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沉莫-南方金雪》 序章:南方金雪

封面

封面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故事簡介:
故事簡介:
  世界所記載最古老的文明只有八百多年。而這短短的八百年,人類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進步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由淺入深。男孩由母親獨自撫養,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他所見的世界充滿幸福與快樂。
  但他懂事後,所認知的世界反而漸漸無法理解。也因此追隨了母親的步伐,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謎文。並且發現了這世界充滿著bug,正處在隨時會傾倒的危險邊緣。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序章:南方金雪

    眼前的藍海因為烈陽與波浪不停閃爍。雖然有些刺眼,但自己很喜歡這樣的海。呼吸著海的味道,心情也跟著放鬆了下來。

    海是藍的。小時候不懂,認為海水本來就是藍色的液體。哪知道越過沙灘走近大海,合攏雙手捧起它時,才恍然發現原來海水就和溪水一樣透明無色。

    小時候就有的疑問,既然海水是透明的,那為什麼海會是藍的?

    問了父母,他們只說"海倒映了天空的顏色,所以才會跟天空一樣藍。"

    當時自己完全相信父母的說詞。

    長大後又質疑,如果海真的是倒映天空而藍,那為何天空是淡藍,而海卻是蔚藍?

    然而長大後反而連問都省了。因為就算得到真正的答案又如何。下哨後的伙食不會變好,薪水更不會因此增加。

    管它是真是假,只有錢是真的。

    自己曾這麼認為。直到清醒才發現世上充滿是非,沒有自己去思索,那就只能活在別人的手中。

    後來又回過頭去思考海的蔚藍。

    有個理論是這麼說的"當試圖解析一個問題時,會從中發現更多的問題"。

    經過探求才知道,海為何藍這問題一點也不簡單。甚至不是這個世界所能理解的。什麼是波長?什麼是散射?這些名詞全來自另個世界的"謎文"解讀而來。

    但就算將謎文翻譯成瓦塔斯語,我們仍無法完全理解其中的含義。因為這世界根本還沒有這樣的智慧。

    雖說如此,謎文依然加快了這世界的發展。

    這份工作總是有這麼多時間能思考…注視前方毫無變化的藍海,就是自己的工作。枯燥又乏味。

    抱胸倚靠著船桅,一個哈欠,一個月又過去了……
   
    當時意氣風發的出航,如今早已消耗殆盡。

    那時還答應妻子,說什麼要當海上男兒,帶一整船的寶藏回來。

    現在呢?船隊在海上虛度了數個月,連塊土壤也沒找到,國家的資助更所剩無幾。現在靠著貿易的微薄利潤,勉強維持著營運。

    自從我們瓦塔斯人發現熊盧列亞島後,人們就像瘋子一樣,拼命往海外航行。但大部分的船隊,包含自己所在的這支,到頭來都只是一場空。

    自己的左眼也在航海中失去了,差點淪為廁所清潔工。

    說到底人民會這麼辛苦,還不是因為貴族利用人民四處征戰,來實現他們貪婪的野心。船隊更只是他們增加領土的一項工具罷了。

    即使大家都知道,還是很努力的工作。

    正因為世界不存在著公平而公平。無法改變出生與過去,只能在未來裡更努力奮鬥。

    打開胸前懷錶。蓋子裡的照片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女人,與她抱在懷裡的孩子。而在她的身旁還有一個愚蠢至極的男人…

    闔起懷錶,緊握在拳頭裡懺悔著,不管原本生活有多貧苦,再給我選擇一次,我會選擇待在家人身旁…

    "咚咚咚"伴隨著規律的敲擊聲,背後的船桅被敲得不停震動。

    收起感傷「還沒修好嗎?你已經敲了一個上午,撞到我脊椎都在痛了。」

   「哼,我若不補強一點,哪天你踩破地板從瞭望台掉下去,我可擔不起這責任。」

   「…那你還是慢慢來得好。」自己一笑又道「是說現在造船都不用木頭,改用金屬了…飛機也出世好多年了,總覺得航海時代已經到了尾聲。唉,時代變遷得真快,再不讀點書都要被時代給甩到後頭去了……」

    船匠認真敲著木板,隨意聽著自己胡說八道。

    最後他只說「會來的總會來,現在煩惱也沒用。不如趁現在多賺一點,真的沒辦法就只好再另找出路了。」

   「唉…明年又有黑龍要來,不多賺點錢家人恐怕要餓肚子了。」

    一想到家鄉還有家人在等自己帶銀兩回去,就覺得負擔沉重。貿易的競爭讓船隊利潤都薄了,實在沒有多少薪水能拿回家。果然還是回家鄉去吧……

    自己又道「這次船隊回傑艾時,我想向相良請辭了……跟了你們這麼多年有點不捨。」

    船匠大罵「有什麼好不捨的!你這自私的傢伙!你早該回去了,都是有妻小的人,還幹這離鄉又不穩定的工作。真是自私!」隨後又迎來笑臉「阿銀,回老家好好生活吧,絕對會比現在還幸福。」

    這名船匠是自己的老戰友,天生顏面凶惡,標準嘴硬心軟的好人。他這番話讓自己下定了決心,該回家了。

   「謝謝你…阿傑。」

    不得否認…自己真的很自私。用著讓他們過得更好的藉口,卻是在尋找自己的理想。又想像著若當初留在家鄉種田,現在會有的笑容…想來就覺得自己好傻。

    船載負著船員,更背負著船員所珍愛的人們。

    一週後,船隊在熊盧列亞島做了一趟貿易,返回傑艾大陸的航程上。

    正感嘆這是自己最後一趟航海時,一道刺眼的光從眼前閃過。它來自前船主桅上的瞭望台,從兩片亮如鏡的鐵板發出的閃爍訊號。

    拿起望遠鏡往前一看,一大滴冷汗從額間流下,雙手更止不住顫抖。這不是害怕而是興奮,因為望遠鏡裡裝著自己的理想。

    把懷錶握緊在胸前,對家鄉的妻子暗道"抱歉,要再多等我一會了"。

    猛力拿起傳聲筒「瞭望台報告!根據一號船回報與本台確認,在兩點鐘方向發現新島嶼!」

   「…………」當下不見任何回應。

   「重複!瞭望台…」

    這時只聽見話筒傳來滿堂的喝采與歡呼。

    半天後,船隊為了尋找平緩的海岸登陸。三艘遠洋大船頭接尾,沿著島嶼峭壁緩慢而行。

    陌生島嶼地勢不明以外,另一方面也是駛近島嶼時變了天。

    船身周圍環繞著濃濃霧氣,後船只能隱約見著前船的影子。視野遠處全是白茫茫一片。唯獨面向島的那面,還能見到少許的山景變化。

    在瞭望台底下,有兩人站在船欄邊,對著布滿迷霧的山景發呆。

    他們身穿白襯衫並非船員服裝,而是船隊記帳的文書人員。

    一人黑色長褲、一人黑色長裙。兩人曾經是同學,現在則是同事。

    少女手肘靠著船欄托著下顎,配合船欄高度微微曲腰。烏黑長髮配上黑眼,雖然普通卻很美。她是標準的瓦塔斯人,名叫貝亞-洛特,是十七歲就從蓋瑞可學院畢業的天才。

    少年因為家業而上船工作,不懂她為何也上了船,明明有大好前途卻選擇上船打雜。

    少年問「貝亞,到目前為止你有後悔跟著來嗎?」

   「嗯?怎麼會呢,我覺得很有意思阿。」

   「也是啦,都發現島嶼了,現在大家都很亢奮。只要這座島有些資源,我想大家都能拿到不錯的酬勞。」

   「才不是因為那樣呢!就算沒有發現這座島,我還是覺得這樣的體驗非常棒。就像進入一個新的謎文領域時,那樣的新奇與期待。」

    少年笑說「會把謎文當漫畫看的人,我看全世界就你一個吧。」

    貝亞聽了也笑了「杰米,謝謝你。還通融讓那孩子也上船來。船上的大家也像一家人照顧著我們倆。我雖然沒有說,但我一直都很感激。」

   「沒什麼,那孩子還那麼小,而且她也只黏你一個人。一趟航程隨便都兩三個月,丟她一個人在傑艾也太可憐了。」

    少年名為杰米-培肯,有著瓦塔斯人的黑眼,與東國人的深藍色頭髮。他大貝亞一歲,兩人同年畢業。

    杰米望著她清秀的臉龐竊笑。每次見到她總讓自己想起另一個人,自己的愛人。

    自己學習謎文是為了喚醒愛人。而她學習謎文的理由,只因為好奇。

    杰米的褲管被拉扯了兩下,從腳下傳來有氣無力的聲音。

   「抱我,我也要看海。我很乖,我沒有哭喔。」

    兩人不約而同低下頭,見到的是個有對清澈藍眼的金髮女孩。她提著熊布偶揉著眼睛,剛睡醒的樣子。

   「好,安潔最乖了。你要看海是吧。來,這個我先幫你拿著。」

    貝亞蹲低身子,用指間順了安潔的金髮,並幫她保管小熊。而杰米熟練的將安潔抱起,讓她跨坐在自己頸椎上。

    兩人就像女孩的父母一樣,溫柔的呵護著她。

    安潔是他們的誰,其實一點也說不上關係。勉強來說,就只是別人託養的孩子。

    然而這一養就是兩年,而且還會繼續下去。

    那是兩年前還在蓋瑞可學院的事情。託付人是兩人謎文學的恩師,梅蘇教授。當時安潔還是個零歲的嬰兒,連名字、父母都不曉得。

    那時貝亞年僅十六歲,但一直以來很受教授的照顧,也憐憫無依無靠的孩子。茫然之下她答應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教授託付後沒多久便猝然走離人世。安潔便成了無法丟棄的責任。

    雖然辛苦,但貝亞很喜歡這孩子,就像真正的母親照顧著她。並幫沒有名字的她取了名字,安潔-洛特。

    三人望著茫茫島嶼,洋溢著滿滿幸福。

    眼前山海交錯,曲折海岸接著陡峭山岩,而灰白山岩又被青色植物覆蓋。除此之外因霧氣而朦朧的綠山,更藏著模糊的金色謎物。一顆接著一顆,一團粘著一團,若有似無。

    三人不停對它有所猜想,但始終得不到答案。

    突然一陣略強的海風吹過。安潔隨風揚起的金髮最為耀眼。

    貝亞裙襬也在風中飄蕩。她略微瞇了眼睛,優雅的壓著長髮。唯有杰米一旁發出哀嚎。

    安潔害怕被海風吹下,死命抓緊杰米的藍髮。兩撮被拉起的藍髮,宛如兩條控馬韁繩。

    杰米深怕安潔受傷,只能痛得大叫。

    雷陣雨短暫,陣風亦短促。這陣海風來得快,去得也快,更解惑了他們對於金色謎物的疑問。

   「是雪!是雪!是雪!!」

    安潔驚訝夾帶著興奮,舉起手指向天空。

    杰米低頭摸了摸頭髮,慶幸頭髮還在。他質疑「安潔,南方春天是不可能有雪的。」

   「真的是雪。」

   「貝亞連你也…」杰米滿載疑惑抬起頭「那是…金色的雪。」

    它並非平常所認識的白雪,而是與安潔頭髮一樣綺麗的金色雪花。如同下雪般從空中緩慢飄落。

    最先飄落船邊的金花,貝亞伸手撈了過來,攤平在手掌上,讓它飄浮在自己掌心中。那是顆指甲大小的金色小圓球,中心黑黑一點,從中均勻長出細小的金毛。

   「這應該是某種植物的種子,就像蒲公英那樣。」杰米呢喃著。

   「好漂亮的東西,顏色真像安潔的頭髮。」

    當貝亞手臂夾著小熊,想用另一隻手觸碰金花時,它卻被一陣弱不可覺的風給吹走了。

   「哇~!貝亞姊姊!是金色的寶藏島!」

    安潔突然又叫了起來,高舉雙手對天空揮擺。

    貝亞抬起頭。眼前的美麗讓她動容。

   「對,那就是金色的寶藏島…」

    原本依附在島上的金花,被陣風給吹散到空中,隨風飄起又隨引力降下,變成如名金雪。

    金雪比白雪還輕,能依著氣流在空中載浮載沉,如多個星環般圍繞著整座島。而剛才的陣風更吹開了烏雲,多道曙光穿透雲朵猛然而下,照得島閃爍金光。

    金雪覆蓋了整座島、眾人的視線,甲板上的人都被這景色給震撼住。聞言的船員也從船艙裡步出一探究竟。大家紛紛停下手邊工作,茫然望著它們。

    長期行船疲潰的內心,在這瞬間被眼前景色給治癒了。

    比起真正的金銀財寶,這場灑滿天際的金雪更為珍貴。

    而在甲板的角落,在這片茫茫白霧之中。三人敞心欣賞這場特別的雪,從別人眼裡看來,他們就像一對幸福的年輕夫妻和他們的孩子。

    然而他們卻只是毫無關係的三個人。

    (序章:南方金雪,完)

YouTube頻道(和珖)、FB專頁(和珖-沉莫系列小說)FB粉絲專頁
週五晚上10點更新內容,敬請期待。
「沉莫-南方金雪」為已出版電子書小說。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請按讚、留言或購買書籍。感謝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Google Play圖書。https://reurl.cc/yyq7aM
下一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90-1-1.html?extra=page%3D1
本帖最後由 和珖 於 2020-3-2 19:25 編輯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