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68.想請教你們如何大義滅親?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68.想請教你們如何大義滅親?

  沒去過酒店還不知阿司是醋王,小均連看一眼都不行,一直被拉進廁所吵架。

  「別人幫我倒酒我總要調頭看一眼發生什麼事吧?」

  「不行,你就看你眼前的杯子就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喜歡妖艷型的。」

  氣死人了,小均視線依舊下意識躲避外人,妖艷型的例外!

  「她又不妖艷,穿的很端裝啊。」

  阿司一聽更抓狂:
  「你整晚在廁所別出去了。」

  小均無奈,不過這命令有決心又明確,很難當成耳邊風。

  阿司陪小均在廁所關了十分鐘就把他帶出來,左擁右抱的老三帶著醉意看著他們兩個走出來,不由得感嘆:
  「你啊,弟管嚴就別跟我出來玩,真掃興。還有你這個接班人,要不是你,我妹早就嫁給我這兄弟了。」

  老三搭著小均肩膀,惋惜這無緣的妹婿。

  小均想盡辦法不著痕跡把老三甩開。

  「你怎麼不順便把你旁邊的糖果推開?」

  「她又沒搭著我。」

  「她超過你跟外人的距離了。」

  「怎麼樣?還要進廁所談嗎?」

  「你們要不要去牛郎店吵架啊,吵死了,白白,我餵妳一口,我們再玩一把,別理這兩個神經病。」

  老三醉的很快,框了三位小姐,小均不能碰,阿司不想碰,老三只好一打三,艷福不淺但很快就喝掛了。

  「老三,手機借我。」

  老三在醉死前,用指頭勉強碰碰桌上的手機。

  「密碼是什麼?」

  老三身邊的小姐一個個趴的趴、躺的躺、吐的吐,全部東倒西歪,幸好還剩點意識才沒被巡包少爺直接抬去休息室。

  主角老三正努力比個1,人就完掛。

  小均索性拾起老三指紋,直接按開手機。

  阿司則是脫了鞋躺進沙發,靜默倚靠在小均身上,神情放鬆的安心閉上眼睛,他已經很久沒好好休息了。

  不要說什麼替小均報仇了,他光要在公司、新家庭立足就每天累個半死,以前在美國只要負責天天思念小均,跟現在一比,當年真的挺好命的。

  有緒對任何事情都比他還注意細節,要求完美,連爸媽交待的瑣事,有緒必定盡善盡美力求面面俱到,導致有緒每天忙碌程度大概是他的三倍起跳。

  這麼勞碌命的人,以前竟然還有餘力找人調查小均,甚至跟調查小組開起週會?小均住院或發作幾乎也隨傳隨到,這、這難道是真愛?

  「有緒帶你來酒店你有玩的開心嗎?」阿司忍不住試探。

  「他很少帶我來,我曾在聲色場所發作過。」小均邊滑手機邊回答。

  「他兒子半歲了。」

  「他有小孩了?叫什麼名字?」

  「陳汪洋,怎麼會有人取這麼爛的名字。」在對方懷中偷偷睜開一隻眼,瞄了喜歡的人一眼。

  小均沒反應的反應也能令阿司吃醋。

  「你為什麼對他兒子名字有反應?」

  「沒有啊。」

  「我直覺說有。」

  「你直覺叫什麼名字?」

  「啊?」

  「我想拜託它放過我。」

  「哼。」過了這麼多年,鬥嘴依然鬥輸喜歡的人。

  阿司看小均在滑手機還挺新鮮,他以為小均是遠古時代的人,對網路或手機不在行,頂多只會寫寫電子郵件。

  「為什麼要跟別人借手機?你自己不是有手機嗎?」

  「我的上網貴啊。」

  「分享網路不就得了。」

  小均沒回答。

  這分明是逼人好奇嘛,不刺探小均在滑什麼簡直對不起自己。

  但小均滑的飛快,一目十行也不是這樣欺負人吧。

  「停,慢一點,我也要看。」賴在小均身上的懶骨頭,勉強把自己從舒服的肉墊撐起來,轉過身,像攀岩似的搭著小均,腦袋瓜也跟著蹭過來。

  見阿司跑過來挨在唇邊搶他氧氣,小均只好停下來供阿司研究。

  「這是什麼?我不曉得你對這種東西有興趣。」

  「很奇怪嗎?」

  阿司難以回答:
  「算正常吧。」

  阿司看了半天竟然被他看出端倪:
  「你是“靠北元技”的管理員?」

  「我是管理員你也知道?」

  「因為我是馬熙雲全球後援會的管理員啊,看得出你也是用管理員身分登入。」

  小均聽到馬熙雲臉就沉下來,連話都不想回。

  「我不知道你對靠北元技有興趣,還是管理員!」

  「靠北元技是我建立的啊,因為我也覺得元技很靠北。」

  阿司沒逛過靠北元技,但他的派系人馬偶爾會把靠北元技的文章截圖傳給他。

  靠北元技成立很多年了,上面有不少匿名發表的集團黑幕及八卦,跟陳有緒已經鬥到短兵相接,阿司的幕僚也會在靠北元技找一些題材發揮。

  沒想到這種黑粉性質的粉絲團是元技長男一手創立,難怪他不敢用自己手機登入。

  「你覺得你被發現是管理員會被爸告嗎?」

  「有可能。」小均自從聽到馬熙雲名字後,又開始面無表情,低頭秒速滑頁。

  「你覺得陳有緒會看靠北元技嗎?」

  「應該不會,不然他會很抓狂。」

  「你覺得閻初晉為什麼想把妹妹嫁給你?」

  「想不開吧。」

  「你覺得陳有緒的嘴唇為什麼這麼柔軟?」

  「沒親過不知道。」

  可惡,沒有上當。

  小均終於放下手機,重新把阿司拉過來,讓對方身體緊緊貼上自己胸膛:
  「換我問你,你為什麼跟我前老闆鬥得那麼兇?」

  「怎麼樣?你心疼他?」

  「我只在乎你,不過員工很靠北你們兩位太子。」

  「怎麼可能?我在公司非常受歡迎。」

  小均登出帳號,把手機丟回老三手邊,身體捨不得離開阿司一毫秒。

  少爺不時進出做包廂服務,也有新的小姐轉檯進包廂,小均不為所動繼續抱著阿司,在他耳邊低聲說:
  「他們幹譙每天在演宮鬥群瞎傳,派系變天以秒計費,網內互打免費、兄弟互鬥免睡,還有人學會瞬間移動躲流彈。」

  阿司臉已經垮下來:
  「還有嗎?難道沒有懂得欣賞主管的員工嗎?」

  「有員工稱讚你們是雙陳奇魔,大力推崇你們內家拳打的比外家拳好,一堆人想請教你們如何大義滅親?」

  「⋯⋯。」

  「還有一個好激烈,說他老闆姓陳,噁洞陳的陳,你們到底把人家怎麼了?」

  「你,從現在起,不准跟我說話!」

  小均無奈笑笑,不能說話,只好拼命吻他。

  身為心懷不軌的哥哥,小均喜歡與阿司慢慢拉近距離,生活漸漸交集,相視不語也不心急。

  知道明天之後還會有重重的困難,可能比想像中棘手。

  但阿司回來了。

  奇蹟似的賴在他身上生悶氣。

  他回來了,再大的困難都不算一件事了。

  空氣有種暖烘烘的發酵醇香,讓人陶然。

  想著三個弟弟,一個在身邊,接下來可能還有機會見到另外一個還沒相認的弟弟。

  欲知詳情,只能下回分曉了。

  但小均故意漏了一個弟弟,不願對自己腦海提起。

  因為這個弟弟讓他有點毛毛的。

  不知是不是和他產生什麼量子糾纏之類的鬼魅效應。

  當兩個粒子發生關係後,單獨干擾其中一個粒子,另一個粒子就會在瞬間感應,這⋯⋯這到底是什麼鬼?

  唉,欲知詳情,只能把這弟弟送到太空站做實驗了。

  幸福失蹤很久很久以後,小均終於原諒自己。

  在一個地方失去,總能在另一個地方得意,只要他願意移開目光,忘掉生了根的恨或埋了刺的疼。

  謝謝你們讓阿司又回到我身邊,雖然我也不知道你們是誰。

  是的,我願意。

  願意相信我的小小太陽,相信阿司的小小願望。

  比酒醇厚的溫熱,讓小均幸福到瞇著眼睛,心神恍惚躺臥在阿司背上,沉醉在被愛的芬芳裡。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1-30 10:46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