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全本小說]

著魔愛上你(04連載中) 作者:夏葳纱娜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009 2 0
                                                                           第二章  再入聖月(3)

忙了三個多月,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下午去找老師討論比賽相關事宜。

今天的教室似乎格外安靜,坐下來的時候我感覺總有人在我背後指指點點…

「喂,看就是她,就是那個私生女,我們系的第一名」一名女同學坐在蔣雨悠的斜後方對隔壁另一名女同學交頭接耳說。

聽聞,我心想:蔣明楓!妳狠!怕比賽失敗所以想出這種花招嗎?

「聽說學費也是蔣總交的呢,不然她一個平民,哪拿得出那麼多錢?穿的吃的住的都是最好的…」另一名女同學嫉妒雨悠條件比她好,甚至連這種麻雀變鳳凰的戲碼也能發生在她身上,而不是自己,所以講話酸言酸語。

「不知這位同學上次考試考了第幾名,居然連最基本的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的道理都不懂」蔣雨悠慢條斯理的走過去,對她莫名其妙的指控做出反擊。

「我蔣雨悠,現在花的每一分錢,都是我自己靠勞力賺來的,我倒不知道跟蔣總有什麼關係」不理會眼前這名潑婦繼續說。

「切,誰信啊,學費300萬可不是個小數目」紀羽軒惱羞成怒的說。

「妳這樣活的簡單的人當然不懂我的努力和艱辛」。

「為了賺夠錢,這三個月,我一有時間就去JIN公司打工」。

「開始被拒絕了很多次,狠艱難才被錄取」。

「這三個月,我在JIN公司的每一次打工,每一次收入都有紀錄在冊,300萬我蔣雨悠賺得起!」說完拿出私人記帳簿攤開放在桌上給大家看。

「…」紀羽軒像是完全沒料到我會拿出帳冊,所以胡亂指控,被我拿出帳冊這舉動驚駭到說不出話來。

由於我平常的人氣和名聲還不錯,又拿出有力的證據,很多人都選擇相信我,並出來幫我說話。

「紀羽軒,妳胡說什麼啊,我前幾天還在JIN公司的發布會上看到雨悠的作品呢,雨悠會缺這點錢?」一名女同學首先跳出來替蔣雨悠抱不平。

「這位同學,妳知道誹謗和散布不實謠言也是犯法的嗎?」穆瓷走向我身邊皺起眉頭看著紀羽軒說。

「JIN公司也算是大公司了,妳覺得紀錄會作假嗎?」看她不發一語穆瓷又接著說。

「我看妳就是嫉妒,雨悠付出的努力大家都看得見,不是妳一句話就能夠詆毀的」一名男同學跳出來維護他心目中的女神。

「我…我…,不是我說的,是明…」胡亂指控的這名女同學看到如此情形害怕起來了,忽然一個哆索住了口。

我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看到的是蔣明楓滿含警告的眼睛。

「羽軒,妳怎麼能亂說話呢?雨悠確實是我爸爸的女兒,就算花我爸爸的錢也是應該的啊」蔣明楓看情況不對於是走來紀羽軒的身旁對她說。

「快跟她道歉,雨悠這麼善良的人一定會原諒妳的誤解」。

「對…對不起,雨悠我錯了」紀羽軒嘴上到道了歉,但心中那把火簡直快燒起來,強壓住憤怒。

「行了,記得下次別再聽信不實的傳言了」看著紀羽軒對她說,如果這時不原諒她,那就顯得自己得理不饒人,罪魁禍首是蔣明楓。

「謝謝…謝謝」紀羽軒熱淚盈眶的低下頭說謝謝,幸好這鬧劇結束了,不然她也在這班上待不下去了。

「還是謝謝該謝的人吧」說完我轉向了蔣明楓。

「蔣小姐,雖然”感謝”妳的看重,但是我確實高攀不起蔣家這棵大樹,請妳記得,我沒有爸爸」。

「雨悠,妳這話就不對了,血緣是剪不斷的羈絆,不是想拋棄就能拋棄的」蔣明楓對著雨悠說,雖然她心底是希望她不要認這個父親比較好。

蔣雨悠心想:毒蓮花不愧是毒蓮花,一語中的讓我無法反駁,我恐怕唯獨不能換的就是這一身血了吧!

穆瓷看見我臉色不好走過來拉著我的手,給我安慰!

「這是怎麼了?」老師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

「雨悠同學,雖然比賽很難,妳也別太緊張了」老師看見我仍然心不在焉繼續說。

「之前我說拿第一確實很不容易,但是妳可以拿個前三回來啊!」。

「…老師,我們都在等你講比賽規則呢」雨悠哭笑不得的說,老師對我雞同鴨講的關心,讓我把剛剛的不快給遺忘了。

「嗯,看來大家都很期待啊,那由我講解一下這次比賽的規則」老師微笑又帶點嚴肅的說。

「本次比賽長達6個月,共分為初賽、複賽、決賽三場,本月也就是12月只進行初賽」。

「初賽非常簡單,相信你們都可以通過,所以不要有太大壓力」。

「至於複賽和決賽會在寒假結束後進行,到時候我再詳細說規則」。

「現在你們需要做的是在一個月內把初賽的作品制作好交上來,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老師看大家都很仔細的在聽比賽規則臉上露出笑容。
聽完老師的話之後我們就各自回去找靈感了…。

隔天一早,我早早就到社團辦公室查一些資料,這時…

「比賽有靈感了嗎?」穆奕飛悠哉的朝我方向走來並問。

「要是這麼容易就好了」我看他一眼搖頭,接著繼續低頭翻閱資料。

「沒關係,再好好想想」穆奕飛安慰我說。

「嗯,你手上拿的是什麼?」眼睛餘光看到他手上來著一個像興奇的東西問。

「12月,月季的花期到了,所以我用紙疊了一朵月季花,留住它的美麗」穆奕飛一手拿著他的樣品,一邊解釋。

這時蔣雨悠聽了他的話,腦中有個靈感突然閃過,但是還需要查一些資料…。

「謝謝你,奕飛,你給了我靈感」雨悠開心的對穆奕飛說。

「能給妳幫助是我的榮幸,這朵紅色月季花就送給妳吧,希望妳能從它獲得更多的靈感」奕飛笑著說,並把他手中那多花給妳。

「嗯」接過花我興沖沖的離開社團。

想來想去還是到了圖書館去看看有沒有什麼書籍可以查閱。

來到了圖書館,奢華洛世奇是世界上極為出名的水晶製造商,奢華洛世奇仿水晶的閃耀光芒世人皆知,看完後我若有所思。據我所知,奢華洛世奇的產品原材料都是人工水晶,原料成本非常低,但是他們的工藝很高,製造方法也很獨特,所以才造出了擁有獨特魅力的珠寶。我想我有了新靈感,大多數人既不滿足於少數珠寶,又沒有足夠的消費能力購買很多的珠寶,那麼把廉價原材料做成精美絕倫的首飾就能滿足她們的要求了。

隔天一早我去老師辦公室找他~

「終於找到靈感了嗎?」老師看著我問。

「是的,老師,經過兩天的思考,我想了很多」。

「用昂貴原材料制作的珠寶往往忽視了工藝,而用廉價材料製作出的珠寶既實用又能體現出製造者的工藝」蔣雨悠把這兩天努力來的收穫跟老師報告。

「最重要的是,它既能滿足人們對美的追求,又不會價格太過昂貴」。

「妳說得沒錯,因為人們對美太過追求」老師雙手鼓掌面帶微笑的說。

「現在的珠寶企業往往在制作珠寶時加入大量昂貴的原材料,來提升珠寶的價值,而忽略了技藝」。

「這樣在大量節省時間的情況下,還能有很高的利潤,老師很支持妳的想法,這才是真正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正確做法」老師說完點點頭看著我。

「說來簡單,可是廉價的原材料去哪裡找呢?」雨悠嘆一口氣把接下來的難題點出來。

「這個妳找別人沒用,找我還真有辦法,這幾天我就教妳用玻璃制作一個仿寶石」老師笑笑的說。

「至於剩下的,就要靠妳自己了」。

接下來這幾天和老師學習製作,才製作出一個還像樣的仿寶石,接下來幾周,我就用我制作出來的仿紅寶石當原材料,切割打磨製造出一朵紅色月季花,僵作品交給了老師,等待評委們的審核,我當然不會知道一件初賽的作品會引起評委們的爭論…

一名女評委不發一語的慢慢摩娑手中的紅色月季

「這又是聖月學院哪個豪門的子弟?初賽竟然用昂貴的鴿血紅寶石做原料…」一名男性評委不經意看到。

「不對,這…這是仿寶石?」男評委忽然停住了話。

「真是仿寶石,居然真是仿寶石」男評委伸手接過,細細看起來。

「沒錯,就是仿寶石,只是做的人工藝很高,每一朵月季花瓣都經過了獨特的雕刻和打磨」女評委看著男性手中的那朵紅寶石月季花說。

「使得每一片花瓣都薄如蟬翼,耀眼無比」女評委繼續說。

「最終很好的掩蓋了仿寶石的劣質,制作出了一朵耀眼到難辨真假的月季花」。

「我想我心目中的第一已經出現了」女評委將那朵仿紅寶石月季花收在眼底,滿意的說。

「確實很不錯,但是我並不支持妳的說法」男性評委話鋒一轉對她說。

「珠寶的別稱是奢侈品,採用廉價的原材料,就算技藝再高,也無法掩蓋它低檔次的事實」。

「這樣的商品滿足不了人們炫耀和攀比的心理,我不認為它會被廣泛接受」男評委也說出自己對這仿寶石的看法。

「至少我們這些出身上流社會的評委就接受不了」。

「天然寶石來自大自然的精雕細琢,而仿寶石通過人的打磨雕琢,我不覺得它們有高低之分」女評委皺著眉頭。

「妳不必再說,就算妳說服了我,評委有十個,妳能說服他們嗎?」男評委不甘示弱的說。

女性評委看著那麼仿寶石嘆一口氣心想:難道這麼優秀的人才就要被埋沒了嗎?

下午蔣雨悠趁著比賽作品已經完成了,帶著借來的書籍及月季花去社團要找穆奕飛歸還月季花,來到社團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她最不想見到的蔣明朗,想著還是改天再來找穆奕飛…

「等等,我們談談」蔣明朗看見我要轉身離開便開口喊我。

「…」蔣雨悠心想:我跟你有什麼好談的。

「你有什麼事嗎?」一個被蔣明楓利用蒙蔽事實捏造真相的人,不用自己動手他也會嚐到苦果。

「我不知道你跟子謙是怎麼認識的,但是我希望你能跟他保持距離」蔣明朗開門見山的說。

「首先,我也想跟安子謙保持距離,但是顯然他自己不配合」蔣雨悠覺得很莫名其妙,她已經很努力跟安子謙保持距離了,怎麼這個蔣明朗還不放過她,甚至想藉此大作文章。

「其次,安子謙什麼時候打上了你們蔣家的標籤?又有幾個人能知道?」雨悠輕鬆自然的接著說,現在安子謙跟蔣家已經跟她無關了,所以沒必要尷尬。

「雖然他和明楓現在還沒有訂婚,但是一畢業後他們就會訂婚了」。

「而且子謙的家世,也不是妳能高攀得起的」蔣明朗看了我一眼又接著說,像是想從我眼中看見一絲端倪。

「這倒是好笑了,我蔣雨悠需要高攀他嗎?」我譏諷的一笑,看著蔣明朗說。

「如果你們跟我一樣是個孤兒,還能像現在這麼光鮮優秀嗎?恐怕是在哪個角落腐爛著」雨悠不理會蔣明朗繼續說。

「真正攀龍附鳳的人是誰,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你父母在一起犧牲的是誰?」想起母親被蔣丞犧牲利用雨悠心底出現一絲憤怒,但沒有在蔣明朗面前比現出來。

「你當真不知道嗎?我的弟弟!」。

「這確實是我們虧欠妳的,我們會補償妳」蔣明朗示弱的說。

「難道妳所說的補償,就是過來頤指氣使叫我不要攀龍附鳳?」蔣雨悠快聽不下去了。

「…我」蔣明朗被堵的說不出話。
「行了,真正欠我的也不是你們,你們什麼都無法選擇」打斷他。

「我只希望你們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沒有你們的”補償”我不知道活得多開心」蔣雨悠一點都不想再跟他廢話,只想安穩的過自己的生活。

「…」蔣明朗啞口無言,只好離開了。

他離開後我等了一會,奕飛還是沒有來,想到還有一些事情沒做,我把花放在桌子上,留了一張紙條給奕飛,然後離開了社團。

走出社團看見安子謙不發一語的站在走廊,我放慢了腳步,看來看周圍,蔣名楓那個跟屁蟲不在,想著或許他是在等蔣明楓吧,便從旁邊走過去。

「明朗的話妳不要放在心上」安子謙忽然開口。

「你是以什麼身分來跟我說這句話?是對陌生人的關心,還是忠告呢?」雨悠聞言停下腳步。

「我只是….」安子謙看著我的眼睛說。

「只是什麼?與其說這種無聊的話,不如離我遠點,這是你能給我最大的幫助了」雨悠打斷他的話繼續說。

「如果這是妳希望的,我會這麼做」安子謙深深的看著我。

這究竟是不是我希望的,我自己也說不清,並沒有和他對視離開走廊。

「連徹同學,今天老師講的內容我不是很明白,能給我再講一下嗎?」一名女同學拿著書本在離連徹最近的距離嬌羞的問。

離開社團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卻看見前方那名是開學跟連徹告白被拒絕的女生還沒死心,我仔細觀察連徹的表情,而連徹表情冷淡毫無波瀾,完全看不出他是怎麼想的。

「連徹同學,老師叫你去辦公室」這時雨悠決定幫連徹解圍。

「那走吧」連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好吧,那下次再找連徹同學問問題」女同學失望但又不甘的離去。

「去哪?」連徹對我問。

「啊?...剛剛是騙她的啦,既然她走了,就不用去了」被他突如其來的問,把剛剛的情況跟他說。

「我知道」淡淡掃我一眼。

「我是問妳要去哪?如果不是很忙的話,去學生會幫我吧」連徹接著對我說。

「最近每天都忙到焦頭爛額,還總是有這種無聊的人不停來浪費我的時間」連徹像是在跟我抱怨又像在對我解釋。

蔣雨悠心想:聽到他這麼說還真是新鮮,一直都以為他不會累也不會厭煩。

「人有多大的能力,才能承擔多大的責任,當你感覺到吃力的時候,那就放下肩上的擔子吧」雨悠關心的對他說。

「讓我感到吃力的,與其說是無盡的任務,倒不如說是這樣的生活」連徹回答。

「…」事實上我並不明白天之驕子的生活有什麼可吃力的。

「走吧」連徹抬起步伐向前走,心想:有一個人分擔,才感覺自己不像是個機器。我一頭霧水的跟上他,就這樣我幫他一起做了一些苦工~~

晚上,拿起那個尚未設計好的珠寶設計稿,經過一天的忙碌腦中有了不一樣的靈感,趁還沒消失趕緊把它畫完,接著可以慢慢把它製成成品,想起今天下午跟連徹的談話,想著:我看見的是人稱之為天才的你,今天下午跟你的談話中,讓我了解了身為天之驕子身負重擔的你,原來也有疲累的時候,我好想替你一起分擔這些屬於你的責任。於是雨悠就為連徹設計了一款屬於他的珠寶,但男生配戴起珠寶可能會讓人覺得不適合,因此就為他設計一款男性項鍊,只是墜子的設計靈感來自與珠寶的結合(屬於非賣品) ,將來有機會親手為他戴上…

等等,我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我…趕緊睡覺,睡醒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