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一節)

封面

封面

《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上一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66-1-1.html?extra=page%3D1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一節)

        黎明,東邊山頭剛亮起微光。女人背上她出生不久的孩子,徒步進入杳無人煙的深山。

    路途遙遠,天然獸徑路小難走,外加背上的孩子,每一步都得特別小心。

    孩子餓了掀開衣襟餵奶,自己餓了溪裡抓條魚。無人跡的溪裡魚又大又肥,火烤或用鐵壺煮湯都美味。

    累了就地而息,睏了席地而寢。

    生起"啪滋啪滋"的營火,除了給予保護更能安定身心。

    其實這段路程女人哭了好幾回。其並非是旅途辛苦,而是思念起那些離開的人。

    她想起過往幸福的日子,在一夕之間全變了。熟悉的人要不是離去,便是死去了。痛苦得令她喘不過氣。

    幸好手裡捧著的孩子,餵飽奶後露出了純真的笑容。那當下又填滿了她內心的空洞。

    心想要不是有了這孩子,自己也許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而離開吵雜世俗,聽聽小溪潺潺,聽聽蟲鳴鳥語,總能讓心情平緩些。這正是旅途的目的。

    至於實際目的地每次都一樣,是個又大又深的坑洞前。

    這次抵達大坑只花了四天,比上次進步了一天。

    遠觀大坑。它經過幾個月的日曬雨淋,有些崩落,卻依舊呈現十分不自然的正圓。

    目測直徑長達十公里,讓人猜想是石砸出來的坑。但並不是。

    這個坑曾經救下許多人的性命,但也同時帶走了他們。其中包括了女人的愛人。

    女人很清楚他們不會再回來了,卻不明白自己為何還守在這裡等待。

    夜裡寂靜。仰望那大得過份的藍月,比伸直後的手掌還大。

    藍月高掛莫名淒美。頓時孤獨感纏身,一個念頭抿著脣又想哭了。她多希望懷裡的孩子能快些長大,跟自己說說話。

    年復一年,女人對於他們會回來的盼望漸漸淡去。但每年仍舊會跟孩子到大坑一趟。

    不同的是孩子不再需要背在背上。他已經能用他的雙腳跟著自己跋山涉水。

    女人明白就算他的腳步慢了些,就算他會累得哭鬧,也沒關係。

    在孩子需要的時候,給他一隻手與鼓勵,讓他提起精神,靠自己克服困難。這樣就是給他最好的教育。

    第一次讓孩子自己走完這段路程,一共花了七天七夜,比背在自己背上還慢上許多。

    然而一年又一年,孩子成長得很快。

    孩子六歲這年,路程已經縮短為三天。這時反倒是他跑在前頭等自己跟上。

    女人見孩子一天天成長是心滿意足。當年那份思念在不知不覺中,全轉移到了這孩子身上。

    今年母子倆舊地重遊,來到了大坑前。如今它匯集各山溪流,已經成了一個碧綠的大湖泊。

  這座森林名為"沉默之森"。而在這誕生的湖,女人命名它為"沉默之湖"。

  日陽灑在湖泊上,隨著漣漪閃閃發亮。

    女人每次見到湖泊,就會想起曾經住在這的"諾達米人"。因為巧合得,這座湖遠看就像他們翠綠的眼睛。同時也跟這孩子的眼睛一樣。

    對這孩子而言,有這雙漂亮的綠眼卻不盡是幸,更可能會為他帶來災禍。

    那是雙不被世人所歡迎的眼睛,被認為是邪惡的象徵,能操控靈魂的異種人。但真正認識諾達米人的人,會知道他們天性善良,是具有靈性的人族。

   「媽媽,湖裡,魚。」男孩跑來指著碧綠的湖。

   「阿莫,你是想說湖裡有魚對吧?」

    孩子用點頭取代回答。

    他已經六歲了,卻因為少與自己以外的人接觸,導致他現在連說話都不流暢。

    女人一想到這孩子,將來的就學問題就頭疼。多希望他能跟自己一樣,有著平凡的黑色眼睛就好。

    莫依-洛特是這孩子的名字。而這位母親名為貝亞-洛特。

   「唉…再這麼下去,我也快變得不會說話了。今天要在這裡休息過夜,趁天黑前來教你釣魚好了。」

    莫對於釣魚這個詞不是很懂。但看了貝亞製作釣竿的過程,他兩眼發亮,充滿興趣。

    貝亞截下青竹做為釣竿。其纖細且強韌,彈性佳又不重。怕它刮手還用石子打磨了下。

    釣魚線則利用樹皮纖維編織而成。浮標則綁上枯木就行了。

    至於魚鉤的部分比較困擾,一時想不到合適的材料,想來想去只好犧牲自己一隻耳環來擔當魚鉤。

    釣竿在貝亞巧手下完成。樣子雖簡陋,裝配卻齊全。

    貝亞教了莫釣魚的方法後,將釣竿交到他手中。

   「那今天晚餐就交給你了。媽媽我累了去旁邊休息。記得!絕對不能踩進水裡喔。」

    貝亞倚樹而息,見莫一個人也玩得開心,內心卻感到滿滿虧欠。

    因為大人的錯誤,讓他無法像一般孩子一樣跟大家玩耍。

    旅途堆積的疲勞使眼皮沉重。自嘆明明二十才過一半,卻覺得自己這幾年老了很多。

    最後乾爽的秋風,還是闔上了貝亞的眼睛。

    當她醒來時,太陽已經下斜四十五度。

    昏沉的走到湖邊,見莫蹲在岸邊,盯著枯木浮標動也不動。

   「有釣到魚嗎?」

    莫苦著臉搖頭。

    貝亞接過釣竿,拉起魚鉤一看「唉呀,蟲餌早就被魚吃掉了,當然釣不到魚囉。虧你還這麼有耐心一直等。再去挖條蟲試一次吧。」

    原本神情委靡的莫,在聽了貝亞的鼓勵後,又馬上動起身去掘土。

    沒過多久。

   「媽媽,你看!你看!」莫眉開眼笑的跑來。

    這回他的魚鉤上,鉤了條肥美的大魚,少說有一尺長。

   「哇!阿莫真厲害,這麼大的魚可不好釣。太好了,今天晚餐有著落了。你想吃烤魚還是喝魚湯呢?」

    莫一聽瞪大了眼,開心的笑臉馬上糾在一起,更把魚藏到了背後。

   「怎麼了?你今天沒什麼吃,應該很餓了吧。烤魚很香很好吃的喔。」

   「我不要!我不要牠死掉。媽媽…我們今天吃別的。」

    對於飢餓的肚子,與烤魚的誘惑,莫的眼神沒有一絲動搖。

    貝亞好生無奈。他竟然對條魚起了憐憫之心。猶豫要不要來個機會教育,卻見他天真模樣,自己又心軟了。

   「好好好,我不會殺牠。那我幫你把鉤子拆下來,不然再這麼下去牠也活不成的。」

    莫眼睛轉了轉,把魚交了出來。

    貝亞小心翼翼拆下魚鉤。只可惜牠把魚鉤吃得深,拆下時已經奄奄一息了。

   「…阿莫,你聽我說。就算你現在放牠回湖裡,牠也活不成了。」

    莫一聽抿緊了唇,眼眶默默泛著淚。就像是在責怪自己把魚釣起,害死了牠。

    貝亞小小嘆氣後,閉上了眼睛。她欣慰著莫有一顆善良的心,就跟他父親一樣。但同時也為他的善良感到擔憂。

    當年他的父親就因為善良與單純,面對我們卑鄙的瓦塔斯人吃了大虧。

   「阿莫,你知道什麼是食物鏈嗎?」

    莫搖頭。

   「你聽好了,生命活著是需要能量的。就連草原上最兇猛的獅子,不狩獵也會餓死。而你現在就是飢餓的獅子,必須要吃東西。更何況獅子不一定每次都是你。你總會有被當獵物的時候,到時候別人也不會給你機會。」

    莫平常不太說話,樣子看起來又傻又呆。但他其實很聰明,大多事情一點就通。

   「來,我教你殺魚。你辦得到嗎?」

    貝亞將刀子交到莫的手裡,握著他的手,一步步教他使用。

    夜裡,除了星空、綠月與湖裡綠月的倒影,只剩身旁營火的亮光。

    營火上頭架著滋滋作響的烤魚,香味四溢,引來不少夜行動物的徘徊。

    莫吃這條魚的樣子特別幸福,像是在說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魚。

    貝亞道「這條魚用牠的生命換來你的溫飽,要感謝牠的犧牲,讓你有能量活下去。吃乾淨就是給牠最大的尊重。」

    莫用身體領悟了這點,永生不忘。

    日陽躲進山後,不僅氣溫驟降,蚊蟲也多了起來。

    貝亞給營火添了特殊的乾枝,讓營火煙附有草藥的香氣,提高驅蚊能力。

    回過頭,見莫望著什麼也沒有的地面發呆。他古怪的性格貝亞始終摸不透。

   「火堆裡有什麼嗎…?明天就要回去了,累了早點休息。這邊石頭細小,大石頭撿一撿躺起來應該很舒服。」

   「魚,掉進土裡了。」

   「魚?什麼魚??」

    貝亞納悶魚早就只剩骨頭了,哪來的魚?

   「媽…魚也有靈魂嗎?」莫盯著剛剛殺魚的地方。

    貝亞手上的乾柴,忽然散落一地。她倒吸一口氣。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聽見莫這麼說。

    原來阿莫也看得見靈魂……

   「…雖然媽媽我看不到,但我相信是有的…以前有個人跟我說"不只是生命,世界萬物都存在著靈"。」

    莫咀嚼了這段話,只說「那個人是爸爸嗎?」

    兩人四目相交,貝亞卻張著嘴,一個字也達不出來。只是偷偷懊悔,明明很不想回憶起那個人,為什麼自己要提起他?

    還等不及貝亞回應,莫又接著問「爸爸他在哪裡?」

    這問題尖銳如箭,刺進了貝亞的心坎。

    貝亞不曾提過他的父親,甚至是父親這角色。因為他的父親在他出生前就離開了。

    但莫早在故事書裡,知道了何謂"父親"。只不過他從沒開口問過。

    貝亞也曉得,這是遲早都要面對的問題,早就思考過無數次。只是終究沒能得到合適的答案。也沒料想到這難題會來得如此之快。

    尤其在孩子懵懂的狀態下,更難以回答。

    何況…自己抿緊雙脣,根本沒辦法開口。悲傷已經湧到了喉咽,只要一鬆口肯定會當場哭出來。

    要是阿莫還不懂事,自己絕對會像以前那樣放聲大哭。如今為人母親,在孩子面前又怎麼能表現得脆弱。

   「阿莫,對不起…媽媽我也不知道…」

    貝亞吞回悲傷,勉強答出話來。而莫卻不懂。他用哀求的眼神說「媽媽…我想見爸爸…可以嗎?」

    輕輕幾字,卻將貝亞的心徹底擊碎。她這些年來的思念、委屈、辛勞,突然間同時湧了上來。

    眼裡的孩子,模糊了起來。

    她緊閉的雙唇還是鬆開了。再也忍不住積壓已久的悲傷,沒有保留的哭了出來。哭得像個孩子。

   「嗚…阿莫…我…我也好想再見見他。我真的…好想他。對不起…對不起,媽媽我辦不到…嗚……」

    忽然,貝亞感到衣角被拉扯了幾下。她往下一看,見莫正對自己微笑。

    他張嘴溫柔的唱起歌來"不哭不哭,難過的時候,只要想想甜甜糖果就會笑呵呵。不哭不哭,難過的時候……"

    這是自己教給他的歌……

    莫左右擺盪著小腦袋瓜,唱了三輪。媽媽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哭得更加難過,大把大把的眼淚滾滾落下。

    他納悶媽媽唱這個的時候,自己都會變得不想哭了。為什麼這方法對媽媽沒用?

    就在莫前後跺腳不知如何是好時,貝亞彎下腰把他整個人抱進懷裡。

   「我已經沒事了。謝謝你,阿莫。」

    莫雖然不懂原由,但得到媽媽溫暖的懷抱,自然也是十分喜悅。

    天下有哪個孩子不喜歡的。就算有,也只是嘴上的害臊罷了。

    莫即使很想見父親,固然是基於好奇。其實見不見都無妨。他內心很清楚,有媽媽就足夠了。她就是自己最溫暖的親人。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待續...)

YouTube頻道(和珖)、FB專頁(和珖-沉莫系列小說)FB粉絲專頁
週五晚上10點更新內容,敬請期待。
「沉莫-南方金雪」為已出版電子書小說。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請按讚、留言或購買書籍。感謝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Google Play圖書。https://reurl.cc/yyq7aM
下一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5014-1-1.html?extra=page%3D1
本帖最後由 和珖 於 2020-7-13 00:02 編輯

個人簽名檔

新手上路,請多指教。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