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奇趣見聞]

舔到變專家!這些事情都是以舔立功...「說到舔不能不提XXX」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159 1 0
舔到變專家!這些事情都是以舔立功...「說到舔不能不提XXX」



"味蕾能感受的相當有限,但已經足夠人類度過一輩子。"
-三搗香鬆由紀夫




在科學發展中,有一些科學成果的獲取手段很另類,今天香鬆要介紹的就是一種發現科研成果的奇怪手段—— 舔。


舔就是將舌頭傳遞到物體表面的動作,通常是為了將食物收集到舌頭上。在很多動物當中,舔是一個具有重要作用的能力,但是對於擁有靈巧雙手的人類而言,舔的功用卻很小,通常是為了吃冰激凌、翻書頁、穿針線,以及作死.... ..

但是科學家們是一群神奇的人,在他們的嘴下,舔也能夠成為發現驚人科學成果的手段。比如說糖精就是一個不小心被舔出來的發明。糖精是一種人造甜味劑,其甜度是蔗糖的300~500倍,而且不含卡路里,因此人們後來將它當做蔗糖的替代品。

1879年6月,29歲的年輕化學家Constantin Fahlberg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後回到了家裡。當他拿起一個麵包卷塞進嘴裡的時候,他愣住了,因為原本味道平平的麵包突然變得非常甜。


作為一個研究人員,他迅速對這個狀況進行了判斷:他沒有對麵包做過任何改變,唯一接觸過麵包的就是自己的手,而在吃飯前他沒有洗過手。那麼真相只有一個:他可能把實驗室裡的一些不明成分帶到餐桌上了。


正常來說,如果你攝入了實驗室裡不明的化學成分,應該馬上用手指刺激喉嚨,然後把吃進去的東西吐出來。然而根據記錄,Fahlberg反而因為自己的新發現而異常興奮。他跑回實驗室裡,把遺留在桌子上的化學物質都舔了一遍 ——燒杯、玻璃瓶、盤子。


最終他在一個加熱過頭的燒杯裡找到了甜味的來源,燒杯裡的物質是鄰苯甲酰磺酰亞胺。Fahlberg對它很熟悉,因為他以前就合成過這種物質,但在此之前他沒有理由拿舌頭去檢測它的味道。

為了確保安全性,Fahlberg還吞下了10克這種物質。在等了一天后,他發現身體不會將其吸收代謝,而是將它們排了出來,因此他認定自己發現了一種安全的甜味劑。就這樣,因為一個化學家飯前不愛洗手,糖精被偶然地發現了。

化學家們糟糕的實驗習慣也催生了另外兩種甜味劑的發現——甜蜜素和阿斯巴甜也是不小心舔出來的。畢竟舌頭的一大作用就是味覺感受,而甜味又是很難讓人忽視的美妙體驗。



1937年,Michael Sveda正在實驗室里合成一種退燒藥。在一次實驗過程中他把自己的香煙放到了實驗台上,當他再次把香煙放到嘴上的時候,他舌頭嚐到了一種異樣的甜味。

據他在採訪時的說法,就像自己的前輩Constantin Fahlberg一樣,為了找出甜味的來源,Michael Sveda也把麵前的燒杯嚐了一遍,最終他發現了甜味的來源,後來這種物質被稱為甜蜜素。但是因為安全性沒有得到一致認可,所以甜蜜素在一些國家中被禁止使用。




一些咖啡提供的免費糖包裡含有甜蜜素

另外一種甜味劑叫阿斯巴甜。1965年,發明人James Schlatter當時在研究一種胃潰瘍的藥物。在實驗過程中一些化合物的粉末沾到他的手指上,然後當他想捏起一張紙的時候,就像我們翻書的時候會做的動作——他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結果發現手上非常甜。


一開始他以為是手上沾上了糖,但他想起之前有洗過手,所以他把目標鎖定在了一個混有苯丙氨酸和天冬氨酸的容器。再次嘗試裡面的物質後,他確認自己發現了一種新的甜味劑——阿斯巴甜,現在被廣泛應用於飲料中。



使用阿斯巴甜的健怡可樂

令人吃驚的是,科學們還靠舔自己發現了一些有毒的物種。在南太平洋的一些島嶼上,科學家們發現了第一種身上帶毒的鳥類Pitohui。它們的羽毛和皮膚上含有一種神經毒素生物鹼(Homobatrachotoxin),是目前已知最致命的毒素之一。





想不到只是隨口一舔就發現了新的東西...香鬆真的很慚愧,要是我的話大概只會覺得恩~很好吃!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妹DAY
加入好友
卡提諾看娛樂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苦勞值 每日讀好文,送你苦勞值(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展開拿苦勞值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