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 075.老公老公對不起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5.老公老公對不起

  自從小均從神祕世界歸隊後就沒那麼可愛了,雖然沒拒絕跟他發生關係,對他卻沒那麼死心眼了。

  可惡,令生摯愛聽到女人的現場音後,也不跟他吵,假裝沒事在社群網站關心已經散團的倪信個人動態。

  哼,標準的悶葫蘆,大吵一架說不定氣就消了,把委屈憋在心裡不發作幹嘛!

  手下敗將儘管威脅不高,可是分去小均注意力還是令人不快啊。

  「小均,我那天⋯⋯。」

  「跟朋友一起看無碼,我電話正好打進來?」

  「你⋯⋯你怎麼知道?」

  「嗯,那天公司突然有急事徵召你,你才臨時說不能陪我去墾丁,後來你發現是烏龍一場,又不好意思先走,只好勉為其難陪同事一起看片。」

  「既然你都知道了,應該不會生我的氣。」

  小均臉上也沒有不高興的表情,只是阿司跟隨小均視線,兩人焦點同時交會在散落一地的可疑物。

  「這⋯⋯這是什麼光碟?該不會也是無碼的吧?」

  小均推的更乾淨:
  「要問小齊,我不知道。」

  「你沒事準備男男成人光碟做什麼?小齊又不看,一定是你的!」

  那些不明光碟上有小齊的筆跡,還寫了男男兩字。

  「我真的不知道,你問別人吧。」

  小均知道小齊最近在偷看男男電影,不知是為了研究他跟阿司還是想研究“齊緒配”。

  完全不想過問,萬一小齊問他該如何跟有緒感情加溫,他還不如一頭撞死。

  「哼,什麼都一問三不知,哥哥你變了。」阿司更狠,開始伸手跟小均要錢:
  「小齊的電影票兩百五拿來!」

  「不是二百三嗎?」

  「我沒有二十元可以找啦。」

  小齊目前借住小均家,阿司來找小均想清場時,小齊就會被迫出門看電影,回來時再幫兩位哥哥帶宵夜,大家都不是外人,三人窩在小空間吵吵鬧鬧、睡的屍橫遍野毫不尷尬。

  槐薰說的也沒錯,有時他們的關係還挺方便的。

  阿司想想驚覺不對!

  這幾天小均常注意倪信動態,想像有一天,倪信給他一張電影票逼他去看什麼《癡情男子漢》,他跟小均單獨留在房間不知想幹什麼,好不容易看完電影還得買兩份臭豆腐回去幫他們補充體力,阿司光用想像就已經抓狂,正以死亡射線釘住小均不放。

  此時小均也正好在看他。

  「你不准喜歡倪信!」

  「我心裡喜歡誰你不是最清楚嗎?」

  「可是事情有變化了,有人開始跟你說我們在一起不對,對不對?」

  「這麼不對的事,怎麼可能最近才被提醒?」

  「小均,你跟魏雨勤媽媽談了什麼?」

  「我們幾乎是陌生人,她怎麼有資格管我?她那天帶飯店主管破門而入只是怕她兒子被我強姦,沒鬧到警局讓我再擔任一次強姦犯,這天大的人情我還煩惱怎麼還她。」

  墾丁認親出意外那天,阿司陪小均在飯店躲入薄被,小均神遊太空還沒返航,他們的房門被人悄悄推開。

  阿司把手機調成手電筒模式,對著入侵者喝了一聲:
  “什麼人?手舉起來!”

  一名中學生模樣的人大吃一驚,乖乖舉起手,表情兵慌馬亂。

  阿司起身將房卡插入插槽,讓房間重新大放光明。

  “你是誰?小均呢?”

  “我是你表哥啦。”

  阿司不愛攀親帶故,但他直覺魏家這小鬼是偷溜出來的,不快拉近關係怎麼把握時間問出小均發生什麼事。

  “你是週刊上跟小均接吻的那個人吧?我不認識你,你怎麼會是我表哥?”

  阿司直接忽略對方問題,順勢轉移話題:
  “表弟,這罐是你沒喝完的酒吧?你真浪費,酒都開了,至少也要喝一半吧。”

  丰拓勉強接過阿司的啤酒,皺眉敷衍抿了一口。

  是不是姓齊的養孩子都養到天生好騙啊?自稱表哥就能隨便哄小鬼喝一口酒,算了,自己跟小齊一對耳根子軟的蠢貨也好不到哪去。

  小均剛被送去陳家時,在那家人眼裡不就擺明是一塊傻氣的肥肉嗎?

  難怪小均會被整成這樣,現在的小均警覺性很高,比誰都精明,可惜一遇到魏家小鬼就把自己脫個精光。

  “小均為什麼在你面前脫衣服?”

  小均某些事情看得很開,某些事情又很看不開,是不是他這親愛的弟弟給小均感覺太好了,害小均一看到魏丰拓就想到他,想到忍不住連衣褲都脫了?

  “小均不在這裡?”

  阿司指著角落的一坨人形:
  “他在被子裡面睡著了。”

  丰拓睜大眼睛,覺得太奇怪了。

  “小表弟,快回答我的問題。”

  “我看到小均脖子上有很多疤痕,其他地方也有,我叫他脫光衣服讓我看,他叫我跟他划酒拳,誰輸誰要喝酒脫一件,我一直贏,他只好把自己脱光,我看他背後刻了兩個字是⋯⋯。”

  阿司想,這人是國王新衣裡面的小孩吧,他跟小均做了N場,從不過問小均身上的傷口,甚至對他背後刻那幾個字假裝視而不見。

  這不長眼小鬼因為小均偏心故意禮讓,早把小均全身看遍了。

  “為什麼小均身上這麼多疤?”

  “這個問題只有小均能回答你,表弟,你還有什麼要問的?”

  “你為什麼一直叫我表弟?我媽說小均會對自己弟弟做很下流的事,她說的是真的嗎?”

  丰拓一直頻頻往門口張望,深恐有人忽然出現在門口,問題也連珠炮似的一個接一個。

  “你媽是我親阿姨,你當然要叫我表哥,你哥的事說來話長⋯⋯不如你先跟我換LINE,方便隨時回你問題。”

  “小均真的是我哥嗎?”

  “是。”

  阿司直接丟出肯定句。

  小均跟丰拓媽媽的關係也不是什麼祕密,阿司國小就不時陪小均去魏家偷看過他媽。

  自從丰拓知道小均的存在後,就對這個人十分好奇。

  丰拓有一次跟媽媽出門,路上遇到一個人,她自稱是媽媽的阿姨,媽媽當下臉色很難看,冒失的女人一直喊媽媽一個名字,他從來沒聽過那個名字,她甚至還追趕過來頻頻喊他”小均”。

  從此小均這名字就被丰拓藏在心裡。

  那天在他家社區的車庫入口,他終於如願見到傳說中的小均。

  媽媽反應跟上次一樣奇怪,他追問媽媽,媽媽卻什麼也不肯透露。

  之後他還在超商看到櫃台擺著小均親吻男人的週刊,他忍不住偷偷買回家藏著,媽媽發現當天就氣急敗壞訓責他。

  當年丰拓十歲,自覺已經長大,開始叛逆,媽媽越避諱的祕密越引發他的好奇心,他曾經不小心看到媽媽私藏的舊照片,看到跟他年紀差不多的男生,在照片裡笑的很爽朗。

  “除了跟你划酒拳,小均還做了什麼?”

  “我問他一些問題,他還來不及回答就聽到有人敲門,我媽跟一個穿飯店制服的人闖進來,我媽不聽我解釋,直接把我拉出去。”

  “你也脫光了?”

  “沒有,我一直贏,一件都沒脫。”

  這⋯⋯小均十八歲那年連衣服都沒脫就直接被當性侵犯了,現在脫到只剩條內褲,還被生母當場逮個正著⋯⋯。

  “你媽闖進來後,小均有說什麼或者做什麼嗎?”

  “我不知道,我被隔在門外,我媽把門鎖上,跟小均單獨在裡面講話,我記得他們闖進來時,小均根本來不及把衣服套回去,不過小均有點怪怪的。”

  “怪怪的?”

  “他好像一直沒什麼表情。”

  “這叫冷靜!什麼沒有表情?小鬼你要學的還多得很。”

  “我不是小鬼,別這樣叫我。”

  “不好意思魏先生,他們在裡面說了多久?”

  “超過五分鐘,我媽一出來我有跟她解釋,飯店的人還問她要不要幫忙報警,是我阻止他們的。”

  阿司心想,這事輪不到你阻止,你媽比你更不想曝光她與小均的關係吧。

  “你記得你媽闖進來的時候是幾點幾分嗎?”

  丰拓愣了一下:
  “大概⋯⋯晚上九點左右。”

  阿司對了一下小均打給他的時間,他媽到底跟小均聊什麼?害小均沒多久就發作。

  「阿司。」

  「什麼事?」

  「沒事。」

  小均又用一種捨不得的眼神望著他,他到底想幹什麼?被那女人關在房間唸了幾句就想放棄我們的關係嗎?

  「小均,如果我們沒辦法讓這世界跟我們一樣,那就讓我們不一樣。」

  小均沒說話,突然走過來攬住阿司,在他耳邊聲音好輕好輕:
  「這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能打動我,你總是陪我跟所有人作對。」

  可是我總是讓你受罪。

  阿司賴在小均懷裡問:
  「除了魏太太把我們罵的很難聽以外,還有其他人在你面前幹過這種事嗎?」

  小均表情有一點為難:
  「有⋯⋯。」

  阿司觀察到小均壓抑的表情:
  「不方便回答我嗎?」

  「嗯。」

  「是陳有緒他媽嗎?」

  小均猶豫了很久才點頭,還差點想躲進被子裡。

  誰不渴望擁有銅牆鐵壁的剛強性格?最近很沒男子氣概,動不動就縮頭縮尾想把自己藏起來,小均既鬱卒又無能為力。

  阿司突然從小均懷裡跑掉,還把晚上睡覺的被單拿過來,拉著小均慢慢坐在地上,拉開被單拉鍊,下一刻被單當蚊帳,兩人被罩在裡面。

  「哥,放心,我不會逼你了。」

  小均不明白阿司指的是哪方面的事,他沒辦法開口了,最近狀況有夠糟,小均集中心思感受阿司的氣息,企圖安撫那顆無處可躲的心。

  阿司開始慢慢哼起歌來。

  「聽過嗎?」

  「走音了。」

  「要你管!」

  「其實我⋯⋯,」小均萬般艱難的開口:
  「真的沒有要放棄這段感情,我一直⋯⋯不是你的唯一,不是嗎?」

  「你不能這樣啦,你要想辦法給我一點教訓啦,你人不能太好,跟你說,情場如戰場,你這樣一再忍讓,將來一定會被別人欺負到很慘。」

  「我知道了。」

  小均丟下阿司鑽出被單,跑去另一頭東摸西摸,看不出在忙什麼。

  阿司不知自己說了哪句話得罪了小均,媽啊,少一根筋的人根本無法跟哥哥談戀愛啊!

  阿司只好繼續裹著被單,像是穿著人偶裝,笨手笨腳走到小均面前還差點跌倒:
  「老公老公對不起啦。」

  見阿司傻呼呼求饒模樣忍不住好笑,小均很快就把這沉甸甸的被單一把攬進懷裡:
  「不生氣了,你也別一天到晚想把我教好,我又不打算跟別人交往,既然人都交到你這小惡魔手裡,當然是你想對我怎樣就怎樣⋯⋯。」小均很不好意思把話說完。

  阿司不知如何形容他的感覺,小均是沉斂淡泊的人,一旦動了真情,突然坦白又直接,面對註定受罪的關係,陳有均你就不能稍微保護自己嗎?

  「哥哥,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你,你也不准傷害你自己,這是命令。」

  「嗯,我知道了。」

  依舊抱緊他,兩人白癡似的,隔著被單拼命親嘴。

  他覺得像條狗在地上爬幾圈才能入睡,發明這件事以及認真爬了十年的人都很變態,但這世界從來沒大驚小怪,大家照樣若無其事過得從容又優雅。

  他從不認為愛上阿司很變態,卻在一夜之間成了全民獸兄,難怪每天吃藥每月回診的人是他不是別人,他跟這個瘋狂世界就是不合嘛。

  「哥哥,怎麼了?」

  「我突然覺得你叫我老公的聲音特別動聽,我還想聽。」

  「才不要,你當老公好笨,會被我越叫越笨。」

  小均氣到又鑽回被單裡,直接用肉體教訓阿司,阿司驚聲連連無處可逃,小均一共逼他集滿十次"老公饒命"才肯罷休。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15 15:0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