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65.看到主人還敢逃?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65.看到主人還敢逃?

  小均剛結束面試,悵惘走在路上,這家應該沒希望,他開始有些習慣。

  離開無緣公司,外面已經日正當中,南台灣太陽毒辣,小均被曬得不太習慣。

  在路上緩步而行,不知不覺就走進人來人往的商城,以前走過路過打死不肯經過的地方,現在變成他學習適應外面世界的新訓中心。

  為什麼以前只要專注凝視阿司就能克服膽怯?

  為什麼和阿司交往時從沒逛過Shopping Mall?

  十萬個為什麼,為什麼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

  以前倒是常跟有緒逛商場,他老愛幫他裝扮,可惜就一個直男,不,前直男,還能被裝扮到哪去?

  頂多全身衣褲各種style一套換過一套,了不起再加頂帽子、領巾、脖圍巾、背心,各式各樣。

  有緒還替他搭過人字紋吊帶,小均覺得很恥,又不敢抗議。

  不明白看別人穿自己搭配的衣物有什麼好驕傲?算了,他老兄高興就好。

  不曉得這變態過得好不好?以前雖然感情不好,但除了出國唸書那幾年,療養院一年,連自己都不知道去了哪裡的那一年,除此之外,小均從沒跟他長達八九個月不見。

  一刀斬斷三十多歲以前的人脈真的有點痛苦,重新認識朋友不知道要多久,家人就更別想了,他又不是陳有司,還能天降家人於斯人也?

  怎麼滿腦子都是這兩個人?明明沒一個以弟相待!

  真心希望能有新的開始,忘記自己,忘記從前,忘記愛過一個人。

  不過眼下還有更急的事,得把全副精神擺在找工作,謝謝倪信,你養過我、謝謝有緒,你養過我、謝謝阿司,精神撫慰金你賠過我。

  小狼狗變苦命流浪狗,我要努力找工作!

  經過餐廳,瞥見玻璃窗外張貼的徵人啟事,小均猶豫了一下,服務業應該會密集和陌生人接觸,還不能閃避客人目光,心口畏縮了一下。

  不過⋯⋯現在也不是耍大牌的時候,什麼面試都要試啊。

  出獄後領出來的錢繳完押金和第一個月房租就見底了,誰叫他沒辦法跟陌生人分租雅房,只能窩在租金不太親民的獨立陽台套房。

  他喜歡待在家裡的陽台發呆,可以讓他想到以前坐在庭院,一條大狗相伴,陪伴他閒到快發作的好時光。

  好時光⋯⋯算吧。至少還能見到加映場的狗主人,也不能說不好啊。

  「請問你們還有在找人嗎?我想應徵。」

  餐廳外場人員打量小均幾眼,回頭尋了店長:
  「我們店長正在忙,你先在那張桌子坐一下,等一下幫我填寫資料。」

  小均點頭。

  帶位者見這名應徵者長得挺好看,還特地倒了杯水給他。

  用餐時間,餐廳不就是人來人往,有什麼好稀罕?小均不停說服自己,人與人之間肢體近距離接觸很正常,他的世界早已全是陌生人,要適應啊。

  奇怪,小均承認心情有點緊張,但不該有不耐煩的情緒啊?

  不只不耐煩,還很想翻白眼,小均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還有多重人格症沒被醫生診斷出來。

  別這樣搞我啊,工作已經很難找,這世界已經夠機掰,別在我最窮愁潦倒的時刻又人格分裂好不好?!

  感覺自己副人格個性還有點機車,這樣會害他一直丟工作的!

  「媽,他就是我跟妳在電話提到的Vincent,我已經決定跟他⋯⋯。」

  耳後傳來一個男人支支吾吾的聲音。

  咦?他後面那桌是不是有兒子正在向雙親出櫃?好驚人。

  原來變成一個男同志後,真的會到處遇到同類呢。

  但不是他唱衰,出櫃男的男伴名叫Vincent?

  Vincent這名字感覺有點變態變態的,小均無法祝福。

  一邊豎耳偷聽刺激的勁爆對話,一邊撫平自己面試前的緊張。

  正經事也不能忘,趕緊低頭寫履歷。

  嘖,不就填個名字,不曉得自己怎麼了,下筆頓了,腦子空了,藍筆逃了。

  不行,明天要去改名字!

  早上面試也是光自己名字就寫了十分鐘,最慘的是名字還可以寫錯塗掉又重寫,他不可疑誰可疑?

  「我已經決定跟他⋯⋯學日語⋯⋯。」鄰座出櫃兒吞吞吐吐。

  「為什麼不學韓語?現在會韓語不是比較吃香?」被喊媽媽的人,口氣很不以為然。

  「因為我只會日語。」Vincent沒好氣回答。

  爸爸整個過程沉默不語。

  小均開始覺得怪怪的,那家人的聲音越聽越心驚,只好偷偷朝身後一瞄。

  哇靠,一桌四人他就認識了三人!不是說好不告而別從此隱姓埋名,怎麼熟人來得那麼快?!

  在世界的盡頭遇到熟悉的路人,小均既懷念又沉溺。

  遇上熟人的此刻,他手中的筆不慎滾到四人桌底下,小均冒冷汗。

  要撿筆嗎?可是整張履歷表只寫了名字還能面試嗎?

  鬼鬼祟祟再朝後方張了一眼,他的筆如果滾在Vincent腳邊,小均打死都沒勇氣,不過他的筆悄悄挨在出櫃兒腳邊,小均認為可以一搏。

  這出櫃兒怎麼看都不是Vincent的菜,比本日話題更像網路假消息。

  也不能說老天爺亂點鴛鴦譜啦,只能合理懷疑這兩人都得罪過神明。

  左看右看前看後看,甚至閉著眼睛看,全看不出這兩人湊在一起的可能性。

  “出櫃兒”明明不是酷兒,卻能千里迢迢和一個眼高於頂的男同志同場出櫃?

  難道說,這之中還發生什麼可歌可泣的轉折?

  原來一個人不能被關,原來的世界真的會被關到面目全非。

  原來人間有變,真的很愛丟下我瞬息萬變,無情無義還很善變!

  小均一邊想著心中最最沒道義的那個人!一邊丟下履歷拔腿逃難。

  上次親眼撞見驚人大爆卦,小均深怕被滅口還緊急找掩護,來個溜之大吉。

  無巧不巧,那次的防彈少年還封官進爵成了本日最強男主角,怎麼會這樣?

  Vincent你的口味還真廣,看上我的醫生就算了,連我表弟也不放過,逼得我一天到晚在餐廳四處逃竄!
  
  小均說撤就撤,當機立斷蹲下來,打算一路以蹲走之姿出逃,不巧迎面衝來的路人沒留神地上的小均,絆到小均後,身體瞬間失去重心,一個踉蹌直接栽在出櫃兒身上。

  被路人凶器嚇到四人一桌全跳起來,驚駭齊聲大喊:
  「小齊!」

  奮不顧身蹲出餐廳的小均,只記得臨走前最後驚鴻一瞥是⋯⋯小齊跌進男伴懷裡不打緊,四片唇還硬生生黏在一起⋯⋯。

  千古奇緣,百年難遇,可為什麼小均混戰中只收到幹到想殺人的衝動⋯⋯。

  不行,今天真的太邪門,明天一定要改名!

  小均溜走後,Vincent衝去洗手間花了十分鐘洗滌口腔,陰森走出來,一臉酷寒已經可以拿來做砒霜。

  小齊尬到早就逃得不知去向。

  小齊的媽媽~~齊沛璇與她男友呆在原地,一臉不知所措。

  事情發生太突然,兒子竟然跟日文家教來個男男龍吻?

  偏偏兒子已開溜,還沒義氣丟下可疑男伴。

  落單的男伴臉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不發一語與齊沛璇大眼瞪小眼,表情要笑不笑、似笑非笑,對方外貌還不錯,唯獨那種神情讓人越看越發慌。

  第一次見面,跟她兒子又有詭異的曖昧關係,氣氛窘到不行。

  在尷尬又緊迫感的注目下,齊沛璇終於以最狼狽的速度牽著男友迅速離開。

  Vincent竟然趁著工作人員沒留意,順勢摸走桌上餐具。

  這桌誰付?當然是逃跑大賽最後一名得主Vincent。

  表情寒冰到快抓狂,站在桌邊想事情的他,無意中瞥見隔壁空桌上擺了一張履歷表。

  回想剛剛意外發生各種細節,空氣飄來隱隱約約熟悉的默契感,突然莫名消失了?

  Vincent走過去拿起無主的履歷表,試圖尋找玄機。

  蹙眉望著求職者大名:“陳笨蛋”?

  到底在罵誰?

  認出了筆跡,忍不住撇撇嘴,有緒糟糕的心情更加不爽。

  「看到主人還敢逃,陳笨蛋活得不耐煩?」

  小均人雖然是逃走了,心卻沒逃掉。

  以為自己能忍受沒有過去的空虛,其實他沒想像中堅強。

  一段名字,一次偶遇,一眼似曾相識,直接就是海嘯級的反撲,區區血肉之軀如何抵禦?

  「湄鎂,那個一直來改名的民眾是不是想追妳?」

  「改個名字有那麼困難嗎?連續來了一個月還沒改完,他是改名還是把財產過戶給我?」

  「一生只能改三次名,要是一次順利把名字改完,下次就沒藉口抽號碼牌來看妳了。」

  「他可以一直弄丟身分證啊。」

  「湄鎂,妳要請主管幫妳換後線嗎?他每天都來,騷擾的意圖很明顯,而且還在假釋中⋯⋯。」

  「沒那麼嚴重。我想他只是對新名字還拿不定主意,他人很客氣,我不覺得困擾。」

  「妳是看人家長的帥吧?」

  「妳們不要只看外表,說不定他是性侵犯。」

  「我看可能是違安駕駛。」

  「該不會是恐怖情人⋯⋯。」

  腦袋響起同事間的辦公室話題,下班後的湄鎂打算走去停車位牽車,意外發現一抹熟悉的身影就站在路邊。

  全神提高戒備,待她走近後才發現那身影是名字改了一個月還沒改完的陳姓民眾。

  湄鎂對他印象深刻,第一次他來,她問改名原因,他輕描淡寫回答:
  「剛出獄想改名字應該很自然吧。」

  沒什麼表情,但不知為什麼渾身就散發一股委屈感。

  湄鎂當時沒hold住笑出來了,換來陳姓民眾一記哀怨的眼神。

  湄鎂從回憶拉回現實,攏攏髮絲,輕聲細語主動搭訕:
  「陳先生,你還沒回去?」

  「劉小姐。」

  湄鎂想到同事一口咬定他想追她,聽到他順口喊出她的姓,不經意低頭,有點難為情。

  「你名字還沒改好,明天還會來嗎?」

  「我找到工作了,明天要繳身分證影本,今天一定要把新名字改好。」一副鬥志高昂。

  「恭喜你找到工作,可是我們下班了。」

  「⋯⋯。」

  「你希望換個能改運的好名字?」

  小均承認:
  「誰叫我運氣已經好到封頂,連想改名字妳都下班了。」

  湄鎂眼底帶著笑意,號碼牌他抽一個月了,兩人天天互看那麼久,陳先生不知在害羞什麼,一直閃躲她的眼睛:
  「像你這樣自信的人不多了。」

  她總覺得陳先生身上有種特殊的氣質,未脫學生氣息,還自帶無辜,容易惹人失去戒心,但他又怎麼成了假釋中的更生人?湄鎂忍不住對他好奇。

  小均知道他今天已經錯過改名機會,索性跟湄鎂邊走邊聊,立志讓湄鎂成為老四。

  小均要搭捷運回家,湄鎂也假裝自己沒騎車,兩人自然而然就一起走進捷運站,在車廂內比鄰而坐,聊著聊著,沒有任何不自在。

  「你是準備多少名字?挑了一個月都無法下決定?」

  「我捨不得改名,可是我的名字又讓我想起我喜歡的人,他已經結婚了,想到就難受,這名字我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

  「改個新名字,讓自己有好的開始,新名字可以鼓勵自己喔。」難道他在討拍?這種深情又難過的樣子也太可愛了吧。

  「嗯。」

  一看到自己的名字,就能立刻想起另一個人的名字,這是小均唯一剩下的幸福。

  這種作假的幸福,在他清醒時變成扎心的痛楚,他想換一個路人的名字。

  「乾脆叫陳大明算了。不如妳給一張號碼牌,明天一早找妳改完我再去新公司報到。」

  「陳大明?別亂取,我建議你利用今晚好好想一個滿意的名字。」湄鎂不知何時成了能參與小均改名的熟人了。

  在一個失去阿司的地方,想一個沒有沒均的名字,然後呢?

  「然後我就能漸漸忘掉他,過著平凡的日子?」

  湄鎂不接話,突然不安想起,陳姓民眾其實跟她幾乎是陌生人,他說這些話的表情越來越投入,她擔心兩人話題不受控,還被引導到奇怪的方向。

  她對陳姓民眾是好奇的,身為知名家族企業的長子,他的現況卻跟他的家世背景反差很大。

  難道背後原因是⋯⋯?

  平凡的捨棄陳有司,或者以自己之名召喚熬不住的思念?

  「我很討厭小均這個名字,恨不得讓這名字從這世上消失,可是,我不希望當我們之中的任何一方想到那段往事,想到曾有人說過:”小均,我愛你”的時候,小均這名字已經不存在了。我真的知道人事已非,但至少⋯⋯只有在回憶裡才被你愛的人⋯⋯他的名字⋯⋯還是我的名字⋯⋯。」

  難道背後原因是⋯⋯他的精神有狀況?

  湄鎂已經提早在前一站悄悄下車。

  小均每天都活的好用力,不這麼用力,他知道自己會撐不下去。

  他感謝那家人放他生路,沒閹割他愛一個人的能力。

  愛阿司很苦,可是他覺得很幸福,就算阿司已經走了很久,他還是很幸福,有時陣陣抽痛、有時瘋狂失落,伴著只有他一個人的幸福,這滋味他挨不了又捨不得,幾乎天天都快把他逼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1-25 11:22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