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59.不讓你走遠

帖子為了力爭上游,努力發新帖,完整版請見: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59.不讓你走遠

  阿司還在婚宴會場,素歆突然拿著電話走近,神色有點不對勁。

  「阿司,出事了。」

  阿司第一個念頭是:”爸該不會真的被自己氣到心臟病發了吧?“

  忍不住暗喜,緊接著良心不安。

  「媽,怎麼了?」故作自然。

  沒想到素歆接下來的那句話竟然是:
  「你家遭小偷了。」

  「我家遭小偷了?」阿司竟然有點聽不懂。

  「你二姨剛剛回你家拿東西,發現你家亂七八糟,連狗都跑出來了,你看一下她傳的照片。」

  阿司心想,二姨是誰啊?

  沒見過幾次的親戚竟然把他家當無人之境,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素歆檢查阿司家的保全系統:
  「奇怪,保全系統為什麼沒有發出警告?送完客你立刻回家看看。」

  阿司瞧了二姨傳的照片:
  「除了Lucky跑進來,家裡跟我們出門前一模一樣啊。」

  阿司突然靈光一閃,Lucky應該是小均放進屋裡的,可是小均為什麼要這麼做?

  二姨回到會場後,不停與素歆交頭接耳,她堅持阿司家遭小偷,不然為什麼家裡一個人都沒有,狗卻自己跑出來。

  阿司聽了很厭煩,他家怎麼會沒人?小均一直在家啊。

  「等等,二姨,妳說有一串鑰匙跟感應卡丟在鞋櫃上?」

  「我老公已經在你家守著,別擔心,你有空再去看看吧。」

  阿司聽出了什麼,趕緊打電話給小均,電話那頭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二姨聽出電話那頭的人,正一頭霧水:
  「你打給我老公?你怎麼知道他電話?」

  阿司心想,我不是打給你老公,我是打給小均⋯⋯。

  阿司藉故上洗手間,轉身立刻衝去找小齊。

  阿司沒有滿場尋覓小均,因為他知道小均早就已經離開。

  不用尋找,小均在阿司心中存在感強大到無法想像。

  從來不需要刻意用肉眼確定小均是否走遠。

  「小齊,小均呢?他跑去哪?」

  「我不知道啊,還是你要問你朋友?」

  「我朋友?」

  他哪來的朋友?

  小齊把阿司帶去最角落的那一桌。

  一群小孩抱著氣球在地上玩瘋了,倪信跟倪爸爸緊盯著念保,念保和一個小女孩正玩得不亦樂乎。

  小女孩的家長也坐在附近,為了打聽小均下落,阿司顧不得那麼多,直接點名,把小孩玩耍區附近的兩位家長全抓過來。

  「倪信、陰天,拜託你們跟我出來一下。」

  倪信聽到晴天也被阿司點名,表情很不自在。

  晴天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個小女孩,一下向念保討婚禮氣球、一下教唆小女孩跑來問念保可不可以一起玩。

  小女孩十分活潑,一點都不怕生,念保天性內向害羞,沒幾下就被比他年幼的女孩收服,兩小無猜在婚宴會場盡情奔跑嬉鬧。

  欣慰的是小女孩沒喊晴天“爸爸”,倒是喊了他身邊的祕書“媽媽”。

  倪信見過那女人幾次,晴天跟她保持適當距離,看在倪信眼裡依舊不痛快。

  今晚孩子們的熱情影響了晴天。

  想起血緣還純正的年紀,也曾擁有快樂的童年,與哥哥、妹妹不知天高地厚的恣意奔跑。

  曾經看似平凡,原來並非理所當然。

  無辜的倪信,三番兩次成為他發洩的對象,宣洩自己一身無處可去的愁悶與不暢快。

  他跟倪信之間沒問題,有問題的是自己,晴天明白。

  可以無理把氣出在一個人身上、可以對一個人亂發脾氣。

  這種不一樣的特權,竟讓晴天一時之間捨不得結束冷戰。

  四人走到飯店外,找了一處隱密的角落。

  「你們有誰知道小均去哪裡了?」

  「他剛剛不是還在台上唱歌?」

  「那是剛才,現在我到處都找不到小均,他連手機都丟在家裡。」

  「童養媳,小均是一個大人,他不會走丟。」

  倪信卻不這麼想,小均曾經被綁架,還差點丟了命,看到阿司慌張的神情,倪信跟著擔心。

  「還是我打電話給有緒?」小齊電話已經拿起來了。

  「好,陳公子在場我們也比較安心。」

  聽倪信不假思索回應,這下換晴天心裡不痛快了。

  晴天知道“新伯母”白素歆想趁今天喝喜酒,順勢將白家的單身女孩介紹給他。

  白家家世雖然爸看不上眼,一時也不方便直接拒絕大嫂。

  晴天帶著應付的心情來參加童養媳的婚禮,順便把文曦跟她女兒一起帶上。

  文曦跟他商議要把女兒帶回台北一起生活,晴天雖然不在意她曾經隱瞞有個女兒,卻不想讓有心人對爸暗中咬耳根子。

  不如直接讓文曦帶著女兒陪他赴宴。

  既可以擋一擋大伯母給他的“相親對象”,還可以試探爸對於文曦隱瞞女兒的反應。

  兩人傾向於趁早讓女兒之事見光死,避免有心人多了操作的空間。

  如果爸真的在意文曦的過去,晴天還可以快刀斬亂麻,直接引薦文曦到別家公司工作,否則還要不停試探也挺累的。

  晴天卻沒料到倪信一家人今天也帶著珈臻兒子出席。

  他對倪信早就氣消了,就是沒辦法厚著臉皮低頭。

  文曦的女兒一直吵著也要汽球,還跑去玩念保的汽球,晴天讓兩個孩子玩在一起。

  整晚替文曦盯著女兒,還要躲煩人的“介紹對象”,最後窩在倪信這一桌就不打算走了。

  積極在倪信附近完美出沒。

  倪信整晚努力裝作不認識晴天,此時卻被阿司拉出來跟晴天圍成一圈。

  有緒早就回到婚宴會場,接到電話後趕來,一開口語氣就很差:
  「你今晚在搞什麼?嫌小均的精神狀況太好了?你刺激他之前有問過王醫師嗎?」

  「我現在不想跟你吵這個,小均去哪了?」

  「我不知道,我送爸回家,剛才趕過來。」

  「有緒,替我把小均找回來好不好,我拜託你。」

  「陳有司,你的行為會不會太可笑,對他不聞不問也不是這幾天的事,今天都要入洞房了才想到找他?」

  「小均他不對勁,他把鑰匙跟手機全丟在家裡,他一定是打算不回來了,有緒,你知道他去哪裡嗎?」

  「他的行為很難理解嗎?你今天正式成為別人的老公,他再過不久就要服刑,用屁股想也知道小均打算從今天起避不見面。不然呢?你以為他是一個很看得開的人?」

  「你的意思是說⋯⋯小均打算從今天起再也不見我了?」

  「你的理解力真好。」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阿司,你進去吧,別忘了你今晚是新郎。」

  「有緒,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小均不見了?」

  有緒差點翻白眼:
  「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多重人格症嗎?你不是早就知道小均會離開?就算他今天留下來陪你們夫妻強顏歡笑,之後呢?他不用入監嗎?小均遲早要離開,你在大喜之日才突然像瘋子一樣找人,你到底是哪條筋不對?」

  「我知道他會暫時消失兩個月,可是我不習慣,我真的不習慣⋯⋯。」

  有緒不知想到什麼,口吻轉為柔和:
  「回去會場吧,新娘和媽都在等你。」

  「幫幫我,你們幫幫我找到小均。」

  阿司開始轉頭懇求倪信等人。

  有緒阻止了阿司:
  「阿司,別這樣,想想今天是什麼場合,小均不會離開太久,兩個月很快就過了,我跟你保證,請你不要這樣。」

  晴天聽到阿司與有緒的對話,表情有點奇怪,他對倪信使了個眼神。

  倪信接收到晴天的神色,連忙跳出來打圓場:
  「阿司,我們會幫你找小均,也許他會借住我家,你還記得地下室嗎?他的鑰匙還沒還我。」

  阿司臉上露出曙光:
  「拜託你,去你家地下室幫我找到小均,找到小均立刻告訴我,拜託你!」

  倪信點點頭。

  晴天插話:
  「我也可以幫忙找人,但我得先把我祕書跟她女兒送回家。」

  阿司點點頭:
  「拜託你們了。」

  小齊指著自己:
  「那我呢?」

  「小齊你先回你家等等看,說不定真的會等到小均。」

  有緒趕緊打發小齊,目的當然是想儘早解散這群人,他怕媽找不到阿司開始到處找人。

  倪信、陳有濬、阿司和他,在這麼關鍵的時刻竟然為了找小均全湊在一起。

  被媽看見不是找麻煩嗎?

  有緒解散了倪信,“架著”阿司回婚禮會場。

  倪信、晴天假意解散,趁大家不注意,兩人又返回原地。

  晴天帶著倪信開始在街上快走。

  走了很遠很遠,腳程終於慢下來。

  倪信仍帶著警戒,聲音冷漠:
  「我們已經走得夠遠了,陳先生,有話不如現在說。」

  「信,還在生氣?」

  「如果你把我留下來的目的是說這些廢話,你已經說完了。」

  「信,你真的那麼相信有緒?」

  倪信冷笑:
  「有緒不是你堂哥嗎?連你都承認姓陳的沒一個能信。」

  「倪信,有緒是不是告訴你小均要入監服刑兩個月?」

  「我不太記得是誰說的,或者他們兩個都說過。」

  「是不是有緒說什麼你就信什麼?連他騙你你都沒發覺。」

  「什麼意思?你是說,有緒騙我?從頭到尾根本沒有入監服刑這回事?」

  晴天突然欲言又止。

  「請你把話說清楚,不然我已經很難再信你了。」

  「信⋯⋯我不知道你有多信任陳有緒,但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小均的刑期不是兩個月。」

  「不是兩個月?那是多久?」

  「五年。」

  「五年?五年⋯⋯?」

  五年到底是什麼概念?倪信嚇到一臉茫然。

  晴天平靜點頭:
  「我很確定是五年,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全認定是兩個月。」

  「所以陳有緒⋯⋯他騙我?」
  
  「你好像很容易相信陳有緒。」
  
  「他為什麼要把五年說成兩個月?我不懂陳有緒為什麼要說謊?」

  「有緒是不是說要找人陪你去美國找你哥?」

  「他是為了找我哥才故意縮短小均的刑期?」

  「有緒有說他什麼時候要找人陪你去美國?」
  
  倪信打開手機,找到有緒傳給他的電子機票:
  「這日期跟小均入監有關係嗎?」
  
  晴天接過手機看了好一會兒。
  
  「我曾經無意間聽到有緒在唱歌。」

  「唱歌?」

  「他獨自一個人對著手機唱歌,這首歌很奇怪。」

  倪信一下子就聯想到小均與他初識的病房,小均說過他接近自己的原因就是聽出哥哥曾經唱過的旋律。

  難道⋯⋯陳有緒對著手機唱歌的對象就是他哥哥倪信保!?

  「有緒到底唱了什麼歌?你還記得嗎?」

  晴天點點頭,還開始唱了那首歌。

  倪信聽完後更疑惑了:
  「這首歌不奇怪啊,你唱的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歌。」

  「我知道,對不起,信,你願意原諒我嗎?」

  「你到底哪句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曾經相知相珍相戀過,讓倪信輕易聽出被耍了。

  「小均的刑期五年是真的,我說我聽到有緒唱歌是假的。」

  「你為什麼要騙我?」

  「怕你不肯聽我解釋,我只好騙你。」

  「你這樣只會讓我更不敢相信你。」

  「信,If you like, you can stay with me.」

  帶著懇求,帶著軟弱,帶著倪信曾經最熟悉的一切表情。

  沒有太複雜的原因,他看到小均與童養媳的慘況,再多的過不去也該覺悟。

  何況信是無心的,他們信任彼此。

  也許這輩子再也不可能找到彼此相信的人,少不更事卻肯敞開心房相依相信。

  年少的輕狂,錯過了就是錯過了,不可能重來。

  文曦是個好女人,可惜錯過了不經事的那個“宋晴天”。
  
  見識過我的狼狽,你已經是我不一樣的人。

  抓緊倪信,往前走,別再錯過了。

  寧可在信的耳邊低沉吟唱致歉,也不願後悔之後只能上台崩潰。 

  相信倪信,相信自己,相信我們。 

  可惜晴天那麼豐富的內心戲,倪信不但渾然不覺更不願買單。

  「等你不騙我以後再說吧。」

  繼續瞪了晴天幾眼,最後還是掉頭離開。

  宋晴天,你什麼時候才要戒掉這種彆扭的個性!

  終於還是忍不住,不停回想晴天處心積慮騙他上鉤的那首歌。

    「整個世界在腐爛
    腐爛的都與我無關
    這黑暗 我多習慣
    習慣到不再需要看

    我曾在黑暗頂端
    以為光的距離很短
    想去攀 又跌下來
    我還能不能再期待

    Don't you stay?
    多看我一眼
    無視我的臉任何疲倦
    看穿我最脆弱的防備
    沈默以對 都無所謂
    任何角落都沒差別

    Don't you stay?
    陪在我身邊
    無視這世界任何崩裂
    看進我所深陷的深淵
    讓我感覺 黑暗裡面
    光線是抓得到的線
    讓我感覺 黑暗裡面
    光線越熾熱越強烈

    If you stay
    陪在我身邊
    凝視我的臉所有狼狽
    照亮我陰暗的每一面
    不顧一切 包圍一切
    光線裡別讓我走遠」(別讓我走遠 作詞:HUSH/作曲:Karencici)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