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69.我把意外當永恆,還把弟弟當情人(3)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69.我把意外當永恆,還把弟弟當情人(3)

  「陳有緒的照片呢?交出來。」

  「我為什麼要收藏他的照片?這十幾年我還沒受夠嗎?」

  小均輕輕蹲下來抱住阿司,溫柔拉他起身,像雙人舞般細心帶著他款款轉身。

  「是我的?」

  空蕩的牆壁只剩一張小均最珍惜的寶貝。

  阿司的肖像被掛在牆上,擺著一張臭臉,很不受歡迎的孤僻樣。

  「我出來後,這張照片替我省下所有性服務的開銷。」

  阿司連耳尖都泛紅:
  「這張照片怎麼來的?」

  「我叫倪信跟你媽要的。」

  這句話訊息很多,一個媽媽把兒子B的照片交給兒子A的曖昧對象,功用是解A的獄中思情。

  畫面太美,阿司不敢多想。

  只能直接無視這句話。

  「這張是我大學時拍的,好醜⋯⋯。」

  「你是我見過最帥的男人。」

  兩人裸身相擁,再冷酷的鋼鐵也被旖旎春心瞬間融化。

  阿司終於卸下武裝,在小均身下投懷送抱,任小均輕觸他每一寸肌膚。

  「為什麼要告訴別人我是你前任?」

  「我更想騙他們你是我現任,可是我無法隨時把你變出來⋯⋯。」

  「你這樣太老實會沒有朋友啦,你可以跟別人說你和弟弟玩遊戲,那個遊戲⋯⋯。」

  用親吻打斷了阿司的劇本,小均暖暖微笑:
  「你敢跟我告白,我就敢承認愛上你。」

  阿司聽完沉默了很久,才艱難的開口:
  「這樣會被詛咒的。」

  「嗯?元技未來的CEO在跟我聊咒怨?」

  「每次我對你有私慾,想佔有你時,在你身上都會發生倒霉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難怪我剛才被你撞到內傷,是很不可思議,但是不倒霉啊,我最倒霉的是你不要我這件事。」

  阿司直接略過小均的話,小均甜言蜜語很在行他知道,所以他更不能被小均拉著走。

  當年想佔有小均的強烈念頭,導致他引狼入室,事件發展到最後,演變成弟弟聯合哥哥的女同學誣陷哥哥性侵。

  如果沒有他鼓舞她,也許她回家睡了一覺就會打消陷害計劃。

  就算真的被陷害性侵同學,誰出了這樣的事,都不會像小均處境這麼慘。

  當時年紀小,阿司無法明白為什麼兩人分住在爸媽兩個家庭的屋簷下,竟然就毀了哥哥的一生。

  阿司一路走得很艱辛,因為他無法確定他踏上每一步是對還是錯,但他不能回頭,他怕一回頭,他跟愛人的世界就會崩塌,如果他不回頭,至少小均還在,不會被毀滅。

  只求自己代替小均的位置,替他擋災避煞,替他被世界折磨,替小均換回一次絕處逢生的機會。

  他知道小均不喜歡男人,如果沒有他,小均就能被這個世界原諒,小均就能⋯⋯找到他正常人生的入口。

  可是他這幾天看到兩個花癡女對小均放電傻笑,他完全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小均有一天回到他的軌道,擁抱他的妻小!

  不想看見小均有一天用生疏的冷淡只看他一眼,那一眼什麼都沒有,只剩禮節!

  不願忍受小均有一天將專屬他們的親暱,全視為無從考查的無稽之談。

  阿司在小均的懷裡冷得拼命顫抖。

  小均知道他房間裡熱得要命,這種顫抖應該不是冷,而是過度激動吧。

  他放開阿司的身體,想平復對方的激動,否則都還沒開始就要叫救護車,他這吞天噬弟獸還有臉嗎?

  小均讓阿司的頭枕在他腿上,低頭用乾澀的嘴唇摩擦他臉頰。

  阿司在他腿上緩緩問起:
  「你為什麼會同意成為陳家的財產?」

  阿司的聲音很空洞,壓抑他所有的情感。

  「沒為什麼,財產只是名詞,基本上我是不是,日子都是一樣的。」

  「因為天價的和解金?為了你從來沒幹過的性侵?」

  「我那時都滿十八歲了,不讓女方翻供的話,性侵犯坐牢被刷香菇的機率很高,還是別拿自己的命根子開玩笑。」

  「為了你從來沒幹過的性侵?」

  「你怎麼知道我沒幹過,說不定事情發生你還在房間裡睡覺,就當我幹過吧。」

  「你說這種話我會很難受。」

  「反正你現在也沒庭院關我。」

  從前的他們只談風花雪月,用甜蜜努力調和苦不堪言的滋味。

  今晚的阿司卻不要風花雪月,小均決定放手讓阿司主導他們重逢的初夜。

  沒有糖分,沒有意亂情迷,真面目或許殘忍,但也沒什麼不好。

  小均已經習慣自己殘破不堪,沒什麼不好,難道他還當自己是阿司的寶貝?

  「你想讓他們好看嗎?」

  「例如?」

  「重傷或⋯⋯眾叛親離還是什麼的。」

  「如果你很乾脆說了一大串殘酷的狠話我會難過,但你欲言又止,說得那麼艱澀,我也會難過。其實只要別太把自己當一回事,最後就會發現,會吃這些苦頭也是自己找的。」

  「自從我們分開後,你住進爸的家,你就再也沒被當個人對待,今天我才發現,連你都沒把自己當個人看待。」

  「我是沒有啊,那又怎麼樣?」

  小均知道自己很沒出息,但他對那家人的戰火一旦被點燃,宿怨舊恨都會迸發的很精彩,跟那家人關係到底,就剩雙方走著瞧。

  雖然他一直很肯定阿司永遠會站在自己這邊,可是小均很貪心,不到最後一刻,哪一個他,都不肯失去。

  他知道關鍵在他的態度,他可以選擇不開戰,讓那家人雞犬不寧想起來是很開心,可是阿司的人生怎麼辦?

  小均始終不忍阿司成了他報復陳家的工具。

  阿司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提到這個話題?難道他心中有什麼重大的打算?

  小均忍不住激動,又怕期待落空,這磨人精到底想折磨他到什麼時候?

  但阿司不再說話。

  小均打破沉默,順便打破不切實際的幻夢。

  「阿司,你的父母相愛嗎?」

... 本帖最後由 陶農. 於 2020-2-1 07:39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