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戰地攝影師是個眾人皆知的危險職業,但正是他們的努力,使我們能夠親臨戰場見證真相。下面就選取一些作品,講述作品背後的故事。

▼英國《衛報》曾報導了一組叫《那張照片差點要了我的命——戰地攝影師特別報導》(The shot that nearly killed me: War photographers),為我們描述了充滿危險的戰地攝影師的工作情景。這篇報道以第一人稱的方式,講述了戰地攝影師照片背後的故事。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Julie Jacobson,地點:阿富汗(2009年)

「媒體戰地準則規定不得拍攝可能透露傷亡士兵身份的照片…拍攝這張照片完全出於一個媒體人的反映,我為此遭受不少指責。」我們正在塔利班的槍林彈雨下尋找掩護,突然一聲爆炸響起,我就眼睜睜的看著伯納德下士的一條腿被炸飛。他被一枚火箭炮直接命中。媒體戰地準則規定不得拍攝可能透露傷亡士兵身份的照片,當我發現伯納德伸手抓住自己武器時,臉側向了我。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Adam Ferguson,地點:阿富汗(2009年)

「作為一名攝影師,經常會感到很無助。當醫生、軍人們在你身邊各司其職時,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拍照,這樣的痛苦令人寢食難安。」我是第一批到達現場的攝影師之一。阿富汗治安部隊一如既往地迅速搞定了這類自殺爆炸現場,我得以進入爆炸中心。那兒一片狼藉,屍橫遍地,火舌在建築物的斷垣殘壁上肆虐。劈啪作響的火焰,斷斷續續的小爆炸,仍在倒塌的建築物,我還能回憶起自己當時的害怕。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Lynsey Addario,地點:利比亞(2011年)

「他們把我們推倒在泥水裡,用槍指著我們,所有你能夠做的,就是祈禱自己可以活下去。」我在利比亞剛呆了兩週多時間,拍攝當地的緊張局勢,記錄了很多諸如此類缺乏經驗的起義軍遭受機關鎗和迫擊炮猛烈襲擊的照片。3月15日,我和其他三名記者被卡扎菲的軍隊抓獲。他們把我們推倒在泥水裡,用槍指著我們。我們求他們放我們一條生路,他們開始猥褻我,摸我的胸部和屁股。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Gary Knight,地點:伊拉克(2003年)

「和平民及士兵們的壓力比起來,我的算不了什麼。我一直在對自己重複這一點。我來或者不來,他們都別無選擇。」這張照片拍攝於軍事行動開始。我們位於迪亞拉橋頭,海軍陸戰隊員們必須拿下這個據點才能繼續進軍巴格達。畫面中看到的是先頭部隊,正是他們拉倒了薩達姆雕像。伊方向我們展開了猛烈的炮火攻擊。一波接著一波的開火令人恐慌,這不光因為炮火本身,還因為炮火襲來的場面。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Mads Nissen,地點:利比亞(2011年)

「突然有一個人跳上了這輛正在燃燒的坦克。我對坦克沒有興趣,但這個人吸引了我。我希望表現出每個人重獲新生時的那種喜悅感,而一幅恰好吻合的畫面就這樣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艾季達比耶被攻陷後,我迅速趕往當地。起義軍佔領了那兒,群眾開始狂歡,朝天鳴槍。卡扎菲擁護者的屍體遍地都是,隨著日頭見猛散發出腐敗的異味。坦克上燃燒著熊熊大火,我很擔心它隨時會發生爆炸。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Adam Dean,地點:巴基斯坦(2007年)

「在此之前,我從未見過屍體,這對我來說就像一場測試,看看我是否具備這項工作所必須的素質」我拍攝這張照片時基本還是個菜鳥。我剛學完新聞攝影的研究生課程,認為自己應該去巴基斯坦拍攝當地的選舉。兩個月前曾經發生過一次刺殺貝布托的事件,這預示了採訪的危險性。當時我離貝布托只有15公尺距離,突然響起一陣槍聲,接著就是猛烈的爆炸。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Eric Bouvet,地點:車臣(1995年)

「讀書,看電影,電視,此時你可以對現實做任何想像,但是,當你真正面對一些事情的時候,你要知道,那不是電影。」那是一段難以承受的時光,是我所經歷過最瘋狂的兩個禮拜,發生的一切難以置信。我跟隨一支俄國特種部隊行動,他們殺人放火姦淫擄掠無不用其極。我目睹他們的一切暴行,卻阻止不了他們。正經機構出來的人,一定無法接受我這份工作。這張照片拍攝於一大清早。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Marco Di Lauro,地點:伊拉克(2004年)

「我今年已經40,能接受的冒險行為已經大不如前。在你還年輕的時候,總認為自己打不死。」這幅照片拍攝於我職業生涯中最危險的一刻。當時我和兩個試圖衝入房間的海軍陸戰隊員站在一起,第一個海軍陸戰隊員把房門踢開後,照片中你看到的這個男子將一枚手榴彈扔在了他身上。畫面中的砂石就是手榴彈的爆炸結果。還沒走近大門的我被外牆救了一命。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Shaul Schwarz,地點:海地(2004年)

「我身上是血,腦漿,我大叫,顫抖,我驚恐萬狀地跑到車裡,我已經一團糟。」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Tom Stoddart,地點:薩拉熱窩(1992年)

「薩拉熱窩是這些年來我所長期工作過的,最危險的地方。但是我能夠選擇離開,這裡的人們卻沒有選擇。」我對戰爭大片式的作品完全沒有興趣,我在意的是記錄人們在戰爭陰影下的生活。這張照片拍攝於薩拉熱窩有名的狙擊點,人們想從街道的一邊去往另一邊只能用跑的,隱藏著的塞爾維亞狙擊手隨時可能對他們開槍。這條街上每天迴響著狙擊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亡魂不計其數。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John Stanmeyer,地點:東帝汶(1999年)

「軍人們用槍比著他,如果他試圖逃跑,他們就把他抓回來毆打。不到一會兒,他就渾身上下血如泉湧。這讓軍人們覺得非常不爽。」當時東帝汶傳統民兵組織艾塔拉克和印度尼西亞軍之間正在激烈交火,我見勢不妙拔腿就跑。一顆子彈從我耳朵邊飛過,帶走了我的幾縷頭髮。如果不是我的腦袋鬼使神差剛好偏向右邊,我就不可能繼續在這兒說話了。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師:Jo?o Silva,地點:阿富汗(2010年)

「當士兵們把我從殺傷半徑中拖出來時,我拍下了這幾張照片。我身邊的人死的死傷的傷,而我記錄下了這一切。我必須記錄下這一切。」在阿富汗待了一個多月後,我第一次踩上地雷。當時我們正排成一行前進,我走在第三個。在我落腳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金屬的脆響,然後我就飛到了天上。我很清楚發生了什麼。當士兵們把我從殺傷半徑中拖出來時,我拍下了這幾張照片。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John D McHugh,地點:阿富汗(2007年)

這是我在中彈前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我在美軍努爾斯坦的部隊拍攝了五週時間後,接到指令去幫助在附近遭遇伏擊的一支小分隊。路邊到處是躺著的人,有的已經死了,有的還在掙扎。塔利班從高處向我們開火。我躲在一塊石頭後面,能清楚聽到子彈擊中石頭的聲音,腦子裡不停罵著「幹!」我們看到一輛悍馬,跑了過去。結果一下子被兩面的火力夾擊。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Ashley Gilbertson,地點:伊拉克(2004年)

這是我曾經最刺激的遭遇。我與海軍陸戰隊的一支先行部隊同行,結果被叛軍包了餃子。我和四十名海軍陸戰隊員沿著一條街道飛奔撤退,躲進一處伊斯蘭文化中心,其間不時有子彈貼著我的臉頰飛過。我想,就算今天把命要交代在這兒了,也要把工作幹好。這次的經歷震撼了我,讓我從迷茫中驚醒,明白這項工作可能遭遇的危險。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攝影:Ami Vitale,地點:加薩走廊(2000年)

「我感到害怕,心想『這下完了,我要死在這裡了。』這時我突然明白了什麼是暴民,沒有腦子,只有憤怒。」當時我在拍攝一場葬禮,大多數時間與婦女們呆在一起。屍體抬進來時我打算過去看看,送葬隊伍中突然有一個人大叫到「中情局的探子」,並且直指向我。我被數百個憤怒的人圍了起來,他們對著我大吼大叫,拉拉扯扯。我感到害怕,心想「這下完了,我要死在這裡了。
戰地攝影師自述死亡線上按下的快門 親眼看到有人腿被炸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6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