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奇  >  奇人軼事

[奇趣見聞]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line
avatar
2316 5 0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本故事依據大部份真實內容而改篇創作)

「嘖,又被傳送到這裡嗎?這所被封閉了的房間...」

丈回到了一所熟悉的房間,感到非常不滿。

在這所房間中,四周的牆壁都是白色的,雖然房内有門也有窗,然而都是不能打開的,故房内的人並不能從這兩處離開。

「嗨,丈,自上次木星UFO事件後也一陣子沒有見面了...」一個穿著黑色緊身服的人坐在房間其中一個角落,向丈寒喧幾句,他的旁邊同樣坐著一個穿著黑色緊身服的人,但卻沒有說話,似乎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看到你們兩個就知沒有好事發生,這次不知又要被困多久了,嘖!」

丈走到房間中央,摸了摸白色房間中唯一存在的物件--一個全黑色的球體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都是這個黑球害的,可惡!」丈邊說邊揮右直拳擊向黑球,可是感到痛楚的卻只有丈一人。

「哎唷唷(痛) ~」

「哈哈,你上次已碰璧過一次還不學乖?這黑球明顯是用堅硬的金屬所造的,你軟弱無力的拳頭又怎會對它有效果?果然是一個既衝動又不懂吸取教訓的陰謀論派!嘿!」

「蘿曼,你閉嘴!我只是敲打一下緩發悶氣,這與我喜歡談陰謀論有何關係? 何況上次的事件不是還沒有完全解開謎...」

﹝~~新~~的~~一天~~,

早~~晨來了,令~~人期待~~﹞


一把神秘的聲音從丈身旁傳出,把丈稍為嚇倒,並打斷了他的說話,原來聲音是從他身旁的黑色球體發出的。

﹝~~開~~始來做~~一二~~三~~﹞

「終於來了嗎?」蘿曼的表情隨即變得嚴肅起來。

丈看看四周,確認了一下人數。

「這次只有我們三人嗎?不過就算只有我一個也沒問題的。」

「你太少看黑球了吧,先看看任務是甚麼才再說,希望不是那些尋找甚麼外星人、飛碟之類的無聊任務吧。」蘿曼走到黑球前面查看。

黑球的中央顯示出一些偏向立體的文字及圖像,就像在看一個3D螢幕似的:

【目標】黑洞影像

【特徵】冬甩 貓眼

【喜歡的東西】 讚賞 公眾注意

【口頭禪】 這是人類第一張攝下的黑洞圖片,具有歷史意義,對將來研究黑洞甚至其他天文課題有很大的幫助

【任務】剖開真相(?)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蘿曼看著黑球中的黑洞圖像,頓時感到十分興奮,雖然對天文學的知識只有皮毛,但科學至上的蘿曼,當初知道天文學家們在2017年已藉「事件視界望遠鏡計劃」(Event Horizon Telescope, EHT)攝下了人類第一張黑洞照片,已非常期待能看到;照片本說是在18年年頭發佈,最後卻是足足遲了一年於本年4月10日才正式公佈,但遲來總比沒有好,蘿曼覺得在自己有生以來能看到這歷史一刻已很安慰。

「剖開『黑洞影像』的真相?這次任務似乎很簡單呢!」蘿曼邊說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這次替黑洞拍照的計劃我一直有留意,簡單來說,就是全球30多個研究所超過200個科學家所組成的EHT團隊,透過分佈於全球不同地區包括美國、墨西哥、智利、法國、格陵蘭和南極等八個射電天文望遠鏡所收集的電波數據,拍攝出史上第一張黑洞照片,以解開宇宙之中最大的奥秘......」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蘿曼胸有成竹繼續論述:「這次所拍攝的黑洞位於距離地球5,500光年的人馬座A中的M87星系,雖然從字面上說到是『黑洞照片』,但由於黑洞本身不會發光,根本就不能直接觀測,故所謂的黑洞照片其實只是拍攝黑洞鄰近區域的光以間接證明黑洞存在而已,照片中橙色的光環就是黑洞外面的那些光了,光環中的黑影當然就是黑洞了!!」

「好,完美解決,我們可以離開了吧?!」

蘿曼滿心歡喜以為任務已經完成,怎料白色房間及中央的黑球卻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和反應,三位穿著黑色緊身服的人依舊在這個奇怪的空間之內。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丈棒腹大笑,明顯在嘲笑蘿曼:「黑球的任務怎會這麼簡單,何況對我來說,這張『黑洞影像』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黑洞相片,大概黑球是想我把這張『照片』背後的『真相』說出來呢~哈~」

蘿曼被丈恥笑雖然感到不快,但隨即便冷靜過來,並回應道:「你口中的所謂『真相』大概又是甚麼陰謀論吧,那些沒有實質證據的東西又怎可能是真相呢?黑球沒變化只是我剛才所說的不夠詳盡了吧。」

「隨便你怎說,反正待會就到我表演了~」這次到丈滿懷信心。

蘿曼走到黑球旁邊,雙手觸碰著黑球,心中想著一個畫面,黑球就把她心裡的圖像投影出來了:「就是這張圖片了,能較詳細解釋黑洞圖像的說明。」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雖然我承認最先報導其中一位製作演算程式的29歲女科學家Katie Bouman多少帶點吸睛的宣傳意味,不過事實上這位已畢業的MIT(麻省理工學院) 學生,在三年前已有份代表EHT去講解黑洞及關於黑洞相片的事,而並非在今天才突然冒出來的角色。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蘿曼在黑球開啟了一條影片連結

https://www.ted.com/talks/katie_bouman_what_does_a_black_hole_look_like/transcript?language=en#t-176162

「而且Bouman亦有在訪問中說到這是團體合作的成果,各大傳媒亦已陸續介紹不同的團隊專家包括男性程式員Andrew Chael、台灣中研院天文所日本研究團隊等,而傳聞中作為首批程式編寫員的Andrew Chael曾寫了850,000~900,000個程式碼(lines of code) 也被他自己更正成只寫了68,000個,根本沒有女性科學家只寫了0.26%的code卻有100%的表揚的事情發生呀!!」



丈冷笑一聲:「關於這件事,雖然對我來說Bouman寫了的大約2091條程式碼對比起Andrew的68,000條真的連6%也沒有,不過既然有氣度的Andrew也有說過停止對Bouman攻擊,我也不在此事上說太多,只能說傳媒是有份渲染這件事的極大禍首。」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就是了,這張黑洞照片明明意義重大,是人類研究科學的一個里程碑,更是全球頂尖科學家的共同成果,根本就不應將重點放到這些花邊新聞之上,更莫論那些毫無根據的陰謀論了,所以說,這張黑洞照片怎會是『假』的呢?」

丈回應道:「可能對一些人來說,例如你,覺得陰謀論都是毫無根據的,然而於我來說,我所相信的陰謀論必定是會建基於一些實質證據或仍有疑點的謎團之上,而不是一些順口開河的,接近完全證明不到的『小說故事』,例如關於希特拉是否真的已經死亡的謎團......」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這宗不是在去年5月已證實了希特拉確實已於二戰時自殺了嗎?當時曾有法國專家用比較希特拉下頜骨的牙齒與舊X光片的方法去驗證希特拉真的死了......」蘿曼插嘴道。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丈心裡暗忖蘿曼太早插嘴,明明自己還有不少例子想說,像1997年美國鳳凰城的UFO事件,前亞里桑那州州長費弗‧希明頓(Fife symington)就承認自己在任時說謊,謊稱自己見到的UFO為軍方照明彈,實際卻是連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麼的巨大V型神秘光點,那UFO到底是外星文明還是美國秘密科技呢?又如明明在地球上已存在著諸如聯合國大會讓百多個國家的元首及領導人聚首一堂相討世界大事,然而在每年,卻還是有一個名為標特堡 (Bilderberg) 的神秘組織集合了多國政要、高官、皇室、軍事將領、企業巨頭、最富有的銀行家等世界精英團隊舉行一次不公開的神秘會議,這怎不會令人有類似「新世界秩序」的陰謀論呢?又例如美國的登月事件亦確實有令人懷疑的地方,但想深一層,這些事件與「黑洞」的關係未算太大,不說也無妨,丈便決定只集中談論希特拉未死的陰謀論了。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丈回應道:「哈,原來你看完這個結論不會覺得奇怪嗎?明明現在最能證明一個人的身份驗DNA就可以,為何俄羅斯政府卻拒絕科學家們驗那副骸骨的DNA? 要知道之前就是為了令要陰謀論者閉嘴才於2009年用DNA測試檢驗了俄政府所收藏的希特拉頭骨碎片,結果卻發現那是屬於女人的DNA,現在不允許用DNA檢驗,不是有點此地無銀的感覺嗎?」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我認為你是想多了,這只是因為使用核對牙齒X光片的方法已足夠證明希特拉早已死掉,所以用不著檢驗DNA而已?」

「表面看來如是,但實際上核對牙齒X光片的方法早在2013年之前已試過了,在當時也曾大肆宣揚並證實希特拉已死掉了呢!那為何現今要再重覆一次過往已證實了的測試,反而仍是不肯用更易得知真相的DNA檢驗?這根本說不通吧?」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蘿曼好像聽不入耳並回應道:「我仍是覺得你們就些陰謀論者太多妄想了,試試信一下科學的力量吧,既然官方都證實希特拉已死,你們就不應該再懷疑了,想太多很容易被大眾取笑呢,看看那些地平論者就常被恥笑了。」

「嘖,地平論者也只是有他們獨有的想法吧,就如一些有特定宗教的人士有他們自己的一套世界觀而已;同樣科學也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觀,只是對大部份人來說,以科學所解釋的世界合理性會比其他幾種更高,也有更多證據去證實而已,但科學所解釋的世界是否全部也是真理?也不見得......

「科學又怎可能跟迷信的宗教及陰謀論相提並論呢?你真愛說笑,在我們的世界中,科學又怎會不是真理呢?如果沒有科學,我們可能到今天仍以為世界是平之餘,也是穹蒼的中心呢!」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丈一早知道遇到「科學狂熱者」是十分麻煩的事,但為了之後更重要的討論,只好無奈地回應:「唉,我不是想質疑科學的重要性,但要知道科學有極多理論都是無時無刻在變化及修正的,例如19世紀的科學家曾以為一種被稱為第五元素的物質『以太』(Luminiferous aether ) 存在,但後來卻被推翻,結果『以太』這一理論被否定了;更不要說歷史上曾發生不少『偽造』的科學事件,如1903年法國南鍚(Nancy) 科學家R.Blondlot就曾宣稱自己發現了一種新的宇宙射線『N射線』,甚至得到整個法國科學院及眾多法國科學家支持認證他的研究為正確,然而最終卻被發現這只是一個科學騙局;而『辟爾唐古化石』騙局、『冷核聚變』事件、中國的『水變油』事件,甚至連曾獲得192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密立根(Robert Millikan) 的著名實驗--『油滴實驗』也被證實是科學造假,其中後者的數據造假更是在其學術文章發表後60多年才被其他人發現,儘管其造假並沒有影響最終實驗所帶出來的結論,但卻會嚴重影響誤差值,令測試結果看似較完美,可見所謂科學也不一定全是正確的。」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就算科學有少部份害群之馬及暇疵,但怎樣也比陰謀論及偽科學好吧!只要在知道自己所接收的資訊錯誤時去更正就可以了。」蘿曼依舊一貫科學至上的心態。

「但從前為被認為是偽科學的事物如『天體運行』、『原子理念』等在今天的社會也變成了正式科學呀!當然亦有不少陰謀論事件如『世界各國都暗中調查UFO事件』、『美國CIA所實行的人類思想控制研究即MK-Ultra計劃』、『美國醫療人員找黑人梅毒患者作假治療以研究梅毒特性的Tuskegee梅毒實驗』到近期『美國政府暗中對市民監控』等事件都被揭發不止是陰謀論那麼簡單,而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事件,那麼你怎麼能斷定現在的「陰謀論」不會在那天變成「事實」呢?所以無論是科學、偽科學、甚至是陰謀論,都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那倒不如我不理會事件的分類是否歸為『科學』,反之我每一件事都獨立去看待,並藉懷疑及證據去判別分析事件是否可信不是更好嗎?別忘了我們都是懂得思考的人們呀,不是不應盲從任何一方嗎?」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理論上這當然是最好的,然而一般人在忙碌自己的工作及學業時已經花費了接近大半人生,又怎會有時間去查證不屬於自己專長及範疇的資訊真偽呢?這些當然留給擁有專業知識的人去做吧,一來這些人不會像我們這些只有半筒水的研究者,以單薄的論述去解釋一切事件,而是經過長期的研究及反覆驗證,令人類能更容易去接近真相;二來,陰謀論及偽科學的害處實在太多,大部份的偽科學產品如甚麼特效保健食品、能量水等根本就只是儉財的工具,被騙財還好,只是金錢損失,最可怕是誤信一些根本沒有用的另類療法,令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受到威脅。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蘿曼露出非常憤怒的神情,並繼續說出自己所討厭的偽科學和陰謀論的不是:「就以近十多年的疫苗陰謀論來說,明明已有不少報導指出,一些在發達地區原來已接近滅絕的疫症如麻疹等開始復甦,就是因為社區有關預防麻疹的疫苗接種率不夠高,導致疫苗在社區的覆蓋率下降,但仍然有很多人相信疫苗陰謀論是真的,沒有打預防針,『群體免疫力』自然失效,從而令疫症復甦,所以說,陰謀論不但害己,還會害人;更甚的是,明明唯一一份證明MMR三合一疫苗針與兒童自閉症有關,刊載於科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的論文已被徹回,甚至寫論文的人被發現是收取了大筆款項才寫這篇論文的,研究中也有很多造假,但仍有不少相信疫苗陰謀論的人奉這篇文章作為支持他們的『科學證據』,不是很諷刺可笑嗎?」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雖然丈本身對「疫苗陰謀論」也是半信半疑,但聽到蘿曼只會信任主流權威,漠視其他非主流意見及個人意志,一時怒火中燒,把一些自己也未曾完全確定的資訊說出來:

「這有甚麼可笑呢?他們只是提出自己的觀點吧?雖然可能是有錯誤,但是否打疫苗本來就應該是個人選擇,尤其是一些致命性低的病毒,既然那些人認為打疫苗的風險及成本比不注射的風險高,為甚麼不隨便他們呢?就算不計算據稱幾十萬人才會有的神經腦病『吉巴氏綜合症』,也別忘了嘔吐、肌肉痛、頭痛、發燒等副作用確實亦是疫苗的風險,而且連經常接觸到疫症的醫護人員普遍接種率也不超過一半,更甚者去年台灣曾試過出現過問題疫苗針,雖然台灣政府曾進行過回收,但香港政府卻很遲才停用,加上香港竟然連抽樣檢查疫苗的機制都沒有,那萬一疫苗真的出現事故,我們又怎會知道自己所接種的疫苗針是否是出問題的一批呢?別忘記在中國大陸經常都會出現黑心疫苗,甚至試過有愛滋病患者的血混進了「免疫球蛋白疫苗」,因此就算沒有『疫苗陰謀論』,也不能怪市民選擇不打疫苗吧,而且實則上,有一個更令人覺得恐怖的風險普通市民可能是不知道的...」

「就是你這種人,唯恐天下不亂,把這些小問題當成大件事,才令華人地區的疫苗接種率變得低下,實際從數據上來說,有問題的疫苗及惹起嚴重副作用的只佔極低比率,就以流感疫苗為例,染上流感後患上併發症甚至死亡的機率都比較這些疫苗出問題的機率高,因此怎樣講,打疫苗做預防仍然是必須的,尤其對於高危患病人士而言;所以為了社會著想,請不要再用疫苗陰謀論去誤導人了。」

「我才要跟你說,可否不要每一次都打斷我.....我的重點還未說呢!我真正想說的風險是一般主流資訊不會說的,就是現今的流感疫苗其實有一部份並不是以傳統的雞胚培養病毒的方法製造的,而是用『基因工程』所培養出來的細胞基質,除了美國那種不會有致瘤性的Veno細胞,更有一種

由荷蘭所製造的致瘤性(腫瘤性) PER.C6細胞,雖然用這種方法製作能夠令製作疫苗的時間大幅縮短及成本大幅降低,然而背後卻有致瘤甚至致癌的風險,但竟然接近完全沒有華文主流傳媒講述這些事,你說是否很可怕呢?更恐怖的是,在研究致瘤性基因細胞時,研究人員確是有把細胞分解物注射到新生倉鼠、大鼠之中,發覺的確是少量機率會令鼠類致癌,然而,藥廠的報告認為疫症傳染的風險比患癌症高,所以在受監管的情況下以細胞基質製作成的疫苗卻仍然能夠發售,但到底有多少人因這些疫苗導致幾十年後因而會患癌,根本就是難以統計及測量。」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你自己也說,疫苗是在受監管情況下推出,那不是沒有問題嗎?我相信醫藥人員的專業!!」

「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既然有這個不穩定的風險,我認為市民應該要知情,再決定是否使用那些疫苗呢?」

「我認為只要相信專業,相信他們的監管就可以,事實上推出新藥及疫苗,都要經過多年至十多年的臨床實驗,如果真的有問題,專家們當然就不會使用了!!」

雙方各不退讓,辯駁得臉紅耳赤,這時,蘿曼想起了場内明明有第三個人,便道:「琛,不要只顧坐在地上,也給我們一點意見,我知道你必定會支持我的,對嗎?」

只見琛依舊坐著,一動不動,眼睛雖然很有神,目光卻只對著黑球,而且像聽不到他們說話似的,因此也沒有回應蘿曼。

「他不是睜著眼睡了吧?」

丈嘗試走到琛的身邊拍他一下,看看他是否睡著了,怎料他還未觸碰到琛,他就被背後一股龐大的引力吸走了。

回頭一看,發現「白色房間」竟然變成了全黑,只有黑球的外圍隱隱發出了白色的光茫,在微弱的光線中,他看到自己跟蘿曼正在半空中隨著黑球四周快速迴轉,就像黑球想把他們吸進去似的,在龐大的壓力之下丈倏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到底在「白色房間」中的黑球發生了甚麼事呢?而黑球想他們查找的「黑洞真相」又是甚麼呢?請留意下回分解。

[短篇故事] 黑球與黑洞 陰謀論與科學之間 (上)


想知道更多都市傳說真相及動漫冷知識?看更多請到→森羅萬象Zero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