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62.那我就上警局說你是我老公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62.那我就上警局說你是我老公

  「Vincent,我有點緊張。」

  「緊張什麼?」

  「Vincent,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

  小魔有點訝異:
  「誰?」

  「王適摩。」

  見有緒表情皮笑肉不笑,小魔身體忍不住退縮一步海闊天空。

  「⋯⋯你嚇到我了。」

  「會怕就好。」

  有緒散發一種你敢當真,我就敢噹死你的過人氣勢。

  小魔趕緊轉個話題:
  「我跟信到美國後怎麼跟你聯絡?」

  「可以試試用心電感應聯絡我。」

  「⋯⋯。」

  有緒最近也察覺自己怪怪的。

  任何能扯上那小子的話題都會讓自己心情稍微好一點。

  心情好了,對小魔說話也溫和了。

  人家可是他凹來護送倪信尋親的苦主,快別對他擺臉色了。

  下車替小魔卸貨:
  「你自己推行李進機場,等一下我還有事,到美國保持聯絡。」

  小魔有點害羞,把有緒拉回來,想平復緊張:
  「我還沒跟倪信單獨過夜過。」

  「快去完成你的夢想吧。」

  有緒把車開走,在車上想著:這小子不知道今天過得怎麼樣。

  倪信在機場大廳等著跟小魔會合。

  「小魔你來正好,先幫我看行李,我出去抽根煙。」

  「我陪你一起去。」

  「行李沒人看,我抽一根很快就回來。」

  小魔點頭,想著兩人即將在國外獨處一個月,也不差這幾分鐘。

  在無人認識的異鄉,一定要想辦法抱住倪信之類的,小魔對戀愛有點生澀,可是他不能再錯過。

  倪信走到吸菸區,煙才剛點,就有人在他旁邊說:
  「你從來沒有懷疑過王適摩這人的來歷嗎?」

  「宋晴天?你怎麼會跑來這裡?你也要出國?」

  沒有寒暄,單刀直入:
  「信,王適摩這個人不對勁,我調查過他。」

  見到晴天,倪信有點高興,可是他一開口就批評小魔,又讓人不太開心。

  「我身邊最可疑的人就是你,你很喜歡惡人先告狀?」

  晴天亮出手機喊冤:
  「王適摩這個人怪怪的,我懷疑他是⋯⋯。」

  倪信聽說小魔被家裡反對玩樂團,長期離家出走與家人不太往來,他家好像在中台灣。

  除此之外,倪信對小魔背景有點模糊,也不太感興趣。

  小魔來歷被莫名其妙鑽出來的晴天大做文章,倪信不由得感到好奇:
  「你懷疑小魔是⋯⋯?」

  「我懷疑他是網軍。」

  「網軍?」

  我沒聽錯吧!?

  「你看一下臉書,這個政治性社團有不少網友加入,其中一名管理員的大頭貼照,像不像王適摩?」

  「照片裡的人應該就是他吧,我不知道他對政治話題有興趣,他從來沒在我們面前表達他的政治立場,就算有人聊到,他會強調他是中間選民沒有立場,我以為他討厭聊政治。」

  沒想到小魔在看不到的地方有截然不同的面貌,真看不出來。

  「不對,你看他有那麼多帳號分身,絕對不是一個單純的人。」

  「然後呢?」

  「你別跟他去美國。」

  「機票跟飯店老早訂好,陳公子錢都付了,我們不是出去玩,大家是替我找哥哥,我就因為小魔是網軍變更計畫?用這種理由放鴿子,陳有緒會殺了我。」

  「可是王適摩真的很危險。」

  「哪裡危險?看不出來。」

  「你看這一篇留言,他的言論真的很激進。」

  倪信還真的熄了手上的煙,拿起手機閱讀。

  「你幹嘛嗆人家?你來人家社團踢館,人家沒有把你踢出去已經很客氣,你還嫌人家偏激?我看你才不長眼。」

  「喂,你到底幫誰,從見到我到現在沒一句好話。」

  「你是不用上班?日子過得太閒?你爸不是派你來調查我們家,不好好調查,跑去政治人物的義勇軍社團唱反調?」

  「我⋯⋯我這不就來調查你了嘛。」

  「我有說要讓你查了嗎?」

  「我爸說,拍不到你跟男人親熱的照片,不如就自己製造一張。」

  一邊說一邊把倪信手中的手機快速切換成自拍模式,不管吸菸區有沒有人,飛快碰了倪信的頰邊肉,來不及按下快門,使壞後,滿臉通紅,覺得很恥。

  「你既然帶著目的接近我,那我就成全你。」倪信把晴天的手機舉高,直接按下連拍:
  「三秒後要連拍了。」

  晴天措手不及,一下躲鏡頭,一下又捨不得,借位偷親了倪信一口。

  倪信不滿意的放下手機搖搖頭:
  「這麼拙劣,一眼就被你爸識破,要不要我教你怎麼真槍實彈啊?」

  「不行⋯⋯萬一在這裡遇到熟人怎麼辦?」

  「你還當真?誰要跟你在這邊真槍實彈。」

  倪信嘴巴硬,看不見的地方也不服軟,晴天色膽包天就是世上最激情的催情。

  不知倪信內心深處有多激動,晴天臉上有種說不出的悶:
  「接下來你是不是要跟王先生住一個房間?」

  「你是王先生嗎?什麼時候連我這個月的食宿都歸你管了?」

  「如果我一定要管,你要怎麼辦?」

  「報警把你抓走。」

  「那我就上警局說你是我老公。」

  「你這個人也太無恥了吧,誰是你老公?」

  「搞不好明天就是了⋯⋯。」

  「搞不好等一下你爸就要因為妨害風化來警局保你了。」

  「他才不會保我,他恨不得我永遠不要回家。」

  「你爸有這樣說嗎?」

  「是沒有,不過他的眼神就是這樣說的。」

  「那你還一副什麼都聽他的?」

  「誰什麼都聽他的?反正人生也沒什麼樂趣,難得他突然對我有興趣。」

  「幹嘛說得那麼自虐,我介紹心理諮商師給你啦。」

  倪信的手機響個不停,獨自看守行李的小魔忍不住催促。

  「好啦,在這裡耽擱夠久,我要趕飛機了,等我再回台灣說不定已經找到我哥,你爸如果還派你調查,看在老同學份上,我讓你查案績效好一點,讓你爸對你刮目相看。」

  倪信除了信任晴天,他作風一向光明磊落,也不怕被調查,何況調查員還是當年的意中人。

  卻不知他的這番話讓晴天動容不已。

  從血統出意外的那一年開始,晴天跟小均一樣,嚐到了人情冷暖。

  他其實很需要被幫助,可是從那一天起,竟沒有人願意原諒他。

  可是他做錯了什麼事?連他自己都不明白。

  倪信此時對他好,只是因為喜歡他,無關他是不是誰家小孩。

  想起倪信說過的那句話:
  ”你爸叫你來調查我?請問你爸是誰?“

  倪信根本不在乎誰是我爸,倪信在乎的是:“我是晴天”。

  不是因為我爸。

  原來全世界最在乎我爸是誰的人是我自己。

  晴天這一刻起,湧起一股想隨倪信浪跡天涯,拋下一切的衝動。

  幸好他之前出差時辦的ESTA還有效。

  「信,你想不想試探陳有緒?」

  「你還是懷疑他?」

  「防人之心不可無,連自己的爸爸、媽媽、妹妹都要防。」

  「那麼嚴重?」倪信笑晴天。

  「不如我們趁機甩掉陳有緒的暗樁,依原訂計畫去美國找你哥,如果有緒真如他說的是單純想幫你、幫小均,那麼陳有緒就算一時失去主導權,應該也只會氣得罵幾句。」

  「為什麼要這樣做?」

  「如果他害怕我們兩個先找到你哥,這樣他的動機就很可疑,我擔心他只是假裝站在你這邊,等一找到你哥,他就會露出真面目,當我伯父伯母的孝順兒子。」

  這計畫聽起來既任性又很不負責任,倪信擔心會惹怒陳公子。

  但他捨不得拒絕晴天。

  他知道晴天一直想拉攏他,希望他與他站在同一方。

  因為晴天⋯⋯總是如此孤單。

  倪信常常不懂小均,卻能輕而易舉一眼看穿晴天。

  小均給倪信許多挫折感,晴天剛好相反。

  愛晴天,不是因為他是晴天,或者他此刻站在面前,拼命把自己交出來誘惑他。

  愛晴天,僅僅是因為他想成為晴天永遠的晴天。

  以後誰敢再叫他“陰天”,就算出自小均之口,他也要記恨很久⋯⋯。

  機艙內。

  晴天臨時買了同一班飛機的商務艙,正想找機會跑去經濟艙和倪信坐一塊。

  為了擺脫小魔,倪信犧牲了兩大箱行李,關閉手機。

  晴天得意想著,王適魔現在應該守著好幾箱行李站在原地頭痛不已。

  晴天躡手躡腳慢慢靠近倪信的艙位,不料卻在走道被人攔下來。

  攔住他的男人鐵著臉,表情不善,一副想把晴天按在地板飽以老拳賞頓痛打。

  對方架勢令心虛的晴天忍不住後退一步:
  「有⋯⋯有緒⋯⋯你怎麼會在飛機上?」

  「陳有濬,幹出這種事也好意思問我為什麼要衝上來?」

  臨時排不出行程,有緒還要苦命找機會轉機回台灣。

  「我⋯⋯我是臨時起意,你不要怪倪信。」

  陳有濬人都上來了,魔魔被丟下已成定局。

  事到如今,有緒也懶得跟他囉唆,直接開門見山:
  「選邊站吧,否則我立刻把你踢下飛機信不信?」

  晴天眼角餘光下意識瞥了窗外,藍天白雲不知高空幾萬英呎,死死壓抑住懼高症,試圖安撫眼前這枚未爆彈:
  「有⋯⋯有話好說別衝動。」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1-22 19:35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