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73.你這三天打算跟誰快活?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3.你這三天打算跟誰快活?

  槐薰很早就發覺她男友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她好面子,為了不讓人覺得她可憐,她選擇裝聾作啞,若無其事繼續跟劈腿男友交往。

  現在她再也裝不下去,聽說小三懷了男友的孩子,說不定過幾天男友就向她攤牌,甚至直接將小三娶回家。

  槐薰這些年努力自我欺騙的假象眼看即將崩解。

  發現小三的前幾年每晚以淚洗面,現在男友跟別人有了愛的結晶,她再也流不出一滴淚。

  只是氣憤與不甘心無處可洩,她竟然打電話給一個連自己都意外的對象:
  「Sid, 你有空嗎?」

  「要找熙雲嗎?我叫她聽。」

  「少來了,她在國外出外景,這三天你打算跟誰快活?」

  「我要出差很忙,拜拜!」

  立刻掛掉老婆姐妹淘的電話,他忙死了,今天要跟小均去墾丁住什麼海灘酒店,他得陪在小均身邊,免得小均認親認出什麼意外。

  阿司拒接電話後,通訊軟體依舊被槐薰不停衝進來,槐薰還傳了一個名字,看來這瘋女人今天不打算放過他。

  「高小姐,剛手機訊號斷了,妳找我什麼事?」

  「我可以安排苡菲跟你們見面,怎麼樣?有引起你的興趣嗎?」

  「苡菲?跟你們見面?妳是不是打錯電話,我是阿司。」

  「我沒搞錯,你先不用跟我承認什麼,要不要先聽聽我的條件?」

  阿司在另一頭沉默著。

  「我希望能跟你哥約會。」

  「我哥?小均嗎?」

  「⋯⋯嗯。」嬌滴滴了好一會兒才用微小的鼻音承認。

  「他認識妳嗎?」

  「如果我們認識還需要透過你嗎?」

  小均也不是什麼偶像明星,雖然經過王醫師診治,異性緣稍微好一點,可是那麼狂熱的粉絲還是頭一個。

  「這件事我沒辦法答應,有沒有第二個選項?」

  「我只是跟他見面,一個大男人還怕被我怎麼樣?」

  「不行,我不知道妳會跟他說什麼,說不定妳會找人打他。」

  「我要打他我不會找黑道嗎?幹嘛還透過你介紹?」

  「說不定妳想嫁禍給我。」

  「⋯⋯。」這次換槐薰關掉LINE,覺得此人難以溝通。

  阿司想了幾分鐘,越想越不對,他主動回撥槐薰電話:
  「我其實一直很喜歡妳,不要跟我哥約會,跟我約會好不好?」

  「你少拿這招對付我,我跟那兩個聽到富二代就失去理智的姐妹不同,我只對陳有均感興趣。」

  「妳這個人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妳跟小均說過話嗎?」

  「沒有。」

  「妳喜歡他嗎?」

  「⋯⋯嗯。」又害羞了,幸好阿司看不到。

  「妳看,這不是很莫名其妙!」該不會是陳有緒他媽派來整小均的吧。

  「都沒人嫌你們兄弟檔兼情侶檔,我只不過是對他一見鐘情,到底誰比較奇怪?」

  「話不能這樣說喔,我是經過一連串紮紮實實追求過程才跟他在一起的,除了湊巧爸媽姓名一樣,我們跟其他情侶沒兩樣。」

  「你真的背著熙雲跟他交往?」

  「認識我老婆以前在交往,認識老婆以後我們又做回普通兄弟。」

  「你們的關係聽起來真方便。」

  「關妳什麼事!我很忙!」

  「別掛電話,我答應給你另外一個選項。」

  「這才對嘛,什麼選項快說吧。」

  「下午我男友有一場友誼賽,只要你贏了他,晚上又贏了我,我就安排苡菲跟你還有⋯⋯陳有均見面。」

  她在苡菲名字後面接了小均的名字,阿司不停琢磨她的用意,看來今天得放小均鴿子,整天就牢牢跟著她,試探她是敵是友。

  「我看到你哥的第一眼就已經喜歡他了。」

  「我知道他週刊上的照片看起來很帥,因為他親的是我,妳們不要拿我們親親照性幻想啦。」

  「如果我告訴你,我對他一見鐘情的年紀是國中,你願不願意介紹我們認識?」

  「國中?」

  「當時他還是一所貴族學校的高中生,我只能遠遠望著他,緣分真的很奇妙,想不到我在熙雲家又見到他,跟他距離更近了。那一天我們在觀賞你的求婚影片,他曾經看我一眼,我的願望很簡單,我只想告訴他我叫什麼名字,為什麼這麼多年都忘不掉他,我只要這樣就夠了。」

  阿司才不信,當初他從美國跑來找小均也是想著跟小均說一聲對不起就走,後來野心越來越大,最後連愛情都美夢成真了,前車之鑑,他打死不會給情敵任何機會。

  「我只答應妳第二個選項,友誼賽是什麼比賽?我會游泳,蛙式游的不錯,我還會唱歌,當過樂團主唱⋯⋯。」

  槐薰打斷他:
  「賽車。」

  「什麼?」

  「賽車。」

  「賽車沒贏,晚上贏妳行不行?」

  「你連我男友都贏不了,晚上還有臉見我?」

  「晚上打牌贏妳可以嗎?」

  「等你先打敗我男友再說。」

  「只要贏他就行了?應該不用第一名吧?我很久沒開了⋯⋯。」

  槐薰內心OS:你不是很久沒開車,你是根本不會開車。

  賽車半調子可能會鬧出人命,阿司若在原地打轉頂多鬧笑話。

  槐薰想製造當面說服阿司的機會,不是故意想拿車神男友激他。

  遭男友背叛的那一刻,她突然想念國中那一眼純粹的美好。

  她從苡菲暗戀的對象眼中,看到男孩對苡菲的心儀。

  一場苦澀的國中生單戀,那一年她恨不得自己趕快長大,最好隔天一睜開眼就變成高中生,讓喜歡的人願意多看她一眼。

  轉眼間,她進大學、出社會,發現長大後的世界沒有想像中美好,她相信對陳有均來說一定更糟。

  苡菲的不幸,竟讓槐薰當年暗戀的男孩眼光越來越差,在熙雲的婚禮,他用當年她忘不掉的神情望著熙雲的老公⋯⋯超煞風景。

  熙雲是她最好的姐妹,她常常忍不住想把熙雲從虛偽的假象中搖醒。

  阿司娶她別有居心,就如同她男友是因為他媽媽中意才跟她交往,現在的熙雲沉醉在幸福幻覺中,跟今天之前的自己一樣,拒絕看清真相。

  裝睡的人叫不醒,現在她被殘酷的搖醒,她不想被任何人安慰,反而衝動地想把熙雲叫醒。

  想親口告訴她:
  「妳值得更好的男人,不是鎖在金絲籠裡的一場騙局⋯⋯。」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5 11:27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