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64.當我相信我愛你,玩笑已成立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64.當我相信我愛你,玩笑已成立

  「小均,既然你都要去戶政事務所,乾脆跟我妹辦一辦。」

  「辦什麼?」

  「結婚啊,你跟她約會那麼多次,你不是也稱讚雁蓉不錯。」

  「等一下,我沒跟她約會,是我們三個一起出去玩,你一點都不了解我,怎麼敢把妹妹嫁給我?」

  「誰說我不了解你,我都調查過了,你爸是元技集團董事長,你媽是齊氏集團董事長,你沒結過婚,更沒有離婚記錄,可是標準的黃金單身漢,名下有一棟獨棟豪宅,位在內湖,價值有幾十億吧?你比她所有相親對象條件都好太多。」

  查我房產查那麼細?但你是不是忘記調查我的就醫紀錄⋯⋯?

  目前內湖房子是我前任的夫妻愛巢,要我跑去指控人家鳩佔鵲巢,那怎麼好意思?

  我前任可是那棟屋子頭號房客,也曾經是我唯一的家人。

  小均想起齊虹白拜託倪信傳話的內容:
  “你想補償你所有的失落感,所以你只會對那個家的成員有興趣。”

  那⋯⋯那我要怎麼樣?對老三的閻家妹妹有興趣才算很不失落嗎?

  小均想起他十歲那年,跟生母的感情已經降到冰點了,這樣算失落嗎?那他應該對魏家成員很有興趣囉?

  心裡明明知道齊虹白也是好意關心,但小均就是很煩躁,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氣什麼,或者想試圖抗辯什麼。

  一個人對抗的世界,跟兩個人一起對抗的世界,原來長得不太一樣。

  好像一個是灰的,一個是五彩繽紛的,與阿司在遊樂園餵他的棒棒糖有點像。

  好像一個是扁的,一個是開闊寬敞的,與他帶阿司曾奔跑過的大草原有點像。

  好像一個是壞的,一個是成雙成對的,與阿司的眼睛入口看見的家裡有點像。

  原來你已經不把我放在眼裡很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忘了。

  兩個世界唯一不變的是,你仍住在外公蓋的房子裡。

  萬丈高樓平地起,雖然它只有三層樓,也是我從小看著從平地慢慢蓋上來的。

  我十歲那年,外公終於把房子蓋好了,而媽媽也開始生我的氣了。

  因為外公把那棟房子的建物所有權狀及土地所有權狀過到我名下。

  我從小跟媽說話就沒大沒小,她才大我十幾歲,有時我更像外婆的小兒子,跟她年齡差距很大的幼弟。

  我以為她對我酸言酸語、冷言冷語,只不過是一時找不到台階下,不知如何低頭的家人齬齟。

  第一次聽到她語調尖銳帶著憤憤不平的責難。

  指責我一出生就撿走天上掉下來齊家金孫光環,怨恨她一出生只是家族最不光采的難言之隱。

  外公再次偏心的安排大概觸怒我媽了,她不能跟誰生氣,只好跟我生氣。

  我無法反駁她的責難。

  如果我打破碗盤、逃學說謊,任何事情都好,至少打開那扇緊密大門的鑰匙在我身上,我只要徹底悔悟就有希望得到原諒。

  可是我不是那個讓妳傷心難過的人,我沒有能力解開,卻輕而易舉成了妳怨氣的出口。

  原本會聽你說話的家人,會關心你學校過得怎麼樣的家人,卻在一夜之間,你說再多的話,只會得到冷淡的回應。

  原來有一種冷叫做"兒子覺得冷"。

  阿司,你總好奇為什麼我在學校的成績永遠吊車尾,我也不知道,也許我想讓媽忍不住教訓我就算天才也別那麼囂張。

  阿司,你總好奇為什麼我在陳家把自己過得那麼狼狽,我也不知道,也許我想讓媽覺得我都過那麼慘了,對我消消氣好嗎?

  阿司,你總好奇為什麼我會愛上石破天驚的你,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就單純是我個人喜好,不關她的事了。

  外婆,妳對這個來妳告別式瞻仰遺容因為太害怕幾乎要踢翻妳棺木的冒失鬼有沒有印象深刻啊?

  那天目瞪口呆的我可是看到魂都快飛了。

  妳是不是從那天起就開始發揮神力罰他愛上我,還要他一生一世照顧我?

  大概妳這幾年跑出去旅遊了,神功欲振乏力,難怪阿司忘記愛上我。

  妳總說,我們的家是外公用盡苦心的安排,房子登記給齊家獨生女的養子,總比直接給媽遭受齊家的阻力更小,妳還說外公外面何止一個孩子,總不能害外公擺不平吧。

  妳總說,房子登記給我,我們一家三口可以光明正大搬進去住,就算沒有我的監護權又如何,只要等我成年就可以把房子過戶給任何人,所以我很努力等待二十歲的生日。

  只是妳們不見了,我的家消失了,誰也沒等到我的成年。

  二十歲生日那個夜晚,我還強行抱著一個人,差點被對方咬死,我是真的很想被人咬死,可惜我還是看到明天的太陽,神奇的是,咬我的人以德報怨,替我敷了一個禮拜的傷藥。

  扯遠了。

  媽跟泰鎂集團接班人交往後不久,我們發生了嚴重的車禍意外,我在加護病房沒等到人在國外的媽,妳也沒再走出那家醫院。

  偶爾我會被送進那家醫院,我都會依稀想起車禍那天慌成一團的混亂,忙到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只剩下我一個人,安靜的好不習慣。

  媽也沒讓人失望,她還真的說到做到,透過我養母居中牽線,找了旅居國外的遠親收養她,妳女兒成功改名換姓,擺脫尷尬的私生女身分風光嫁進魏家。

  相信妳也跟我一樣無言,一個人怎麼可能完全沒過去?難道她要跟她老公說她從小生長在孤兒院?那種大戶人家婚前最好都不徵信的。

  自從妳走了,我跟媽媽已經不往來了,我一個人長大,一個人掉眼淚,一個人把另一個人接來外公空蕩蕩的房子裡。

  也許有一天我可以把房子還給媽,如果有那麼一天。

  阿司曾經是這世上我唯一的家人,我從來不認為愛上自己的家人會遭到什麼報應,我真的只想好好愛著唯一的家人⋯⋯。

  若妳天上有知會覺得困擾嗎?

  我雖然不姓齊,卻跟齊家有著一言難盡的曲折關係,其中最複雜的莫過於我喜歡的人叫齊司。

  不過妳別擔心,因為這個齊司現在不叫齊司,而且也不愛我了。

  「小均,你剛在跟上帝禱告?」

  小均回過神,看到老三好奇卻不恐懼的眼神,小均心想:我在跟我外婆禱告也要告訴你嗎?

  剛剛他一定嚴重的自言自語,幸好老三想妹婿想瘋了,把發作當成與神對話。

  「我的主耶穌要我反問你,條件好怎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現在還靠更生保護會找工作?」

  「這只是現在,如果你現在好,我哪有機會認識你?萬一哪天你爸媽叫你回家繼承家業,你還會看上我妹?」

  老三的話竟也有幾分道理。

  「所以你是用投資水餃股的眼光跟我結親家?」

  「話不是這樣講,誰能有機會跟自己準妹婿朝夕相處整整兩年,吃喝拉撒睡都在同一個房間?我觀察你很久了,我相信你一定會好好對待雁蓉,雁蓉一向被動,今年快四十了,再嫁不出去就沒機會了,而且她一直稱讚你很帥。」

  原來觀察他小便射得準,會得出愛妻如命的結論⋯⋯。

  「好啊,叫她身分證拿出來,跟我的事一起辦一辦。」

  「好,我打電話叫她立刻跟公司請假。」

  多好啊,男朋友不但會從天上掉下來,現在連美嬌娘都離奇到手了,我打算一年後生下一窩姪子姪女活活氣死你。

  「嗯⋯⋯如果我交過男朋友,你們應該不介意吧?」

  「你說你交過什麼?女朋友?」

  「⋯⋯是男朋友。」

  「什麼時候?小學嗎?還是國中?」

  「大約三年前。」

  「有這種事我怎麼不知道?」

  「因為我沒有很積極宣傳。」

  「你好好的人為什麼要搞這種事?」

  「說不定你還比較適合我。」

  「你⋯⋯你為什麼要欺騙我?」

  「嗯,我先去戶政事務所,晚上會借住朋友家,有事記得打給我。」

  老三瞬間呆若木雞,像被抽成真空狀態,有體無魂幾乎口舌僵滯:
  「好,有事再聯絡。」

  小均還沒辦門號,如果老三有事能聯絡上他也真神奇。

  今晚大概得住車站或公園,除了老三也沒別的朋友可以收留他了。

  幸虧每次一出門就會帶齊所有家當,不然晚上還要回老三家討行李多難為情。

  用行李箱推著上百封信,行李變沉了,心情更空了,而你消失了。

  如果老三不提內湖的房產,他今天可能會把老三妹娶了。

  偏偏老三提到了那個房子,小均可不想因為他娶了誰,害阿司得連夜搬家,小均不希望阿司搬家。

  因為⋯⋯我的地址是阿司,我很想念這首詩。

  就算落腳在找不到你的城市,每天還是會有一點好事發生。

  至少我開始享受當我出櫃後,直男一臉嚇歪的表情。

  當陳有均相信”我愛你”這句話開始,玩笑已成立。

  玩笑的條件是:至少一方已相信。

  看人家司少爺多有偉大的實驗精神,每年向五十位直男告白,至少會有一位相信,五年就累積二百五人次,依比例不但會有五名直男相信,還有很高的機率碰上自己的哥哥。

  不如從現在起,他也開始自己的社會實驗。

  老三只是他的第一位,技巧不熟別氣餒,後面還有四十九個直男等著他。

  想開了就笑了。

  我可以為你改變很多,什麼都可以,就算是朋友變家人、家人變情人、情人變外人、外人變客人,沒一個難得倒我。

  下次見面不知何年何月了。

  也許沒想像中的久。

  我們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同時出現在某位親戚家了。

  下次再見的時候。

  我會安安分分當一個好客人。

  願你是遞上一杯熱水的故人。

  做客笑談中,請別拆穿我們那些不成熟的小故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1-24 19:56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