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放棄小說中的究極怪獸──1-1

第壹章─紛亂的世間之第一回

────────────────────────────────────────────

「我叫吳吉羅,今年25,O型,住在桃園市桃園區大興西路2段,階級上士,然後...曾經是業餘小說家。」

沒錯,我就叫吳吉羅,一個很奇怪的名字我知道,不過也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因為在小的時候,我就因為這個奇怪的名字而遭受過別人的恥笑。

然後...我也確實是個業餘的小說家,在退伍之後確實如此。

自從大戰結束後,大概是因為身心俱疲的關係,我退伍了,卻也啥都沒了,因為除了我的小說事業外,也就只會在坦克車上,開來開去,有敵就轟,沒敵就走,就這樣了。

說到那場戰爭...唉真是個沒有必要開戰的理由啊...

大概在兩年半前,來自遙遠彼岸的自由國家跟近在對岸的專制國家相互槓了起來,後來歐洲、俄國、中東等等的都相繼參戰,又後來不知怎地,拉丁美跟非洲也出乎預料的加入戰場,整個世界頓時亂成了一鍋粥。而我所居住的番薯島,就這麼夭壽的夾在戰線之間,慶幸的是,遙遠彼岸對我們發出了歡迎我們參戰的消息,後來番薯島就跟著遙遠彼岸、日本、南韓,跟剛結合的南洋聯盟,成了太平洋第一防線的重要一環,目的就是為了抵禦中國的擴張...

但是說真的,一切都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他們從來只是當我們是個棋子而已。

於是到後來,才會變成了現在的局面:原本應該勝利的自由力量,在被發現美國擺了我們一道後,自由的力量...崩潰了,擊潰了伊朗、消滅了北韓,那又怎麼樣?征服了古巴、控制了越南,那又怎麼樣?到了最後,自由力量一敗塗地,團結一心也成了空城之計,徒有虛名罷了。

現在嘛...歷史稱現在的時段為戰後時期,實際上只是停止了世界大戰,區域間的紛爭仍然持續至今。光是我居住的番薯島,要不是被劃分為「特別保護區域」,這裡早就成為華夏帝國的省份之一了,然而實際上,大日本聯合王國、南洋聯盟也在爭奪這裡,兩軍不知道在東海海域打打停停了幾次了。

沒錯,所謂的「特別保護區域」,實際上就是被俗稱為非戰區的區域。一個允許在八大國家之外,以半獨立的方式,然後寄託在八大國家之一存在於是世間。於是我們就成了新亞美利哥合眾國的寄託地之外,又是現在南洋聯盟的寥寥領土之一。

南洋聯盟又是啥?由遙遠彼岸的國家協助東協所設立的聯盟,某種程度上他算是國家,因為有自己的東協貨幣,以及自己的首都。只不過,戰爭結束之前,美國、歐盟等等節節敗退,南洋聯盟被印地亞暨印度洋區域聯合帝國、華夏帝國、大日本聯合王國三國討伐併吞。不說僅僅佔領蘇門答臘、峇里島的印度,華夏帝國跟大日本從東海打到菲律賓再打到澳洲、紐西蘭那裏去,搞了老半天又打回來這裡,幾乎成了擺設的亞美利哥海軍根本奈何不了他們倆海軍的拉鋸戰。

講白了,這裡就剩下番薯島仍然算是南洋聯盟的最後根據地了。

聽名字就知道,那個所謂的新亞美利哥合眾國實際上...更是內戰頻繁,曾為世界霸主、自由之地的超級強國,在戰爭後期,就被中立國墨西哥反擊,再加上大部分的兵力都被華夏帝國跟大歐盟聯邦國給左右夾擊,加拿大沒了、美國也被占了,後來就成了由西班牙裔的人統領這個地區,然後繼續在美加北部、阿拉斯加繼續內戰。所以亞美利哥根本就沒有能力繼續捍衛我們這個遙遠的小小島嶼了。

拉丁美洲聯邦共和國呢,自從跟其他「盟友」決裂後,前期雖然被美國打的潰不成軍,但是戰後,拉丁美洲聯邦軍已經收復了大部分中南美洲,僅剩下阿根廷、巴西地區沿岸,以及墨西哥南緣。

大歐盟聯邦國...一樣陷入了內部的冷戰,雖然沒有內戰,但是歐洲地區都陷入了嚴重的經濟危機,加上歐美人生性慵懶,他們的生活水平每況愈下,海軍實力自從美國消耗的太多之後,又遭到了阿拉伯聯合王國猛力的攻擊,兵力透支之下,那不勒斯、巴塞隆納、瓦倫西亞、里斯本、雅典這些南歐沿岸城市不知道被阿拉伯海軍砲擊了幾次,伊比利半島南邊、西西里島、南義、愛琴海諸島、東巴爾幹都被佔領。國家實力大幅降低。

大日本聯合王國呢,大幅度的入侵南洋地區,菲律賓、蘇拉威西島以東、幾內亞島、昆士蘭州、新南威爾斯州、澳洲首都特區、維多利亞省、塔斯馬尼亞州、紐西蘭、關島、萬那社、斐濟、吐瓦魯、新喀里多尼亞等等之類的島嶼,除了夏威夷跟復活節島之外,其他都被大日本佔領,多虧於仍然存在國際貿易,該國算是自由陣線中,沒有呈現負成長的國家。

大阿非利卡聯邦王國,是戰後唯一的新國家,是諸多非洲軍閥聯合擊潰大歐洲聯邦國、新亞美利哥合眾國的領地征服的地區並且聯合起來的地方。阿非利卡除了還是無法從阿拉伯收復領土之外,整個非洲地區幾乎快被收復完畢,僅剩南非地區(其中南非地區大多為歐盟、又其中開普頓為亞美利哥所屬)跟東非沿岸(為印地亞)尚未收復。

阿拉伯聯合帝國,是目前為止第二強大的國家,在華夏帝國的強力扶持下,阿拉伯的威名遠播,不僅擁有了北非、部分東非、茅利塔尼亞、中東地區全部、部分亞洲裏海西緣外,還消滅了什葉派兼頭號敵人伊朗。到目前為止,雖然仍然中亞、新疆的領土紛爭,但是也是沒有戰事發生。

印地亞暨印度洋地區聯合帝國,雖為專制方國,但是卻被華夏帝國跟阿拉伯聯合帝國給連連打壓,甚至出現首都將改至孟買,除了印度河以西之疆土已經協商好,東非領土僅剩外緣跟馬達加斯加,東邊領土被華夏帝國基本佔領,東洋佔領區為蘇門答臘島跟峇里島。

華夏帝國,大概是目前全世界的最強國,除了原有本土外,朝鮮半島、中亞大部分、東南亞、部分南洋、西澳都為其領土,軍事、經濟、實力,皆為國家之冠。只不過,畢竟乃專制帝國,再加上貧富差距急遽增加,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畫面不比歐美地區少,專制的程度可以說是比共產中國還要誇張,可惜...他們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真正的自由,他們只想活在奢侈的物質享受之中,藉以放鬆自己壓迫的生活以及快速的變遷。

講了這麼多,就是要說明一件事情:這個世界紛亂不休,停戰只是一個幌子,在全然不信任這個名存實亡的已亡之聯合國下,群國又恢復了以往兵荒馬亂、民不聊生的時代。

不過這也是目前的時勢,跟已經退伍的我究竟有什麼關係呢?這正是我正要講的事情。

自從退伍之後,我便開始全心全力的撰寫小說。當然大概是我當過軍人的關係,不少的敏感話題,塞在我的小說之中,再加上從未有過的個人風格敘述,使得我的小說少有人看,又是負大於正,我...心裡不甘。

這是我到目前為止,最為得意的作品,但是在這些人眼裡,他們只是些參雜著怪言怪語的具爭議小說而已。

說實在了,這只是虛構而已,何必看得如此認真呢?

不過這麼一搞,也搞得我內心壓力山大,所以我就在網路上找到了這位心理醫師,並且約了時間,也就是在今天,到他的那家診所諮詢,而我現在就在診間裡面,對醫師訴說著我黯淡無光、漫無目的的生活。

「然後我現在...算是無業遊民,說實在的,現在生活的壓力真的太大了,」我如此神情黯淡,面無表情的說道,說到後面的同時,我甚至痛苦的手直發抖著,不是因為冬天的寒冷,而是因為對現實的殘酷感到無助的顫抖,「日常打工薪水沒漲,物價卻一直在漲,現在至少要100塊錢我才能買得起一盒排骨便當,'隨便一個水餃10顆都要85塊,一雙正常的鞋子,隨便一個二手的都是4000塊有找,一台新筆電...20000塊有找。靠著這本「沒有半毛錢」的小說,我實在支撐不下去了...」

「那個...吳先生,您稍微冷靜一下,」此時心理醫師聽了許久後,先稍微的安慰我,讓我漸漸地冷靜下來,並且接著藉由我所說的話語,逐步的一一表示道,「我這麼說吧...我覺得你可以先把你的一些心煩事都先放到一旁,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則到外走走,要碼運動、要碼...找你的朋友聊聊天、要碼去百貨逛逛都可以的,只要能讓您的心情放鬆下來,什麼都好說了。」

就這樣?我早就試過了好嗎?

「就先這樣吧,你可以走了,」此時心理醫師又彷彿急著趕我似的,催促著我趕快離開,「我還有其他患者要看呢。」

「算了...萬一待更久的話,我就付不起了看診費了...」雖然百般無奈,但是我還是離開了。

是啊,只是區區的心理諮詢,僅僅30分鐘也要7500塊,對我來說這是比很大的價錢了,80分鐘還得了,13000塊整。爭口氣對我來說是個「傷荷包」的事情,不如就此罷了。但是讓我最氣的是,在我關門之前,還聽到了那心理醫師不屑的喃喃自語:「真是一代比一代差呀,根本中二病無疑,還來這裡浪費我時間...當我薪水多一樣...唉~錢難賺呀~」
─「我叫吳吉羅,今年25,O型,住在桃園市桃園區大興西路2段,階級上士,然後...曾經是業餘小說家。」

沒錯,我就叫吳吉羅,一個很奇怪的名字我知道,不過也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因為在小的時候,我就因為這個奇怪的名字而遭受過別人的恥笑。

然後...我也確實是個業餘的小說家,在退伍之後確實如此。

自從大戰結束後,大概是因為身心俱疲的關係,我退伍了,卻也啥都沒了,因為除了我的小說事業外,也就只會在坦克車上,開來開去,有敵就轟,沒敵就走,就這樣了。

說到那場戰爭...唉真是個沒有必要開戰的理由啊...

大概在兩年半前,來自遙遠彼岸的自由國家跟近在對岸的專制國家相互槓了起來,後來歐洲、俄國、中東等等的都相繼參戰,又後來不知怎地,拉丁美跟非洲也出乎預料的加入戰場,整個世界頓時亂成了一鍋粥。而我所居住的番薯島,就這麼夭壽的夾在戰線之間,慶幸的是,遙遠彼岸對我們發出了歡迎我們參戰的消息,後來番薯島就跟著遙遠彼岸、日本、南韓,跟剛結合的南洋聯盟,成了太平洋第一防線的重要一環,目的就是為了抵禦中國的擴張...

但是說真的,一切都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他們從來只是當我們是個棋子而已。

於是到後來,才會變成了現在的局面:原本應該勝利的自由力量,在被發現美國擺了我們一道後,自由的力量...崩潰了,擊潰了伊朗、消滅了北韓,那又怎麼樣?征服了古巴、控制了越南,那又怎麼樣?到了最後,自由力量一敗塗地,團結一心也成了空城之計,徒有虛名罷了。

現在嘛...歷史稱現在的時段為戰後時期,實際上只是停止了世界大戰,區域間的紛爭仍然持續至今。光是我居住的番薯島,要不是被劃分為「特別保護區域」,這裡早就成為華夏帝國的省份之一了,然而實際上,大日本聯合王國、南洋聯盟也在爭奪這裡,兩軍不知道在東海海域打打停停了幾次了。

沒錯,所謂的「特別保護區域」,實際上就是被俗稱為非戰區的區域。一個允許在八大國家之外,以半獨立的方式,然後寄託在八大國家之一存在於是世間。於是我們就成了新亞美利哥合眾國的寄託地之外,又是現在南洋聯盟的寥寥領土之一。

南洋聯盟又是啥?由遙遠彼岸的國家協助東協所設立的聯盟,某種程度上他算是國家,因為有自己的東協貨幣,以及自己的首都。只不過,戰爭結束之前,美國、歐盟等等節節敗退,南洋聯盟被印地亞暨印度洋區域聯合帝國、華夏帝國、大日本聯合王國三國討伐併吞。不說僅僅佔領蘇門答臘、峇里島的印度,華夏帝國跟大日本從東海打到菲律賓再打到澳洲、紐西蘭那裏去,搞了老半天又打回來這裡,幾乎成了擺設的亞美利哥海軍根本奈何不了他們倆海軍的拉鋸戰。

講白了,這裡就剩下番薯島仍然算是南洋聯盟的最後根據地了。

聽名字就知道,那個所謂的新亞美利哥合眾國實際上...更是內戰頻繁,曾為世界霸主、自由之地的超級強國,在戰爭後期,就被中立國墨西哥反擊,再加上大部分的兵力都被華夏帝國跟大歐盟聯邦國給左右夾擊,加拿大沒了、美國也被占了,後來就成了由西班牙裔的人統領這個地區,然後繼續在美加北部、阿拉斯加繼續內戰。所以亞美利哥根本就沒有能力繼續捍衛我們這個遙遠的小小島嶼了。

拉丁美洲聯邦共和國呢,自從跟其他「盟友」決裂後,前期雖然被美國打的潰不成軍,但是戰後,拉丁美洲聯邦軍已經收復了大部分中南美洲,僅剩下阿根廷、巴西地區沿岸,以及墨西哥南緣。

大歐盟聯邦國...一樣陷入了內部的冷戰,雖然沒有內戰,但是歐洲地區都陷入了嚴重的經濟危機,加上歐美人生性慵懶,他們的生活水平每況愈下,海軍實力自從美國消耗的太多之後,又遭到了阿拉伯聯合王國猛力的攻擊,兵力透支之下,那不勒斯、巴塞隆納、瓦倫西亞、里斯本、雅典這些南歐沿岸城市不知道被阿拉伯海軍砲擊了幾次,伊比利半島南邊、西西里島、南義、愛琴海諸島、東巴爾幹都被佔領。國家實力大幅降低。

大日本聯合王國呢,大幅度的入侵南洋地區,菲律賓、蘇拉威西島以東、幾內亞島、昆士蘭州、新南威爾斯州、澳洲首都特區、維多利亞省、塔斯馬尼亞州、紐西蘭、關島、萬那社、斐濟、吐瓦魯、新喀里多尼亞等等之類的島嶼,除了夏威夷跟復活節島之外,其他都被大日本佔領,多虧於仍然存在國際貿易,該國算是自由陣線中,沒有呈現負成長的國家。

大阿非利卡聯邦王國,是戰後唯一的新國家,是諸多非洲軍閥聯合擊潰大歐洲聯邦國、新亞美利哥合眾國的領地征服的地區並且聯合起來的地方。阿非利卡除了還是無法從阿拉伯收復領土之外,整個非洲地區幾乎快被收復完畢,僅剩南非地區(其中南非地區大多為歐盟、又其中開普頓為亞美利哥所屬)跟東非沿岸(為印地亞)尚未收復。

阿拉伯聯合帝國,是目前為止第二強大的國家,在華夏帝國的強力扶持下,阿拉伯的威名遠播,不僅擁有了北非、部分東非、茅利塔尼亞、中東地區全部、部分亞洲裏海西緣外,還消滅了什葉派兼頭號敵人伊朗。到目前為止,雖然仍然中亞、新疆的領土紛爭,但是也是沒有戰事發生。

印地亞暨印度洋地區聯合帝國,雖為專制方國,但是卻被華夏帝國跟阿拉伯聯合帝國給連連打壓,甚至出現首都將改至孟買,除了印度河以西之疆土已經協商好,東非領土僅剩外緣跟馬達加斯加,東邊領土被華夏帝國基本佔領,東洋佔領區為蘇門答臘島跟峇里島。

華夏帝國,大概是目前全世界的最強國,除了原有本土外,朝鮮半島、中亞大部分、東南亞、部分南洋、西澳都為其領土,軍事、經濟、實力,皆為國家之冠。只不過,畢竟乃專制帝國,再加上貧富差距急遽增加,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畫面不比歐美地區少,專制的程度可以說是比共產中國還要誇張,可惜...他們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真正的自由,他們只想活在奢侈的物質享受之中,藉以放鬆自己壓迫的生活以及快速的變遷。

講了這麼多,就是要說明一件事情:這個世界紛亂不休,停戰只是一個幌子,在全然不信任這個名存實亡的已亡之聯合國下,群國又恢復了以往兵荒馬亂、民不聊生的時代。

不過這也是目前的時勢,跟已經退伍的我究竟有什麼關係呢?這正是我正要講的事情。

自從退伍之後,我便開始全心全力的撰寫小說。當然大概是我當過軍人的關係,不少的敏感話題,塞在我的小說之中,再加上從未有過的個人風格敘述,使得我的小說少有人看,又是負大於正,我...心裡不甘。

這是我到目前為止,最為得意的作品,但是在這些人眼裡,他們只是些參雜著怪言怪語的具爭議小說而已。

說實在了,這只是虛構而已,何必看得如此認真呢?

不過這麼一搞,也搞得我內心壓力山大,所以我就在網路上找到了這位心理醫師,並且約了時間,也就是在今天,到他的那家診所諮詢,而我現在就在診間裡面,對醫師訴說著我黯淡無光、漫無目的的生活。

「然後我現在...算是無業遊民,說實在的,現在生活的壓力真的太大了,」我如此神情黯淡,面無表情的說道,說到後面的同時,我甚至痛苦的手直發抖著,不是因為冬天的寒冷,而是因為對現實的殘酷感到無助的顫抖,「日常打工薪水沒漲,物價卻一直在漲,現在至少要100塊錢我才能買得起一盒排骨便當,'隨便一個水餃10顆都要85塊,一雙正常的鞋子,隨便一個二手的都是4000塊有找,一台新筆電...20000塊有找。靠著這本「沒有半毛錢」的小說,我實在支撐不下去了...」

「那個...吳先生,您稍微冷靜一下,」此時心理醫師聽了許久後,先稍微的安慰我,讓我漸漸地冷靜下來,並且接著藉由我所說的話語,逐步的一一表示道,「我這麼說吧...我覺得你可以先把你的一些心煩事都先放到一旁,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則到外走走,要碼運動、要碼...找你的朋友聊聊天、要碼去百貨逛逛都可以的,只要能讓您的心情放鬆下來,什麼都好說了。」

就這樣?我早就試過了好嗎?

「就先這樣吧,你可以走了,」此時心理醫師又彷彿急著趕我似的,催促著我趕快離開,「我還有其他患者要看呢。」

「算了...萬一待更久的話,我就付不起了看診費了...」雖然百般無奈,但是我還是離開了。

是啊,只是區區的心理諮詢,僅僅30分鐘也要7500塊,對我來說這是比很大的價錢了,80分鐘還得了,13000塊整。爭口氣對我來說是個「傷荷包」的事情,不如就此罷了。但是讓我最氣的是,在我關門之前,還聽到了那心理醫師不屑的喃喃自語:「真是一代比一代差呀,根本中二病無疑,還來這裡浪費我時間...當我薪水多一樣...唉~錢難賺呀~」

──────────────────────────────────────────────
我應該沒有重複發到同一集啦~~

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