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站影評]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青田街一號》導演李中最新作品《喜從天降》橫闖賀歲檔|柯宇綸X張允曦X林美秀X劉冠廷X曾之喬X廖峻領銜主演|2019金馬奇幻影展開幕片—《喜從天降》。

2019金馬奇幻影展04/12播映。

01/23(四)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劇情簡介:

鄭得利小氣成性,買了高樓豪宅卻每天與妻小在空屋裡搭帳棚,洗澡則去大樓泳池邊的更衣室,只為維持完美屋況,好讓房子增值轉賣發大財。眼看發財夢即將成真,誰知厄運突襲,住在樓上的廖伯伯突然「空降」在鄭得利家的陽台上,圓夢美宅頓時面臨房價砍半的危機。

心急如焚之時,「空降」的廖伯伯顯靈發威、覬覦無主遺產的貪財管委會拚命搗亂、還有賞金殺手也來攪局,在富貴「逼」人夾殺中,鄭得利該如何闢出一條財路?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其實早在去年的金馬奇幻影展就播映過的《喜從天降》,一直以來都有上院線的消息,然後直到去年底才確定消息,將搶攻今年的賀歲檔。當然我不知道從四月到現在中間半年多是有發生什麼事情拖這麼久,不過確實從題材上還有電影調性來看,《喜從天降》是滿適合放在賀歲檔的,從它將原本的《大體臨門》改名成《喜從天降》就大致猜的到,畢竟「大體臨門」實在不是個好兆頭,所以更名成「喜從天降」聽起來比較有喜氣,但我就自己來說是比較原本的名字再多一點。《喜從天降》是《青田街一號》導演李中的第二部劇情長片,基本上這部新作是有維持了導演一貫的風格,有些荒謬有些胡鬧,在奇妙的劇情中探尋著「什麼」,《青田街一號》裡穿梭在鬼、仙姑和殺手之間,在隨著前者指引之下讓後兩者越走越近、逐漸接近真相的同時,來意識到人性的可貴以及扭曲後的可畏;《喜從天降》則藉由一具從天而降的屍體意外引發的「金錢糾紛」,來顯盡人性貪婪的那一面,從屋主一家、財管會主委到變成鬼的廖伯伯與殺手二人組,每個人無不被金錢牽著鼻子走,而在鬧劇結束之後,終導向於「擁有再多財富都沒有家人陪伴來的重要」的結論。

兩部片都以鬼魂為關鍵領路人,巧妙的以「看得見的(人)」和原本該「看不見的(鬼魂)」之接觸、相處想給觀眾上一堂課,透過不同劇情來各自悟出在這個世界上,許多「看不見的(人性光輝、家人羈絆)」其實遠比「看得見的(金錢利益)」來得更為重要。同樣都有著鬼魂與殺手,從《青田街一號》看到《喜從天降》,似乎已能確定導演李中的電影風格,能從兩部作品感受到他的奇思妙想,然《喜從天降》與《青田街一號》同樣得面臨到的,是觀眾能不能接受這樣的風格喜劇?先不論《青田街一號》,光就《喜從天降》來談,導演李中不單安排了多組人馬進行大亂鬥,亦給予他們鮮明的角色性格、給他們至少都有一場戲的發揮時間,讓整部電影看上去相當熱鬧,可由於塞的有點過滿,容易使得電影本身劇情被稀釋,導致不像在看一部「有劇情」的長片,而像一場爭奇鬥艷的秀。意即個別來看會覺得這些角色很有趣,不過當全碰再一起就會顯得吵雜,「聽」起來很熱鬧,「看」起來沒重點。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若從原本的片名《大體臨門》來看,電影的主劇情就是談論關於一具屍體從天而降、墜落到樓下住戶陳得利一家人的陽台,導致新屋變凶宅,進而引發後續騷動的故事。而換看新片名《喜從天降》則直接點出了那所謂的「後續騷動」是什麼事,原本陳得利買下這戶豪宅是為了等將來增值轉手變賣大賺一筆,豈料住在樓上幾層的廖伯伯意外墜樓掉到他家陽台,深怕此事被發現讓他家變凶宅屋價大跌,他和妻子想盡辦法隱瞞這件事,想當然最後還是東窗事發,而在後來和財管會洪主委等人於處理大體上意見分歧,於是陳得利就讓廖伯伯的大體暫時留在他們家的陽台,只是沒想到當晚廖伯伯的鬼魂就這樣出現在他們家裡,因為肉體還在所以沒辦法離開,雖然嚇個半死可陳得利一家還是只能接受廖伯伯「借住」在他們家。

「苦海無涯早日投胎,認同請轉發。」

隨著相處越久,他們就越是認識彼此,他們與他都對對方敞開胸懷,也就是這樣他們才知道了廖伯伯藏在家裡的秘密,瞬間這造成他們一家困擾的「大體臨門」成了「喜從天降」,但這件秘密不小心被貪婪的三位主委得知,想方設法的要從旁奪取一切,與此同時廖伯伯的兩位兒子也來摻一腳,更無良的雇用兩位殺手田姐與小陳,要來拿走他們認為他們應得的...

「你說共體時艱,苦久了就會甜。」

「一家人可以住在一起,實在令人羨慕。」

《喜從天降》在現實與非現實參雜的劇情之間,都能看見關於「家」的輪廓線。不論是妻子終於無法再忍受飄忽不定的人生,渴望擁有一個能夠住得安穩、睡得安穩,真正屬於他們自己一家三口的家;或者是廖伯伯看著陳得利一家雖然生活困苦還是咬牙並肩,不富足卻很滿足,而他感受到自己恰好相反的落寞,那種「無家卻似家,有家像無家」的感觸與體悟,更是讓「家」給人的印象既是模糊又是清晰,而在連串鬧劇結束之後,終能去思考於自己不短也不長的人生裡,那些人、事、物的輕重排名該如何排。導演李中用最淺顯易懂的「財富」與「家人」來做比較,擁有再多財富都買不到家人對自己真正的關心,用錢財維持的關係之脆弱,來凸顯出家人間羈絆的堅韌,儘管通俗卻有一定效用。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但可惜的點是,《喜從天降》荒誕的主線劇情是已經能夠很明確的讓訊息傳遞而出,可導演李中硬是要把電影塞得太滿,尤其是沒必要的角色與跟著發展出來的支線,舉例來說,田姐與小陳的搞笑殺手搭檔,是有亮點、互動也有趣,可不見得是替電影加分,反而會讓本就偏混亂的劇情變得更亂,在去年影展播映完就接著上映或許還能趕上熱潮,可拖到今年才上映,許多情節設計、像是小陳對田姐的撩妹話術就因落伍而導致看上去有些尷尬。不必要的刻意搞笑向來是喜劇電影,特別是賀歲檔電影更常出現這樣的問題,《喜從天降》同樣如此。攤開演員表來看,本來就擅長喜劇表演的林美秀與白靜宜不需多說,非典型喜劇演員卻意外合拍成功激出火花的劉冠廷與曾之喬,特別來客串的陳竹昇與張少懷,還有三位戲分最多的主演、

充滿誠懇之情的囧字臉令他自帶喜感的

柯宇綸,功力絲毫沒退步的廖峻,以及以知性來平衡電影的張允曦,每一組甚至每一個人都屬渾然天成型,只是被安排的不自然感太重,讓他們的本色演出看起來就像是「排練好的」,若再以田姐與小陳為例,就是我的感覺。

即使在搞笑部分是不太自然,可流露在角色之間的情感確實是真摯且有打動到人的,其中當廖峻向柯宇綸訴出自己的那份羨慕,而後者在連日相處後打開心房決心接納,開口邀約前者住下、暗指對方能成為他們的家人時的那場戲,以及後來柯宇綸就多年來對於發大財的妄想,遠不及妻子與兒子在身旁陪伴、應該給他們真正一個家時的頓悟,都讓導演李中切實的做到他想傳達的訊息。而就題材上結合房屋買賣是頗為新鮮,以「凶宅」為劇情發想是有趣的,就是電影熱鬧過頭已偏於胡鬧,不過

跟這次的賀歲檔其他電影相比,倘若不忌諱有死人還有凶宅話題,單純想要感受這種春節氣氛,我認為

《喜從天降》是會讓長輩們喜歡的,不要太過計較的話。



最後附上《喜從天降》預告片。

喜從天降(Sent From Above)

上映日期:2020-01-23

類  型:喜劇
國  家:台灣
片  長:1時20分
導  演:李中
演  員:《強尼‧凱克》柯宇綸、《第九分局》張允曦、《阿莉芙》趙逸嵐、《聖人大盜》曾之喬、《傻傻愛你,傻傻愛我》陳竹昇、《市長夫人的秘密》張少懷、《陽光普照》劉冠廷、《我的第一任》林美秀、《盜命師》廖峻、《大三元》方季惟、白靜宜
發行公司: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monkeymovies/
《喜從天降》,共體時艱,苦久會甜。

喜從天降(Sent From Above)海報

文章來源:點我

※想看更多影評嗎→老子不負責任電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45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