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 黑暗聖神 作者:盜月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9689 30 0
正文 序章
(更新時間:2004-12-19 16:10:00  本章字數:2234)


  相傳 太古時期,冪、魔、神三界為了爭奪宇宙生靈的統治權,各施神兵寶器、秘術奇法,混戰蒼穹,以致生靈塗炭。隨後無數妖魔趁機而起,天下大亂。
  三界征戰千年毫不歇止,禍殃人間。天地之內,日寒月沉。蓬斷草枯,凜若霜晨。鳥飛不下,獸鋌亡群。枯骨埋野,精魂悲戚。

  而這時蓄謀已久的暗黑一族,趁三界疲憊之師,立杆而起。攻城拔寨,一時間氣勢如虹,殺戮異族,白骨盈野,鬼哭神嚎。

  三界連連敗北方悔當初貪念,造出如此殺孽。各大異域不忍天地生靈遭受如此荼毒,隨脅迫三界聯合抵抗暗黑一族。

  又經千年之久,暗黑勢力最終被逼回原界,並遭遇三界主皇聯合封印,戰爭最終平息。但這時人間生靈已滅亡無數,生機消弭,天地悲愁。

  三界之主有悔當初荒誕之行又迫于生靈壓力,故退守異界,並立誓永不主動踏入人間。

  而暗黑一族被封印時,留下詛咒:“當人類的愚蠢背叛了光明的希望,信奉黑暗的奴隸穿透時空的隔閡,撒播陰謀的種子,萬象更生裏,虛偽是諸神與群魔寵兒,冪皇用死神的微笑迷惑著人類的生命,鮮紅的血液如滲入泥土的新雨,咽濕貪婪的根須刺破天地的屏障,在湮滅的塵事裏演繹出死的怒放之花,結成罪惡、疾病、災難的果實。那時暗黑一族重臨大地,黑暗聖神將帶領他們掃平三界。”

  三界本勝之不武,甚為惶恐,為防止詛咒實現,在退走之際,把一些貴族和傷兵賤奴帶著奇學法寶放逐人間,用這些族人幫助人類重見光明的同時並予以監視,已備不時之需。

  日星隱耀,歲月如梭。數十萬年間,人類依靠自身的智慧迅速發展,不僅創造出自身特有的技能,也同化了三界留下的部落,並學會了他們的奇術秘法。

  而被冪、魔、神放逐的貴族和奴隸們在被遺棄的憤恨與舊主重臨人間的希望裏苦苦掙紮,自相矛盾而又互相爭鬥。

  逐漸的光陰的長河淡去他們的使命,雖然他們身上永遠潛伏著遠祖的烙印與天生的使命,但早已被人類同化。

  光陰荏苒,人類最終實現了全球統一,當年號聯邦元年。

  在聯邦政府的獨裁統治下,人類不僅積極著手外星開發,也開始對遠古傳說的異界進行探索,被稱之為神界、魔界、冪界、流水叢林、沉陸冰藍、暗黑之界、扭曲空間、異靈地域、生命之境、無名之界的十大異次元空間初露端倪。

  當時人類雖進入電子時代,但人類為超越身體極限,一直堅持傳統體能的超強訓練,其中以古時諸國的古武術、忍術的身體技能由為突出,隨後又有一些人獨辟蹊徑,結合古武術中的真氣控制各種元素,把人類的生命技能邁上一個新的高度。

  同時上古三界遺忘部族推波助瀾,于是各種法術、武術、精神念力、元素操控,空間力量片地開花,人類的生命能力愈發旺盛,但這些奇法秘術受到嚴格控制,只在確保人間安全的三大軍團妖魔戰隊、人間兵團、異星神兵延傳。

  聯邦1500年,人類的平均壽命已有300歲左右,功力超強者可達500歲之多。然而這並沒能滿足統治者的野心,他們利用為守護人類安全的三大兵團,偷偷潛入異界尤其以進入管理混亂的魔界為多,捕捉妖魔提取基因用來研制新法術和探索更深的生命原理,一些妖魔也在那時被人類召喚使用,但這逐漸為異界發覺並引起不滿,異界對人類的也愈加深重。

  聯邦1600年,人類的八重魔界中的第六重血龍皇族借機帶領前五重妖魔攻打人間,人魔戰爭爆發。

  人類以機器人為首的戰爭機器和先進的非常規武器對戰妖魔雖小有收獲,但魔物紛紛化整為零滲入人間各地肆意殘殺,朝不保夕的人們無時無刻不生活在惶恐之中,人們漫罵、痛恨當值政府的無能開始公然反抗。

  不得已聯邦只有派那些奇法異術的人類與三大軍團投入戰爭,可是由于人數不夠並不能徹底阻止妖魔的殺戮。

  無奈之下聯邦開始將這些秘術廣泛傳播,在這期間,江湖之上的一些高手與那些擁有三界遺傳基因的人們也逐漸展露頭角,三界在遠古遺落的神器也紛紛出土,陪伴著那些驅魔者在各地神出鬼沒地對付著那些的殘殺人類的凶惡妖魔。

  近百年後人類終于取得勝利,將大部分妖魔驅逐人間。但聯邦總部已動亂不堪,為了防止人類在起戰爭,聯邦一些有識之士提出區域自制、連同外星在名譽上由聯邦管理,但一切軍事行動必須經過各大區域的投票,而各區域則有聯邦旗下的三大軍團妖魔戰隊、人間兵團、異星神兵對其監督。

  于是聯邦劃分為天陸、咖藍、海天、火雲、東島、黑金、 寒冰七大區域,各區域由聯邦統轄但自制管理,其中前四個區域一直占據著聯邦三分之二的地域,另三個區域雖對此的不滿,但當時不敢異議。

  究其原因,不僅是這四個地方所出的人物在滅魔戰爭中一直出類拔萃。更重要的是其中有五位志向深遠之士,為彌補人類武學弊端,游曆聯邦各地,憑借各種關系,融合天下武學法術去雜存精,創立了天陸、咖藍、海天、火雲四大學院,傳教天下。

  這五人被後人尊稱為五大宗師其聲名與出身聯邦軍屆的四大武神不相伯仲,而另外一些武技強者也紛紛在這四個區域建家立業,四大區域一時之盛不僅三個區域受其轄制,就是聯邦總部也遭其制肘。

  流水無痕,千年又過。當時的盛世家族除了四大學院屹立不到,其他的或沒落、或滅亡,僅剩下七大世家享受盛譽,暗中也紛爭不斷。

  而各大區域的沖突則更加明顯,但由懼于聯邦總部的三大軍團並不敢妄動幹戈。但是江湖之上的各種勢力幫派和統治江湖的七大世家沖突不斷,但聯邦與各大區域卻不聞不問、任期發展,一絲淡淡的硝煙正在看似平靜的人間悄悄彌漫。

  




正文 第01章 親情
(更新時間:2004-12-19 16:12:00  本章字數:3822)


  晨曦初醒,黑夜在妖魔的寂靜裏沉沉睡去。一道金光穿破疊嶂山巒,天空明亮了,澄清的天宇仿佛伊人透明的眼睛般誘人,奇花異果的清香香隨著清風飄入天際。
  天際之間,有一柱秀拔蒼勁的山峰矗立在岡巒起伏的群山之上,如同一個青翠的綠杖、帶著乳色的雪白、閃著旭日的紅暈。這就是流水叢林的第一高峰—碧雲蜂,這是主掌流水叢林的妖魔們聚集之地,在山峰上可以俯瞰這片大地的任何角落。

  聚居在這裏的妖魔身份尊崇,他們至人魔大戰以來一直拒絕人類的進入。

  然而,碧雲峰下後山的一條山徑上,一條身影邁著頗為沉重的腳步正緩緩走來。近了,是一個身材魁偉披肩長發、滿腮胡須的中年漢子,滄桑的眼睛裏流露著一絲愉悅。

  山徑盤旋而上,兩旁是青綠高大的山林,幽森的林子裏響著各種鳥鳴,林下繁盛著各種灌木植物掛滿了鮮紅嬌豔的花朵,爭奇鬥豔,帶著晨間的露水輕輕搖曳,太陽正從漢子的背後升起,鋪著金色的地毯蔓延在這塊大地,讓一切鮮活的綠意倍添生機,褶褶生輝。

  魁偉的漢子來到峰下一片空曠的山谷,山谷中有一木屋,木屋前除了人工形成的石桌、石凳、一條清澈的溪流,一道纜繩上還掛著幾件洗的泛白的衣服。

  漢子走到木屋前,他的臉上洋溢出親和的笑容。

  剛要推門,門咯吱一聲開了,“爸爸,我就知道是你回來了。”隨同輕快的聲音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孩已從屋中跑出,極為迅捷。

  壯漢蹲下身子將孩子摟入懷中,站起後走到石凳前坐下。

  “告訴爸爸,我的小羽飛今天都做了什麼。”漢子剛硬的面龐顯得說不出的慈祥,聲音也是蒼勁和藹。

  男孩轉動如若寒星的瞳子,棱角分明的面上帶著歡躍的純真,一邊用手梳理著漢子的胡子一邊快樂地說:“上半夜火鴉、銀狐、灰熊帶來了好多的夥伴,我們比試武功又是我贏了。”

  “哦,我的飛兒是越來越厲害了,他們可都快脫離天劫期了。”漢子用頭頂了頂孩子的額頭。

  小孩呵呵一笑繼續一板一眼地說“下半夜看爸爸教我的書籍,那本電子書已經沒電了,只有看那幾本紙張的書,後來我開始調息五行真氣,在後來我就聽到了爸爸的腳步聲。”

  “哦,電子書沒電了,我們來這幾年了,飛兒?”

  “爸爸,看你過的,你忘了我可沒忘。到今天剛好五年,你不是說那本電子書的能量只能用五年嗎!”

  漢子笑了笑,撫摸著孩子黑長的頭發“是啊,都五年了。真慢啊!可是五年就這麼過了,飛兒想媽媽了嗎!”

  “想,只是爸爸沒打敗八部首,不取得流水之心和希望玉石就不能救出媽媽,爸爸你不是一直這樣說嗎!”男孩低下頭,他的語音有些顫抖,他的右手扣著左手上的一個古銀銅色的環子,環子雕琢著極為驚喜,上面有一些奇怪的圖案。

  漢子摟緊孩子握住兒子的手,他的眼睛望著遠方‘靈兒,你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們的孩子,他多麼可愛、乖巧多麼向你啊!放心吧,我們一家就要團聚了,我們的兒子不會背負著詛咒而活,你的心血不會白費的’。

  “飛兒,爸爸告訴你個好消息,今天我打敗了八部首的獸之部長,長老們已經同意過了這次千年祭典,兩大聖物就可借給我們,那時你就能見到媽媽了。”

  “真的”男孩嗖地竄出漢子的懷抱,向一只飛鳥騰空而起,在空中悠然幾翻後飄然而下落入漢子的懷中,看著父親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爸爸,我太開心了。”

  從三歲便開始讀書認字的他,為了不給爸爸增加壓力,他在爸爸面前總是保持著歡快的樣子,但對媽媽的思念卻每日肯噬著他的心靈,但在這一刻他終于壓抑不住自己的興奮,畢竟他只是一個八歲的孩子。

  漢子受到孩子的感染,拋開了這麼多年的煩悶之氣爽朗大笑“我羽笑天的孩子,就是非同一般。”

  隨後他摸住羽飛左手上的環子說“飛兒,這是你媽媽給你的環子,你告訴爸爸今生一定會愛惜好這個環子,不會脫下不會交給任何人。”

  “我羽飛向爸爸媽媽發誓今生一定保護好這個環子,不會脫下。”男孩的語調有些稚嫩卻是錚錚之言。

  羽笑天看著可愛的兒子心想‘孩子這樣雖苦了你卻不會遭受到遠古的什麼屁詛咒,去他的什麼冪、魔、神,只要隱住孩子的實力,他才不相信他們會找到孩子。’想到這裏他仰天大笑,笑聲刺入天宇後在山谷中悠悠回蕩。

  羽笑天興致大發“來飛兒,讓爸爸看看你的五行真氣運用的如何,讓爸爸挪動一步你就贏了。”說著一抖手將羽飛甩出,自己躍到寬敞的地方。

  羽飛借著那勁勢悠悠飄起,猶如空谷中的一片雲彩,又緩緩地隨風飄落。

  羽笑天大喝一聲“好,我來了孩子。”隨即身如猛虎,威勢滔天,左手泛起一種金光,右手帶著一涔水舞轟然擊出。

  男孩笑道“爸爸耍懶。”隨即縱起身子,猶如白駒過隙在羽笑天的進攻中來回穿梭,“風印-火輪”在他的喊聲中一道火輪脫手飛出,迅如雷矢。

  “孩子,五行真氣是借助人體的基本構造中的金筋、木骨、土肌、水血、火氣運行真氣來掌控屬性用以拒敵,但他們卻是相生相克,我以金為盾、以水為劍,你的火雖克金,水卻克火你這樣可是的大大的不智哦!”羽笑天一邊教導著兒子,一邊操起一道天藍色的水劍化解了那道火輪。

  羽飛卻不停在父親身旁連連發出一圈圈明亮的火輪,“爸爸,你功力比我高當然能輕易化解,看我的這一招。”

  羽飛說著如巨鵬亮翅,騰空而起。羽笑天大加贊揚,孩子的輕功可是沒話說的,比自己兒時強出許多。

  羽笑天正想著,卻見羽飛帶著紅光越升越高,身形過後藍天之中如若一條倒掛的火燒雲,隨後那條火燒雲開始變化,一層疊裹著一層,突然化成三條火龍,傾瀉而下“風雲-火龍”。

  “花招太多,消耗真氣。”羽笑天輕輕封掌,瞬間將三個撲來的火龍擊散,而就在這時,空中下降的羽飛突然攻至,以身為龍、雙手飛舞。

  羽笑天哈哈一笑”招不能用老,高明的敵人只會一擊必殺。”說著在次雙掌結實羽飛。

  “不見得吧”羽飛露出狡黠的笑容,一道一直潛伏在羽飛身下的火輪,在羽笑天結拳的那一刻猛地滑到他身後,眼看正中後心,羽笑天被是一驚,望前一彎單腿掃踢將那火輪踢走,但雙腳不得不邁出一步。

  羽飛得意地在一旁看者爸爸,羽笑天正住身形故作嚴肅地說:“兒子和老爸使詐,成何體統。”

  “哈哈,老爸你又耍懶,兵不厭詐可是你教我的。”

  羽笑天看著這兒子,一把摟入懷中狠狠地親了親“你個小滑頭。”現在測試劍術。

  隨即,伸手一揮百米之外的樹木上,一條樹枝迅疾飛來,羽笑天操起樹枝輕輕一抖,枝上樹葉如若利箭閃著亮光盡數向羽飛逼去。

  羽飛好象早知羽笑天會有此一手,樹枝抖動的那一刻身如幻影,飛縱已在空中躲過樹葉,並在叢林裏折回一個樹枝,兩人短兵相接,羽笑天雖沒怎麼使力,但兩人身邊也是罡風獵獵,沙石飛走。

  “形、意、神、奇、速、剛、柔、力、絕。”羽笑天天每說一字劍勢便為之一變,四方色變、林木搖動,而那樹枝散發出的氣流,比劍還要犀利,將石地上劈出一條條百米長的痕跡。

  “形隨心動、意在形先、神念合一、奇拙鬼巧、迅比雷電、剛猛碑闔、陰柔並濟、力出猶存、人絕命絕。”羽飛依憑身法靈巧,交錯之間,將話一一道出,但額頭已汗珠滴垂,應付完這羽笑天的最後一擊,他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

  羽笑天信手一揮,神色凝重、,人如一尊雕塑筆直站立,若有所思。羽飛知道父親每練完此劍決,必是如此,便自顧坐下調息。

  羽笑天坐到羽飛的身前,東升的旭日照在他們的身上。

  “孩子,我們不久就要回到人間了,到那時就可真正的享受天倫之樂,在不會有離別之苦。這麼多年以來你勤學苦練,在人間碰到一般人足可自保,但到了那裏不可輕露武功,特別是這絕命九劍。它無招無形雖為九絕卻只有一劍,劍名一劍封喉,而這一劍你若悟到便足以克敵制勝,只是.....人間武學繁雜人心叵測,我到希望我們做個普通人,你明白嗎!這一切得來不易。”

  羽飛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那麼我們幹嗎不留下來,這裏我有那麼多好朋友。”

  “這裏是妖魔的家,我們是人。”說到這裏羽笑天摸著孩子的頭,他的話語有些打結,他的在想我們屬于人嗎,也許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們只是為命運而掙紮的人。

  “我明白,不應該打擾別人,可我舍不得他們。”

  “我們可以常來看他們。”

  “媽媽一起來嗎!”

  “一起來的。”

  “那就好,出去後我一定更家努力練好,不能讓他們超過了我。”

  “孩子,打架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不過不要輕易向別人認輸到是真的。特別是碰上壞人更要多出手,我們羽家的武功象來重意不重形,那九字口訣你更要配合五行真氣加以領悟,特別是最後一字‘絕’。”

  “人絕命絕,為什麼我們不能手下留情。”

  “你留情就是留下了命,而我們的命並不屬于自己。”說到這裏羽笑天望著遠處,心有感歎。他轉移話題說“孩子,總之你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就要堅強果敢,智慧剛毅。”

  羽飛點了點頭,雖然他常和父親這樣打完之後,就地論道,但從為覺得父親的話語有這般凝重“掌握命運,我一定會掌握自己的命運。”他暗暗下著決心,絕不會讓讓爸爸失望。

  沉默的思考,羽笑天站起身子說“孩子,我累了去休息下,你准備做什麼。”

  “我去找他們去玩,這些家夥該休息好了。”

  羽笑天看著遠去孩子,笑了笑向屋內走去,羽飛在空中回頭喊到“老爸,鍋裏煮了飯。”身形一展便消失在金色的叢林深出。

  




第一卷 流水童年 第02章 探險
(更新時間:2004-12-19 16:14:00  本章字數:2411)


  流水叢林有三大聖物,傳說他們不僅賜福著這塊大地上的所有生靈,還鎮壓著碧雲峰下遠古邪惡的妖魔。
  有著強大守護和破壞能量的“叢林之杖”是遠古時萬種精怪為對抗因不斷修煉而壓抑不住自己邪惡之心的遠古妖獸而制,以一個擁有萬年修行的鐵木之精為器灌輸進數萬精怪的靈力功力制成,最終依靠他將邪惡的妖獸封印在‘遠古洞窟’。

  “流水之心”是流水叢林一切善良的精怪以自己的心魄凝結流水源頭的聖水為器,用靈力提煉千年,注入愛心關懷淚水而,擁有可以淨化一切邪惡的力量。

  可以點燃一切生命的“希望玉石”傳說只要希望不死,無論在重的傷害只要有希望玉石的便能起死回生,其來曆無從得知。

  今天是千年祭典的日子,這些聖物將從碧雲峰中的遠古妖窟中取出,流水叢林的元老們將催運功力使聖物的光輝潤澤大地,對給流水叢林的生物與千年的獸卵進行賜福,今天流水叢林的各種妖魔和來自異界的使者正在碧雲峰下不停忙碌,准備著黃昏後的祭典。

  然而,有群小家夥此時卻在碧雲峰的後山無聊地玩耍。

  “小飛,你真的要離開這裏了嗎!”一個白狐趴在地上,神態很是沮喪,在他身邊還有幾個奇怪的怪物,一個黑色巨大的烏鴉,一頭仰望天空的蒼熊,一個張著翅膀的雙脊龍等。

  一個小山頭的樹下,十幾個妖魔圍繞著小飛,他們都是處于天劫期的妖魔,也是羽飛這幾年以來最好的夥伴。

  羽飛用手縷著銀狐的皮毛“我會常回來看大家的,在說你們也可以去人間看我。”

  “人間可是很危險的地方。”那頭蒼熊悶悶地說。

  羽飛剛要說話,烏鴉叫著“小飛不要走,你走了我們就沒意思了,在這裏我們可以給你找很多好吃的,陪你玩耍。不要走了?”

  “我也不想走,可是我要找我媽媽!”小飛有些不舍“大家別不開心了,今天可是千年的祭典,你們經過聖物的洗禮就可以直接進入六合期了,那時就可打敗我了,開心點。”

  “可是你就要走了。”烏鴉揮動著翅膀叫著。

  “還記得你剛來的時候嗎,那時我們都把你當作我們自己的孩子。”小龍說。

  “那時候的時光過的真快,每天都是那麼另人期待,小飛一天天的在變化。”銀狐接著說。

  他們就這麼聊著過去的日子,時間一點點的流失,黃昏正在山峰上殘喘,遠出的鑲著金邊的彩霞也在漸漸的暗淡。

  “當黃昏的祭壇在山峰間布妥,三大聖物便從遠古魔窟中取出,那時你們就可以接受洗禮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准備些什麼。”羽飛盡量想讓大家開心些,他一直是個很懂事,並很容易為他人著想的孩子。

  “哎,沒意思”一個怪物說過之後,其他的怪物相繼說著,頓時這裏成了一片惆悵的海洋。

  羽飛不知道怎麼說,他望向碧雲峰,大家就這樣靜默著,仿佛在享受臨別前心靈的交流,盡管是憂傷的。

  天已經黑了,沉睡在幽暗最深處的妖魔也開始蘇醒,一道道碧光在叢林裏穿梭,遠方的山下,整齊而有節奏的步伐好象軍人的腳步,行來之時,響聲驚天。

  天空陸地一些龐大的妖魔,可覆蓋一些小的山丘,他們在敬畏地仰望著,期待聖物洗禮的到來。

  “你們見過聖物嗎?”羽飛突發奇想。

  大家一致搖了搖頭,這裏的妖魔沒有資格見到聖物。

  羽飛正要說話,忽然,碧雲峰上傳來嘹亮的嘯音,一種妖魔特有的語言在黑暗的大地激揚回蕩“吾先吾祖,光輝永在。吾子吾民,繁衍不息。祈求天地,恩澤我土。祈求吾民,自強奮進。”

  “開始了,這是元老會的長老們的請禮之言,三大聖物就要出來了。”

  每一個精怪妖魔都知道那一刻即將到來,過了那一刻他們就可憑添無數功力,進化到更高層。

  山林間的樹木花草簇動著,萬物膜拜等待著洗禮的開始,羽飛的小夥伴們匍匐在地、神情肅穆。

  突然,黑暗如銀瓶乍破,萬千條奇光異彩交織閃耀,夢幻地沖碧雲峰中穿出,大地天空,是這邊色彩的畫板,黑暗望而卻步。

  羽飛抬起頭嘴巴張的大大的“好美!”和他旁邊的夥伴們露出向往的神情。

  “不如我們去峰頂上看看吧?”羽飛試著說。

  “那可不行,聖物洗禮之時,萬物只能聚會與碧雲峰下。在說碧雲峰腰有“水火土木,風獸禽靈”八部眾首以及其屬下的各守一方,我們怎麼可能上得去。”銀狐說。

  “我們可以從這後山上啊!後山不是無人把守嗎?”羽飛說。

  “在望上走那裏被稱為鬼見愁,地形有著怪異之力,山峰上的白霧長年籠罩可銷肌蝕骨,據說一些遠古妖魔的怨靈隱在其中利用地形危害生靈,這山坡已被元老會下令禁止通行。”火鴉叫著。

  “說不定今天聖物可以驅逐妖霧,你們就不想上去看看嗎!在說,我就要走了。”羽飛轉著黑眼珠,他實在太好奇了“我們只是在一旁看,看一眼就下來沒人會知道的。”羽飛看著夥伴們沉默不語,補充著說。

  又過了少許時間,大家在沉默中默認了,他們何嘗不想上去瞧瞧聖物,哪怕只是一眼。

  下定決心,他們迅速向上攀爬飛縱。萬韌絕壁崎嶇陡峭,路面青苔叢生又有白霧籠罩甚是濕滑,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速度,好奇心可以戰勝很多困難。

  “白狐,除了霧大一點不利于飛行,也沒什麼危險嗎!哪有你說的那麼恐怖。”空地上響起火鴉破羅般的聲音。

  “現在才到山腰,你沒看上面的霧已經不是白色了嗎,危險也許只是剛剛開始”說著白狐一腳把一粒石頭蹬向山崖下,久久發出一陣撞擊聲,在四面環繞的山峰中響起,仿佛白霧中有惡魔在低語。

  羽飛無絲毫異常,他向峭壁上的石棱望去“我看大家還是提高自己的功力護體,小水兒你化成水霧籠住大家,火鴉在前面噴火開路,白狐小龍斷後,各自不要飛離大家的視線。”

  他們魚貫而行小心翼翼在山道上奔走,但奇怪的是在峭壁上蜿蜒盤旋的小道外的白霧似乎被一種無形氣牆所阻,白雲中一些醜陋的怪物橫沖直撞卻前進不了半步。

  




第一卷 流水童年 第03章 慘案
(更新時間:2004-12-19 18:50:00  本章字數:2802)


  羽飛有些疑惑想停下來探明情形,但熱情高漲的怪物們認為這是自然的恩賜,可以讓他們更早地見到聖物,白狐把這歸結為聖物的力量,大家飛快地攀爬而上,羽飛也很慶幸。
  “在轉到這個山峰就應該看到碧雲峰的平台了,大家小心點別讓長老們發現,不然我們可能會被趕出流水叢林的。”白狐向身邊的怪物囑咐著。

  此時他們已快到了峰頂,直須轉過山背便能看到妖魔神聖的祭台,那是在碧玉峰正峰上遠古妖窟下面的一塊空地,約有裏許方圓,被周圍有三個小點的山峰如三星供月地圍繞著。

  火鴉呱呱叫道“長老們都在運功催化聖物的法力,那有心思管外在的東西,我們快走吧”。

  羽飛看了下地形說:“我們還是離的遠一點比較好,到空地正前方的那個小山峰上吧,應該比較安全”。

  大家並沒異議,非常迅速小心地來到那個山峰上,幾人悄悄地探出頭來,在這裏他們不僅可以望見山下如螻蟻般的各種妖精,還可以看到,碧雲峰腰以上盤旋飛翔著八部眾的侍衛,在這種守衛嚴密的護衛中,洗禮儀式已經開始。

  空地上數十名妖怪長老擺成一個圓形,內部放著三個神秘而精致的盒子,泛著絢爛的光華,在妖怪的外部擺放著數百枚千年獸卵,這些獸卵有些是上世的轉身,有些是在單性繁殖下繼承自己記憶和功力,如此這樣只是為了長生不老地活著,並突破身體限制而不能達到的法力極限,據說這裏面還有千年前人魔大戰之時為幫助人類而犧牲的妖精的精神能量,類似遠古叫作元神第二生命。

  羽飛和夥伴們都很緊張,哼念咒語的元老們,不斷催運功力注入三個盒子,璀璨的光華從外放開始內斂凝結,在過一刻只要打開盒子,聖物便可釋放積攢了千年的靈力,以及元老們所注入的功力。

  直要那一刻來臨不僅天下的精靈妖怪們可以感受到聖物所帶來的力量,就是這些消耗全部功力的長老,也可在一瞬間如新陳代謝般地獲得新生,而且將更強大。

  就在大家都在為這一刻而激動的時候,忽然,羽飛他們兩邊的山峰,那些樹,那些石頭,化出幾十多道黑影,飛快地掠過天空,來到祭台前。幾十名身穿奇怪衣服的人類,在長老們無力而又驚疑的目光中取得盒子,紛紛收拾獸卵。

  “有人盜寶”羽飛剛叫出聲,他身邊的怪物已飛快竄出,羽飛緊跟而上。

  那些人猛然見有怪物使出,本是一驚卻見只出來十幾個低級妖魔,二話不說各種法術全力出手。

  羽飛直奔一個手持盒子的怪衣人而去,雙手幻化火龍,猛撲而下,那怪衣人單手輕輕一揮一道水龍,從天而降。

  羽飛被轟然激飛,直向山峰下飛去,中途被火鴉攔下。幾個妖魔根本不是這些怪衣人的一招之敵,瞬間便生死立分,碧血四濺。

  但羽飛和剩下的小夥伴們仍然奮力沖去“全殺了,沒時間了。”一個人發出命令。

  羽飛紅著眼睛拼死發出無形劍氣,帶著元素操控撲向將他擊飛之人“人絕命絕”羽飛以手幻化出一條火劍,展轉騰挪發揮出最高身法,看准一個空隙,一劍刺出。

  那人對這個孩子被就存在輕視之心,更何況剛剛被自己一掌劈飛,他依舊一手持盒,一手揮出。

  但他小瞧了羽飛的能力,拼起命來的死纏爛打超乎他這種年齡的智慧。

  于是,羽飛那一劍便斬在他捧著盒子的手臂上,但是羽飛驚奇的幾乎掉下眼睛,那人在接下那一劍後只是打掉了盒子,手臂依然無恙,那人一聲怒罵,一掌劈在羽飛的胸口。羽飛淩空飛過百米後撞在了石壁上昏了過去,而那個打翻的盒子猛然地射出萬道金劍,帶著青青的綠氣。

  “該死,快走。叢林之杖的力量一出,這些老家夥的功力要恢複了。”那批人收拾好東西,帶著數十枚獸卵沿著羽飛上來的路,匆匆遁走。

  清晨,依舊是那塊平台,只是不如先前的整齊而且氣氛便的很壓抑,台子上更聚集了一百多名身形各異的妖怪,羽笑天也站在其中,他的身旁是流水叢林的八部之首。

  他們的面前,一處奇異的山壁,露出輪廓,吐著蒼古的話語“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們迅速由傳送台奔赴各大異界,請求他們幫助察會聖物,羽先生這次事情麻煩你了。”

  羽笑天對著那個石壁躬著身子“大長老,這是我應該做的。謝謝你救了犬子。”

  “那孩子很好,如果不是他們,我們的獸卵可能會全被盜走的。唉!”石壁裏的長者沒在說話,站在他面前的妖魔們同樣心情沉悶。

  “大家准備去吧!記住十年之內一定要找到流水之杖,不然鎮壓在峰裏的惡魔必會沖破結界,那才是真正的厄運,人間十界的厄運。”

  “是”一百多名妖魔轉身施展法術離開了碧雲峰,奔赴各界。一場風雲之爭正在悄然展開。

  木屋內,知道夥伴們都已喪生之後,羽飛這兩天以來一直躺在床上默不言語。

  羽笑天坐在床邊,他用手撫摩著孩子的頭,而羽飛則背對著他面對牆壁。

  當羽飛把經過說出之後,羽笑天知道兒子沉浸在巨大的痛苦與遺憾當中,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因為他就要離開孩子,他必須為流水叢林也為自己為了孩子尋回聖物。

  良久,羽笑天打破這可怕的靜寂。

  “兒子,我今天就要離開了。難道你沒什麼話和老爸講嗎?”

  “如果你在不能堅強起來,你還算我羽笑天的孩子嗎?”

  羽飛依舊沒有說話。

  羽笑天從床下拿出一個背包“這裏面有一些異界的寶石以及人間的身份證明和財產,你守好這些安心的等我回來,那時我一定會帶你媽媽一起回來的。”

  羽笑天歎了口氣“你真不和老爸說句話?這麼脆弱的人不是我想看到的兒子。”

  “算了,我走了。你太讓我和你媽媽失望了。”羽笑天裝著要離開床。

  “爸爸”羽飛一下子翻過身來,撲到羽笑天的懷裏,哇哇地哭了起來,羽笑天待羽飛哭的有些累了,起伏的情緒平靜一點說“孩子,人生有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預料的,既然來了就要抗下來,要勇敢去面對。你在這裏好好練功,我會很快回來的。”羽笑天調整著語氣說,雖然他極不舍的孩子。

  兩人都安靜下來,羽笑天從身體內取出一把尺許長的黑色小劍,龍紋盤繞,暗黑質樸“孩子這是我們家的祖傳之物,我先在要將他封印在你身體內。”

  “爸,這是什麼?”

  “一把劍,一把充滿力量的巨劍,只是這把劍千百年以來未曾蘇醒,也許你能開解他的秘密。”羽笑天說著,雙手幻化將這把黑劍封印進羽飛的右臂“如果有一天你能解開,要小心他的力量控制不好你會反受其害”。

  “爸,這東西,有那麼厲害嗎!”

  “這些都是祖上說,總之你要小心才是。好了,孩子我該走了。“

  羽飛點了點頭“爸爸你一定要找回聖物,給他們報仇。”

  “會的,孩子。你要照顧好自己,大家在等我呢!。”說著羽笑天和羽飛來到屋外。

  羽飛揮著小手,臉上淚痕未幹,他的父親已消失在遠方。

  此次盜寶之案,不僅轟動人間十界,還逐漸演繹出一段命運傳奇的慷慨悲歌。

  




第一卷 流水童年 第04章 老大
(更新時間:2004-12-19 19:30:00  本章字數:3204)


  羽飛經過了三百六十五個日出日落,他的愧疚的心也忍受不著三百六十五天的折磨。然而,這天他終于忍受不住,帶著父親留下的背包,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溜出了流水叢林,來到人間。時年聯邦3011年。
  流水叢林的入口就在歧山之內,歧山下有一小城因山得名,乃海天、咖藍、天陸三大區域交界之處,由于勢力混雜,地寒人稀故為三不管地區。

  兩年前,羽飛就是從這裏開始了他的人間之行,然而在經曆人間冷暖,明白實力的重要之後,他現在又回來了,他本想回到流水叢林但是憑他現在的功力還打不開隔離兩界的那種空間,無奈之下他正懊惱地在城市裏溜達著。

  羽飛已經十一歲了,面容雖有些稚嫩,但由于不同的經曆與鍛煉,他使人看起來足有十五六歲那麼高,更有大人的體魄,長長的黑發,斜飛入鬢的眉毛,沉靜的眼中閃著厭透世俗的冷漠,這一切無不流露出一種特有的魅力。

  城市雖然不大卻極其繁華,高樓林立,商鋪五花八門,空中機車絡繹不絕,但街面上卻很淩亂。

  時值寒冬,羽飛從一間電子圖書館內出來,背著父親留下的背包走到一條僻靜的街上,他低著頭走著,在線索毫無的日子讓他越來越焦慮、沉默。

  他拐進一條巷子,發現一群學生正在圍著兩個人,羽飛聽出來是兩個學校的少年在沖突,人多的是歧山城第一武院的學生,被圍的兩人是第一私立學院的學生,這樣的事情他碰的太多了,少年的血總是沖動的,打打架有利于身體健康,他已經把自己站在大人的角度來考慮事物。

  “你們鳥第一私立學院他媽的橫什麼?這他媽的還跑啊,操,敢泡老子的妞,敢和老子搶保護費,你知道我後台是誰嗎!兄弟們給我往死裏打。”其中的一個學生說。

  巷道很仄,沒有路燈,顯的很是黑暗,帶著冬日潮濕的霧靄,憂郁陰沉。這種環境很羽飛喜歡,他步伐以單調的節奏走著,很緩慢,他一身裝束讓人一看便知道這是個流浪漢。

  “第一學院怎麼了,你們有本事單條我吳來還怕你們不成!”

  “來哥,和他們廢話什麼拼了。”

  被圍著的兩人說完後,便向老虎一般沖過去,但他們顯然不是那十多名學生的對手,幾個照面便被打的趴下。

  “兄弟們給我往死裏打,有什麼事我撐著!”

  羽飛並沒在意說話的人,到是那個一直站在眾人身後面貌英俊、很是傲氣沒穿校服的少年,羽飛覺的他才是黑夜裏真正的毒蛇。

  這兩年以來這種事情他見的多了,依仗家世胡作非為,這種人哪裏都有,雖然他也受過這種人的氣,但他並沒什麼心情出手,他有些麻木,麻木在一種虛妄孤獨悔恨的痛苦中。

  羽飛走的近了,那些少年才發現他,並用森寒的目光盯著。羽飛只是想從這些人身旁過去,但是他並未如意。

  “你,停下。”

  “他媽的,叫你呢!聽見沒有。”話音一落已經有五、六個人擋住羽飛,他們歪帶著學生帽,扯開著衣領,挽著袖子個個象凶神惡剎。

  “你和他們是一夥的?”一個綴著大耳環的學生神氣十足地走了過來。

  羽飛低著頭,轉過身子望來時的路上走去。

  “想走”少年話剛落地,羽飛已經被圍了起來。

  “背包打開,兄弟們正想去吃一頓,這頓飯你請了。”綴耳環的學生說。

  羽飛抬起頭,冷冷地望了那群人一眼,眼內那一閃而逝森寒的殺氣學生們為之一愣退了一步,之後那學生呵呵地幹笑兩聲,回頭對著身邊的夥伴們說“他敢這樣望我”幹笑“媽的,他敢這樣望我,廢了他。”綴耳環的學生忽然咆哮著。

  十多名少年一湧而上,各施拳腳向羽飛攻來,雖然出手淩厲,但在一面之間,十多名學生盡數到地,嚎成一團。

  剛剛被圍擊的兩名學生,靠著牆拍手叫好。

  那名神氣十足的學生,這回真的傻了他甚至沒看見羽飛動過。雖然他不相信這是真的,但在羽飛向前邁出一步的同時,他的面容有些緊張,于是他望向身後的少年,那少年罵了聲“廢物”便出手了。

  手法刁鑽讓人感覺到他的動作有些變形,但那陰柔之中猶如鋒芒的寒氣到讓羽飛一驚,這少年並無多大,其身手和自己相差無幾,這可是兩年來他第一次碰到。

  羽飛雙掌幻化出一團紅炎,對抗封擋著他無處不在的氣勁,兩人在狹仄的巷子裏,左右騰挪。

  街中的乍寒乍暖的氣浪,逼得那些學生掙紮著後退,兩人戰的更是激烈,羽飛的戰意越來越濃。

  忽然那個少年停住身子,望著羽飛露出一個陰森的微笑“你很不錯,可惜今天我玩夠了。”說著轉過身去一腳踢開身後綴耳環的學生,慢慢地走了。

  羽飛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他輕輕摸掉嘴角的血絲,望著那少年的背影默不言語‘有意思,真是一個勁敵想必他也受了點傷了,這個少年好陰毒。’

  “老大。”在羽飛剛要離開的時候,那兩名被毆打的少年,一瘸一拐地跟了過來“老大,我叫吳來。”“我叫張勇。”

  “我不是你們的老大。”羽飛不理會兩人,但是兩人一口一個老大並寸步不離地跟著他。

  “老大,你住哪看你不是本地人,要嗎去我家吧?我家就我一個寬敞著呢!”張勇說。

  “是啊,老大你武功那麼好教我們兩手吧!以後我們就不用在受那幫人的氣了!他們能請人當後台,我們就請你做老大。”

  “我不是你們老大,那個少年是什麼人。”羽飛的步伐很單調,舉手之勞何況那些人若了自己。

  “老大,好象是天宇幫的。老大,我們學院300多名學生,每天都在受氣,在這樣下去這個學院就要解散了,你就幫幫我們吧,只需要你壓陣什麼事你吩咐聲就行了。”吳來焦急地說。

  走出這個巷子,羽飛心動了,他們的話已逐漸打動了他,加入歧山城第一私立學校也許可以讓自己有一個起點,可以讓自己安穩下來計劃將來的事。

  想到這裏,他點了點頭,吳來和張勇殷勤地要替他拿包帶路。

  “我同意你們的要求,但是一切要聽我的。”羽飛加了句,他不想為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麻煩個沒完,他需要的是一只可以探聽他需要情報的隊伍,而這300多人手很讓他心動。

  吳來面色略有憂郁,隨後他笑著說“行,一切都聽老大的。”

  學校就是吳來家祖上開的,可惜吳來家的武功並不高強,傳到吳來父親這一代,師資不足以及各個學院的競爭,讓這個學院更失水准。

  索性學費低廉,不然那些學生可能早轉學走人,但是各個學校的學生紛紛來人鬧事,今天連吳來也沒放過,在這樣下去解散是遲早的事。

  而羽飛的大顯身手,讓吳來眼中一亮,這個十四歲的少年的眼光果然非同凡響,他希望借這名少年的身手改變學校面臨的困境。

  聯邦3013年,羽飛進入了歧山第一私立學院。

  “我們現在少的是裝配,如果多些裝備我們就可和他們拼一拼。”在一個教室內,羽飛面前坐著三人,除了吳來、張勇還有個洛劍,他們是學生的核心頭目,而目前正在商量著如何擴張地盤。

  面對一張城區地圖,吳來侃侃而談,他要把握手中的利器羽飛來實現他的夢想。

  “城區可說是天陸、海天、咖藍三分天下,而我們這邊屬于天陸區域,和我們起沖突的公立學院屬于海天區域,他們的後台據說是天下第一大幫天宇幫的人,但由于這裏的地方勢力暗中隸屬天陸三大世家管轄,他們還不敢名目張膽......”

  吳來還沒說完,羽飛便打斷了他的話“一切形勢就目前來說都不重要。”隨後他話語一頓,淡漠地看了三人一眼“最重要的是該如何提高實力。”

  吳來說“可是不去手保護費,我們就沒經濟來源,要想建立一個優良的組織金錢是必不可少的。”

  “我們目前不需要擴張,只需固守提高實力,在說你們還是學生,真把自己當作混江湖的了。”羽飛說。

  “現在各大勢力混亂不堪,我們要早點打基礎,將來也建立個什麼第一大幫,讓別人不敢小瞧。”張勇說。

  吳來和洛劍還要說話,羽飛說“就這麼定了,什麼時候你們三個能打敗我就開始擴張。”

  “但是我不反對獲取情報。”接著羽飛淡漠地轉過起身走出教室,他心中別有打算。

  

[ Last edited by khaikeat on 2005-7-14 at 05:30 AM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