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工口文]

《降魔師》作者:清風(短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76552 8 4
(本文單章完,因為太長了,我分成了五份貼完)



《降魔師》作者:清風 (SM+激H+鬼畜+觸手)



倉庫裡,幾道影子正在進行秘密交易。降魔師˙悠雲悄悄隱身暗處。這是個妖魔與人類共生的世紀末,但不遵守法律又擁有強大力量的妖魔帶給人間災禍連連,降魔師這種職業於是產生。悠雲,在業界中素有天才降魔師之稱,妖魔們敬而遠之,是個年輕實力派的人物。而今天,他接了一個委託是要找回委託人失蹤的兒子。

這是一個月來第十二起失蹤案件,失蹤的都是十幾二十歲面貌清秀姣好的年輕男子,而且現場都留有妖氣,他花了五天才找到這個倉庫。謹慎的潛入,他藉著妖魔使用的妖火小心觀察週遭。

飄搖的影子在牆上拉出詭異的氣氛,細微的嗚咽掙扎從數名身穿長風衣的妖魔中央發出,悠雲心中一緊,連忙找個可以看清楚他們行為的角落。

藍紅閃爍的燈火中,先看到的是滿佈黏液,足足有嬰兒手臂粗的觸手,再入眼的則是赤裸修長的雙腿被觸手纏繞拉開,大腿根部的男性器官被妖魔的長舌捲住,雙丘則被觸手分開,妖魔乾枯粗糙的手爪正出入著……

淫獸?! 悠雲一怔。他還以為有組織計劃的是何等高級妖魔,結果竟然是區區淫獸?!

五個淫獸嗎?他一個人就夠了。捏緊符咒射出,燃燒著淨靈火焰的黃符飛向妖魔,沉浸於享樂的妖魔一時不察,閃躲得狼狽外,也被燒得哇哇大叫。

悠雲閃身而出,抽出降魔劍欺身逼近,一把砍斷一隻妖魔的手臂,反手再斬下一顆頭顱,失去首級的妖魔發出戚厲的喊叫化作煙塵,悠雲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他繼續穿梭妖魔憤怒的身影間,轉眼已經砍倒五隻妖魔,僅剩最後一隻而已。

「危害人間,你們覺悟吧。」靈巧的翻滾避開妖魔揮舞的觸手,悠雲跳起,打算從上而下的將妖魔劈成兩半。

豈料那妖魔不退反進,正當悠雲警覺不對勁時,妖魔緩緩抬起手,長有利爪的白皙手掌並非淫魔所有。

強大的衝擊力從妖魔發出,將悠雲擊飛,一直撞上倉庫鐵門才落下。

「咳!」悠雲吐出鮮血,背部痛得差點讓他站不起來,「你不是淫獸……」

他爬起身,看著被衣帽遮掩下那蒼白的臉色以及紅艷的唇。

人形?是高等妖魔!

捏了手訣,悠雲藉由降魔咒附上劍身,左手則取出黃符。

能夠完美隱藏妖氣,搞不好比他以往所面對的任何一個妖魔都難纏。

「禁!」

飛舞的靈火纏上妖魔,悠雲跟著逼近,揮出帶著刺眼白光的降魔劍。

這一招在過去曾經消滅無數的難纏妖魔,但卻在這次失效了。

那妖魔僅僅一側身就避開悠雲的攻擊,同時甩出一條黑影打擊悠雲腰側,再次將年輕的降魔師擊飛撞上牆壁,飄落的衣服碎片帶著鮮血,顯示那一擊的殘忍。

「嗚……」悠雲縮在地上,灼熱疼痛隨著那條血痕留在他腰上,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重新站起來。

「快逃!」他朝著之前被抓的少年大叫,自己再次上前攔住妖魔。

至少也要救到人──這是悠雲的想法,只是當他再度撞上牆壁跌落在地後,才發現少年眼神空洞的仍坐在原地。0rk4ZpUoprs

「可惡……」咬牙,他念出最高等的破魔咒,渾身包裹在燦爛的白光中,最後化作靈光衝向妖魔。

妖魔翻轉手腕,黑影道道揮舞包住白光,魔靈力交纏,黑白光相互吞噬,強烈的風壓刮卷而出,倉庫的門窗全部炸開。

當光芒消失後,悠雲全身是傷的倒地。

「不行……實力差太遠了……」無數的血痕留在他身上,衣物破裂了無數道,狼狽的勉強包住無力的身軀。

妖魔的衣帽褪下,露出的妖艷俊美長相仍帶著微笑,當一絲鮮血滑下他蒼白的臉頰,紫色的眼瞳瞇起,開始佈滿冷光。

手中的黑影再次揮出,捲起無力抵抗的悠雲拋向空中,殘忍的鞭打他全身的關節處。

悠雲痛哼,一次次的被拋向空中,又一次次的摔落地面或撞上牆壁。

直到悠雲昏死過去,妖魔停下攻擊,抓起悠雲著頭髮,打量染血緊閉雙眼的清秀面孔,一絲不懷好意的微笑,重新回到妖魔臉上。

當悠雲再次清醒,他已經被帶到一間緊靠懸崖的別墅,面對著落地窗,雙手被奇異的黏絲左右垂吊在天花板上,雙腳懸空,使得全身體重落在肩膀關節,讓他一用力就痛苦不堪。

而那名妖魔正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銀白的長髮、美麗的紫眸,身穿休閒服,手中則捧著狀似紅酒的鮮血。

他正在欣賞悠雲淒慘的樣子,見悠雲醒來了,他愉快的審視獵物憤怒的眼神。

「我叫斯格爾,降魔師悠雲。」他說話的同時一個召喚陣地出現在悠雲的雙腳下方,「我是降魔師獵人,專門接受妖魔委託除去榜上有名的降魔師,而你,我的委託人希望讓你生不如死……」

他剩下的話語悠雲聽不清楚了,因為沾滿黏液的無數觸手正從召喚陣地的光芒中竄出,沿著悠雲的雙腿往上纏爬。

「夜離……」有著挺好聽名字的其實是一種低等淫蠱,沒有思考能力,卻偏偏能把人折騰得半死。

悠雲大驚失色,踢動雙腿想甩開觸手,黏滑的觸手從褲管、褲腰、袖口、領口,以及衣物的破裂縫鑽入,含著催淫成分的黏液已經沾得悠雲滿身,令他呼吸急促起來,但更令他慌張的是夜離的觸手已經從內褲邊緣鑽入,纏住分身,捲住渾圓,在雙丘隱蔽下的穴口鑽動。

「啊……」拚命夾緊雙腿,但反而被觸手往左右拉開,向上弓曲,與雙手纏捆在一起,這樣的姿勢讓悠雲痛苦的喘息,同時抵抗力大減的菊蕾終於不敵觸手鑽動的麻癢,未曾被入侵的禁地感受到黏稠冰涼的觸感,忍不住陣陣收縮。

「不、不要……」悠雲全身顫抖,痛苦的皺眉,掙扎中雙乳也被觸手納入掌握,健康的淺麥色肌膚染上不正常的紅緋。

後庭的觸手不理會穴口的收縮顫抖,持續深入,異物感讓悠雲產生一種要被貫穿的感覺,腸壁不受意識控制的吸收著觸手帶入的黏液,終究燃起灼燒般的火熱麻癢,牛仔褲包裹住的臀部陣陣顫抖,分身不由自主的挺立,一根觸手分解成無數的細條物,密密麻麻的包裹住分身收縮按摩,甚至鑽進前端的小孔,將悠雲有些沉醉的意識驚醒。

「啊啊……不要……嗚嗚……」疼痛讓他失聲大叫,伺機而動的觸手馬上鑽入他口中,使他的叫喊成了嗚咽。

掙扎、扭動、抗拒……當觸手在後庭抽送後,悠雲的身體發燙,全身敏感度提升到最高,大腦只能感受到全身觸手的愛撫而不能思考……

深入分身的觸手讓悠雲無法解放,貫穿後庭的觸手卻開始旋轉抽送,撐開緊窒的花蕾,發出淫靡的聲音,另一根觸手緊跟著鑽入,撕裂般的疼痛讓悠雲恐懼的喘息,混雜著痛苦和快感的折磨吞噬了他。

體內的兩根觸手配合著出入抽送,並且撐開穴口讓更多的觸手進入,悠雲密長的睫毛被淚水浸濕,整個人如風中殘燭般的哆嗦。

一直無法宣洩的慾望倒流回體內,一次次的抽蓄,悠雲痛苦的呻吟,塞在口中的觸手抽送著,深入咽喉讓他呼吸困難,強烈又無法解放的快感令他翻起白眼,意識不清的流淚喘息。

殘酷的折磨並沒有因此停止,數不清的觸手在他身上游移愛撫,小腹一陣陣的緊抽讓他感覺到漲裂般的疼痛,被擴張到極限的菊蕾被折磨到留下鮮紅的淚水……

斯格爾敏銳的注意到原本靈力用盡的悠雲全身開始散發靈光,他走上前,揮爪將悠雲的褲襠撕裂,露出白色的內褲以及在其下暴動的觸手。

「嗚……」妖魔冷酷的氣息讓悠雲回了神,他羞恥的掙扎,在斯格爾撕毀內褲的同時做著垂死掙扎。

「哼哼,沒想到會在任務裡找到最佳補品啊!」斯格爾舔著嘴唇,注視著被觸手貫穿的部位,嬌嫩的菊蕾沾惹黏液而發出光澤,隨著抽送翻出艷紅的內壁……儘管悠雲因抵抗而頻頻緊縮穴口,仍然可以判斷出在經過數小時的折磨後,青澀的果實已經成熟了。

什麼補品?!悠雲又驚又懼,拚命想催動靈力抵抗,但渙散的神志怎麼也無法聚集體內的靈能,只能任斯格爾將手指深入體內。

「呵,得到你,我的道行增加的會很快很快,」斯格爾邊說邊抽出他體內的觸手,改以手指感受他的緊窒,「對你來說也許很難受,也只能說你非常不幸了。」

不等悠雲理解他的話,妖魔巨大的分身已經抵上顫抖的菊蕾。

「嗚……」悠雲拚命搖頭,扯動四肢抗拒著,本能恐懼著的壓力推擠著麻癢的菊蕾,難以忍受的劇痛在瞬間取代一切知覺,「啊──」

嘶吼出聲,悠雲瘋狂的仰頭吸氣,彷彿這樣就能減輕一點疼痛。

眼前一片空白,耳鳴不斷,超過極限的疼痛甚至讓他無法昏厥,清楚的感受到殘虐的凶器順著之前觸手留下的黏液深入體內,被拓展的腸壁經孿似的抽蓄,撕裂的鮮血一滴滴的染紅股溝然後落在地上。

斯格爾停止動作,改讓夜離接手,無數的觸手繼續挑逗痛苦抽蓄的悠雲全身。

當麻痺取代疼痛後,快感重新抬頭,悠雲無力的喘息,忍耐的隨著呼吸收縮的下體一陣陣被烙鐵傷害般的疼痛。

黏液的淫藥成分開始發揮藥效,疼痛已經無法減少快感的蔓延,快感無法紓發反而一直倒流回體內讓悠雲淚流滿面。

那是種只要是男人就無忍受的痛苦,無數次的高潮,無數次的無法宣洩,斯格爾掌握住悠雲再也無法承受的瞬間,用力挺進分身,並將一根銀針刺入悠雲下體的渾圓與分身之間。

「啊──」悠雲劇烈顫抖,感覺到無法宣洩的快感形成熱流,從體內湧向斯格爾,伴隨著靈氣一起流出……

「嗚、啊啊……」無力的呻吟,這泉湧而去的力量持續了十幾分鐘才停止,悠雲失去意識的垂下頭,整個人癱軟下來。

但斯格爾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反而開始抽送巨大的分身。

內臟被翻攪般的痛苦令悠雲恢復神志,一睜眼卻看見自己股間花蕾被貫穿的景象,絕望的呻吟從他蒼白的唇發出。

「啊……」

似乎永無止盡似的被貫穿,劇痛混雜的反胃感讓悠雲難受的乾嘔,斯格爾每一次的抽出都讓他覺得腸子要被一起拖出,但他無法抵抗。

這場殘酷的酷刑一直持續到正午,期間悠雲數次昏厥,接著被痛醒,當斯格爾離開時,他已經氣若由絲的發不出聲音了。

夜離也消失了,悠雲仍被雙手左右分開的吊著,仍穿在身上的牛仔褲早已失去了蔽體的作用,鮮血從被撕裂的褲襠落下……

「果然了不起,竟然還活著……」多數的人類無法承受與妖魔交歡,更別提他剛才吸取了那麼多精氣與靈力…

他果然沒看錯。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禁臠了。」滿意的微笑,斯格爾冰冷的聲音迴盪在屋內。

妖魔是無法自行產生靈力的,他們只能藉由吸取其它生物的精氣來鍛煉其修為,但偶爾也可以找到能夠將靈力過渡給妖魔的生物,那時無數妖魔將趨之若鶩,開始爭奪之戰。

而連本人都不知道的,身為降魔師的悠雲正好是這種體質。

「嗚嗯……唔嗚……」

雙手反綁在背後,被迫跪趴在床上的人體可憐的顫抖著,大張的雙腿間柔嫩的分身被黑皮刑具緊緊束縛,只露出前端。而被剝下薄皮的鈴口插著冰冷的銀簪,裝飾的鈴鐺隨著分身的顫抖發出清脆的聲音。

高舉的臀瓣被催淫植物的枝芽左右拉開,夜離柔軟黏膩的觸手則侵犯了顫抖的花蕾,數根觸手配合良好,插入抽出相互呼映,根本不給悠雲喘息的餘地,劇烈抽送之下發出濕潤而淫靡的聲音,支撐住全身體重的雙腿不住顫抖。

口中被迫吞嚥著夜離同樣滿佈黏液的觸手,悠雲的痛苦呻吟只剩下喘息,深入胃中的觸手一直灌入淫藥,讓他整個人被情慾控制。

斯格爾滿意的等待他享用的時間,他正在將悠雲逼到極限。

想高潮而無法高潮,想宣洩而無法宣洩,他等待的就是降魔師在昏厥前一刻全身靈力到達頂端的時機。

「啊……啊嗯……」難受的淚水順著臉頰滴落,悠雲纖細的腰身顫抖扭動,吃力的想往前爬開擺脫夜離的侵犯。

發現他的抵抗,夜離的觸手纏上他的雙腿,將大小腿貼在一起捆緊,往左右大大拉開,同時捲住他的腰部,爬上他胸前的蓓蕾,頂刺下體的渾圓……無數的觸手吞沒他,讓他在這種折磨下失聲驚叫。

「啊啊、啊……」不要……

悠雲憤恨的掙扎,但斯格爾狡猾的將他的雙手分開綁起,不讓他結印,口中則永遠塞著夜離的觸手,讓他無法唸咒,等於剝奪了他所有抵抗的方法,令他與普通人無異。

「還能抵抗?一般人都已經被完全操縱了呢!」斯格爾訝異的看著悠雲苦苦抵抗的樣子,伸手去旋轉插在他分身上的銀簪,痛得他哀叫不已。

悠雲簡直無法相信斯格爾的殘忍,那銀簪光是在插入過程就讓他何止痛昏一次,難以忍受的疼痛從沒有停止過,而現在更是痛得他翻起白眼抽蓄不斷,哀嚎卻無法減少一分劇痛,撕裂灼燙的傷害在最敏感的地方蔓延開……

「又提升了,靈力……怪不得被稱為天才降魔師,你的靈力根本就用之不竭……」斯格爾渴望的掃視悠雲的身軀,忍不住動手愛撫他的身體,銳利的指甲在他傷痕纍纍的身體上留下新的血痕。

「嗚……」傷口不深,但敏感異常的肌膚卻痛得打顫。

他根本聽不懂斯格爾在說什麼,但是一直奪走靈力的方法讓他生不如死,三天下來他持續著被凌辱,一但靈力畜積夠了,斯格爾就毫不客氣的侵犯他,其餘時間則是被用各種手段折磨他。

悠雲感覺到斯格爾抽出體內的觸手,他絕望的閉上眼,等待又一次的撕裂。

斯格爾看著因為被折磨過度而向外綻放的菊蕾,滿意的侵犯他,巨大的分身將穴口撐到極限,悠雲痛苦的喘息,下體隨著他的呼吸收縮,每一次都只帶來更多的疼痛。

「呵呵,這是最後了,我要吃掉你。」斯格爾不再像之前一樣先讓夜離逼出悠雲的靈力,反而直接粗暴的抽送,一邊對夜離下指示,黏膩的觸手在兩人交合處徘徊,然後貫穿。

「啊──」悠雲失聲痛叫,早已到極限的緊窒被撕裂,鮮血染滿下身,隨著毫不停止的貫穿滴落白色的床單上。

斯格爾抓住他的雙腿,直接將他翻轉一百八十度,讓他正面朝上,因為這個動作,脆弱的內壁再次被撕裂,悠雲在劇痛中意識逐漸模糊。

妖魔本能戰勝一切的斯格爾已經決定吃下悠雲,因為這樣他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

張口,利牙沒入悠雲的頸部,同時,窗戶被人從外面炸開……

「嗚……」悠雲睜開眼,看著陌生的房間,疑惑,一動才發現他的四肢被牢牢綁在床鋪的四角,而身體則疼痛異常。

驚慌從他眼中一閃而過,他低聲唸咒,綁住他的繩子逐漸鬆開。

坐起身,發現身上穿著一件白色浴袍,打量四周,簡陋的房間沒有窗戶,他只能從門口脫逃……

「不是斯格爾……」這裡並無妖氣……誰把他從斯格爾那裡帶走了?

冰冷的鐵門也是上鎖的,但一樣被悠雲唸咒打開。

昏暗的走道上沒有人,悠雲無聲無息的找到樓梯,這才發現原來他是在地下室。

推開門,出口是在一個走廊上,他左顧右盼,只希望能找到能讓他逃離的地方,無論如何這救他的人可稱不上善意。

「以一個昏迷兩天的人來說,你的行動力好到驚人的地步。」突如其來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悠雲來不及回頭就被電擊棒打了一記,全身痲痺的癱倒,被那人摟住。

「唔……」驚慌的喘息,他只能任由那個人將他拖回地下室。

「你懂咒術啊?是我小看你了。」那人重新將悠雲丟回床上,取出一種以上等妖魔的鱗片製成的鎖鏈,將他的雙手綁回床鋪上方的鐵架。

悠雲這時才看清楚那人的長相,陰美的長相,冰冷的眼神,臉上有一道很長的傷疤……他知道這個人,暗黑降魔師,一個因為手段殘酷不理會會犧牲多少人,而不被業界認可的殘酷降魔師,嵐。

「再妄想掙脫的話,這條鱗鎖會讓你有苦頭吃的。」嵐淡道,揭開浴袍的下擺,不理會悠雲憤怒的喘息,拉開他的雙腿,查看之前被嚴重撕裂的菊蕾。

「唔嗚……」悠雲羞恥的閉緊雙眼,忍受嵐的手指撥弄穴口。

「再兩天就可以痊癒了。」嵐再幫他上一次藥,將他的雙腿同樣綁到床角兩端,然後端了一盤食物近來,「吃吧,你只能讓我喂,不然就選擇餓肚子。」

悠雲懊惱的遲疑著,最後還是吃了,因為加上昏迷的兩天,他已經有五天沒吃東西了。

等到悠雲吃完了,嵐才慢條斯理的說出他的打算。

「你的體質對妖魔來說是最佳補品,」嵐露出冷酷的笑容,「對我來說則是最佳誘餌,你以後就是我的工具了,服從的話對你來說比較好,可以少吃點苦。」

什……悠雲瞪大雙眼,不敢相信嵐竟然要把他當作引誘妖魔的餌。

「因為傷口還沒好,你就先習慣小一點的東西好了。」嵐從口袋中取出一個跳蛋,塗上潤滑液以後塞入悠雲的後庭。

「啊……住手……你這樣和妖魔有什麼差別!」悠雲憤怒的掙扎,麻痺的身體無法抵抗,只能在異物入侵以後大罵。
  • 1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凌小惡 +2 作者難得的有愛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