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69.我把意外當永恆,還把弟弟當情人(1)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69.我把意外當永恆,還把弟弟當情人(1)

  小均如夢似醉不知沉睡了多久,一醒來,整間包廂的人竟然還在睡,只有他一人清醒著。

  記得阿司沒喝什麼酒啊,他是在醉什麼?莫非是不想請客?

  小均摸遍阿司全身上下,終於在他身上舊舊髒髒的塑膠袋裡找到了信用卡,小均直接拿來結帳。

  叫了車,把醉倒的老三送回他家,他有老三家鑰匙,方便他直接把人扛上樓,送進房間放到床上,周到的到府服務。

  回計程車後,小均氣喘如牛,累得快剩半條命。

  車上除了司機只剩兩個人,阿司自然是跟著自己回家。

  小均很開心,等了這麼多年,今晚終於把阿司打包回家。

  進屋後替自己跟弟弟一起沖涼,今天不撿屍更待何時?

  阿司躺平在眼前,醉到意識渙散,小均考慮要怎麼吃他。

  第一步當然就是將他手上莫名其妙的婚戒摘掉。

  第二步,把家裡的鹽巴和一和做成鹽水,直接澆在阿司身上,被脫光的阿司不斷被涼颼颼的鹽水灌溉,小均是在醃肉嗎?

  阿司眼睛緊閉,睫毛卻不安抖的厲害,小均視而不見,等鹽水半乾,伏身將留在肌膚上的殘鹽一一舔淨。

  阿司怕癢,鹽巴的顆粒搭配小均靈巧唇齒,以不同舌姿悠雅起舞。

  身體禁不起輕舔包覆點擊拍彈的挑逗,癢到身子如弓拱起,閉緊眼睛不停躲閃小均頑皮的品嚐。

  小均溫柔拍拍他臉頰:
  「別裝了,又不是演戲的料。」

  「你!過份!」整個人彈起,一把推開小均。

  「為什麼要裝喝醉,不是想要性服務?」

  阿司死咬著嘴唇,嘴色已經泛白。

  「你再咬它,我就幫你接管⋯⋯。」還沒說完已經不客氣探進溫熱的口腔中。

  可惡,為什麼他拒絕不了小均。

  下午的小均可以克制自己,午夜的阿司卻身不由己。

  「我好想你,非常想你。」

  「我不想你,我不要想你。」

  小均愣了一下,並不接話。

  「我要回家了。」阿司毅然決然起身。

  「可以告訴我你事到臨頭才後悔的理由?」

  「我不忍心加重你的痛苦。」

  「但我今天很快樂。」

  「那是因為你還沒找到真正讓你快樂的理由,等你找到以後就會明白我們⋯⋯。」

  繞了一大圈不就在暗示我們兩個不該相戀嗎?
  
  暴躁中的小均,語調一如往常沒有陰陽頓挫:
  「可惜人在屋簷下沒有說不的權利。」

  「你⋯⋯你想幹嘛?」阿司被逼的步步往牆角退。

  小均此刻的表情是柔和的,卻教人感到害怕。

  「你到底想幹嘛?」

  「有點餓。」輕輕把人壓在牆上,右手撐住牆面,餓到想殺人。

  阿司無處可逃,小均連呼吸都很危險。

  「你在裡面學壞了。」

  小均很靠近阿司,什麼都沒做,阿司不由自主輕顫了起來。

  「精確的說,是我今天決定的。你覺得欠我就要努力折磨我,我不知道這邏輯有沒有問題,不過我打算做點好事讓你恨我,說不定你恨一恨突然對我好了。」

  「你做夢。」

  小均在忌妒,忌妒阿司找到的快樂理由。

  不就是個女人,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她會比我好嗎?

  或者光性別她早已勝過一切?

  小均悲哀發現身邊的女孩再美再好,總無法打動他,此刻才明白,原來他在心裡早把她們當成了敵人。

  阿司是真的很對不起我,可是既然都已經毀了我,可不可以好好毀滅我,不要像現在這樣對我⋯⋯。

  「偷偷告訴你,我還挺欣賞路西法的。」

  「Lucifer?小均你⋯⋯你還好吧?」

  「不過我現在的行為比較像Sammael。」

  「你不要亂說話啦。」

  「你敢說我現在不是在誘惑亞當品嚐紫色無花果?」

  阿司乾脆閉嘴不理他。不喜歡小均說出那麼褻瀆的言辭,明明就已經這麼倒霉了,怎麼還敢一直挑釁神?

  大逆不道的狂妄口吻,瞬間把兩人拉回過去。

  回到那個兄弟已經不該牽手的年紀,小均霸道牽起他的手,把鑰匙圈套在他無名指上,連結婚誓詞都唸了,只差沒有吻新娘,現在想想,小均當時的行為真的逆倫到十分囂張。

  小均,你也想念當年的你嗎?可是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那麼多煩惱。

  如果不要長大,該有多好。

  如果我們還在伊甸園,該有多好。

  在未偷嚐禁果之前,園裡的生活沒有憂愁與痛苦。

  「我不要留在你家,我要回家!」

  阿司嘴很硬,心更狠,深怕一個把持不住,決定跟小均浪跡天涯。

  這個夢很美,如果不把小均被取笑當一回事的話。

  每個人都把小均跟弟弟交往當奇聞、笑話和變態,只有阿司每天不停思索,小均愛上姓陳的他,究竟是一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還是來自天上的詛咒?

  為了愛該是不顧一切,阿司卻是不顧一切放他回正軌、讓他遠離詛咒。

  即使回到正軌的小均,再也不會說愛他。

  如果沒經過他的經歷、沒處過他的處境,無法體悟他的覺悟。

  「既然你口口聲聲說不要我,我也不想勉強你,你走吧。」

  阿司渾身震了一下:
  「你想怎麼樣?我一走你就要搬家?搬到一個我永遠找不到你的地方?」

  小均露出苦澀的乾笑:
  「我沒那麼帥氣好不好,家當全在這裡了,我要怎麼搬?把自己賣了都不夠繳房租押金。」

  「不行,我要留下來過夜。」

  「既然要留下來,我沒電視也沒網路你會很無聊,陪我玩點餘興節目你不會反對吧?」

  「我反對。」

  「我會參考。」

  話還沒說完,阿司突然被一股力量拉近小均懷中,他撕開封箱膠帶,將阿司反手困在身後。

  「放開我。」雖然不高興,但信任小均不會傷害他。

  小均確實沒有傷害他的打算,只不過又緊接著搬了兩個二十公斤的灌水旗座,在阿司左右各擺一個,見這陣仗,阿司連心臟都開始膽怯。

  卻懶得問小均要幹嘛,抱著眼一閉挨過去的心情。

  小均蹲低身體,在阿司身後將他雙腿完全分開,張成大字。

  「小均⋯⋯。」試圖哀求對方。

  小均無動於衷,再次請出封箱膠帶,將阿司左小腿牢牢跟旗座管套纏在一起,右小腿也跟另一個旗座綁牢。

  「快放開我!」見情勢不妙,阿司不停亂踢,抵死不從。

  小均擄獲阿司的下巴,逼迫他仰著臉聽他說話:
  「你還是別亂動,你手縛在後面,往前摔可沒手撐。萬一你摔出三長兩短,我也不知怎麼賠你媽。」

  至此,小均成功激怒阿司。

  「陳有均,你有完沒完!」阿司不敢亂動,他已經三天沒回家,因為他臉上的傷不好解釋。

  萬一在小均屋裡又慘摔,他大概得神隱一個月。

  「1026天沒見面,你終於落入我手裡。」小均安撫似的摩挲阿司臉頰:
  「放心,我會好好招待你,不至於失禮。」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1-31 19:33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