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76.說!你把我老公藏去哪?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6.說!你把我老公藏去哪?

  「快、我們快逃!」

  小齊在路上緊急採買墨鏡、帽子,在無所不用其極的遮遮掩掩下,終於逃出魚雷射程。

  一把牽住小均的手,拔腿朝大賣場出口狂奔。

  兩人急急忙忙攔了計程車,連滾帶爬一下車就往小均家衝。

  「你也太誇張了,她是你媽,不是女鬼。」

  「女鬼不會逼我向你借錢。」

  「有人想跟我借錢?這倒新鮮。」

  自從淪為陳家財產後,從來只有他跟人借錢,從有緒、有緒媽,借到倪信、老三,連有緒的一號王醫師、二號小齊他都開過口。

  小均以為自己已經很會借錢,想不到還有人比他更會借,連陳有均都看得上眼。

  進屋後,小齊脫掉他一身的喬裝,全身只剩一條內褲,沒有冰箱只能拼命灌不太涼的開水。

  小均少了小齊的慌張,慢條斯理正在屋裡四處閒晃。

  小均眼神呆滯,腦袋遲鈍,甚至沒意識到小齊躲他媽不是怕小均被借錢,而是不想被他媽追問那天為什麼跟日文家教“互耍嘴皮”。

  「哥,你剛有吃飽嗎?」

  「嗯。」

  前一個小時,在小齊堅持下,兩人外出吃飯。

  小均已經連續三天沒上班了,這幾天不太出門,常常有一餐沒一餐。

  想不到撐了這麼多年,竟然輕鬆敗在媽媽手裡。

  媽媽那天也沒說什麼,只是用三部曲對付他:第一部,狠狠威脅要告他。

  第二部,深深嘆口氣,說他已經不歸她管。

  第三部最精彩,認真責怪他不該用身上恐怖的傷疤嚇到她兒子。

  如果不是擔心妳看到我身上誇張的傷痕會感傷,我為什要撐到現在?

  撐不下去就應該投降,努力活到現在,總算好好見面又怎麼樣?

  夢走出了黑夜,終於站在光天化日下還抹上了色彩,這一刻,我突然替自己感到難過。

  不過媽媽從頭到尾也沒怪過他為什麼愛上齊司,這倒令人欣慰,阿司白擔心了。

  因為她恐怕不太關心齊司是誰,或者陳有均愛上誰。

  她就是這樣,擔心魏家這個、憂心丰拓那個,連個白素歆都不如。

  副總至少會關心他為什麼拼死拼活撐過最後一口氣,也會逼問他為什麼要吻阿司。

  假若他能早點知道魏夫人的心事,那家人就不用一天到晚研究陳有均撐破極限到底有什麼毛病了⋯⋯。

  小均努力轉移思緒焦點,與小齊硬聊起來:
  「我也要學B-Box。」

  「啊?我只會玩不會教人。」

  小均沒在管小齊意願,他逼小齊教他B-Box,禁止自己想事情,學著小齊依樣畫葫蘆。

  小均很沒B-Box天份,硬要模仿小齊,口忙手亂的模樣有點笨拙。

  「明天還要替你請假嗎?」

  上班需要思考,小均最近禁止自己想事情,連公司都沒辦法去。

  沒回答小齊,小均只是專注找出B-Box要訣,兩人在那邊弄出許多奇怪的噪音。

  阿司很久沒來找他了,該不會又是誰生了寶寶沒空理他吧。

  其實他的“很久”也不過十來天而已。

  房子雖小,小均卻覺得空盪盪。

  如果阿司看到兩人在那邊埋頭B-Box,應該會吃味的大聲唱歌、拼命鼓掌,為了想盡辦法干擾他們,製造許多令人莫可奈何的雜音。

  阿司你真的很吵,但是我習慣了⋯⋯。

  「阿司?他沒來啊,哥你叫錯人了。」

  嘖,剛竟然說出自己的心思,還以為幹出這種事的只有阿司。

  小均現在比較能區分兩位白目弟的差別。

  小齊白目是一種心思簡單且心直口快的乾脆。

  阿司白目真的只是單純自我感覺良好⋯⋯。

  連招呼也不打就徹底消失在我生活裡,全世界找不出比你更白目的人了!

  急促的敲門聲打斷小均沉思,小齊一臉驚恐:
  「我媽找上門了?」

  小均愣了一下,這場景怎麼會似曾相識,難道最近與弟弟共處一室都會出事?

  「開門!快開門!」

  小均乖乖把門打開,不想像墾丁那次被人破門而入。

  探探外面,咦?怎麼連警察都上門了?難道之前跟阿司太激烈遭人檢舉?

  「陳先生,我們可以進來嗎?」

  一群陌生人,有男有女,其中一人開口詢問。

  小均看到了馬熙雲,覺悟今天的場面不會太仁慈。

  小均面無表情的旁觀眼前壯觀陣仗,用一種連自己都不想照顧的殘酷心情。

  「請進。」

  小均退後一步,神情冷淡到有點猜不透,側身讓這群人大搖大擺進門。

  「哥,你到底欠了多少錢?」

  小齊坐在地上張大嘴巴,他這輩子哪見過這種場子?

  兩男三女還有一警,駕輕就熟各就各位,有人拿單眼到處拍照,還有人翻著垃圾桶,把衛生紙當寶貝裝進透明袋打算帶走。

  「你們兩個也太無恥了,還不快把衣服穿回去。」

  那群人為首的,負責恫嚇小均和小齊。

  「我在我哥家脫衣服也不行?你們是誰?到底想幹嘛?」

  「你夫人委託我們調查你的交友狀況,別以為是親兄弟就可以亂來,陳先生,想說什麼要想清楚,我們全程都有錄影。」

  「誰准你們錄影!」

  小齊上前搶奪那男人的手機,小均漫不經心攔住小齊:
  「你們別那麼得意好不好,他不是陳先生。」

  語調平靜到事不關己。

  徵信社的人馬當場傻住,整齊劃一全朝熙雲望去。

  熙雲也是一臉的囧。

  徵信社忍不住在心裡埋怨,委託人的老公為什麼非要長得一張路人臉⋯⋯。

  熙雲一進門就知道她抓錯了人,也知道通姦已經除罪,不會被抓去關,卻刻意不點破,她想賭賭看陳有均會不會自己做賊心虛敗陣求饒。

  公婆家對陳有均的智商評價極低,倒沒料到他還有點應變能力。

  全場屏息等待她下一步指令,騎虎難下的熙雲裝腔作勢意圖鎮住場面:
  「說!你把我老公藏去哪?我肚子裡可是懷了你們陳家的骨肉,你最好把我老公交出來!」

  「懷孕是好事,但到現在還找不到老公就不好了⋯⋯。」

  「你!」

  不虧是兄弟,有緒給她的陰影瞬間回籠。

  跟來的員警苦笑,試圖打圓場:
  「陳太太,既然是一場誤會我們就別打擾陳先生了,妳再跟妳先生聯絡看看,也許他已經回家,要不要先打電話回家問一問?」

  熙雲原本想用激烈手段逼迫阿司回到她身邊,阿司已經十幾天沒回家了,她計劃找人來抓,想將小均扭送警局做筆錄,給假釋中的他狠狠教訓。

  可是這屋子就這點大,一眼望盡,既沒衣櫃也沒後門,她失算了,阿司不在這裡,她收拾棄婦的狼狽,抬頭挺胸帶著一群人風風火火收隊。

  「等一下。」小均突然快步走向熙雲,瞬間揮出左手。

  陪她同來的槐薰專注盯著小均一舉一動,眼看小均揚手就要碰上熙雲的臉頰,槐薰幾乎感覺到掌風迎面襲來,忍不住驚叫一聲。

  所有人都凝結住,包括小均。

  沒聽到預期中的清脆巴掌聲,緊閉眼睛的槐薰終於從露出的眼縫內偷偷瞧了一瞥。

  畫面定格在小均伸手向熙雲討東西的姿勢,並無她想像中,一巴掌揮上熙雲的臉。

  槐薰懊悔剛才反應過度,一定給小均不夠沉著的壞印象。

  「還來!不要偷我家的東西。」

  「這是我老公的婚戒,跟我無名指戴的是一對,我們夫妻的婚戒難道還是你的財產?」

  小均聽完沉默了很久,高舉在半空的手終於慢慢垂下:
  「拿走吧,這玩意扔在這裡都長灰了,丟進垃圾車我也不知道怎麼分類,妳來了,也算幫我一個大忙。」

  「你⋯⋯最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明天最好別後悔。」

  小均突然轉身用槐薰一輩子忘不掉的眼神,溫和盯著槐薰。

  深刻到槐薰忍不住害羞垂著頭,耳邊只聽見小均用好聽的聲音,對她緩緩開口:
  「妳叫什麼名字?」

  「高⋯⋯高槐薰⋯⋯。」

  沒想到自己也有在男人面前結巴的一天。

  一句簡單的對話,瞬間把槐薰送回青澀國中的年歲,那是她最難忘的一日。

  槐薰屏息不敢呼氣,輕飄飄的沒有真實感,猶如置身太空般如夢似幻,連眼前畫面也開始恍惚變形。

  「嗯,叫得有點激動,很好認。」

  心儀的男孩對她說。

  槐薰只覺得五雷轟頂。

  被陳有均專注認真地望進心底,主動問起她的名字,而她的名字將從此牢牢刻進他心底。

  此情此景,多少年來,在最孤單的夜裡,不時入夢糾纏。

  偏偏現實硬比夢裡多句對白:“叫得有點激動,很好認。”

  夢想實現的很突然,甚至讓人有種欲哭無淚的荒謬。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5-31 20:52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