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小說創作

[言情小說]

[魔幻愛情]星星少女 作者:水歆

line
avatar
3047 2 0
興趣寫作,試試一小段,視情況發展後續~





  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漆黑的森林中,一名男人在其中穿梭,他急速奔走,猛喘著氣,再疲憊,背上的巨大包袱明顯是個累贅,但他仍緊抓著不肯放手。

  「呼...前面...有光...」走了許久,終於來到森林的邊境,數呎遠的方向清楚地出現一絲火光,他低語,「應該是村莊...」

  男子喘著氣,思付著能否在這小村莊中借住一宿,但不停蹄的趕路讓疲憊的他完全無法多加思考,甚至忘了自己才剛經歷一場腥風血雨,根本沒有停留的權力,此刻的他是處處都是危機。

  但他卻無法將那些危險列入腦海的思緒,邁步,他筆直地朝那火光走去,然而當他越走近時,他越清楚意識到那火光不是什麼村莊,只是一棟木製矮房,而那光亮則代表著裡面有人居住。

  望著那房中的燈火,他開始有些猶豫,但不管如何,他都需要一個休息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在這荒涼的野地,這房子的主人是否願意讓他和他背上的東西住一晚上?

  硬著頭皮,他終於來到矮房的木門前,望著木門,四周明顯可以看出是有人居住沒錯,但卻非常簡陋,右方屋子的轉角處有著一塊用來砍柴用的枯萎巨木,而旁邊則擺著許多被劈砍好的木柴,其他的除了雜草外,什麼也沒有,甚至周圍還沒有任何圍籬,這和一般的林中生存者有很大的不同,然而疲勞的他最多的思緒只能到這裡,再多的,已完全超出他現有的能力了,抿住薄唇,伸手敲了敲門。

  而這扇木門內的主人彷彿早在等待般的,在他敲完門才剛收手便打了開來,裡面迎向他的是一位極為年輕的少女,不,應該說是個女人,因為她外表雖年輕,可眼神卻透漏著難以忽略的穩重和洞悉氣息,她穿著一般村婦才會穿的褐色連身長裙,長髮被俐落的盤在後頭,一身的打扮和臉上的氣質完全無法將她再度和少女的模樣結合。

  女人的直視,那豪不避諱的審視神情,犀利到讓他隱約感到恐懼,下意識的抓緊身後的包袱,隨時等著危機下來,好能隨時逃跑。

  「進來吧。」女人聲音輕柔卻冰冷,側了身,意示讓他進屋,但這毫不多問的行為讓男人有些愣住,多年訓練的警覺性讓他不得不多一分猜疑,即使他已疲憊到無法多作反抗,但面對一個女人他自認多少還是有勝算的。

  「你來敲門不就是為了住宿嗎?」女人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一愣,望住她冰冷的眼神,那幾乎要把自己看穿的視線讓他困難的舔過乾澀的唇,他深吸氣,望向屋內簡單的擺設,明顯屋中只有她一個人。

  吐出深吸入的氣息,反正門都敲了,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就進屋去,至少再難,要對抗的不過就是個女人而已。

  邁步走入屋內,一陣芳香氣息瞬間迎入鼻中,那不是他所熟悉的花草香味,那是許多植物混合出的香氣,無法分辨是由那些混合而成,卻異常的讓他感到放鬆,即使他知道自己不該鬆懈,這好聞的味道卻讓他有些無法集中精神。

  「你背後的包袱...」女人冷清的聲音在關門的同時瞬間拉回他的思緒,她還沒說完,男人便警戒轉身,護著身後的巨大包袱,警告意味十足地盯著女人。

  「你無需緊張,今晚你的追兵是不會到這的,你甚至大可在這住上幾天,等你身上的傷好了再離開也不遲。」

  「妳...」男人驚愕,沒想到他受傷的事這女人竟然知道,明明為了避開追捕,他想辦法一路更換衣物,為的就是把身上的氣味遺留在其他地方,以避開追兵訓練犬的追緝,身上的紗布也是一直更換的,她是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你很驚訝,我想你肯定沒看過你現在的樣子,臉白得嚇人,即使身上沒有血的痕跡,但你的古銅膚色卻呈現了些許死白色,若不是我懂一些治療的知識,可能會以為在我門前敲門的是一個揹著死神禮物的殭屍。」女人語調不清不重的說著,但她的意有所指在眼前這幾乎快暈厥的男人身上恐怕是聽不出她話中之意,視線緩緩落在他身後的包袱上,因為那是對世界很有影響力的東西。

  「我...抱歉...」僅和這女人相處幾分鐘便發現她的觀察力非常可觀,目前雖還沒遇上什麼問題,整體來說這女人算是善良的,光讓他入住就已是很大的恩惠了,現在的自己也無法多做任何反應,因為失血過多的他早已產生些許暈眩,如果可以,至少在倒下之前,身後包袱中的東西能夠平安無事是最重要的。

  「你先到房中吧,至少先把一切弄妥,我會替你準備傷藥的。」她指著旁邊的小房間,男人尋視線看過去,點頭後,便朝房間走去。

  望著他入內,女人只是無奈的勾起紅唇,她很清楚這男人往後的命運將會非常辛苦,只因為他帶著一個人人畏懼卻是世界大國都想得到的東西。

  走入廚房,她開始張羅著食物以及要給男人使用的藥草,她動作熟練的操作著一切物品,一旁的櫥櫃也同時在無人的狀態下打開,其中的草藥如有意識般地飛向她,伸手接下,打開瓶蓋將藥草倒入滾沸的水中。

  沒錯,她也有同樣讓人畏懼的能力,而她就是從那被完全消滅的村子逃出的唯一倖存者,不,應該說是唯二,只因她自身的預知能力讓她提早離開了那裡,避開了死亡的命運,而她也知道自己的使命,所以才會在見到這男人時,雖有猶豫,但仍讓他進屋。

  因為那男人所揹的行囊中,那被掩蓋的東西,正是村莊中另一個倖存者,更是帶來世界災害或是福利的她族遺孤。

  望著滾沸的水,她知道這男人將在第三天的時候離去,她必須在這有限的時間內把事情告訴他,那不但能幫助那孩子,更能保護那一路保護著那孩子的男人。

  伸手攪拌水中的藥草,調整著一旁鍋中的湯,她思付著該如何執行比較好。 本帖最後由 水歆 於 2019-10-18 22:17 編輯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