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灰色的門

  什麼是相對。
    「相」是觀察,或解作事、物、人固有的外觀。
    「對」是一雙,亦是兩個人的倆。
    「相」與「對」兩字併在一起的時候便有了面對面,將兩件事、物或人比較起來的意思。
    大小、高低、快慢、強弱、喜惡等的判斷都需要建基於一個可對比的參照物上。
    就像水潭相對於河川是渺小的 ,而河川相對於海洋也是不值一提一般。
    大與小、快與慢、強與弱都並不是一個恆定的概念,「相對」一詞本身就不是純粹的固定標準,其中涉及客觀與主觀同時存在的判斷,以及從而衍生的聯繫。
    對比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因為每件事、物或人都需要自身以外的參照物才能對自身作出一定程度上的定義。
     善惡、苦樂、爱恨要如何分辨?要我說, 直接斷定「惡」就是照亮着「善」的燈塔、「苦」就是「樂」的引路星辰也無不可。
     如同船隻航行在無邊的大海中,亦需要依賴星辰或是海岸的燈塔方可判斷南北東西; 同樣道理亦適用於上述模糊的概念: 不知惡,何辨善 ; 不歷苦,何享樂。
     人與人之間的優勝劣敗亦是如此。
     幸好,人行走在人生這片汪洋大海上並不需要燈塔,或是星辰這等高高在上,令人敬畏的存在才能判別自己的位置及方向, 不至於迷失。試想像, 如在職場上,不正是因為有相對沒經驗沒能力的人作為錨點將標準牢牢地穩住,能力及經驗都在標準之上的人才有被上司賞識的價值麽。
    看吧,明明人只需要知道有比自己更渺小的存在即可,誰說人是貪婪的?
    相反,有一種常常在口邊歌頌「有能者居之」的人,才是不肯正面看待自身且貪婪之人, 他們得到賞識,比別人提攜便說那是「能者居之」,但他人受到的賞識並不是這樣,他人的成功必定滲有能力及努力之外的因素 ; 而他們縱使生活偶有挫折失敗,就辯稱那是為成功所立下的基礎 ; 反之,在他們眼中他人的失敗就只是單純的失敗而已。
    說穿了,這句話只是他們用作說服自己沒有踩在弱小身上向上爬而挑一種對自己有利的解釋而已。
     人身處在群體中,在經驗、外貌、學歷、社交能力、性格等, 本能地去尋找在某方面或各方面都比自己差的個體, 在心中與之進行比較並無不妥。人亦只是在尋找一份彷彿是優越感的偽物, 一份虛假的安全感,藉此作為一種自我安慰,這樣他們便可以堂堂正正地對自己說「看, 至少我是比他好的」以肯定自己在群體中的地位。
    這樣看來,擁有「沒能力」的能力,「沒經驗」的經驗本身也必定有其價值及意義。
    社會中相對沒才能的人才是多數,在他們眼中,無能者照亮人心,無能者讓人感到安慰,在這個多數決便為正義的社會,甚至可以得出「無能即正義」這種結論。
    所以,如果為他人指明道路及方向是善,如果自我犧牲是一種偉大的情操,那麼從不被人期待,默默地承受他人糟糕評價而拋下錨點的人,絕對是在耕耘着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大義,大善也。
        總結, 公會正需要我這種沒經驗沒能力的人從事文職的工作,為他人提供一份安全感,為社會提供一份正義,一份安慰 ; 還有,那些所謂天才通通給我爆炸,以上。


-------------------

    分部長平塚静額頭正冒著青筋, 用平靜得可怕的語氣缓緩地讀出我的申請書。
    自己聽過一遍才發現, 我淨是在用一些生澀的語句,妄圖籍此令自己顯得比較聰明,令文中的結構性以及邏輯的緊密程度略顯不足, 看來我的文章在思想表達方面仍有待琢磨。
    面對這種不成熟的文章,平塚部長這般憤怒也是無可厚非。
    不,事實當然不是這樣,我心知肚明。
    「比企谷, 告訴我這是什麼。」平塚部長單手扶著額頭, 給人一種被打敗了的感覺。
    「調職申請書。」我回答着。
    「所以我才要問你這是什麼。」
    「一份表達對社會不滿的調職申請書?不是說現在求職的時候都要突顯出自己跟別人的不同才有機會被選上的嗎?」我交出了模棱兩可的答案。
    這時候交出正確答案下場絕對會很悽慘。
    「沒有人在問你這種東西,你前面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先不說,而是你身為冒險者遞交什麼調職申請書,你甚至連公會職員也不是怎麼調職!」
    「不是說人要有夢想嗎?人就是要訂下不容易實踐的目標。」
    「寫出這種文章的人才沒有資格說這種話。」平塚部長嘆了一口氣,傷腦筋似的撩起了頭髮。「那麼,推薦人呢?有多少位?」
    「一位也沒有。」
    「不要那麼爽快地給出我並不想知道的答案。」
    「那就不要問連朋友也沒有的人這種問題,我也是會受傷的。」
    「請不要自顧自地給我受傷。」
    「就像我也不會問平塚部長你的年---」
    在說出「年」字的一瞬間,臉旁出現了一個拳頭,單是伴隨的風壓就把我耳朵震得隱隱作痛。
    「放心,我保證下一次不會打偏。」平塚部長狠狠地瞪向我。部長是典型的大美人,只是此刻那可怕的眼神以及嘴邊那半根香煙令她與「美」這一字沾不上半點邊兒。
    「請部長下一次也要繼續打偏!」
    「還想有下一次!?總之這申請是沒可能通過的。不,等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些事,先跟我來。」
本帖最後由 siuop 於 2020-1-27 01:42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