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小說創作

[男性長篇]

福爾摩沙亂世群英 第1卷 第14回 閩南邪神

line
avatar
1024 0 1
第14回 閩南邪神

就算是殺人無數的殘虐六虎,此時也嚇得汗毛直豎,不敢妄動。

「你、你‧‧‧又是‧‧‧誰呀?」瞎眼虎有點結巴的說。

「‧‧‧‧‧‧」對方沒有答話,只是仍站在黑豹的前方,盯視著全場。

這時候申公已從漁網中掙脫出來,他一看到救他的人,不禁露出大感意外的表情又驚又疑的說:「是你!‧‧‧閩南邪神!?」

「‧‧‧‧‧‧」青衣蒙面人仍然沒有回應。

亡精及眾虎此時皆心想:「現下少了一虎‧‧‧敵人則多了一個‧‧‧七對一變成六對二‧‧‧這下不拼不行了!」

於是下賤虎大聲叫喊,以提振眾虎精神:「兄弟們!──大家拼了!」

「喔!――」眾虎也大聲回應,彼此打氣,決定拼命了。

六虎及五名傳令兵一擁而上,紛紛向中央二敵攻去。

呈聾此時身上已無兵器,所以他一邊喊一邊使出他的拿手招式:「呵!――看我的「心靈扭曲蠕蟲手」、「色狼瘪三小毛爪」、還有‧‧‧」

話還沒完已被人「看破手腳」(台語),胸膛結結實實中了青衣蒙面人一掌,整個人向後飛撞到牆。

呈聾為了展示平日健身的肌肉,愛穿胸前開襟的上衣,此時只見他胸口多了一道淺綠色掌印,口中不斷嘔血,硬撐站起來,雙手指結扣杯手式說:「還沒‧‧‧還有‧‧‧「藉酒裝瘋拳」‧‧‧咳噗――」

吐完最後一口血,整個人就像喝醉一樣癱軟倒地,再也不起‧‧‧呈聾,從此再也不能耍虛偽、搞騎牆了‧‧‧

申公先前因以逮捕犯人、繩之以法為先,故出手多所保留,反導致自己身陷死亡危機,現在他明白,面對十惡不赦的十虎,冗長的法律審判程序已是多餘。他當下決定要這班惡徒即刻「就地正法」!

同時間,終鎮淘持三尖魚叉,使出專擾敵方下路,使對手失足,再罩漁網的招數──「浪妻淘不盡」攻申公正面;謊遇狼則手持約60公分長的鋼製毛筆,使出「畫虎反類犬」攻申公後側中路;成小蠢又藉牆面,躍至上空,整個人頭下腳上的,再度使出「雞爪遮天」。

「黑豹」申公一看此合攻陣式,馬上便知道,先由正面來的下路攻擊,只是擾敵分心的虛招,主要殺招是來自背後的中路及頂上的攻擊。

他以敏捷如豹的身手向前一蹤,不但躲過魚叉干擾腳步,更精確的踩著魚叉桿,向上一蹬,借力向後方彈高,也避開了後方的鋼筆,還踩著謊遇狼的頭,朝向就在一旁的牆邊跳去。

黑豹以牆面為立足點,雙腳再一齊用力一蹬,不但離開雞爪攻勢範圍,高度更在成小蠢的上方,整個動作完成不過2秒時間,這招便是豹刀訣的「攀」字訣。

七虎之中身手最敏捷的成小蠢驚訝不已時,黑豹已腳踩在他的後背上了,虛假虎在空中無法翻身變招,黑豹即刻雙手反握刀,由上往下一插,貫穿了成小蠢整個人‧‧‧

「轟」的一聲!

二人著地,申公由半跪姿勢起身,踩著整個人俯臥在地面的成小蠢屍體,安然走了下來。

另一頭,綠衣蒙面人逐漸逼進亡精,亡精一直後退,狂叫著並不停地揮舞著入珠棒,試著朝綠衣蒙面人攻擊,但始終打不著綠衣蒙面人。

蒙面人的左小臂及腕部裝著二支金屬勾,勾身呈圓柱形,長長略彎彎的,就像是蛇的一種毒牙,適合勾物,稱為「管牙」。

右小臂及腕部也套裝著二支金屬刃,刃身根部略呈三角錐形,也長長略彎彎的,刃尾雙邊緣銳利,適合穿刺切割,像是蛇的另一種毒牙,稱為「溝牙」。

左手一勾、右手一揮,行進間,蒙面人又輕鬆地解決了二名傳令紅衛兵,處於蒙面人後方的矯情虎一直發抖並且猶豫,不知道要不要射出「油旺尖」‧‧‧

「動手呀!‧‧‧等什麼?‧‧‧」下賤虎一邊喘氣揮舞著「亡精恩賜」一邊叫禮失焉趁機從後方發射油旺尖偷襲蒙面人。

禮失焉才剛想著:「偷襲什麼呀!‧‧‧有用嗎?‧‧‧對方都知道了‧‧‧」

蒙面人就突然停下腳步,猛地略向左後方旋轉,並向左後方轉頭向她看過去,禮失焉被這樣一瞪,嚇得腿都軟了。

亡精抓到這一瞬間,雙手舉棒,高高舉起,越過後腦勺,由後退改前衝,並使出全力,準備給對方狠狠的一記「當頭棒喝」。

說時遲,那時快!

「嗤──」的一聲!

綠衣蒙面人的左手「管牙」已經由下往上,勾住了下賤精的下巴,亡精就像屠宰場的豬一樣;下巴一上勾,就動彈不得,入珠棒也脫手了。

「呃‧‧‧呃‧‧‧噢‧‧‧」

接著,人肥如豬的「豬哥」亡精,被微微舉撐了起來,平時「深藏不露」的脖子終於出來見客人,蒙面人用右手「溝牙」往亡精的脖子上一劃!頓時血噴如泉,就像屠夫在殺豬的程序一樣,先勾住豬下巴再放豬血。

很快的,蒙面人趁下賤虎還未斷氣還可感受疼痛時,俐落地用溝牙從亡精的脖子以下一刀直直割下去直到臍下,亡精的衣褲及皮肉「啪」的一齊迸裂開來,豬肚裏的內臟、肥腸都順勢流露出了體外。

「哇~啊‧‧‧唔‧‧‧呃」亡精痛苦呻吟著,眼睛翻白,四肢抽蓄著‧‧‧整個「屠宰」過程不過幾秒。

一旁的禮失焉目睹整個殺豬過程,嚇得破膽並尿出來,癱坐在地上,不停發抖,只想往大廳出口爬去:「救、救命‧‧‧殺人魔‧‧‧呀!‧‧‧救命呀!」

十虎平時雖殘虐無道,但殘忍都是用在他人身上,絲毫沒有同理心,就像許多連續殺人犯,殺人時冷血、凶狠,一旦輪到自己上場受刑,常常失禁腿軟一樣。

現場還有三名小兵,也是嚇得棄械而逃,想要奪門而出,卻被才盡虎一筆往後背捅下,殺死了一個,正是自己的傳令親兵,另2名還是叫著跑掉了。

「啐!逃什麼‧‧‧敢自己先『落跑』(台語)」善長用筆,從背後捅人的謊遇狼自己也流著冷汗說著。

接著,綠衣蒙面人將亡精的身驅,擺放在倒在一旁的紫荊花圖案宴客大圓桌邊上,他似乎不理會在場其他人,逕自開始將下賤虎的所有內臟一一都用「管牙」勾掏出來,再用「溝牙」將其割離,就像是在殺魚,清內臟一樣‧‧‧

殘忍的手段、俐落的手法,親眼看到這血淋淋的一幕幕,申公心想:「啊‧‧‧確實是他!沒錯了‧‧‧閩南連續剝皮殺人案――邪神!」

「屌你老母!(粵語)」瞎眼虎破口大罵:「你們這兩個!不知道是假捕快,還是真殺人魔的傢伙!我‧‧‧我跟你們拼了!」

終鎮淘大叫著朝黑豹衝過去,手中三尖魚叉猛攻狂刺,分別刺向黑豹上、中、下三路,黑豹持刀一一格檔,黑豹在專注應敵時,謊遇狼又偷偷抄到黑豹後方要偷襲,抓準機會,用他的筆‧‧‧猛的一刺!

落空!

黑豹早察覺到了,一個閃身,已經繞到了謊遇狼的背後。

「才盡虎‧‧‧你的筆劃來劃去,都只有抄襲這一招『老梗』嗎?有點腦的人都知呀!(粵語)」黑豹說罷,便一刀將謊遇狼給解決了。

原本,十月十日熱鬧舉辦宴會的大廳,如今只剩下終鎮淘與申公豹子頭對峙著‧‧‧

禮失焉還失神、癱軟在門邊,口裏喃喃自語:「魔鬼呀‧‧‧殺人啦‧‧‧救命呀‧‧‧」

而綠衣蒙面人‧‧‧仍專注製作著他的人皮看板,正將下賤虎的「豬皮」和「豬骨頭」快速剖開分離中‧‧‧。

「棄械投降吧!瞎眼虎!你們的紅黨極權統治已經垮台了‧‧‧再過不久,紫荊崗民就會攻到這裏來了」此時申公仍希望能勸服終鎮淘。

「‧‧‧‧‧‧」終鎮淘思索不語,這時大廳內確實可以隱約聽到,從遠方傳來且愈來愈近的群眾喊叫聲。

「殺!」、「打倒紅黨匪軍」、「十月十日殺十虎」、「還民自由」、「人民作主」、「打倒極權」、「解放三奴」、「勞工農民才是主人」‧‧‧‧‧‧

「哼‧‧‧看來逆倫崗‧‧‧大勢已去‧‧‧『一寨、十父、百母、千孫』也將成絕響‧‧‧太晚了‧‧‧我也老了‧‧‧破產又失格‧‧‧還有什麼面目,苟活人世間!」

瞎眼虎一說完,便將三尖魚叉反向,用力往自己臉上一插!

左、右兩叉,剛好戳瞎他的雙眼;中間較長的主叉,則貫穿過後腦,終鎮淘當場自盡身亡。

「唉~到死還是執迷不悟,何苦呢?‧‧‧」申公頗感慨的說。

「豹子頭――」黃之蜂帶領著,持著雨傘的眾人,跑著來到了大廳。

「喔!你們都到了。」

申公面對眾人說時,同時也張望四周,綠衣蒙面人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剝好皮「精盡人亡」的亡精人皮,披掛在大圓桌邊上,亡精的嘴裏還被塞入著一顆橘子,就像是「三峽鎮清水祖師廟」的神豬比賽一樣展示著。

「是的!豹子頭,剩下的這些人‧‧‧要怎麼處理?」黃之蜂問。

但見黃愁生、杜文擇,押著涼真陰;黃躍明、荷韻詩押著涼真陰的女兒,同時葉得嫻、林慧偲也將禮失焉捆綁,等待發落‧‧‧

「嗯!先將他們押入大牢,我會把他們交由相關司法單位審理,同時也要查清他們的上、下游關係集團及與他們勾結、處處護航、包庇他們的不肖官員。只要有罪者,皆難逃法律的制裁!」

「對!只要有罪!皆難逃我們神捕,黑豹大哥的追緝!」平時就愛搞笑的葛民暉此時耍寶,比擬著有如幼豹的動作一般,俏皮地說著。

「哈!哈!哈!哈!」申公和大家看著都笑了,好久了‧‧‧崗民已經好久不曾如此放開懷輕鬆大笑了。

「欸――阿葛,你怎麼可以這樣稱呼我們紫荊崗大恩人?」葉醞儀笑著說。

「咦?不然呢?我們是平民又不混江湖,既不是捕快,也沒有向他學過刀法,要怎麼稱呼才好呢?」杜文擇也問說。

「申先生是解放我們紫荊崗的大恩人,助我們解決了十虎,還點醒了我們要『崗民自救』。他不辭勞苦、四處打擊罪惡,只為伸張司法正義,為民主持公道,此種執法人員令人感佩‧‧‧嗯!我們全體崗民,應該稱呼恩公為『申公豹』以示尊敬。」黃愁生提議說。

「申公豹?‧‧‧好!好稱呼!」

「對!就這麼叫!」

「贊成!‧‧‧申公豹!」、「申公豹!」、「申公豹!」‧‧‧

就這樣,申公豹三個字及歡呼聲,嚮遍了整個紫荊崗,久久不息‧‧‧

而「黑夜中的正義――新月黑豹」的傳奇故事,再次於民間、江湖上‧‧‧沸沸揚揚地傳開來了。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