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全本小說]

著魔愛上你(07連載中) 作者:夏葳纱娜

line
avatar
2772 0 0
                                                                   第五章 決賽風波(1)

新的學期開始,接到通知到宴會廳舉辦開學典禮~

一輛紅色的藍寶堅尼停在了路一旁,我感慨聖月有錢人真多,然後繼續走了過去…車門一開~

「雨悠,嗨!」是穆奕飛還是一樣俊俏。

「炫富可恥!」我白了他一眼。

「沒辦法,誰讓我只喜歡紅色的呢,只有一輛紅色的車,只好開它了」穆奕飛勾唇一笑。

「哈哈,那快把你的愛車開去停車場吧,可別蹭髒了哪」雨悠笑說。

「那妳先去宴會廳吧,我過會就去,等會有驚喜喔」穆奕飛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便走去他的跑車那。

驚喜,會是什麼?我邊思考邊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了,正好看到在一旁的主持人尹沫學姊,估計是看這個角落沒人打擾,方便背稿子吧,忽然...

「啊!」尹沫一聲悶哼,她的身體忽然往一邊倒去。

我上前一步即時接住了她的身體...

「學姊!妳怎麼了?」我擔憂的問。

尹沫劇烈喘息,喘不過氣的樣子,說不出任何話,這樣子看起來是突發哮喘!

我把她調整成坐位,按摩她的背部,鬆了鬆她的領口,我焦急著,既不能把她一個人放下去找人,又不知道我這麼做有沒有用...

「咳...咳...藥...在那邊」尹沫一邊咳著一邊用她虛弱的手指向藥的位置。

很快的找到藥趕緊的把藥喂她吃下去,我繼續按摩她的背部,根本不敢停下,人生第一次遇到發哮喘的人,這種隨時要死去的樣子真是太可怕了...

「沫沫,快要上場了,妳準備好...」女同學匆忙的走來,見狀一把推開我。

「沫沫,妳是不是發哮喘了?」女同學慌忙的找藥。

「...藥給她吃過了」我看她匆忙的樣子,便出聲對她說。

「那就好」那名女同學這時才鬆了一口氣。

「下次我絕對不聽妳的話走開了,看妳差點把小命都弄沒了!」女同學小心扶起尹沫。

我也鬆了一口氣,差點有個人死在我面前了!下次我絕對不來角落了,兩次躲在角落都沒好事...

「等等!」尹沫費力喊出。

「學姊?」我轉過頭來不解的問。

「我聽說過妳,蔣雨悠對嗎?」尹沫對我說。

「謝謝妳救了我,剛剛要不是有妳在,我恐怕真要死在這裡了」尹沫努力擠出微笑向我道謝。

「我現在的身體也不能上台了,妳代替我上台吧!」尹沫接著對我說。

「學姊,別開玩笑了,我的資歷根本不夠,妳另找他人吧」蔣雨悠瞪大眼,她根本沒有在台前致詞過的經驗,這麼盛大的開學典禮,等等說錯話。

「妳的資歷確實不夠,聖月從來沒有過大一學生來主持開學典禮的先例,況且還是一個平民」尹沫毫不避諱的說出心裡的看法。
「但是就憑妳救了我,我就可以幫妳頂住這一份壓力」。

「那麼…妳敢接嗎?」尹沫隨後看著我的眼睛問。

「怎麼不敢!我接!」雖然知道她是激將,可是雨悠還是被激起了好勝心,平民又怎麼樣?只是缺少機會而已!

「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準備一下上台吧,用妳的實力擊破蔣明楓不實的傳言」尹沫眼含笑意,似乎對我的反應很滿意。

蔣雨悠心裡湧上一陣苦澀,明明所有人都知道我和蔣明楓的恩怨,我卻可笑的想著一時風平浪靜,然而她卻不願意放過我,前世陷害我,置我於死地還不夠,今生散步謠言、舞會下藥…既然妳要鬥,我就鬥,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尹沫她們去後台了,我花了五分鐘看了一下名單,準備上台了

「春節的喜慶已經從我們身邊悄然經過了,不知不覺我們又步入了一個新的學期」雨悠站在平民的角度用親切的語氣對台下的師生以及新舊生說。

「…接下來請看大一屆穆奕飛的表演-魔術」咦,奕飛?看來這就是他說的驚喜了,我饒有興味的下台和他們一起看起了魔術表演。

「同學們,知道這個帽子裡等下會出來什麼嗎?」穆奕飛對台下的所有同學,神秘的一問。

「鴿子,鴿子!」大家大聲一喊像是期待奕飛會為大家帶來什麼神秘的驚喜,大家為之瘋狂。

「NO,NO,NO,噓,別吵到我的寶貝」穆奕飛笑著搖頭說。

大家此刻都停下喧嘩,屛息等待著…我暗笑,奕飛這小子,還賣關子,不過我也好奇,不是鴿子,會是什麼?

「其實是花哦,嗯…這朵花送給…」。

「啊啊啊!給我!給我!穆男神,我要你的花!」大家喊聲震耳欲聾。

我被擠得東倒西歪,貴族的小姐們完全顧不上禮儀了,就差衝上台搶花了,忽然一隻手伸到我面前…

「花就送給我們辛苦的主持人小姐好了,大家應該沒有意見吧」穆奕飛輕笑。

四面八方瞬間飛來無數道眼刀,我騎虎難下,只好伸手接下了花。

「那我就下台了,美麗的竹持人妳可以上台了」穆奕飛綻放迷人的笑容。

「接下來請看…蔣明楓的表演-舞蹈」蔣雨悠心裡感嘆,多才多藝的毒蓮花啊!

在台上的地方,我們相遇了,她腳一崴,像要摔倒了,又想陷害我了,我心想:想陷害我?那我就讓妳自食惡果!

我裝作被她撞到的樣子倒了下去,然後狠狠一拉,她也倒在了地上,看她怎麼假摔,兩聲倒地的聲響,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哎呀,主持人摔倒了!」台下群眾驚呼。

「蔣明楓到底是不是大家千金啊?怎麼走個路都不會走,還把雨悠撞倒了」台下群眾見狀,把蔣明楓的行為舉止看在眼裡。

我慢悠悠的從地上站起,挑畔看她一眼,我下了台,結果蔣明楓半天都沒能爬起來,我樂了,看來假摔變真摔了,活該!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很遺憾的告訴大家,蔣明楓同學由於摔傷不能表演舞蹈了,不過下個學期同學們還是有機會看到她的表演的,前提是她先學好走路」我微笑的對台下群眾說。

「哈哈哈哈」大家哄笑聲響起。

蔣明楓恨恨咬牙心想:蔣雨悠我跟妳勢不兩立!

「我宣布:聖月學院2015年冬開學典禮到此結束」。

掌聲響起,人群依次離開了,我也鬆一口氣,終於結束了!遙遠的嘉賓席上忽然站起一個人

「區區一個平民,居然能在聖月的開學典禮上大放厥詞,你們置聖月的傳承,聖月的尊嚴於何地!」方萬山,是聖月股東之一,也是聖月學院有頭有點的人物,眼光高於頂看不起平民的蔣雨悠。

忽然響起的聲音阻隔了大家的腳步,人們的竊竊私語聲響起…

我看向遠處的那個身影,我難以撼動的大樹-方萬山,心想:或許答應尹沫是個錯誤,我應該苟且偷生躲過方萬山的注意!而現在,羽翼未豐卻給他除去我的把柄…

「平民?雨悠是平民嗎?看起來不像啊」一名男同學好奇的問。

「好像是,之前聽過傳言,蔣家的私生女…」女同學對男同學說起之前的傳聞。

「原來如此,怪不得方萬山這個老狐狸都出來了,看來是替蔣明楓撐腰來的」另一名女同學看著方萬山一眼,隨後對旁邊兩個同學說。

「…」或許我低頭,這件事就可以輕拿輕放了,可是重來一世,我不想再毀去我這一身傲骨!

「…確實不合先例」校長一副威嚴的走來。

「既然不合先例,損害了聖月的面子,那就讓她退學以平息眾怒吧」方萬山看都不看我一眼走來校長面前,當著大家的面前說。

「方董,多日不見,我竟不知道什麼時候聖月已經變成你的一言堂了?」連徹慢條斯理語帶嚴肅的對方萬山說。

「小徹,怎麼跟你方爺爺說話呢」連霄眼裡閃過一絲笑意,嘴上卻說。

「你方爺爺年紀大了,頭腦不清楚也可以體諒」連霄繼續接著說。

「老傢伙,我們彼此彼此,都是半隻腳踏進土裡的人了」方萬山語帶嘲諷的對連霄說。

「可憐我這一把老骨頭,兒孫早逝,只剩下女兒留下的兩個獨苗繼承家業」方萬山接著又說。

「自然是捧在手上如珠如寶,任何障礙都不惜代價要掃去」方萬山語帶暗含狠戾。

「方…」連徹還想繼續說,不料…

「小徹,不過是個平民,你似乎很在乎?」連霄擋住要說話的連徹。

「要知道上位者不可情緒外漏,不可有弱點」連霄意味深長的說。

「…沒有,我只是覺得方董太武斷了」連徹冷淡的回應。

「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人,既然方老放了狠話,那就交給他處理吧」連霄看了連徹一眼,接著說這句話。

「連老弟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可沒資格處理聖月的家務事,這件事自然還是交由校長”秉公”處理」方萬山對校長說。

「…」校長接收到方萬山暗示的眼神。

「沫沫,不好了,方萬山…不,校長要把雨悠開除了!」女同學氣喘吁吁的跑來休息室跟尹沫說出此事。

「什麼?不行!」尹沫聽到趕緊從座位上站起。

「既然如此,那就…」校長正要說卻看見尹沫。

「既然如此,那就把我開除吧!」尹沫嚴肅的說。

「沫沫,妳這是做什麼?這跟妳沒關係,回去吧」校長面色難看。

「爺爺!在你忙著接待嘉賓的時候,我突發哮喘差點死在這個宴會廳」。

「如果不是雨悠的救治,你現在見到的就是一具屍體!」尹沫不管這裡看戲的有多少人,她只想把真相告訴爺爺,她不能眼睜睜看見雨悠救了自己的命,還要被惡勢力欺壓,被開除的莫名其妙。

「而現在我的救命恩人因為替我上台居然要被開除了,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尹沫若有似無的暗指那可惡的方萬山。

「什麼?哮喘!」校長愛女心切聽到此事相當震驚。

「妳沒事吧?沫沫」校長緊張的問。

「現在是沒事,但是你執意開除雨悠的話,那把我也一起開除好了」尹沫堅決的說。

「…」校長心裡想著:公和私自古就是兩難的選擇題。

「尹老弟,我看這事就算了,法理不外乎人情,既然她救了沫沫,那就算是將功補過吧」方萬山看出校長的為難,心想著:一個平民,諒她也翻不出什麼風浪,不如賣個人情。

「方老哥,還是你體諒我,那這件事就算了,下次請你喝酒」校長鬆了一口氣對方萬山說。

「沫沫,跟爺爺去醫院檢查吧,今天怎麼會突發哮喘?是不是亂吃東西了…」校長擔憂的扶著尹沫的手,關切的說。

隨之人群也散去了…我只是靜靜站在原地,看他們爭鋒相對,直到一場波折平息,沒有反抗的能力,也沒有插嘴的餘地,就像一顆棋子,生死皆由人操控,無力反抗,如此卑微,如此不堪一擊!

「…對不起,沒能幫道妳」連徹像是看出我的無力,心疼的說。

「…我知道你有苦衷」蔣雨悠為這人肉刀俎任人宰割,這般無力讓她快心力憔悴。

「不是我不想幫,而是只怕…我幫了妳,恐怕妳的下場會更慘」連徹像是深怕我誤會,破天荒的向我解釋。

連徹心想:從小到大,所有能影響我的東西,都會被他們剷除,只有妳…絕對不行!遇見妳之後,我才覺得我不再是個機器,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我相信,只要努力,早晚有一天你會有自己選擇的權利的,我們都會有的!」原來別人眼中意氣風發的連徹,也有這樣無能為力,不得不屈服的時候,平民有平民的悲哀,貴族也有貴族的悲哀,蔣雨悠,妳不該如此自暴自棄!

蔣雨悠心想:原來我跟連徹兩個人的處境很像,直到今天我才更加確定,兩個同病相憐的人相遇就是種緣分,應當相知相惜,未來如果我們在一起了,我絕不會讓你獨自承擔這些壓力,如同你處處為我著想般也為你著想!

「沒錯,我如你一般,相信著,這一天,必會到來」連徹眼神晶亮,像是能獨懂妳心中的想法。

***************************************************************************
隔天一早,珠寶系教室~

「小瓷,妳這懶丫頭,昨天在家偷懶了吧?」蔣雨悠微笑的對穆瓷開玩笑。

「哈哈,還是妳懂我,這次開學典禮沒有我的節目,所以在家偷懶了」穆瓷悠悠哉哉的說。

「不過如果知道是妳主持我一定會來看的」穆瓷繼續說。

「…別提了,一時衝動險些釀成大禍」雨悠想起昨天的事心裡難免有些餘悸。

「我聽說了,如果不是奕飛被我爸媽叫去吃飯了,情況也不會變成那樣」穆瓷對雨悠感覺到抱歉。

「雨悠,妳有沒有想過和奕飛在一起?」穆瓷沉默片刻,接著看著我問。

「他是個狠純摯的人,和他在一起會過得很輕鬆幸福」穆瓷把奕飛的好說出來給雨悠聽聽,因為她看得出來奕飛很喜歡雨悠,她是真心希望他們可以在一起。

「而且他的父母很開明,你們在一起的阻力不會很大」穆瓷繼續說。

「怎麼這麼說?對我來說他就像好朋友一樣,我喜歡他,也只是對朋友的喜歡」蔣雨悠把對穆奕飛的感覺說出來。

「也是,感情的事本就說不清,朝夕相對的人始終愛不上,認識不久的人卻印在腦海揮之不去…」穆瓷像似有深刻體會。

我奇怪的看著她,她似乎很有感觸,忽然想起上學期去社團的時候她說的話,雨悠若有所思,朝夕相處卻愛不上的人是莊帆,認識不久卻印在腦海的人會是…還是不問了,幫她想清楚,那莊帆學長該怎辦?穆瓷靜靜沉思著

「同學們,看來經過一個假期的學習,你們都信心滿滿啊」老師擊掌吸引大家注意。

「上課前都在閒聊,不需要預習是吧?」老師接著問。

「那讓我來檢測一下,不通過檢測的,全部給我把珠寶寶石學抄三遍」老師像吃錯藥一樣狠狠一拍講台。

不一會兒考試結束,老師擰著眉頭看著收上來的答卷…

「看看看看,這都寫的什麼?紀雨萱,天然黑珍珠和人工黑珍珠妳都分不清?把書抄三邊」。

「….」老師批評了很多人。

我和穆瓷提心吊膽的坐在座位上,忽然聽到他說…

「蔣雨悠!怎麼連妳也不好好學習了?這個問題都能答錯」老師說。

「…老師,這部是我的答卷」我湊上前看是哪個錯了,卻發現。

紙上是我前世最熟悉的字跡,這分明是蔣明楓的答卷,看來我已經成為她的心頭刺了,竟然情不自禁的寫出我的名字。

「問題答錯就算了,名字都不會寫了,這是哪位?站出來給我認認」老師嘲諷的說。

遲遲沒有人站出,看樣子蔣明楓不打算出來承認,也好就算我不出手,她自己也會把自己作死的!

老師看久久沒人回答,怒火高漲…

「犯了錯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好好好,我一個一個點名,我不信找不出來」。

「老師,對不起,是我,我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所以頭腦不太清醒,才寫錯了」蔣明楓咬牙站起。

「身體不舒服不是不學習的藉口,回去把書抄三遍」老師眉頭擰得更緊了。

「是!」蔣明楓怨恨看我一眼。

我心情愉悅的回到座位上,毒蓮花不敢反抗受聖月保護的老師,那就慢慢抄書吧!

「本月將會開始珠寶比賽複賽」。

「初賽通過的人有,穆瓷、蔣明楓…」。

「蔣雨悠」老師念到我的名字有些停頓。

他的停頓讓我了然,看來初賽的名次不是很理想…

「本月的複賽會選出20人進入決賽,所以競爭會非常激烈」。

「希望下課後同學們自己好好尋找靈感,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老師繼續說。

「老師,我…」下課後我追在老師身後,猶豫問。

「雨悠同學,我知道妳想問什麼,初賽妳的名次並不理想」老師點出我的疑慮。

「如果妳想在複賽和決賽中得到好的名次,只能違背本心,迎合評委們的喜好」老師對我說。

「而堅持走自己的路,可能會失敗,但是未來還有很多機會不是嗎?」老師看出我臉上透漏的不滿,他知道我絕不會違背自己本心,因此只把話說到這。

「…嗯」我若有所思的回應老師,即使我努力,只因為不合他們的喜好,就不被認可嗎?

「那我的努力難道是沒意義的嗎?」蔣雨悠自言自語的說著。

「喲,這不是我們珠寶系的天才嗎?怎麼如此失魂落魄,看來初賽就給了妳狠狠一巴掌啊」唐琦看到我的失落,嘲諷的對我說。

「先擔心妳自己吧,去好好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惡毒的嘴臉,將來誰敢娶妳」我一點都不受唐琦嘲諷的影響,反而將她一軍。

「哼,耍嘴皮子有什麼用,我們可都等著看妳複賽就被刷下去呢」唐琦說完就離開。

雨悠此時心裡很煩躁,我明明可以做出比她們優秀的作品,只要我也使用昂貴的原材料,雖然並不想,但是我一點都不想輸給蔣明楓!是的,我放不下心裡的這執念和不甘,我才重獲新生,也因為執念和不甘,我決定委屈求全一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