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推薦

line
返回列表
»

[冷知識]

為什麼記得得事情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切都是因為...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794 4 0


Facebook上一個稱為「4794真知識頻道」的專頁,貼出一段宣稱前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案出現了「曼德拉效應」的影片。

「曼德拉效應」是很吸引人的題材,這類內容在Facebook上容易傳播開去。心理學上有所謂的「虛幻真相效應」,你越見得多的說法,越傾向相信——即使沒有根據。這種影片一旦廣傳,假如不主動、積極駁斥的話,只會有更多人相信,就如大量流言。

那麼,「曼德拉效應」到底是甚麼?

「曼德拉效應」這個名字,源自一群相信曼德拉(Nelson Mandela)當年於獄中已經逝世的人。然而事實上,曼德拉出獄後在1993至1997年間曾擔任南非總統,到2013年才逝世。最先使用「曼德拉效應」的Fiona Broome自稱是「作者、研究者、超自然顧問」,於2010年創辦以「曼德拉效應」為名的網站。




網上的超自然社群中,有不少人認為大量類似情況 ——人們記憶跟事實不符—— 的真正原因,並非那些人記錯,而是他們記得一個「不同的」過去,至於為何他們會記得這些「另類歷史」?網上亦有各種解釋︰他們來自平行宇宙、時空交錯甚至是有自然力量修改歷史,而錫安教會的梁日華牧師則指「這是一件神早已預言會發生的事情」。

但心理學研究顯示,人類的記憶非常容易出錯,而且可以被事後修改,因為記憶並非靜態地存放在大腦之內,而是每次需要召喚記憶時重新構造。專門研究虛偽記憶的Elizabeth Loftus就做過實驗,透過暗示令一些實驗對象「記得」兒時在商場迷路的經歷,即使這不曾發生。
現實對虛假記憶的研究,已經令心理學家知道不少植入假記憶的技巧。這類研究亦開始改變法庭審訊、警察查案的程序,減少證人受問題引導得出假記憶的機會,令審訊更加公平。
在網絡上,任何人都可以聚集起來,一起討論他們的經歷。一旦出現了「曼德拉效應」這種說法,就會開始有人嘗試尋找「證據」,努力自圓其說。而讀到網絡文章後,我們在回想時亦有機會修改記憶,甚至原本較為含糊的記憶亦清晰起來。

專門研究假記憶的心理學家Julia Shaw反對軍方往往在衝突事故後,所有人聚集起來聽取匯報,她指出這會令所有參與者分享記憶,所有記憶合而為一、失去各自的細節。較好的做法應是每人各自獨立記錄,再整合對比。

不幸的是,網絡就是容許大量分享(錯誤)記憶的地方。例如,你可能本身沒特別記住皮卡丘的尾巴末端是否黑色,經別人一說,就可能「回想」起自己以往見過這款皮卡丘,然後覺得這是「曼德拉效應」的例證,甚至成為「見證人」之一,雖然你也可能是受到皮卡丘的耳朵誤導。(我就曾經被誤導過...)




「曼德拉效應」聽起來是個很吸引的故事,就如不少陰謀論,它為一些現象、事件提出解釋,容易記得又令人驚訝,這些元素令我們的大腦更容易接受。

不過對於批判思考而言,這些想法有害無益。陰謀論式思考鼓勵人只尋找符合信念的證據,並把所有相反證據都訴諸陰謀論中秘密的「黑暗勢力」——哪管是光明會、共濟會、蜥蜴人或外星人。從這角度看,「曼德拉效應」文章亦與此類似,把相反證據都說是「來自被修改後的現實」,這也許解釋了為甚麼很多陰謀論社群會討論「曼德拉效應」。

相信「曼德拉效應」,就是接受這種陰謀論式思考。

接受了陰謀論的世界觀,會相信一切事物背後都有隻「黑手」,一但陷入這種想法就難以脫離——關於陰謀論的心理研究顯示,相信一套陰謀論的人,較傾向會相信其他陰謀論,即使跟他原本相信的陰謀論無關,甚至矛盾。

陰謀論思考盛行必然對公共討論有害,社會運作必須建基於一定程度的信任,但陰謀論者會消解信任,因為一切背後都有人控制。現實世界的確會有陰謀存在,可是要揭穿陰謀,永遠不會是靠陰謀論式思考。相反,別有用心的人可以利用陰謀論操控他人,把陰謀論轉化成生意利益甚至政治武器,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有些糟糕的宗教會有這麼多人相信,畢竟人的大腦是個脆弱的東西。

按讚加入卡提諾粉絲團

line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LINE好友

line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卡提諾深夜區
加入好友

相關文章

line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大家都在看
大家都在看
深夜區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