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77.我哥快被我哥拐去當寵物了!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7.我哥快被我哥拐去當寵物了!

  「小均,我這邊有幾件事,你明天過來找我。」

  「我⋯⋯。」小均非常想拒絕,無奈話到喉間就卡住。

  素歆在電話那頭覺得很新鮮,好整以暇等著他。

  「⋯⋯我知道了。」

  「小均。」

  小均心差點跳出來,戰戰兢兢等著下文。

  「還有看身心科吧。」

  「有。」

  「明天把病歷帶過來。」

  小均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不能一口氣說完嗎?」

  我如果辦得到,還會淪落到替妳坐牢嗎?

  「我知道了。」

  最後一刻硬生生壓抑自己。

  對方這才滿意的收線。

  唉,剛剛連闖三關,節節敗退。

  就算狀況最好的時候也未必拒絕得了副總,何況心情闖紅燈闖不過的這幾天。

  狀況最好的時候⋯⋯應該是阿司在他身邊的時候。

  突然想起不知誰說過的:“習慣依賴別人的人,就得承擔獨自哭泣的風險。”

  微微一笑,就算哭泣,也只想為那個人流淚。

  小均用通訊軟體打給阿司。

  阿司在另一頭忐忑不安接了電話,小均萬一發作他現在也不知該怎麼趕過去救:
  「哥,我正在聽你說話。」

  「很好,乖~~。」

  阿司愣了一下,以往小均沒撐到最壞的狀況不會主動打給他,現在竟然在電話那頭痞痞無賴惹人愛?

  「小均,我很高興你有點想我就跟我說話。」

  「你怎麼知道我只有點想?」

  「那我先感應一下你有多想我。」

  小均在這一頭微笑了好一會兒,突然說:
  「你媽明天要見我。」

  「你在說髒話還是⋯⋯?」

  「白素歆明天要見我。」小均重說一次。

  「你不准去。」

  「很難吧。」

  「我不想為同一件事跟你吵架。」

  「我拒絕不了。」

  「還是要我把你綁起來?」

  「不容易吧,你是不是⋯⋯在國外?」

  「白素歆告訴你的?」

  「我猜的。」

  「你明天非去不可?」

  「如果我放她鳥,她應該不會放過我。」

  「去了她也不會放過你。」

  「我不可能逃避一輩子,何況我又那麼喜歡她兒子。」

  阿司很無奈,甜言蜜語果然是小均的看家本領:
  「哥哥,等我回來再一起見她好不好?」

  「不,我不想被人贓俱獲。」

  「什麼人贓俱獲?」

  沒聽懂小均的比喻,阿司卻沒進一步追問。

  雙方靜默好一陣子,終於有人忍不住輕聲問:
  「你是不是氣我那天把你丟下,讓你一個人面對你媽?」

  「沒什麼好怨的,你已經對我非常好,連親媽也沒你對我那麼好,難不成還要把我寵上天?」

  阿司聽不出小均說真話還是反話,也不在上面糾纏,他當機立斷:
  「如果非去不可,你明天別答應有緒媽任何事情,除了我之外,沒有人可以打開你的開關,我會親自去接你,這幾件事情你都聽清楚了嗎?」

  小均想了一下:
  「嗯。」

  「做得到嗎?」

  「⋯⋯嗯。」

  阿司再三確認後才關掉通訊軟體,陷入沉思。

  這件事情的確在他跟另一個人演練的劇本中,只是阿司多麼不想它發生。

  偏偏不但發生,還正好在明天。

  他現在人在澳洲,無巧不巧,他終於說服苡菲明天跟他見面,他千方百計當了苡菲妹婿多年,十足的誠意終於不再吃她閉門羹。

  “苡菲,我跟岳母吃過飯,岳母大人的老公不但事業有成,對太太還百般體貼呵護,就是記性有點差,完全忘了我是誰,我陪他喝了一整晚的酒,還聊到妳離婚了,帶著兩個孩子在澳洲生活,孩子是混血兒,特別可愛,我跟他說,我大哥是兩大集團接班人,還是陳家長男,不但未婚還英文流利,跟妳孩子溝通應該不成問題,我開玩笑說可以把妳介紹給他,妳繼父竟然當真了。”

  阿司的話真假摻半,記性差的是岳母,飯都吃了兩口才想起他是誰,吃沒幾下就藉故溜掉。

  苡菲的繼父則是一路繃著臉,從頭到尾面色發白,沒拿酒潑他就不錯了,哪敢跟他喝一杯。

  “你現在說這些到底有什麼意義?”

  “人事已非,這是妳在校刊社的筆名?”

  “這麼久以前的事誰還記得?”

  “是的,大家都記不得了。人事已非和滄海桑田竟然還要在這麼多年後被妳繼父湊一對,我也取個筆名叫造化弄人算了。”

  苡菲心防被滄海桑田微微敲動,在電話中,語氣疲倦宛如不眠不休奮鬥了數百年:
  “明天我可以跟你見面,只是為了弄清楚你想要幹什麼,不代表我會答應你任何事情。”

  阿司罕見的用飽經風霜口吻,很緩慢說著:
  “人事已非,我們終於要見面了,我知道妳很需要另一個同類,我曾經說過我跟妳是同類,還記得嗎?”

  “我出車禍留下後遺症,以前的事完全記不得。”

  “愛上一個你隨時覺得會失去的人,我現在就過著這種日子。妳能想像我竟然同意讓我深愛的人一刀一刀劃開自己嗎?我沒辦法,因為看不到的傷口也好不到哪裡去。”

  在人事已非跟造化弄人見面的同一時間,滄海桑田竟要對上調教教母,放下電話的阿司忍不住自言自語:
  “任苡菲,明天千萬別放我鴿子,我還要趕回台灣,不然我哥就要被我哥拐去當寵物了。”

  小均隔天沒做什麼準備就去赴約了,他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準備,頂多打通電話給阿司,聽聽他的聲音。

  小均提早十分鐘到達定點,看時間還早,就直接站在餐廳門口吃起麵包,等到整點才龜步走進餐廳,站在桌邊靜靜等待。

  不出所料,十五分鐘後,副總、熙雲一起出現。

  他從來沒跟熙雲打過招呼,這輩子讓他憎厭的女人一口氣出現兩個,正好替他省去稱呼熙雲的麻煩:
  「兩位好。」

  「你是服務生嗎?重來一次。」

  「副總好、馬小姐好。」

  「她已經進門多久了,他們的婚禮你不在現場嗎?」

  叫她英文名字也被打槍,小均又不願意用某人太太或弟弟妻子稱呼她,叫她妹妹已經是他的極限,還是被要求重來,搞的小均火都上來了:
  「能不能直接告訴我她要叫什麼!?」

  素歆帶著興味打量他一眼:
  「小均,看來你這些年在外頭混的還不錯,連說話都理直氣壯了。」

  「副總的媳婦妳好,再不滿意我也沒辦法了。」

  熙雲臉都僵了,這不就擺明陳有均不肯正面稱呼她嗎?

  這種放肆的表態,婆婆能容許嗎?

  「算了,我們先點餐吧,你的病歷呢?」

  小均交出病歷後便毫不掩飾開始發呆,他一直站在桌邊不入坐,連菜單都沒看過,婆婆竟也只點了兩套餐,再隨意挑了一項飲品抵掉第三人的低消。

  素歆跟小均都一副習慣成自然,只有熙雲覺得好丟臉。

  「用藥紀錄有調出來嗎?」

  「有。」乖乖繳上。

  素歆仔細閱讀小均的用藥紀錄,好奇反問:
  「沒安眠藥你睡得著?」

  「可以。」

  「怎麼辦到的?」

  「有緒的功勞,但我不知道為什麼。」

  小均盡量讓每次答案一模一樣。

  跟有緒合作最大的特色是每件事他都細心演練劇本,突然被盤問也不怕兩方說法兜不攏。

  除了用下半身交談這事例外,有緒永遠射後不理,還故意留下一堆罪證讓小均自己想辦法。

  素歆聽了小均的答案沒什麼特別表情,小均突然能順利睡著,象徵他已經脫離她的掌控。

  若壞事的人是有緒,為什麼選在阿司及珈臻兒子先後出現的時間點?

  有緒的動機又是什麼?

  有緒對待小均的態度始終忽冷忽熱,不過也沒什麼替小均治病的動機就是了。

  要幫早就幫了,遲遲不幫,突然介入小均的事情挺難理解。

  更何況有緒是怎麼辦到的?他有治療小均的能力嗎?

  她追問過有緒這件事,有緒最後一次還反問她“媽,怎麼了?難道有哪裡不對勁?”。

  有緒表情帶著狐疑。

  沒一個地方對勁!素歆心想。

  忌憚司馬,她不敢逼有緒,擔心司馬又突然跑出來。

  素歆心中想著有緒,面部還能若無其事的微笑,她輕輕看著小均,看得小均心裡發毛。

  「少了安眠藥就像一鍋湯缺了調味料一樣可惜,我想一想⋯⋯不如你搬回來住,我替你換個醫師,這樣你的藥方就完整了。」

  「我應該不用回原單位吧?」

  「你會待在我底下。」

  熙雲發現他們兩人的對話非常跳躍,熙雲還在咀嚼他們上一句對話,小均下一句就直接問出不相干的問題,婆婆竟也能懂,還回了答案。

  素歆知道小均聽話很能聽出重點,她拐彎抹角拋出一堆訊息,重點確實只有一個。

  丈夫乃嵐知道媳婦熙雲懷孕後,原本要將阿司派到國外,這幾天決定先把小均找回來。

  乃嵐非常重視他在伊拉克投資的新事業,如果乃嵐能改變決定換小均出去,換有緒和阿司留下來的話,這是她目前唯一能接受的安排。

  自從齊家在元技的股份全轉給阿司後,小均對素歆的意義已經改變,現在她比較能平心靜氣接受小均身上的特質。

  “媽,妳當初只凍了一顆卵嗎?聽說女人一次都會凍很多顆。”

  “什麼卵不卵的,你這孩子說話怎麼不經大腦。”

  “妳有沒有想過,齊虹白既然可以偷妳一顆卵,她為什麼不能把妳所有卵都全部偷走?”

  “你說話能不能先思考一下?”

  “我每天都很認真在思考這件事啊。同樣的事,齊虹白可以做一次,她為什麼不能幹兩次同樣的事。”

  “你太異想天開了。”

  “當初就是靠有緒哥異想天開,覺得我長得很像妳,我們母子才能相認。”

  “你想說什麼?”

  “這個小均我越看越熟悉,妳到底有沒有跟他做過親子鑑定?”

  “胡說八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妳不覺得奇怪嗎,齊虹白為了報復妳,卻把我養的白白胖胖,送我唸哥倫比亞大學,我在她經營的娛樂事業天天免費玩賽車、沒事就開趴、當了一輩子的闊少爺,如果我是齊虹白,起碼要看到情敵的卵子像小均過的那麼慘才會開心,所以她很有可能⋯⋯。”

  “閉嘴,這是你最後一次胡說八道,以後不准再發表這種沒有根據的瞎謅,你爸聽到絕不饒你。”

  “知道了。”

  阿司心想,這種話題怎麼可能讓妳愉快,妳說說看小均差點死在妳手裡幾次?就算成真,妳也不敢認吧。

  雖然素歆這輩子都不會考慮阿司膽大包天的假設,可是不得不說,齊虹白對小均的態度是不太尋常。

  再怎麼說也是從小收養的兒子,阿姨也算很親,聽阿司說小均跟姓齊的很合得來,那女人為了阿司,還幾次跟乃嵐碰面,可是她不曾為了小均跟乃嵐見面,連讓小均回他房子養病也是拿阿司當理由,小均像是被阿司順便帶過去的。

  不,她把念頭甩出腦海,她這輩子都不會考慮這種可能性。

  就算事後證明珈臻慘死跟小均無關,但小均老早就沒救了,要怪只能怪他天生惹人厭,過度倔強又自以為是。

  是他的性格不適合在大家族生存,弱肉強食的競爭優劣淘汰下,小均會淪落至此也是咎由自取。

  一點手段也沒有,一身的聰明天資,盡是用在怎麼尋死、怎麼撐過一頓又一頓的責罰, 小均今年都幾歲了,稍微有腦袋的人都知道他錯過好幾次可以回擊的機會,尤其他大可利用那次昏迷不醒⋯⋯。

  素歆突然阻斷自己思緒,她到底在幹什麼?還在替敵人找對付自己的方法?最近是昏頭了嗎?

  總之小均的高智商沒用對地方,盡做一些白癡舉止,愚蠢至極,神仙也救不了。

  小均被副總以陌生的複雜神情犀利審視著⋯⋯。

  不會吧,我身上沒剩多少地方供妳雕刻了,拜託放過我吧。

  小均想起過去每一頓苦頭,終於忍不住發抖。

  隱身在餐廳另一頭的人,藏在暗處暫時聽不到他們交談,卻能超距離感應到小均顫抖不止的恐懼。

  這小子真有出息,是日子過太爽嗎?聽沒幾句狠話就開始皮皮挫?簡直看不下去。

  素歆瞧見手機來電,為了避開小均跟熙雲,還特地轉過身才接起來。

  「媽,馬熙雲在妳附近嗎?」

  「有什麼事?」

  「妳不是希望我注意一下她的交友狀況?」

  「等一下,我晚一點回你電話。」

  素歆放下電話,喜怒不形於色:
  「熙雲,妳的餐都涼了,先吃吧,等一下我還要帶妳採購孕婦用品。」

  小均努力在腦海默背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跟這兩個女人獨處會短命。

  「陳有均。」

  「啊?妳叫我?」好端端的突然叫起他全名,瞬間又被嚇飛了幾年命。

  素歆指著名牌紙袋,微微一笑:
  「你幫阿司挑那麼多禮物還算挑的不錯,就是給熙雲的一雙兔子拖鞋比較難理解。」

  「祝她孕吐啊。」

  「兆頭不錯,她不久就有喜了,送你的東西記得拿,下個月我會請人事通知你。」

  「謝謝副總。」

  唉⋯⋯我不想回元技啊,可是好像也沒人在問我意願。

  「等下我還有話問你。」丟下這句素歆就拿了手機走出去。

  留下小均跟熙雲對望,小均的視線無法對上別人眼睛,何況還是馬熙雲,小均都直接斜眼看旁邊了。

  「聽說你在陳家沒什麼地位?」

  小均把她當空氣,只顧著一臉不安打開副總留給他的手提紙袋,裡面有個保溫瓶。

  「唉⋯⋯。」

  小均大概明白了,他倒吸一口氣,打開瓶蓋,屏息打算一口氣把保溫瓶裡的鬼東西乾掉。

  幹,這什麼鬼東西!還好懷孕的不是我,喝這玩意當場流產都不奇怪!

  有個男人一邊講手機,一邊走過來要把小均帶走,小均卻執意跟保溫瓶裡面的可怕液體奮戰。

  那人跟他比手勢:
  ”別喝了,快跟我走。“

  小均整個臉都漲紅,連眼睛都嗆得差點睜不開,那人見狀,只好搶過去替小均解決幾口。

  這什麼鬼!那人也差點飆髒話。

  小均對他比手畫腳:
  ”還剩最後兩口,拜託讓我喝乾。“

  下個月被副總折磨的人可是他,小均不敢挑戰未來長官。

  「快走,你以為我很閒嗎?」按下靜音鍵,男人不耐煩催促。

  熙雲自從見到這男人走近後,突然收斂起看好戲的輕佻,艷麗的臉龐留下驚疑不定的神情。

  最後一口是對方直接替小均乾掉了,拉著小均往外走,走了幾步不知想到什麼又折返,走到熙雲面前敲敲她的桌面,警告意味濃厚。

  不用敲桌警告,熙雲早就決定當做什麼沒看到,剛剛有如兩人三腳般慌亂劫囚一幕,她打算低頭看手機,來個視而不見。

  因為她一點都不想得罪帶走小均的人。

  老覺得這人幹得出在她食物動手腳,或陷害她小產的陰險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11 11:18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