全校的師生都知道孫雅惠是他的女朋友,而且孫雅惠面對周祁時幸福甜蜜的笑也證實了這一點,就如此刻。可以說,這場演出之所以能請到周祁,全是因爲孫雅惠。

那我又爲何會疼呢?原因很簡單,因爲我愛他們中的一人,愛了兩年,準確地說,是暗戀了兩年。不再看那兩人痴纏的目光,在人滿爲患的禮堂,我的離去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以我起身掉頭走了,有人說了聲"謝謝,哥們",然後坐上了我提前兩個小時占到的位置。沒看到身後狀似隨意的一瞥。

晚上8點,我漫步在靜寂的校園裏,呼吸著清冷的空氣,疼痛在到達極限之後變成麻木,然後消失。是什麽時候愛上那個人的?我記不清了。是那次無聊的去經濟系旁聽恰好碰上他的課?還是校園裏時不時的相遇?或是他在教學樓裏撞上我的那天?真的記不清了。連我自己都搞不懂我究竟愛他的什麽?英俊的容貌?瘦高的體格?蘊含智慧的眼睛?溫和平滑的嗓音還是幽默却又內涵的談吐?是的,我愛他,而非她。我愛周祁,不,是我暗戀周祁,

但我不能讓他知道,甚至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當那些女生興奮及愛慕地談論他的時候,我只能裝作毫不在意的暗地留意她們透露出的關於他的資訊,因爲我是"他"而非"她"。

當我首次察覺到自己的性向和別的男生不同時,我很快的接受了,沒有慌亂,沒有害怕,而是平靜。我不喜歡女生,而我的性格也不受女生歡迎,我雖喜歡男生却幷不打算去尋找自己的另一半,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是適合孤單的。雖然我會疼,但這只能說明我有"愛"這種感情,却不表示我會把這份感情宣泄出來。對我這種情感有些自閉的人來說,我需要這種疼來證明我是活著的,我是個活生生的人。

"Edelweiss, edelweiss,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坐在校園中央花園的椅子上,我輕輕地唱起來。他的聲音很好聽,他的歌聲更能打動人。平時的小花園裏到處都是熱戀中的情侶,今晚我有幸可以獨自分享這裏的空間,分享長長的木椅,躺下,看著上方的樹枝,我幻想自己是孫雅惠,而他那樣看著我。

..........

在初冬的晚上躺在花園裏做夢的結果是我得了重感冒,雪上加霜的是今天有一整天的課,上午四節是專業課,我不能缺席,順便一提我是英語學院的學生。下午三節變態禿子的法語課,我不想掛掉這一門,晚上兩節他的課,雖然可以不去,但我不想。

昏昏沈沈地過了一天,喝了一大暖瓶的熱水,外加幾顆感冒退燒熱,胃裏裝了半碗粥的我,幾乎是半個盲人狀態地晃到他上課的教室,趕在別人到來之前占到最後一排最靠裏的位置上。我習慣躲在角落看著他,那讓我覺得安全,在這裏,我可以放任自己的眼神,不怕被別人發現,至於他,愛他的人太多了,他更不可能發現。

趴在桌子上,我渾身打顫,腦袋却點了木炭,熱得冒火。汗憋在體內出不來,讓我的情况更加糟糕。也不管說明上是怎麽寫的,我哆哆嗦嗦地從包裏拿出藥,又喝了兩顆,我不能在課上暈倒,否則我只能在教室裏睡一夜了。到不是我和同學相處的很糟糕,而是我住在校外,在得知自己的性向之後我就儘量避免和男生住在一起,於人於己都方便。

課上到一半時,睡著的我才從他比平日沈了幾度的聲音裏醒過來。在等他上課的間隙中,我竟然昏了過去。摸摸額頭,還是很燙,却依然無汗,身上冷地像沒穿衣服。把我包抱在懷裏,想以此暖和點。一天沒怎麽吃東西的胃連半碗粥都接受不了。我忍著噁心,看看表,才上了一節課不到。

身邊的人發現了我的難受,好心問我怎麽了。我搖搖頭說沒事,只是有些感冒。他見我直發抖,開口讓我回去,我告訴他我很喜歡這門課。然後這位我沒看清長啥樣的男生熱心地把他的羽絨服借給了我。教室裏有暖氣,只有我這樣的病人才覺得冷。我也不客氣了,因爲我真的很冷,牙齒都在打架。說了聲謝謝,我把他的羽絨服披上,把自己緊緊裹了起來。頭枕在桌子上,我聆聽他的聲音。可能是我病得太重,所以聽他的聲音都覺得和平時不一樣,中間也常常停頓,狀態就像生病的我。

他好象有急事,課間幷沒有休息,後半節課他講得很快,兩個小時的課程提前了二十分鐘結束。可是我幷沒有走,把身上的羽絨服還給旁邊的人後,我全身酸疼地趴在桌子上等著大家都離開。我不想被人攙扶著送回去或直接被送到校醫院。他還沒有走,每次下課之後都會有很多人提問,所以課程還是和原來一樣,兩個小時,或更長結束。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我感覺教室裏只剩下我一個人時,我咬咬牙撑起自己,這時候我才發覺燈全部關了。心中奇怪,樓道的清潔工難道沒發現教室裏還有個我嗎?接著,我的感官發出警報,我身邊有人!

"唔"

幾乎在我轉身的瞬間,我被人捂住了嘴,腰上是一隻强而有力的手臂。而不等我掙扎,我就被耳邊的低語給嚇暈了過去。

"你病了。"

是他的聲音!

.........

冷,要把人凍死的冷;熱,快把我烤熟的熱;身上是冷熱交加,還有高燒帶來的酸痛。有人脫我的衣服、褲子、毛衣、毛褲、秋衣、秋褲、還有內褲!我緊張地想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是誰,却感覺到有人鑽進了被子裏,然後把我摟到了他的懷裏。他和我一樣,是赤裸的,我明顯地感覺到對方是個男人。他的身上很暖和,却讓我害怕,到底是誰!

"不要緊張,是我。睡吧,睡一覺就好了。"熟得不能再熟的聲音,却讓我險些跳起,我真是燒糊塗了,竟然出現了幻覺。

讓人心安的大掌撫摸著我的身體,生病讓我脆弱地想在夢中尋求一絲真實。我放鬆了下來,讓自己沈浸在著虛幻的溫柔裏,還有他落在我臉上的吻。那一晚,我憋在體內的汗終於發了出來。感冒讓我難過,却也讓另一人更加的難過。

看著陌生的房間,我躺在乾爽溫暖的被子裏回憶。我的身上穿著睡衣,睡褲裏却沒有內褲。身上依稀還殘留著別人的體溫,我拒絕去想留下的人是誰。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一萬個不可能,永遠不可能。

臥室的門開了,進來的人敲碎了我的希望。我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麽態度面對他,欣喜若狂還是驚慌失措。他穿著貼身的毛衣和運動褲,與他平時嚴謹正式的感覺不同,顯得很休閑、時尚。

他走到床邊,伸手摸上我的額頭,我本能地想避開,却沒能躲掉。我疑惑地看著他,等著他解釋。他對我笑了笑,然後笑容消失,平靜地看著我。

"我給你請了假,昨晚你燒到40度。"

我眉間的距離縮短,他的舉動讓我糊塗。按理說,能和暗戀的人近距離接觸我該高興才對,但我沒有這種感覺。他讓我覺得危險。

他嘴角微動,坐了下來,嘴唇停在離我耳邊半厘米的地方,道:"你的身體很好摸,我很喜歡。"

我迅速向裏躺去,雙眸大睜地看著他,這個令我陌生的人是誰?是他隱藏地太好,還是我看得不夠深?

他又是那種詭異地笑笑,站起來走到窗邊,雙手向後支在窗臺上,看著我:"你喜歡我,雖然你總是躲在角落裏,不過我看得很清楚──你──喜歡我。"

那又怎麽樣?我盯著他,想著該如何離開這裏。我可以喜歡,也可以不喜歡。

"英語學院03221班的陳絮喜歡經濟學院的院長周祁。這件事傳出去會引起什麽效果?"他好奇地問,但我沒有興趣回答他,因爲他幷不想得到答案。

"你明年就畢業了吧。"

他明知故問。

"做我的床伴,直到你畢業。"他終於說出了他的目的,很冷淡,很冰冷。

他說出了威脅,我不能拒絕。對著天花板考慮了一分鐘,我點點頭。無所謂,我沒期望能和他有交集。我用了兩年的時間暗戀他,再用一年的時間丟棄他,很好。

.......................

熱,快把我燒死的熱,但我幷沒有發燒。胸口上徘徊不去的舌頭讓我煎熬,被手强行喚醒的柔嫩變得堅硬,汗水順著額角流下,而手的主人却嫌還不夠,另一隻手在我脆弱的地方緩慢進出。

他總是不夠耐心,等不及我徹底濕潤就把他那可怕的東西頂進我的身體,他又不喜歡任何不屬於他的東西進入我的體內,包括潤滑液,所以每次都會讓我疼,而他保證下一次絕對會注意的真誠在我面前早已失去了信譽。

"唔..."我儘量放鬆身體,在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前降低我會受到的傷害,我懷疑他有吃藍色小藥丸,不然精力怎麽這麽旺盛。

進出在最開始的艱難後,逐漸變得順暢。當我無法抑制不住地呻吟起來時,體內根本做不到溫柔的傢夥也忍到了極限,不用我催促,它就迫不及待地在它的領地裏呼風喚雨起來,我的叫聲讓它得意,我的顫抖讓它愉悅。

"我明天...有...體育課..."困難地把話說出來,我又開始"嗯嗯啊啊"。

他停了兩秒,却可惡地用力頂撞起來,大床發出可恥的聲音,我想著今天我又哪裡得罪他了。

"祁,我明天...啊...你..."

抓著他肩部的雙手被他舉到頭頂,他把我的左腿架在他的肩膀上,托起我的臀部,讓他進入得更深。我仰著頭,把體內的戰栗變成喊聲。

終於,在我快死的時候,他釋放了出來。我手脚發軟地劇烈喘息,幷承受他落在唇上重重的吻。

"又怎麽了?"在他離開後,我問。

"王凱很關心你嘛。"他埋在我體內的東西頂了幾下,有膨脹的趨勢,口氣不大好。

"王凱?"我把架在他肩上的腿放下來,心想這哪跟哪啊,"有麽?"

"每次你上課,他都坐在你旁邊,甚至還幫你打飯。去年你感冒那次,他借你羽絨服,如果不是我讓他先回去,那帶你走的就是他了,這還不夠關心?"周祁冷冷地看著我,每當他莫名其妙地發脾氣時,他就這副德性。而我從不驚訝他爲何對我的情况如此了如指掌。

"那我今後和他保持距離。"我幷不想在這種非原則性的問題上和他對抗,事實證明,對抗的後果是我無法承擔的,我不想躺在床上下不來。

"你說的。"他的吻輕了些。

"我說的。"推推他讓他出去,他這次很配合。

合攏酸軟的雙腿,我等著力氣回復。他要幫我清理,我按住了他的手:"我明天有體育課。"

"研究生還上體育課,真有毛病。"他不快地抽回手,幫我拿紙。

"這要去問校長。"我懶懶地說,阻止他再次想伸進去的手指,把他拉到身前,依進去,"你後天不是要出差?"我可以休息兩天了。

"想要什麽?"他摸我的頭髮,據說他非常喜歡我這個部位。

"隨便。"我沒有特別的喜好。

"不能隨便。"他的手指又開始蠢蠢欲動。

"XX套。"我最討厭每次事後的清理。

"不行,我不喜歡。"他斷然拒絕,幷不再問我要什麽了。

"絮。"

"嗯?"好想睡,可是還沒清理。

"爲什麽從來不問?"他摟緊我。

"問什麽?"我快睡著了。

"問我爲什麽一開始要那麽對你。"溫和平滑的嗓音,有助於我的睡眠。

"因爲我現在知道了。"我半睜開眼睛,看入他的眼底。

"說說看?"他很有興趣。

"你不高興我穿王凱的羽絨服。"我確實很奇怪,在我答應做他的床伴後,我幷沒有受到想象中的傷害,除了在床上他有些性急之外,其他時候他對我很好,就好似我是他的另一半。但老天可鑒,那天我根本不知道我身邊坐著的人是誰,我的眼前只有星星。

"賓果。"他給了我一個獎勵的吻。

"你呢?"我也抱住他,問,其實我很早就想問了,只是不確定在我畢業後他是否會斷掉這層關係,所以我一直沒問。不過在他逼著我考研的時候,我意識到,也許自己忽略了什麽。

"我?"他的手移到我的後背,隨意道,"本來想等你畢業,不過凡事都是先下手爲强,後下手遭殃。我是個記仇的人,你在喜歡我的情况下接受別人的羽絨服,那就要承受我的怒火。"他說得非常理直氣壯。

"你有雙重人格。"我診斷道。

他點點頭,"Yes。在別人面前我是溫和的老師,在你面前我是霸道的情人。不過你只能接受。"

情人...我體會著這個詞,意識到自己笑了。

"但你那個時候也有孫雅惠。而且你們現在依然非常要好。"我知道自己沒吃醋,可對方却因我的詢問而得意洋洋。

"學校的生活太沈悶,我又不能和你親熱。"他像個壞小孩,露出頑皮的笑容。

"但她會以爲你對她有意思。"我有些不齒。隨即被他懲罰。

咬腫了我的唇,他才滿意的離開。"我很明確的告訴她我有女朋友了,我非常喜歡‘她',只不過‘她'現在無法在我身邊。但她不介意,幻想有一天能打動我。我是紳士,對美麗的女人一向心軟。"

"你這樣很可惡。"我爲孫雅惠不值。

"你怎麽能用可惡形容我,我是溫柔的周祁院長。"

他把我放平,不老實的手指决定依從本性。

"美夢破碎的女人是可怕的。"我不得不提醒,爲了他的生命著想。

"她說只做朋友,我沒義務關心她傷不傷心。"他譏諷地說,然後把他的小兄弟又挺進我脆弱的地方。

"沒有人發現過你的兩面性嗎?"我懷疑地問。

他笑了,然後溫柔地吻上我,"只有你。"

我很慶幸剛才偷懶沒清洗,否則我得清理兩次。"我明天有體育課。"我沒太抗拒,主動打開雙腿,剛才的談話讓我想感受他。

"我會請你們體育老師到我辦公室喝茶。"作爲我的研究生導師,他對我的關心讓其他人眼紅。只是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我們兩個不僅僅是師生的關係。

"絮。"他的聲音很啞。

"嗯。"我的也好不到哪去。

"跟我一起出差吧。"他加快了速度,帶著威脅。

"...好..."我不敢不從。一個人在家,我會寂寞。

"絮。"

"嗯..."

"我知道你愛我。"

"嗯嗯...啊..."

"可你從沒說過。"

"..."

"說。"

"我...嗯..."

"說,我要聽。"

"我...我...嗯..."說不出口。

"說!"他的第二人格出來了。

"我愛你。"說出來了。

"我也愛你。"他說的很流暢。然後我拉下他的脖子,與他纏吻在一起。我剛才忘了問他,什麽時候知道我愛他的。等明天早晨起來的時候,我會問清楚。還要讓他陪我唱一次《雪絨花》,只有我和他。

END 本帖最後由 魚兒羹 於 2015-2-10 19:28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