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返回列表
»

[其它小說]

六(3)_沈魏

line
頭像被屏蔽
3161 0 0
三.她


那是一個清朗的早晨,一位充滿靈性的蘇州女孩,飄飄然的站在北京下雪的無人街上。
女孩的身旁滿是古樓,優雅的矗立在街邊,房頂的磚瓦驕傲的翹著臉,展現著千年文明的自豪。白雪倒臥在舉目所及之處,層層疊疊的蔓延到每一個角落,像雲團,像霧靄。
六角冰晶漫天飄落,輕輕的,慢慢的,落在女孩黑亮的長髮上。
女孩睜著靈動的大眼睛,笑著,那笑好清、好甜。



  漆黑的帳篷裡,我聽見北風呼嘯而過的颼颼聲,在一片黑暗中,我望著被風吹的搖晃不已的帳頂。媽的,我又在該死的半夜醒來了,又做了同樣該死的夢,該死的夢……
  為什麼這麼冷?我想我最好生個火。
  啊……這樣子好多了,沒有什麼是比在寒夜裡烤烤爐火,更能讓孤單的旅人感到安慰的了。
  那是什麼聲音!?我聽見了聲音……
  又一次!又是那個聲音!那聲音聽來像腳步聲,這幾天常有腳步聲在我帳篷附近出沒,但我聽不出那是什麼的腳步聲。難道我被什麼給跟蹤了嗎?我希望不會是什麼猛獸或怨靈之類的,這樣就不大妙了,畢竟這裡可是荒野,而我只有一個人。
  但似乎還有另一種聲響……我想我得聽仔細點兒。
  喔…原來是我餓了…我想我得煮點麵吃。

  第二十一天。
  這是我離開城市,離開人群,在荒野裡漫遊的天數。
  今天的天空清朗、陽光燦爛,但依然遍地積雪,很不好走。
  我很慶幸自己帶了短柄斧來,它是開路和收集柴火的好幫手。可短柄斧終究只是短柄斧,它沒辦法改變太多事情,我依舊冷得要命,眼前的路也依然艱困難行。
  天哪……我到底做了什麼傻事?
  為什麼我要揹著十幾公斤的東西,在零下二十幾度的荒野裡漫無目的的流浪?
  為什麼?我想你知道為什麼。
  是啊……但我現在不想提。
  你必須提!
  我不想。
  你是想念的!
  我不是……
  你是!
  閉嘴!
  你是想念的!
  「我叫你閉嘴!」

  狂暴的吼叫聲如怒濤般衝進山谷,在裡頭迴盪不止,那些回聲一次次無情的撞擊著我,無論我如何的摀住耳朵,縮緊身子,它們還是不停的朝我衝撞,像一群殘暴的公牛。我感到自己越來越虛弱,最後終於跪了下去。
  我必須看看她…我必須……
  我發瘋似的將手機從口袋裡翻找出來,死命的按著開機鍵,好像這樣就可以加速它開啟一般。
  然後她出現了。
  是她……黑亮的長髮,水靈的大眼睛,清甜的笑容…正對著我…看著我……
  她現在在哪兒?
  她過的好嗎?
  三年了……


那是一個清朗的早晨,一位充滿靈性的蘇州女孩,飄飄然的站在北京下雪的無人街上。
女孩的身旁滿是古樓,優雅的矗立在街邊,房頂的磚瓦驕傲的翹著臉,展現著千年文明的自豪。白雪倒臥在舉目所及之處,層層疊疊的蔓延到每一個角落,像雲團,像霧靄。
六角冰晶漫天飄落,輕輕的,慢慢的,落在女孩黑亮的長髮上。
女孩睜著靈動的大眼睛,和男孩四目相視,她幽幽的對男孩道了聲再見,轉身走了。
男孩想抓住女孩,但怎麼也抓不住。女孩好快,好快的離開了、消失了,留下男孩獨自跪倒在一片寂寥的霜雪中。



  我又在半夜醒來了……這是什麼?
  為什麼我的臉是濕的?為什麼我的眼睛如此痠疼?那些灼熱的,正從我眼中滑落的又是什麼東西?我得趕緊將這些奇怪的東西擦乾淨,我不知道它們是從哪兒來的!
  喔不~你知道。
  不,我不知道。
   你知道。
  我不知道。
  你知道,而且你比誰都知道。
  我不知道!求你不要再說了!
  你太想念她了。
  我不想聽!不要再說了!
  你太想念她了,想的你連生活都沒辦法過了。
  我不想聽……求求你……不要再說了!
  帳篷被我猛力拉開。我跌跌撞撞的衝進白雪皓皓的林地,忘了套上棉襖,也忘了穿鞋;冰雪刺痛我赤裸的腳掌,寒風侵襲我單薄的身子,我冷極了!但這感覺很好……我感覺到自己活著,而不是像具屍體一樣,每天漫無目的的四處遊走,是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活著。
  這才是我流浪的目的!為了讓自己清醒過來!為了感覺真實的活著!
  無情的北風正在迅速剝奪我的體溫,我開始顫抖,而且越來越劇烈。但這樣很好,這樣我才會清醒,這樣我才不用再一次面對那黑暗的聲音。

  一隻白狼出現在我的眼前。

  這頭漂亮的野獸從小樹叢裡悄悄現身,站在我面前約莫五公尺遠的雪地上。牠用那雙深邃、美麗,但卻可怕至極的眼直直盯著我,一秒都不曾移開。
  我看著牠,感到背脊發涼。
  是北風奪走我太多溫度?還是我真的背脊發涼了?等等!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得看著牠,一秒也不能鬆懈,否則我就死定了。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離我最近的可以拿來當武器的東西在哪裡?
  我極快的掃視周圍,並立刻回到與這美麗的可怕生物的四目相交之中。不知道為什麼,牠讓我想起了她……
  在剛才的掃視中,我確認了附近有武器可以使用,我也清楚知道了它的位置;左後方,二公尺遠,一棵結實的杉木上,我下午用來劈柴的短柄斧就砍在那兒,用衝的大約三、四步就能拿到。那柄斧頭本來是讓人用以開路和砍柴的,但我很確定它今晚又會多一個用途。
  那隻白狼,牠開始緩緩的移動腳步,一步,一步地朝我逼近。隨著我們之間距離的收短,牠眼中的殺意也越發的高漲;牠翻開嘴唇,露出整排的慘白利牙,衝著我發出陣陣兇惡的低吼。
  我可以感覺到牠隨時會衝過來。
  牠會衝到我身上,用牠尖利的牙將我開腸剖肚,撕裂我的喉嚨,然後在這雪白如畫的林地裡,用我的血當顏料為這片蒼白上色。
  但我不會讓你如願的,你這個白色的惡魔!
  白狼再度低吼,準備朝我攻擊。
  我立刻抓起一團雪球,猛力朝牠擲去。
  這一下正中牠的臉!太好了!我立刻拚死朝身後的短柄斧衝去,一把將它從樹上拔下,然後猛地轉身準備應戰!
  可我還是慢了,白狼早已朝我身上撲來。


  第三十天…不,是第三十一天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除了一身單薄的睡衣和那把短柄斧外,我什麼都沒帶。
  我已經在零下二十幾度的雪地裡走了超過六個小時,應該吧……
  我好餓…好冷……我幾乎感覺不到我的手腳,尤其是我的左手和我的右腳……它們早就被咬爛了,就在昨天半夜……
  我贏了,我幹掉了那隻野獸,那個披著美麗白色外皮的惡魔!跟蹤我,貪心的想吃我的肉……但牠為此付出了代價!牠永遠都看不到今天的太陽了!
  嘭!
  這是什麼聲音?為什麼我跪在地上了?我明明就在前進的不是嗎?
  我想…大概是太累了吧……
  三年了…我都已經忘了好好睡一覺是什麼樣子……
  我奮力爬到一棵樹下讓自己能靠著它坐。
  啊…多好啊…就這樣,坐著。
  我好想再跟她說一次話……哪怕…只有一秒都好……
  慢慢的,慢慢的,我將快要失去知覺的右手挪向口袋,過程極為吃力。
  我到底有沒有把手機給帶出來?我真的不記得了…但願我有…如果沒有的話……
  僵硬的手指在口袋裡碰到了某個堅硬的長方體,感謝老天!我帶了。
  當我用幾乎全無知覺的手,將手機從口袋裡拖出來時,我竟然有那麼一絲成就感……這實在是太可悲了。
  我沒辦法…我沒辦法抬起我的手來撥電話!更別說要聽了…我該怎麼辦?想想!想想!我該怎麼辦?
  手機被我丟到了地上。我奮力倒向它旁邊,並不停地扭動身子移位,媽的…我的傷口簡直要了我的命!如此一來,我的手指才能順利放到手機上,才可以撥出「她」的號碼。
  我成功了!當我再度奮力的扭起身體移動時,該死的傷口一樣讓我痛到幾乎暈倒,但最後我還是成功了!我將臉貼上了手機螢幕,這樣我就能聽到撥出的電話!
  ……沒有訊號……項韜,你是白癡嗎?你該不會忘了你人在荒野裡?
  的確,我幾乎是忘了……
  但我要再試一次,如果不行,就再一次,如果還不行,那就再一次,直到成功,或是我沒辦法再撥電話為止。
  第二次,沒有訊號。
  第三次,沒有訊號。
  第四次,沒有訊號。
  第十次,沒有訊號。

  我覺得自己越來越虛弱…意識也越來越模糊……我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它們冷的像塊冰,而我正漸漸感覺不到它們。
  這是最後一次了吧…我想……
  於是,我再一次艱困的移動起身體,用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好讓我如鐵塊般僵硬的手能再一次撥出號碼;值得慶幸的是,傷口不再痛了,其實我已經感覺不到它們了。接著,我拚了命的把身子給移回來,將我那完全麻木的臉貼上手機螢幕,好讓我能聽到撥出的內容,我依舊抱持著希望,我還沒放棄,我還能……

  您撥的號碼暫停使用。

  哈哈…這是一定的吧…這是…當然的……


那是一個清朗的早晨,一位充滿靈性的蘇州女孩,飄飄然的站在北京下雪的無人街上。
女孩的身旁滿是古樓,優雅的矗立在街邊,房頂的磚瓦驕傲的翹著臉,展現著千年文明的自豪。白雪倒臥在舉目所及之處,層層疊疊的蔓延到每一個角落,像雲團,像霧靄。
六角冰晶漫天飄落,輕輕的,慢慢的,落在女孩黑亮的長髮上。
女孩睜著靈動的大眼睛,和男孩四目相視。
這一次,女孩不走了,她用溫軟白皙的手,緩緩牽起男孩粗糙厚實的手,帶著他,漫步在白雪飄落的北京城。



圖:周厚安

若您喜歡這篇故事,這是敝人的粉絲專業連結,裡頭也會持續發表故事、文章以及敝人拍下的照片;謝謝您的點閱。   本帖最後由 沈魏 於 2018-7-23 21:56 編輯

她.jpeg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