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71.這種鬼東西怎麼會在這裡?(下)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1.這種鬼東西怎麼會在這裡?(下)

  隔天一早起床,小齊開車,小均坐在副駕導航,兩人直奔老三公司。

  小均心裡很高興,出獄後的日子沒他想像中那麼悲慘,阿司偶爾跑出來讓他偷一下,最親的家人此刻在身邊,他交到老三這新朋友,最小的弟弟也與他隔空相認。

  那天在酒店借玩老三手機,他發現有人傳私訊給“靠北元技”的管理員,私訊內容竟然是想打聽元技少東陳有均下落。

  跑來這種黑粉專,沒頭沒腦打聽早就不在的人,小均一整個無言。

  對方的照片以及人際圈擺明就是魏丰拓,私訊整整兩年石沉大海,對方很有毅力重寄了好幾次。

  當阿司在一旁逼問有緒嘴唇軟不軟時,小均秒速以靠北元技管理員的身分回私訊:
  “我是小均,在車庫前見過一次面,你姐跟你媽最近好嗎?”

  小齊昨晚留下來過夜,小均終於有機會借他手機登入靠北元技,沒失望收到魏丰拓的回音:
  “你是我哥哥嗎?姐姐不肯幫我問爸爸,媽媽說她不認識你,我希望你能告訴我真相,我最近會跟家人去墾丁玩,我們可以偷偷碰面。”

  小均回了:“好。”

  不忘留下LINE ID。

  不管這個魏丰拓是真是假,直接通話應該很難做假,畢竟他辨識聲音的能力不差,不至於連魏同學的聲音都搞錯。

  「哥,閻先生的公司地址就在這棟樓嗎?」

  「嗯,我陪你找車位。」

  進了老三公司,小均感動望著他的辦公桌,因為他看到一張椅子⋯⋯。

  一開始小均不跪在地上就不會操作電腦,老三看了頻搖頭、雁蓉好想扶扶他、小齊急找地洞鑽,小均不介意,他會慢慢適應環境。

  到了中午老三還在忙,小均和小齊、雁蓉三人結伴外出用餐兼採購。

  雁蓉辭了台北工作回哥哥公司幫忙,她不擅人際關係,對喜歡的人只敢偷偷守候,希望對方能在日常相處中一點一滴看到自己的優點。

  偏偏小均對暗戀的免疫力很強,以前被倪信暗示明示成那樣,終究沒下定決心跟他交往。

  無法抵抗的大概只有“司式”感情攻勢,明著直接衝著你來,不講理又直白,不知不覺就被正中紅心。

  或許小均覺得這一生被浪費太多時間,迂迴試探或默默付出對他而言,完全是莫名其妙的東西。

  還有另外一種更莫名其妙的東西,今天也巧合現身。

  雁蓉與小均站在賣場出口附近,他們在等小齊的車。

  小均的LINE訊息突然彈出來,原來是老三傳了幾張照片給他。

  小均只好丟下雁蓉,衝回賣場補買老闆追加的購物清單。

  小均才剛轉身離開,有個男人像看準時機似的,筆直走到雁蓉面前。

  陌生人抱著嬰兒,給她一個客氣的微笑。

  雁蓉以為男人是來問路的,對方卻意外遞出一個吊牌交給雁蓉,雁蓉錯愕:
  「呃⋯⋯這不是我的。」

  「剛剛不是有個人站在妳旁邊?他跟這上面的照片很像,拿著吧。」

  雁蓉疑惑接過吊牌,仔細一看,是個員工證。

  照片裡的人何止像小均,員工證上寫的人名就是陳有均,不是她哥公司的員工證,是元技集團的員工證,剛剛那個人⋯⋯?

  一抬頭想詢問,男人已經不見蹤影了,雁蓉只好等小均回來,有些遲疑的把員工證還給小均。

  「咦?這種鬼東西怎麼會在這裡?」

  「剛有個陌生人撿到它,還說照片跟你很像,應該是你掉的。」

  「陌生人?」

  「一位爸爸,看起來沒大你幾歲。」

  「妳怎麼知道他是爸爸?」

  「他手裡抱著嬰兒。」

  「人走多久了?」

  「十分鐘有吧。」

  小均還特定跑出去四處張望一陣子,卻沒看見什麼可疑的人。

  「嬰兒長什麼樣子?」

  雁蓉覺得嬰兒很不好形容:
  「頭髮很濃密,睡得很熟,穿藍色嬰兒服,皮膚很白嫩⋯⋯,你認識嬰兒?」

  「我怎麼會認識嬰兒。」

  「那你怎麼一直問我嬰兒長相?」

  「大的化成灰都認得何必問,小傢伙沒見過,挺好奇的。」

  「所以那個人是你的⋯⋯?」

  「一個腦袋不知裝什麼的白癡⋯⋯。」

  雁蓉沒聽懂還想追問,小齊的車已經開過來,大家一時忙著把東西搬進後車廂,雁蓉也忘了問。

   有緒隔著好幾線道的大馬路,在車內透過玻璃窗跟遠處三人遙遙相對。

  這小子就是有辦法把自己搞得快活又逍遙。

  最近為了弄懂倪家的爛攤子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找盡方式和齊家人搭上線,害他在高雄吻到髒東西。

  小齊愛到處打卡發臉書,尋線輕鬆撈到小均毫不意外。

  他很擔心寵物太久沒被打理,萬一身材走樣要他怎麼面對?

  尤其鬼遮眼的寵物最近和阿司走那麼近,品味應該大降級,深怕小均變醜,就算只有變呆也無法接受。

  剛才品了他幾眼,還算合格,對陌生人少了神經兮兮的慌張,混入人群中簡直快認不出來了。

  幸好整體看上去還是可愛的,可能曾被他家控制太深,常不知不覺中流露一種難以言喻的天真。

  不用花腦袋,只要認命聽話就能過日子,讓小均養成一種聽天由命的無辜,這簡直是寵物的標準配備,害有緒一時衝動鑽出車子與他女性友人來個間接打照面。

  衝動歸衝動,他還是退回遠處觀望。

  今天用點小手段把寵物半推半就帶走也不是辦不到,只是有緒不喜歡這樣,把一身聰明才智拿來對付小均,還跟自己寵物鬥智⋯⋯是有多缺寵物?他還沒淪落到追著寵物不放的地步。

  汪汪,好久不見。

  就特地開車下來看你有沒有變醜罷了。

  依舊對味就繼續放在心上,目的達到,準備打道回府了。

  齊司有夠走運,沒人幹架還把寵物扔出去當武器的,至少他幹不出這種事,這也是均司兩人至今還沒被他玩死的原因。

  他跟小均的關係確實有點複雜,比天上掉下來的親手足的恩怨更糾結一些。

  自從小均十八歲住進他家後,小均總是處於了無生趣又自身難保的狀態。

  他們的地位長期失衡,有緒只要在家裡或公司稍微給予一點小恩小惠,對小均而言可能就是救他小命的天恩。

  正因為地位不平等,使他更不屑跟小均發生比兄弟更親近的關係,不對等的施與受,得來的感情不是他想要的。

  有緒的標準太高,不屑發生又難擋波瀾,一開始他選擇用“無感”對付小均,試圖封鎖對這小子異樣的雜念。

  坦白說,這樣的互動是挺折騰人的,尤其面對小均時,小均腦海曾經遺失某段共處時光,倒是他無論怎麼努力總忘不乾淨,心情如麻,心靈又老是彼此呼喚,更令人煩躁不已。

  最後想到一招解套,搶先將兩人關係定格在寵物與主人。

  如此一來,寵愛有理,就算變身拚命三郎也小菜一碟。

  否則他幹嘛不惜背著媽媽沾惹倪家沒完沒了的麻煩事?

  有緒知道自己的毛病就是過度偏執、越鑽越深,尤其在感情這一塊,自我設限一大堆原則,雞蛋裡挑骨頭挑到自己都快崩潰。

  要過自己這一關挺不容易的,明明他與阿司同一血型,怎麼一個呆愚傻氣,一個整天逼死自己。

  早明白這寵物就是擁有他的特殊地位,也清楚自己總被他耍得團團轉還甘之如飴。

  算了算了,反正這種顏面無光的事情除自己外,沒人知道。

  Beck在後座的安全座椅上睡醒,哭了幾聲,有緒趁紅燈時從容不迫撫慰了幾下。

  他這奶爸很稱職,寶貝受用的停止哭鬧。

  下一個紅燈又忍不住一再轉身,低頭細細察看寶貝。

  小巧的嘴唇是跟媽媽借來的,眉毛、眼睛像自己,當然Beck也有他伯父的影子,例如鼻子就很像,兒子簡直百看不厭,有緒迫不及待想獻寶,下次見面乾脆借Beck給汪汪抱一下,汪汪應該很喜歡。

  快開到台北時,有緒意識難得的假期即將結束。

  回去後又要面對厭惡的齊司與煩人的老婆,父母那邊也有數不完的壓力。

  幸好寶貝兒子很療癒,寵物沒崩壞還算上進。

  他只求寵物要天天勤奮自理、注重品味,不要士別三日就鄙俗不堪。

  陳汪汪,我可沒棄養寵物的習慣,千萬別讓我太為難。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3 12:46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