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70.我們都要小心哥哥的嘴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0.我們都要小心哥哥的嘴

  小均、阿司、小齊三表兄弟以及高雄新朋友齊聚在KTV唱歌。

  「哥,我好想你,你怎麼會被關那麼久,不是說只去兩個月嗎?」

  「吵死了,你可不可以坐到那邊去!你的相親對象在那邊啦!」

  「公司有很多女同事倒追我,我才不需要相親,留給哥好了,他沒交過女朋友晚上一定很寂寞。」

  「齊誠毅,你不要亂打小均主意啦!從現在起你不准坐小均旁邊!」

  「不行!我要替未來大嫂把哥看緊一點,更不能讓你坐旁邊。」

  「為什麼我不能坐他旁邊?今天唱歌的錢是我出的耶。」

  「哥有戀弟情結,會偷親弟弟的臉,你不是被他親過嗎?我也⋯⋯。」

  驟然間,阿司臉色陰沉到嚇人。

  兩兄弟旁若無人鬥嘴,戰火突然燒到小均,小均在心裡翻了大白眼,力保鎮定想救亡圖存:
  「啊?我沒走穩碰到你的臉要記恨這麼久?」

  殺氣騰騰的阿司眼神緊揪著小均不放,除了小齊,其他人都一股不寒而慄。

  「哥,阿司這麼白目都找到對象了,你也趕快找個大嫂來管管你⋯⋯。」

  小均揚手遮去小齊的嘴:
  「你公司女同事都什麼人?聽得到你說話嗎?」

  “高雄新朋友”老三忍不住接話:
  「小均,你弟弟沒說錯,但是你怪怪的,不適合我們家雁蓉。」

  雁蓉在喜歡的人面前被老三點名,窘到無地自容。

  「閻總,我有自知之明,所以連想都沒想過。」

  小均趕緊插歌,點一首滅火器的歌希望能就此滅火,也祈禱老三別說出什麼差點跟他妹去戶政辦登記的驚人之語。

  小齊對小均水深火熱的處境渾然不覺,繼續在阿司耳邊火上添油:
  「阿司,我們都要小心哥哥的嘴,千萬別被他啾到。」

  姓齊的不耍白癡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姓嗎!

  小均一整個火上來差點壓不住:
  「一個人只要好好走路別一天到晚滑壘,就不需要擔心嘴巴出意外。」

  小齊沒聽出小均在暗諷他與有緒的摔跤之吻,小齊做夢也想不到小均那天就躲在附近目睹一切。

  不是一對,這個人跟有緒絕對不會是一對!

  有緒絕對沒辦法跟姓齊的人交往。

  不,精確來說,這世上應該只有他一個人有辦法跟姓齊的交往,齊司的齊。

  小均一曲唱完畢,起身坐到阿司旁邊,竭力避掉阿司迎面撲來的殺氣:
  「你是自己下不了手,只好找這些人聯手捅我?」

  「你聽到別人不把妹妹嫁你就炸開了?」

  小均輕描淡寫說:
  「信不信我可以當眾再親你一次?」

  「哼!」

  老三只能在心裡暗禱這兩人別再演出什麼髒畫面污了雁蓉眼睛。

  阿司今天把這幾個人湊在一起,因為大家往後要開始合作了。

  小均對自己接下來的角色很認命,他不可能每天上班十二小時,讓阿司臨時抽空找他時撲空,上個月他跟阿司提議換工作。

  阿司也覺得密集接觸陌生人身體的工作不適合小均,而且他會吃醋,可是小均接下來要做什麼?

  那天他們認真聊了關於兩人的未來。

  「什麼都不做,在家等你做?」

  「不行啦,我很窮,你要幫忙賺錢啦。」

  「我要賺錢,你又要隨傳隨到,還是你有什麼直銷組織能讓我當上線?或者有百萬信眾的宗教團體,缺師父供奉我可以。」

  「我又沒有要你隨傳隨到。」

  「別傻了,我們已經不是當初離家出走的難兄難弟,你現在很搶手,還是國民好老公。」

  「我好想跟你回到那時候。」

  「算了,你選擇這種方式向我們的感情致敬,我也服你了。」

  阿司咬唇不語。

  「我如果去老三公司上班,你覺得怎麼樣?」

  「他公司⋯⋯好像不缺人,可是很缺錢。」

  「你可以介紹案子給他。」

  「唉⋯⋯我比他還缺業績,家族鬥爭好可怕,只要一靠近月底我的胃就開始抽痛。」

  雖然上一回合他把陳有緒整的更慘,兩人性格迥異,對成敗的標準也不同,陳有緒十分好強,常使出一百萬分的力氣,阿司做事則是盡量敷衍草率,得過且過,只求低空飛過。

  連阿司這種天塌也不在乎的人都鬧胃痛,小均忍不住想好好疼他。

  「你去老三那邊上班可以隨便翹班?還是你想當他妹婿?」阿司疑心病跟醋勁一起發作。

  「自己家弟弟就搞不定了,還當到別人家親戚?其實你只要當老三的客戶就行了,大客戶要他底下員工暖床,員工不敢不從。」

  阿司瞪了他一眼,卻也頗心動:
  「我要怎麼當上老三的客戶?」

  阿司雖然含著金湯匙出生,可惜他不知道存款超過五位數是什麼滋味。

  齊虹白一向美式教育,給他很好的物質生活,提供寬敞舒適的居住空間,就是很少給他零用錢。

  有緒媽控制孩子銀行帳戶更是達到走火入魔的境界。
  
  妹妹齊羽喬就很會利用媽媽的資源找一些投資術讓自己變有錢,有緒似乎也有私下充實財庫的管道。

  只有阿司,身為元技集團最大股東,所有銀行帳戶都掌握在有緒媽手中,至今他還是很窮,幸好世上發明了信用卡⋯⋯。

  「齊總底下一堆關係企業,總是有改改網站、換換防毒軟體的需求,你居中牽線讓老三拿到案子,保證他立刻變臉喊你一聲太子爺。」

  小均與阿司聊天時,盡量用齊總來稱呼齊虹白,否則滿場你媽、我媽、他媽的,很像在罵人。

  「繞一大圈好麻煩,你直接去齊總底下找家公司上班不就得了?」

  「⋯⋯我跟她發生過爭執。」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為什麼吵架?」

  「我從北監轉往八德外役監時,她第一次來看我,劈頭就問我為什麼透過倪信要你的照片,是不想克制還是壓抑不住?」

  「是哪一種?」紅著臉問。

  「兩個都有。」

  「你回她這句?」

  「嗯。」

  這回答好猛。

  「她說連私人感情都管不住的人怎麼管理公司,我一直跟她說對不起。」

  「你們關係很好,過幾天她就會氣消了啦。」

  「她說如果我要像齊誠毅進她公司就先準備兩億元,如果我想接班,就答應她像以前一樣躲你躲十年。」

  「不行!你已經躲了我三年,不准再躲了。」

  自從那一夜與小均身體重新接軌,阿司終於承認他愛他,不再推開他。

  「我又沒答應齊總。」

  後來小均跟齊虹白的對話開始險峻,小均沒讓阿司知道。

  他們為了有緒怎麼拿到齊虹白私人電話進入一連串嚴密的質問與防守,連她的號碼都能洩露,小均也感受到從這一刻起,她對他的信任已經破裂。

  小均低估有緒,媽給他的手機不方便放身上,他總是隱密藏在附近。

  也分不清是哪次出入境時被有緒察覺手機存在,甚至還問出了密碼。

  小均沒用什麼生日或有意義的密碼,這樣還能在身體激烈交鋒時渾然不覺被供出,事後洗掉他的記憶,有緒這種武藝高強的奇人,滿腦子卻只想跟他發生關係也真神奇。

  小均不知齊虹白仔細追問他與有緒之間相處細節、感情狀況、種種對話的真正用意。

  齊虹白考慮是不是索性直接告訴小均:“陳有緒對他真正的意義”。

  小均不知母子倆針對有緒的質問與防守,正左右齊虹白的決定。

  最後她決定對小均繼續觀察,也許有一天,Cindy想開了,由她主動告訴小均,如果真能等到這一天,兄妹之間的心結才算看見和解契機。

  老三的聲音打斷小均的心事:
  「你們兩個今天一定要唱歌,不可以又摟在一起玩我的手機。」

  「老三,白白長得不錯吧。」

  「白白是誰?」雁蓉疑惑追問。

  「沒事,剛開玩笑的,我的歌來了。」老三心虛逃掉。

  齊虹白目前檯面上不方便照應小均,此時阿司正好找上門,引薦老三的公司給她。

  齊虹白爽快同意阿司建議,讓老三的公司承攬集團旗下公司的網站,至少能藉此間接照顧小均。

  她以阿司沒在集團任職為理由,把案子交待給小齊。

  阿司與小均看出小齊是媽安插的一根好粗的眼線,但他們沒得選,只能乖乖和小齊當盟友。

  阿司還是老樣子,愛在KTV包廂點老歌,愛跟小均玩快問快答的遊戲:
  「我和小齊同時追你,你會選誰?」

  小均的心裡話:以上皆非。

  我想選更正常的。

  自從阿司回來身邊後,小均又恢復“嫌貨才是買貨人”的傲嬌樣。

  目前情勢與兩人第一次交往已經不一樣,只是小均依舊對阿司越嫌越愛。

  「當然是你,他跟你差那麼遠,不然我為什麼不接大齊、小齊跟我一起住,只找你一個?因為你很吸引我。」

  阿司聽完非常滿意。

  小均心想,他保母家的三個孩子,只有阿司最缺乏照顧,沒人管他洗澡,每天只吃零食或麵包,不時被大齊小齊聯手霸凌,個性畏縮到一天說不到一句話,他不帶阿司走要帶誰啊?

  沒想到風水輪流轉,長大後,換成他洋洋灑灑一串精神病史,好險前科不多,只有一條,媽媽倒有一堆,但每個都見不得⋯⋯。

  他知道自己做了最愚蠢的選擇,不會有人原諒他的選擇,不管是左右他一生的人、或是已經失去交集的人。

  但這是他的選擇,他的人生已經慘輸,他只想贏回一點點自己,愛過恨過的陳有均。

  「完蛋了,想不到已經這麼晚了?你們繼續唱,我要先走了。」

  「回去做人?」小均聲音悶悶的。

  「你爸要在我跟陳有緒之中挑一個送到伊拉克,陳有緒的兒子還在喝奶,我超危險的好不好。」

  「不想去就離開元技。」

  「不行哪,我好不容易培養一些勢力,難保哪天你想不開回元技,公司有靠山就沒人敢叫你站著上班。」

  「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因為我有打聽你的事,我這樣很奇怪嗎?」小心翼翼問。

  小均頓了一下,思路有點斷線,好不容易才找回下一句話:
  「可是我應該已經永不錄用。」

  「爸跟齊總離婚後分到她不少財產,所以爸現在沒那麼討厭姓齊的人,有兩個姓齊的資深主管還被爸調到研發部門,陳有緒又一直誇你,說你找不到工作也不願進齊氏,對元技忠心耿耿,是真正的陳家孩子。」

  「⋯⋯我是進不去齊氏好不好,突然冒出兩億元是怎麼回事?」

  小均曾經跟阿司研究過為什麼齊總突然開口跟他要兩億元,難不成她以為他在高雄發大財?可是母子見面時他還沒出獄耶。

  阿司聽了小均描述也一臉不解。

  「小均,我們可以再把齊總約出來,這一次只要我們好好表現⋯⋯。」

  小均打斷他:
  「拜託,一臉饞相連老三都看得出來,我們還想瞞過誰?算了,我先上廁所,你等我回來再走。」

  身為一個笑著笑著就老了的男人,小均要的真的不多。

  小均離開後,阿司瞄著自己手機,他也擔心家裡那個起疑心。

  目前阿司還不打算離開元技和陳家,因為他發現陳有緒人格分裂的驚人祕密,這祕密對阿司來說是一石二鳥,因為萬一事情曝光,連白素歆也會跟著出事。

  誰教她時時刻刻都在努力替兒子隱瞞全世界。

  可惜他們不知道阿司傻只是表面裝傻,他早就暗中把這母子嚇死人的互動偷偷錄下來,一共錄到兩次,阿司覺得還不夠,他耐心等待能幸運錄到第三次,他要讓陳有緒無可辯駁,再也不能翻身。

  阿司不停替小均蒐集足以威脅那家人的火力耐心等待反擊,這是支持阿司不斷撐下來的動力。

  小均,別擔心,我會一直保護你。

  心有靈犀的小均突然從洗手間傳訊息給他,要阿司幫忙拿衛生紙給他。

  阿司起身推開廁所門後才發現這道門不是直通廁所,而是通往庭院,客人要再走幾步才會看到洗手間。

  可是為什麼洗手間的燈是暗的?小均剛叫他送衛生紙,才一眨眼功夫,人是能跑去哪裡?

  小均突然從角落竄出,將阿司壓在包廂與庭院相隔的門板上,無法忍耐使出渾身力氣狠狠吻他。

  阿司被吻到神志昏眩,忘記身在何處。

  隔壁包廂的門似乎也被人打開,五音不全的歌聲穿透到兩人的庭院,隔壁客人難聽噪音充斥耳邊,不知為何一直不關門,兩人接吻氣氛都被破壞了。

  小均無奈朝阿司苦笑。

  「其實這首歌是這樣唱的。」小均說唱就唱,情有獨鍾。

  阿司閉起眼睛,享受小均在他耳邊動人情歌。

  阿司感覺身後的門被尿急的老三或小齊粗暴推開,為了確保小均的獻唱不被打斷,阿司使勁吃奶力氣,用臀部死抵住那扇該死的門,門裡門外,兩種相反方向都在死命抗衡。

  阿司快被這扇門另一端的大白目氣死了!

  不管是誰,現在都不准闖入他們稍縱即逝的獨處世界!

    「每次我總 一個人走 交叉路口 自己生活
    這次你卻 說帶我走 某個角落 就你和我

    像土壤抓緊花的迷惑 像天空纏綿雨的洶湧
    在你的身後 計算的步伐每個背影每個場景 都有發過的夢

    帶我走 到遙遠的以後
    帶走我 一個人自轉的寂寞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 都將成為泡沫
    我不怕 帶我走

    每次我總 獨自遠走 保持緘默 不皺眉頭
    這次你卻 說一起走 彼此溫柔 從此以後

    像土壤抓緊花的迷惑 像天空纏綿雨的洶湧
    在你的身後 計算的步伐每個背影每個場景 都有發過的夢

    帶我走 到遙遠的以後
    帶走我 一個人自轉的寂寞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 都將成為泡沫
    我不怕 帶我走

    白馬溜過漆黑盡頭 潮汐襲來浪花顫動
    凝在海岸結成了墨 哦~

    薔薇朝向草原氣球 郵差傳來一地彩虹
    刻在心中拍打著脈搏

    帶我走 到遙遠的以後
    帶走我 一個人自轉的寂寞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 都將成為泡沫
    我不怕 帶我走
    」(《帶我走》 作詞:吳青峰/作曲:吳青峰)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4 20:2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