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小說創作

[男性長篇]

福爾摩沙 亂世群英 第1卷 第12回 雨傘革命

line
avatar
1385 0 0
第12回 雨傘革命

十月十日這天終於到了,中鐶村的中央宴會廳不到傍晚,便都燃起了燈,整間燈火通明,宴會廳裏就一張大圓桌,桌面敷著紅桌巾,紅桌巾中央繡著一朵大的白紫荊花圖案,桌上十副碗筷也已都擺齊,就等十虎入席。

天才剛黑「下賤虎」亡精領著「庸庸虎」瘟照輪、「矯情虎」――「禮失焉」、「才盡虎」――「謊遇狼」等4人,率先抵達就座,4人同坐一側。

不一會兒,逆倫崗「特首虎」涼真陰也領著「虛假虎」成小蠢、「騎牆虎」呈聾、「瞎眼虎」終鎮淘等4人,也抵達現場,4人同坐另一側,與亡精4人剛好形成對應面,左、右剛好都空著一個座位。

「人差不多都到了,可以上菜了。」涼真陰一聲吩咐,廚房來人立刻將酒菜擺滿了桌子。

「咦?『避虎』、『隱虎』兩個人咧?怎麼又不見人影了?」亡精率先開口了。

「我昨天派避虎押一批貨,去『武夷山』了」特首虎說。

「去武夷山?哦!是『小紂王』要的『貨』呀,那一定是上等貨色了,怎麼不先讓我看看,那麼急著就把貨交出去?」下賤虎有點遺憾著說。

「讓你先驗貨?那怎麼行!萬一你又色心大發,把處女捅破,那要怎麼交貨?那可是我最近才在汀江上的客船難得抓到的上等貨色耶。」瞎眼虎扯著嗓門說。

「我隨便說說的,你幹嘛那麼緊張呢?火爆脾氣還是一樣哪,哪個女人受得了你‧‧‧」亡精用下賤的表情酸著說。

「你說什麼?」終鎮淘生氣的站了起來喊叫說。

「幹嘛!你想怎樣?」庸庸虎也站了起來,大聲反嗆瞎眼虎。

此時在廳外,由雙方各自帶來的人馬,子弟紅衛兵,也怒目相向,場面緊張,頗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好啦!好了啦!大家都是兄弟,坐下來,好好說嘛‧‧‧」騎牆虎起來打圓場並把瞎眼虎安撫下來坐。
終鎮淘坐下後,把頭別過去,不看對側四虎。

看到終鎮淘坐下了,亡精才說:「坐下吧――還站著幹嘛呢。」庸庸虎這也才坐下來。

「既然各位,現在都坐下了,那就繼續我們剛才的話題吧!說到這個避虎呀,從加入以來,每每有什麼重要事情或任務需要人時,他都會東躲西閃的,所以大家才會叫他『避虎』。

這些年來也沒什麼重大貢獻,最常做的就是偶爾負責押貨去武夷山,有時這些貨還會在他眼皮底下跑掉,真不知道他有什麼資格坐這十虎的位置?

那像我呀~至始至終對這個團體都是竭盡心力、鞠躬盡瘁,為了這個村崗,我全心全力付出、鞏固領導、維持秩序、防止分裂、加強鎮壓‧‧‧為了這個村崗,為了這個團體,我甚至願意付出我的性命呀!

怎麼‧‧‧不信呀?好!明天開始我就在『金鍾』村絕食,不設期限,來表達我真正愛村崗的決心!‧‧‧」

一開口就嘰哩呱啦個沒完,還一邊做她的招牌動作「甩撥頭髮」的老、肥、醜大嬸是禮失焉,是目前十虎中唯一的女性。

她原本是性奴中的白斬雞,因不斷偷偷出賣崗民反抗及逃亡計畫給假裝來嫖她的亡精,因而屢屢建功,被紅黨破格拔擢,跟成小蠢一樣當做「紅五類」的榜樣,因為她的矯情做作言行令人做嘔,所以大家叫她「矯情虎」。

「停一停‧‧‧妳先停一下!」禮失焉旁的謊遇狼打斷了矯情虎的嘰哩呱啦。

「換我講一下,咳‧‧‧這個避虎呀‧‧‧表現不積極‧‧‧也就算了,至少人還偶爾在。

那一個隱虎呀!就更誇張了,加入這幾年,到現在,總共出現過幾次?不要說較後面才升格為十虎之列的禮失焉、成小蠢都沒見過他,連我們這些老資格的十虎也都快忘了他的長相,是不是?

這樣的『隱而未出』,到這樣的程度,他還算是我們的人嗎?‧‧‧有點腦的人都知呀!」

說話的是從小就愛妄想、愛說謊的謊遇狼,他喜歡畫畫,但他的才能有限,所以常常剽竊他人的作品,就算厚顏自封為畫界的宗師,也還是常常盜用他人甚至自己弟子的創意、點子,所以大家就叫他「才盡虎」。

「‧‧‧嗯,當初讓他們倆人加入‧‧‧是看好他們的身手,尤其是隱虎,他的武功‧‧‧可以說是我們當中最強的‧‧‧」特首虎說。

「欸‧‧‧老大!你這個話‧‧‧我不同意!」插話的是呈聾。

「我不認為有誰的武功會比我好,除非‧‧‧叫他現在就出來,我倆當場比畫比畫――嘿!――呵!――哈!」

說著說著,呈聾就在座上比手畫腳,一下子又是什麼「心靈扭曲蠕蟲手」,一下子又是什麼「色狼瘪三小毛爪」什麼的‧‧‧

大家反應冷淡,再次一齊不「鳥」他,坐在他旁邊的涼真陰‧‧‧輕輕用手將呈聾的肢體動作緩下,呈聾才停止。

「避虎我之所以會在此會議前,叫他押貨去小紂王那裏,就是教他要表現積極一點,他也願意配合,相信這點會有所改善的。至於隱虎‧‧‧當初跟他說好不約束他的,他才肯加入我們的,有他在,我們的戰力可以大幅提升‧‧‧」特首虎說。

「問題是‧‧‧隱虎,人幾乎都不在崗上,如何提升我們的戰力呢?所以藉著這次會議,我提議將隱虎除名‧‧‧再找一個人來遞補空缺。」亡精說。

「附議!」

「贊成!」

「我同意!」亡精一邊的三虎也紛紛表態。

特首虎這一邊的三虎暫不作聲。

「這件事要不要等避虎回來‧‧‧眾人再做研究呢‧‧‧」涼真陰說。

「不行!今天是十月十日的年度重大會議,避虎他不在,就是放棄了自己的一票,我們現在就要求投票表決!」瘟照輪用強硬的語氣說。

當十虎聚在中鐶開會,兩派意見正僵持不下時,距離整個村崗中心最偏遠的「舊籠」村也暗中起了變化。

舊籠村是避虎負責的村寨,管理最鬆散,而且避虎又抽調走一些較年輕力壯的紅衛兵,陪著他押貨,前往武夷山,此時留在舊籠村寨大部份的士兵,正因喝著避虎早早就發下的酒而全體醉茫茫的。

天才剛黑,由農奴營房帶頭,率先發難衝出的是黃愁生、黃躍明、荷韻詩,解決了監視哨亭的紅衛兵,工奴營房的「葛民暉」、「林慧偲」等人亦立即響應,不一會便完全光復了舊籠村。

接下來,只留下少數人,農奴們以舊籠村為中心,沿著東邊,以逆時針方向打上去,工奴們則順著西側,以順時針方向攻過去,並與各村內的農奴、工奴們裡應外合,勢如破竹,沒兩下,就收復了,「彎窄」村及「同鑼」村。

正當村民以此二村要再繼續向上進攻時,天空下起了雨,崗民們便紛紛撐起了雨傘或是穿上簑衣,繼續左、右包抄,向目的地──中鐶,圍剿過去了。

「表決什麼?」瞎眼虎拍桌的大聲說「4票對4票!你們是要表決什麼呀!」

「哼、哼,我們的訴求很簡單 一、將隱虎除名 二、空缺就由‧‧‧無中線補上‧‧‧」

亡精奸笑說的同時偏著頭,將目光投向站在門口一旁待命,此時也正在賊笑,並全程注視會議進行的賤嘴哈巴狗。

二人四目相交,顯示兩人早已事先有了默契,這點連庸庸虎也意外。

「什麼‧‧‧?」終鎮淘說著同時也看向無中線。

「還沒完!‧‧‧三、就是涼真陰做特首虎那麼久了,年紀也不小了‧‧‧又識人不明、用人不當,就連自己的親生女兒也管不好,這個逆倫崗特首虎的位置也該換人坐了。嘿嘿‧‧‧」

涼真陰聽到第三點,臉沈了下來,冷硬回應:「這紫荊崗是眾兄弟與我一齊打下的,誰當老大並不重要,重點是要眾兄弟在年度大會上投票決定,否則‧‧‧我不會下台。」

「是呀!現在看來是4票對4票,不確定的因素──避虎也出公差‧‧‧這三個問題還是留到明年再說吧‧‧‧」呈聾趁機「贊聲」涼真陰。

「哼‧‧‧老是搞拖延,治理常『走數』(意同台語走鐘),政策上又常不『交數』(履行實踐)‧‧‧哼!你們真的認為是4票對4票嗎?」

亡精說著同時,成小蠢站起來了,他走向了亡精的那一邊‧‧‧

然後――坐了下來!這一坐,令涼真陰等三虎也訝異!

「小蠢!你‧‧‧虧我一直提拔你‧‧‧」特首虎盯著虛假虎說。

「大哥‧‧‧該交棒給年輕一代了,你‧‧‧太老了‧‧‧跟不上,又只會阻礙團體進步」成小蠢又是露出只有一邊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表情說。

涼真陰真的太老了,也沒有用心在村崗。他有一個女兒驕縱奢華,只會吃喝玩樂揮霍村崗人民血汗錢,平日的言行就常荒腔走板,所以被人懷疑有吸毒,還會失控當眾掌摑母親。

「!‧‧‧」涼真陰氣惱著雙手握拳,似也無可奈何。

此時更令涼真陰意外的是,突然有人拿出小刀趁他不備,抵著他的脖子,控制了他的行動,不是別人,正是坐在他旁邊的呈聾!

「大哥‧‧‧你真的太差又太老了,像他們講的,你就下台交棒吧!」

「呈聾!你幹什麼?」終鎮淘驚訝叫著。

「你眼睛真的瞎了嗎?看不出來現在的局勢嗎?亡精現在才是我們的老大!」騎強虎說。

「亡精特首虎,我呈聾宣誓向你效忠,我忠貞不二、絕無異心‧‧‧」總喜歡「西瓜靠大邊」的騎強虎,見苗頭不對,毫無羞恥,立刻變節,所以亡精也才不事先收買他。

「嗯!好!來人呀!把涼真陰先綁起來。」亡精掌控了大局,開始下令。

「是!」

無中線帶著二個紅衛兵,拿著早就準備好的繩子進入大廳,將涼真陰的雙腕給綑綁住了。

孤掌難鳴的瞎眼虎,站在一旁不再出聲,似乎也屈服了,他雖然較嗆,但比起騎強虎還較稍有風骨,所以亡精也不為難他。

亡精站起來走向涼真陰‧‧‧

「嘿嘿‧‧‧不好意思,大哥!要先委屈你一下了‧‧‧村崗在你帶領下,是江河日下、日漸衰退呀,我再不挺身而出,恐怕這個村崗就要破敗瓦解了‧‧‧嘿嘿‧‧‧」

「賤嘴哈巴狗――」

「在!亡精特首虎!」

「將涼真陰押進大牢,靜侯召開批鬥大會。」

「是!」

無中線領著二個紅衛兵將涼真陰押出了大廳,往大牢去了。

七虎重新就坐入席,亡精就坐在北側的中央位子,左、右各坐著三虎,新統治結構儼然成形。

「太好了!太好了!‧‧‧現在亡精老大能夠當上我們的特首虎,是順天應人、眾望所歸呀!我呈聾第一個,就要敬我們的新老大,來!大哥,小弟我,先乾為敬了!」

騎強虎站起來說著,就將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搶著巴結當權者的功力,絲毫不亞於賤嘴哈巴狗。

「嗯‧‧‧好。」亡精也喝了一杯。

「老大‧‧‧這涼真陰已經收押了,他那個寶貝女兒要怎麼處理?」成小蠢問道。

「哼、哼‧‧‧我已經交待無中線了,把涼真陰關到大牢後,就順便去把涼真陰的女兒抓過來,那個『爛咖』大小姐,對村崗,對我們這個團體都毫無貢獻,只會耍大小姐脾氣,還有亂花我們大家的錢‧‧‧」

亡精說著也同時在心裏盤算著:

「那個小賤人‧‧‧仗著她老爸是村崗特首虎,對人頤指氣使、擺臭架子,對其他十虎說話也毫不客氣,甚至‧‧‧還有幾次,給我臉色看‧‧‧哼!待會先當眾好好羞辱妳一番,再帶到我房間,看我怎麼和妳算總帳。呵‧‧‧呵‧‧‧幹死妳!」

下賤虎亡精想著想著,眼睛又瞇了,嘴巴不自覺得呵呵笑了起來‧‧‧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