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全本小說]

著魔愛上你(03連載中) 作者:夏葳纱娜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361 0 0
                                                              第二章  再入聖月(2)

今天該上專業課呢,還是選修課呢,我正思考著,聽到老師的聲音…

「不行,絕對不行!你就乖乖去學經濟與金融吧,我要是讓你選了珠寶,你爸爸非要把學校砸了不可」老師對眼前高大外表俊俏的男同學說。

「經濟和金融太無趣了,而珠寶就不一樣了,華麗而浪漫」穆奕飛用那修長的食指勾著外套在肩上,另一隻手插在口袋裡對著老師說。

「…這是誰跟你說的」看著穆奕飛這樣說老師臉色有點難看。

「我媽媽,她以前就是在聖月學院的珠寶設計」。

「從我出生起她就一直在教我珠寶設計語鑑賞,也是她支持我轉學習珠寶的」穆奕飛認真的對老師說。

「可是你是獨子,你學了珠寶,名揚國際將來由誰繼承,你要為你爸爸考慮一下」老師繼續勸說。

「沒事,我會早點把兒子生下來給他教育的」穆奕飛一副□□啷噹的說。

「….」聽在老師耳裡都無言,這孩子怎會說出這種話。

「噗嗤」蔣雨悠聽的不小心笑出聲。

沒想到前世經常上電視,一臉高冷的穆家大少在電視外是這樣的。

「嗨」穆奕飛看向我笑著跟我打招呼。

「嗨…」我臉紅。

老師還在思考要不要讓他轉進珠寶專業,我記得前世我們學校是沒有這個人的,那麼說明他最後沒能說服老師,去了別的學校,不過這輩子,有我在,我一定幫他說服老師。

「穆奕飛同學,老師考慮了一下,還是不能答應你,這不是兒戲」老師堅定的說。

「名楊國際是跨國大公司,唯一的繼承人居然來學珠寶,這我怎麼能答應呢」老師怕得罪了穆奕飛父親不得不這麼說。

「老師,你還記得聖月學院的規定嗎」蔣雨悠看了穆奕飛失望的表情,又對著老師說。

「不修學分,只算成績,那可以先讓他加進珠寶專業,把珠寶作為主修,然後把金融和經濟作為選修,如果期末考試不通過的話,那再轉過去好了」我把校規的規定清清楚楚的說出來。

「….那好吧,但是金融和經濟也要好好學,如果考試不過…」老師看著我們兩期待盯著他的樣子說。

「沒有如果!保證過!」穆奕飛不給老師反悔的機會。

「那雨悠同學你帶他去圖書館領庫存的書吧」老師看著我執意幫他便答應了,並吩咐帶穆奕飛去拿書。

我和穆奕飛相視一笑趕緊逃離,就怕他反悔了~

「剛剛…謝謝妳」穆奕飛看我認真的幫他挑書,又想起剛剛妳幫他說服老師。

「不客氣,你是小瓷的表哥,也就是自己人了」手上拿著剛挑好的書,對著他微笑道。

「一直都很羨慕小瓷可以學珠寶,所以這次被著我爸爸偷偷過來想轉到珠寶專業」穆奕飛不好意思的笑笑。

「萬一被發現就慘了」奕飛低頭苦笑道。

  「相信如果你爸爸了解你對珠寶的熱愛之後,一定也會支持你的」看著他安慰說。

「現在的很多珠寶製作的不夠好,還是價格昂貴,製作它們的人,只想著賺錢,沒用感情製作出來的珠寶,根本無法打動任何人」。

「我覺得珠寶專業需要更多像你這樣熱愛浪漫和美的人來學習,這樣才能製作出觸動人心的作品」蔣雨悠眼中帶著對珠寶的熱愛,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謝謝,妳也一起努力吧!」穆奕飛聽完對妳迷人一笑。

幫穆奕飛挑好書之後我們就各自回寢室了~

某個下午學生會~

「妳是蔣雨悠學妹吧」莊帆看我走進學生會辦公室問。

「啊,我是,你是」蔣雨悠對眼前這位陌生的學長說。

「經常聽小瓷提起妳,我是小瓷的未婚夫,莊帆」把我的驚訝收到眼底對我笑著介紹自己。

「從小到大第一次從她嘴裡聽到”朋友”這個詞」莊帆慢條斯理的說。

「小瓷也是我的女神」。

「哈哈,妳可別和我搶女神」莊帆臉上充滿笑意開玩笑的說。

「對了,妳來學生會是想進哪個部門呢我建議來我們學習部」莊帆看著我尷尬的樣子,便轉移話題。

「之後學生會選拔的時間會有通知,其他時候來估計只能和我閒聊了」莊帆接著又說。

「那穆瓷學姊要進哪個部呢」雨悠覺得莊帆是個幽默的人。

「她啊,她哪個都不進,她是個小懶豬,哈哈…」莊帆說。

「噗嗤」我也笑了起來。

我們聊了一會關於穆瓷學姊的事就各自回寢室了...。

隔天下午學生會~

進門的時候不知道誰那麼缺德在地上扔了香蕉皮,我腳一滑,眼看就要摔倒了,有一隻手及時扶住了我,我抬頭一看。

「沒事吧」安子謙問。

「….」我緩緩推開他的手,不發一言的走進室內。

安子謙心想:看到她的第一眼,心裡竟然升起了一股愧疚感,搖搖頭,應該事錯覺吧!

「子謙,發什麼呆呢等久了吧!」蔣明楓從門口走像安子謙問。

「沒有,我也才剛到」安子謙這才回過神來。

「雨悠,妳也在啊,妳要進哪個部門呢我要進學習部呢」蔣明楓視線掃到我。

學習部真是陰魂不散啊,又要在一個部門了

「我也要進學習部」蔣雨悠也不甘示弱的說。

「可是學習不只有一個職位了啊,原本有三個職位,但是已經內定了連徹和子謙,看來….」蔣明楓說。

「莊帆沒有跟我說過啊,竟然只有一個位置了,那我能贏得了蔣明楓嗎」。

「明楓,妳來了」蔣明朗說。

「是啊,哥哥你不是希望我進你的部門嗎」蔣明楓對著蔣明朗示意。

「那等會要把票投給我喔」蔣明楓對著蔣明朗撒嬌說。

「不投給妳還能投給誰啊」蔣明朗對明楓寵溺一笑。

我看著他們三個站在一起,皺緊眉頭,現在情況是2:0,我真是來自取其辱的,我在考慮要不要直接離開算了…

「雨悠…」莊帆喊了我一聲便把視線轉向蔣明楓。

「這位…似乎我沒叫來吧」莊帆開口說。

「這是我妹妹,是我叫來的」出聲的是蔣明朗。

莊帆心底想著:只有四個人有權利決定,一個棄權沒來,另外兩個都站在蔣明楓身邊,於是莊帆深感歉意的看我一眼。

我笑笑,現在走也走不掉了,就破罐子破摔吧,等蔣明楓演講完了,我也象徵性的演講一下,他們開始投票了,莊帆肯定是投給我,蔣明朗肯定投給蔣明楓,至於安子謙,前世每一次我和蔣明楓之間,他選擇的都是蔣明楓,我對他已經不抱什麼期待了…。

安子謙遲遲沒有投票,心底的愧疚感越來越重,想著或許該做點什麼來緩解這莫名其妙的愧疚感,於是安子謙下定決心,終於放下了手。

「!」蔣雨悠不敢相信。

「子謙!」蔣明楓更是一臉不可置信。

「…..我等著你給我一個解釋」蔣明朗則是丟下這句話追了出去。

「額,既然雨悠學妹票多,以後就可以經常來學生會做一些工作了」莊帆察覺出氣氛不對。

「我就先走了」莊帆丟下這句話速度離開了。

所有人都離開了,我看著還坐在原地的安子謙,本想騙自己這又是他不經意是放的溫柔,可是他的偏袒太明顯,如同以前的每一次一樣。

「為什麼把票投給我呢你知不知道這樣會…」讓我誤會,想說的話噎在喉嚨裡沒說出口。

「….妳入校的成績比明楓高,我這只是….公正的做法」安子謙對著我說。

「好!記得你今天說過的話,公正!願你永遠有這份公正之心」自嘲一笑,我怎麼還奢望他會給我一個不同的答案呢我真傻,怎會又想著他這麼做是因為了自己,真笨根本不該對他再有留戀,前世的教訓妳嚐的還不夠嗎蔣雨悠。

看著妳離去,安子謙心想:有些後悔自己違心的說法,可是對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的感覺卻無法說出口,就這樣坐在位置上沉思。

離開學生會後,來到了圖書館,正想著看哪類書籍時,卻被窗邊的一個身影吸引住了視線…連徹,記不得這是第幾次在圖書館看到他了,所有人都說他是天才,羨慕他,可是負擔與能力是成正比的,比起他的天才,我看到的卻是他為了肩上沉重的擔子而付出的努力,這努力,漫長….又乏味。

「妳有好幾天沒來了」感受到我的視線,轉過頭來,說完又把頭轉回去,似乎只是隨口一句話。

我有些詫異,雖然來圖書館經常會看見他,可是我們從來都是離得很遠,各自安靜的看書,他也從來沒有看過我一眼,沒想到他居然知道我的存在。

「…好巧」猶豫半晌我只憋出了這一句不冷不熱的話。

連徹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我只好拿本書坐下了,等我把書看完後,才發現天已經黑了,我把書放回書架,才發現連徹居然還在看書,身為一個普通人,我深感羞恥,人家天才都那麼努力,我卻總想著偷懶…。

「既然覺得不該偷懶,那就再看一會輸吧」連徹視線沒離開桌面上的書。

「…」他的視線沒離開桌面的書,卻知道我在想什麼

「輕看妳一眼就知道妳的想法全寫在妳臉上了」連徹嗤笑一聲。

「…」我尷尬一笑。

他沒有再繼續說話,我猶豫了下,拿了一本書接著坐下了,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或許是因為心疼他的孤獨吧…..和連徹一起安靜的看了很久的書,直到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走吧!」連徹站起身。

「啊哦..」我趕緊把書放了回去。

我們一起走在學校的小路上,到了岔路口時候,他居然沒有轉彎…

「那邊不是男生寢室嗎」我奇怪的問。

「….有點事要辦」連徹看著我回答。

「哦!」我納悶,去女生宿舍有什麼事我們就這麼沉默的走了一路。

直到宿舍樓下,他看著我,我看著他,相對無言…

「嗯….我到了,我上去了」雨悠開口對他說。

「嗯…」他看著我簡短回答。

我看出他沒有繼續說話的意圖,於是回了寢室,洗個澡睡覺…

等上樓梯的身影已經看不見了,轉身離開

「呦呦呦,看看我不解風情的大哥這是做了什麼」連錦在不遠處邊走邊說。

「夜半送女生回宿舍」看連徹一點回話的意思都沒有繼續說。

「…你在這做什麼」許久後連徹終於開口。

「嘖,怎麼,被我撞破心事惱羞成怒了」連錦不識相的想激怒他。

「你非要這麼跟我說話嗎」連徹有些煩躁的說。

連錦手起臉上的嬉笑,雖然這一切都不能怪他,可還是控制不住自己。

連錦心想:你從來都不明白我的犧牲是為了什麼,算了,轉身離去。

連錦攥緊了拳頭心想:又是這樣,總是這樣,你的不屑一顧從來不只是對他們,也是對我,最討厭你這樣高高在上不屑一顧的樣子,望向樓上,這樣的你居然也會有在乎的東西…。

某天,珠寶社團招生~

「嗨!小瓷,奕飛,你們來得好早」幾個熟悉的人都在,蔣雨悠跟大家打招呼。

「妳這丫頭,每天不知道在忙什些什麼,跟奕飛一樣天天看不見人影」穆瓷走到我身邊笑著對我說。

「我以前只是粗略學習珠寶,並沒有系統得學習過,現在當然要下苦功夫了」穆奕飛笑道。

「不過雨悠考了第一還這麼勤奮,很難得啊!」看著我又繼續說。

「我的第一也是靠運氣,明年就不道鹿死誰手了」被穆奕飛誇的都害羞起來,於是謙虛的回答他。

「那我一定加油把妳擠下來」穆瓷也加入我們的話題笑著說。

就這樣我們愉快的聊了一會,從頭到尾蔣明楓都靜靜站在一邊不發一語,好像不管我怎麼做,都會引起蔣明楓的敵意。

隨著開學也已經一個多月了,我結交了新朋友,再也沒人像前世一樣欺負我、汙衊我,一切都不一樣了,可是我還是情不自禁的來到這裡,奢華而冰冷的宴會廳,在這裡我好像看到了曾經那個卑微又怯弱的我,在華麗的映襯下顯得更為不堪,稀稀落落的人進進出出,我終於站起身,回憶起曾經才會讓我更有動力,不被小小的成就沖昏頭。

「妳倒是跟我想的不一樣」連錦像是在一旁觀察我許久,雙手插在口袋中慢條斯理的從我身後走來。

「哦!你是怎麼想的」連錦記得他一年前對我的嘲諷,想起這讓雨悠不解的問他是如何看自己的。

「我還以為妳會跟我那個愛學習的大哥一樣,天天泡圖書館呢」連錦譏笑的對我說。

我聽出他語氣裡的嘲諷,並不意外,連家兩兄弟關係不睦是上流社會人盡皆知的事,明明是雙生子,一個是萬眾矚目、天之驕子,一個卻是臭名昭彰、無人問津,若是這樣的兩兄弟能關係好,恐怕才不合理。

「連錦,你真的不記得我了你仔細看看我」想到此,我忽然湊近了他。

「…」

「嘖,真是哪裡都有醜女人」連錦突然想起他曾經走在街上遇到一個哭鼻子的醜女,原來是她啊。

「是妳!」連錦驚訝的喊出。

「呵,怎麼,想起來了連二少貴人事多,能記得我這個小人物,我真是不勝榮幸」看他吃憋的嘴臉,一雪前恥大快人心。

「….」連錦還處在震撼中無法自拔。

「連錦,我瞧不起你,我曾經是比你卑微一百倍的人,誰都可以踩一腳」。

「可是我拋下過去,拋下了沉重的負擔,勇於努力才變成了現在這樣,而你,擁有著良好的條件,卻不願付出一點努力,只會嫉妒強者」蔣雨悠看著連錦落寞的眼神,像是又看到以前那個懦弱的自己,於是她對他說。

連錦心想:難道人的一生不是從出生就註定的嗎可是他們總是說我註定一事無成。

看他不發一語的樣子,我轉身離開了。

午餐過後下午我來到了圖書館,這裡人還是這麼多,我看到兩個女生竊竊私語在討論遠處的一個身影,我轉頭看去,哦,連徹,怪不得!不對是連錦!

雨悠揉揉眼睛,還是他,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連家最不學武術的二少,居然來圖書館了,我暗自想著。

連錦看到我,做手勢示意我過去,而我也好奇他來圖書館幹什麼,於是走了過去。

「快幫我看看,這都是些什麼完全看不懂」連錦嘴上露出一絲笑意。

「這個很簡單的,我給你算下」我沒看見他嘴上那點笑意,反而開心的拿起書看,微積分,偏導…。

「…還是不懂」連錦看完之後嘆一口氣。

看著他心想:難道在母體的時候,智商都被連徹吸走了蔣雨悠又不厭其煩的再跟他講解幾遍。

「我再給你講幾遍,哪裡不明白就問」雨悠拿起筆在紙上邊算給他聽。

「這裡不明白,為什麼是這樣」連錦修長的食指,指向紙上的那道題目,眉頭深鎖的問。

「….這是固定公式,就是這樣的」蔣雨悠情緒快到極限,但還是忍住,誰叫他的智商都被連徹給吸走。

「為什麼公式是這樣的,誰固定的」連錦看她那麼認真的再講解,於是玩心一起,逗她一下。

「這不是重點,你把它背下來就好了」蔣雨悠像是忘了自己呆在圖書館,居然憤怒的拍桌。

「然後我給你講下個….」給連錦講了一天的題目,期間無數次面臨崩潰,雨悠深呼一口氣。

可是看著他從什麼都不明白到可以舉一反三,我感到很欣慰。

翌日早上~

像往常一樣來到了JIN準備打工,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面試官和董可蘭。

「來啦,那就工作吧,我先上去了」面試官看到我有點尷尬。

「雨悠,你來這是工作嗎」董可蘭看見我開心的說。

「是啊,不過妳是…」我好奇的問可蘭。

「我啊,我是來找媽媽的,剛剛那個就是我媽媽」董可蘭望著母親上樓的背影,接著又露出笑容對我說。

「啊….」有這麼厲害的媽媽,董可蘭怎麼會…雨悠心底想。

「其實我之前一直跟我媽媽有一些誤會,所以不願意接受她對我的好」董可蘭看出我的疑惑。

「可是上次被妳開導過後,我也試著去接納她了,現在誤會解開了,自然不會像以前一樣窮酸了」可蘭對我微笑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最近看她臉上總是帶著微笑,沒有了以前的沉郁。

「嗯,那妳想怎麼感謝我呢」蔣雨悠笑著逗她說。

「….」蔣可蘭認真的思考。

「哈哈,逗妳的啦,還當真了嗎妳就陪我工作就算是感激我了」雨悠看著她認真思考的樣子接著說。

「好啊,妳敢戲弄我,看我打不打妳」董可蘭被逗的臉紅作勢要追打蔣雨悠。

和董可蘭玩耍了一會,沒有好好工作…。

忙了一整天,回到宿舍的時候才發現已經天黑了。

「哈囉,美女,一起玩玩嗎」一名男同學對我吹口哨說。

「閉嘴,大晚上的外面不安全,雨悠我送妳回去吧」周雲景看清來人道。

「不需要,宿舍就在前面了」我警惕的說。

「那注意安全,早點休息」周雲景聽到我拒絕,失落的說。

蔣雨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有何目的,加快速度回到了宿舍。

「周少你來真的啊女人如衣物,玩玩就換了,何必較真」男同學看著我逃之夭夭的背影,隨後又對著周雲景說。

「如果我再聽到你這麼說,別怪我不客氣,我喜歡雨悠很久了,可是根本沒機會接近她」周雲景皺著眉頭。

「我有個好主意,俗話說得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搞不定她,搞定她父母就好了」男同學對周雲景提出建議。

「她父母是誰」周雲景有些意動,只是他根本不知道蔣雨悠的父母長得是圓扁。

「你只要找一個人,她絕對能幫你解決一切問題,珠寶系-蔣明楓」男同學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那就再好不過了」周雲景不理會他,因為他現在只想儘快追到蔣雨悠。

隔天下午社團辦公室~

「喂,回魂了」我一進門看到穆瓷坐著發呆,我朝她擺手。

「啊哦,雨悠你來了」穆瓷這時才抬頭看我。

「妳怎麼了最近總是失魂落魄的」雨悠看著穆瓷臉色不太好,關心問。

「沒什麼,只是有點搞不清自己的心,為什麼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卻可以觸動我呢」穆瓷沒頭沒尾的看著我問。

「…」我聽懵了…這是怎回事

「等我弄明白再告訴妳吧,來跟我一起學習吧」穆瓷收起這份異樣的情緒對著我說。

見她不願多說我也就不問了,和穆瓷一起研究珠寶鑑賞。

又過了一天~

今天老師跟我說有人找我,由於聖月學院除特邀嘉賓外不允許外人進入,我只好來校門見他,會是誰呢我也沒什麼朋友啊…。

「!你來做什麼」雨悠面對眼前這人質問。

「雨悠,爸爸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蔣丞關心問。

「你的錢還給你,你可以滾了!」我掏出卡一把砸到他頭上。

「這輩子求你不要再來見我,謝謝!」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雨悠,妳和妳媽媽一樣優秀,美麗…也是一樣的倔脾氣」蔣丞臉色難看,勉強壓抑怒氣。

「這些年我一直都沒有忘記她,可是等我回頭了她已經不在了,爸爸只想好好照顧妳」蔣丞看我不發一語接著又說。

這話前世今生我第一次從他口裡聽到,記憶中媽媽的樣子已經模糊了,但是依稀記得別人對媽媽的稱讚,恐怕我就是她人生中唯一的汙點了吧,別人ㄉ勸她拋棄我改嫁,她一直不願意,到死都是一個人,她常常和我說…

「雨悠,妳記得,即便過得再不好,也要堅貞不屈、堅忍不拔,做人要有氣節,得不到也不要乞討」我回想起媽媽對我說過的話。

那些我曾經一度忘記的記憶湧上心頭,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心裡想著:媽媽,對不起,我不僅沒有做到妳所說的,還讓我自己成為了妳一生的汙點。

「收起你的虛偽和假惺惺,既然當初你選擇了攀龍附鳳,我蔣雨悠就不再有爸爸」我看向蔣丞。

「至於這500萬,我蔣雨悠賺得起,不需要你的施捨」不讓他繼續說,轉身離去。

這輩子,得不到我也不會去乞討,無論是蔣丞、還是安子謙、誘惑是我上輩子萬分珍惜的蔣明楓,親情、友情、愛情曾同時離我遠去,那麼這次,由我來掌控一切。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