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伍就像進入新的學校,新的職場一樣,是來到一個全新的環境。在陌生,離家很遠,沒有半個熟人的地方,感到害怕、緊張很正常。每一個新兵的故事,就是在面對全新的生活,充滿不安的未知中開始…
    新兵入伍第一天,全部新兵剛剛來到營區。我們驚魂甫定,數道指令就立刻下來。我們還沒站穩腳步,就被逼著跑步。第一天的行程,要聽說明會、套量衣服鞋子尺寸、領裝備、買日用品、理髮。作業時間從下午兩點大家坐專車來到營區,直到晚上六點天黑前。短短四個小時,要處理完全連一百五十三人的瑣事。
    六點以後,要吃飯、洗澡,洗完澡後到睡前的最後一點時間,全部人都要驗尿。軍中紀律嚴明,實施全面普查。有毒品陽性反應的,就要直接移交憲兵隊。據說我們這一梯新兵中,交了一兩個人出去。由於所有人都還不熟,甚至沒人記得他們的長相。後來兩位怎麼樣,就沒人知道了。
    任務很瑣碎、行程非常匆忙。剛到新環境,很多人還在緊張,事情又多使我們焦急。另一方面,長官們的壓力更大,事情做不完導致拖延,後續課程進度跟不上。他們要要被檢討,要受懲處。有些人本來就很害怕,遇到陌生的事物呆掉了,處理事情時手腳慌亂,慢了下來。而班長才沒有耐心好好說話,他們一急之下就開始對新兵大吼大叫。被罵之後,原本只是呆掉的人傻掉了,傻掉之後班長又罵得更兇。所以才第一天,剛剛入伍,連上的氣氛就非常凝重。
    班長示範最糟糕的管理技巧,身為上司只顧自己,不管底下人的死活。新兵還在心理調適期,班長就想要樹立威嚴。結果導致新兵過於恐懼,整體部隊運作效率降低。班長心裡焦急,新兵也不好受。當大家都在忙亂時,就只有班長有脾氣可以發洩,而新兵滿肚子委屈都吞下肚。才第一天,就展現出不公正、不合裡。表現出志願役軍人是老爺,來軍中度假;義務役軍人是奴僕,來軍中受罪。第一天,就已經產生矛盾。
    如果每個人能多看一點,多想一點,學習換位思考,團隊合作就會順利進行,氣氛也能融洽。每個角色都有每個角色得不容易,我並不是班長,我不清楚他們到底多辛苦。所以我不會對他們的角色有怨言,不會因為班長做不好就不滿,不會渴慕與班長交換身分。但是有些班長不時對新兵的角色有怨言,對於那些指控,新兵們會感到不舒服。出口抱怨的班長凡事不自我檢討,只會抱怨新兵很爛,帶不動、教不會。
    我們生命中,總有幾個這樣的人。脾氣大、幼稚,自我中心,就像被寵壞的孩子。只要他們握有超過他們能力的權力,沒有人去控制他們,就會習慣為所欲為。這種人不願意付出,就算付出也會惦記在心上,強調回報。
    我在十年前,也是這樣的人。曾經不成熟並不可恥,誰與生俱來就是經世成熟的大人?人總會成長,我早一步開啟智慧,而班長們晚一步罷了。學會付出,才算是真正的成長。也因此,我不會因為他們很差勁,就怨恨他們。
    入伍後,接下來的一周,我們要去適應軍中的作息、飲食和規矩。這一周是四個月中,最艱苦難熬的日子。有人本來的作息不常,不習慣晚上十點睡覺,早上六點起床。於是晚上輾轉難眠睡不好,白天沒精神。有人嬌生慣養,平時入口的都是山珍海味。軍中的伙食比較簡單,他們只吃得下白飯,其餘菜色,常常碰都不碰直接倒掉。沒吃甚麼東西,導致瘦了一大圈,身體虛弱。
    我從小家境並不富裕,家規很嚴厲。每一餐都很簡單,晚上十點前熄燈。大學念書時,離開家獨自生活後,仍然保持一定的自律程度。大學的生活充滿各種誘惑,常常要配合朋友活動。因為沒人管,失去監督,所有人想幹嘛就幹嘛。白天翹課補眠,半夜享受生活,在網路上一起遊戲,或是約一約前往一些聲色場所。比較孤僻的人,也會利用晚上的時間追劇或是滑手機,常常熬夜。我能抗拒一切誘惑,注重維持健康,維持良好的精神及體力。每天十點半熄燈,甚至讓同學佩服我。軍中的睡眠時間和伙食,對我而言是剛剛好,一點也不需要去適應。
    我最痛苦的地方是要學會摺棉被蚊帳,整理內務。我的手腳本來就不靈活,還記得從小到大所有實作課程,包括才藝、美術、家政、實驗,只要靠雙手操作的,我全都搞得一團糟。而軍中對內務的要求很高,要把棉被摺成完美的豆腐狀,蚊帳要有八個角。偏偏我運氣不好,拿到的棉被蚊帳都是舊式的,比較軟,本然就很不好摺。舊式寢具不好摺,班長雖然知道,再評分的時候還是一視同仁,不會法外開恩。
    五點的天空是暗的,看不清楚周遭。早上起床是不能開大燈的,只能開小燈。我每次都比別人早起床,小燈還沒亮,我就先盥洗。小燈一亮,大家還在睡覺,我就開始摺棉被。但是結果卻很不順利,長官才不會管你有沒有盡力,在寢具上有沒有不公平的地方,或是這項任務對你有甚麼難處。只要看到我做的比別人差,無視我的努力,就會直接開罵。我每天用心摺,卻被罵了整整三個月。但我始終沒有擺爛,堅持每天整理好內務。退伍前,我的內務才稍微有點樣子。
    第一周的時間很趕,除了正常上課以外,長官還要利用時間教我們軍中的規矩。規矩繁瑣,包含立正、坐姿、舉手、排隊、走路、敬禮、儀態等等,一舉一動都有規定。軍中的各種限制,無疑是重重枷鎖,實在令人窒息。軍中最不舒服的是多了太多的規矩及限制,一舉一動都要注意。我不禁想起連續劇中宮女們的宮廷生活,禮節繁複,生活不自由。其實她們受的種種限制跟軍中很像,簡直令人抓狂。就算生活富裕,衣食無缺,卻還是很不滿足。看劇時沒什麼感覺,直到當了兵,才知道這種時時被監管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難怪許多文人墨客喜歡對宮廷生活大做文章,或許在高壓的環境下,本來就會出現比小說更離奇的故事。
    入伍後第一周,我們過的不好受,同時班長肩上壓力也極大,必須很快把新兵教到位,否則上面的長官過來,看到我們出醜,只會責怪班長沒教好。要教的東西太多了,縱使有下課時間,也會被班長徵收挪用。我們要利用時間自行去上廁所,我們只能利用每早上漱洗完畢集合前、三餐飯後睡前、以及一天兩次的換裝,抽空去解決生理問題。乍聽之下很多機會,其實每次都很匆忙。小號的話一分鐘就可以解決了,想上大號的就比較麻煩。也因此,不論在哪裡服役,當兵第一周很多的人都會便秘。就我們連上而言,大約有一半的人為此困擾。幸好第一周的適應期過後,教育完畢後,班長不會再壓榨新兵的時間,因此不再有人便秘。
    緊繃的生活確實令人窒息,但是學會去適應,是一大成長。鐵一樣的紀律,訓練我們做好生活管理,讓思維、動作更靈敏、迅速。處理瑣事就好比做菜一般,在剝蒜頭的時候,就要想到接下來要先熱鍋、倒油、將菜放到鍋子旁邊、然後趁空檔處理調味料、清裡水槽。手上做一步,頭腦要想三步,動作才快。
    我在大學念書時,是在外獨立生活。我能過得不錯,但是沒人叮嚀所有細節都要到位,生活上也比較隨意。我做事常常丟三落四,常常搞丟東西,一學期我要買三把雨傘。生活上過得很愜意,時間有餘裕。走去附近的商店不費時間,一把傘沒多少錢,我做錯事也沒人罵沒人管。所以搞丟東西也不在意,沒有強烈的動力去改變這種壞習慣。我儀態不整,因為在學校裡,誰管你領子有沒有翻好。就算衣服套反了,穿著夾腳拖上課,教授看到學生有出席,就覺得很有面子了,還能有甚麼要求。
    軍中可不能這樣玩,我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生活上有很多不足之處。我會弄丟小帽,也常常忘記翻領子。自己生活雖然能學習獨立,禮節卻常常不合宜、不夠體面,顯得有失身份。看到我的行為舉止,別人根本不相信我是清華大學畢業的,很難與我的高學歷連結。我的學歷甚至變成我的包袱,被班長加倍的羞辱。我被糾正、被責罵、被嘲笑,當下當然覺得不好受。但事後回想,其實非常感謝這些人,協助我改正我的壞習慣。
    我自己最困擾的一點,是常常出門忘記帶東西。在學校時,離開宿舍五十公尺,突然想起課本沒帶,折回去拿。拿完後,走出一百公尺,又想到文具沒帶,就要折回去拿。好不容易來到教室,打開書包,發現忘記帶作業,趕緊跑回宿舍拿。
    在學校這樣玩無傷大雅,上課遲到根本不當一回事。但我自己很清楚這始終是我的壞毛病,我總是要改過來。
    在軍中,有壓力的情況大不相同。走下樓梯,發現自己忘記拿鋼盔,跑回去拿,再下樓集合。才遲到五秒鐘,班長可是毫不留情的教訓新兵。幾次之後,我發現我漸漸根除這樣的壞毛病。所以我很感激那些罵我的、羞辱我的班長,有他們給我壓力,我才能變得更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