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我的情人是情敵》-10-戀情

站內完整版

我的情人是情敵-10-戀情  

  小桑穿了一件清涼的無袖短裙、外罩短襯衫,哇,第一次穿短裙。

  她盡量往公園的明亮處站去,實在不該和濟風約晚上見面,但他既要上課又要打工,實在太忙了。

  小桑一向沒有大半夜出門戀愛的自由,不過父母為了選立委,現在回家時間可比她還晚。

  「你等很久了?」

  「還好,你不算遲到。」是她早到了。她不知道聽到十萬元有借據或沒借據的差別在哪,但就是無法控制心中那股原諒的感覺。

   就算他很壞、很有心機,仍忍不住心疼在汙泥裏保留的那一點點善良的心,一切愛意竟變成她的本能。
  「你偷笑什麼?」

  「我們這樣好像在約會喔。」濟風壞壞笑著。

  一件T恤套在身上,衣色已經褪盡。他穿著寬松的休閒短褲,粗黑的毛爬滿小腿。

  「我也不知道……,」她別扭著:
  「但是該謝的,我還是要謝你。」

  小桑的五官長得非常細致,雙眼皮下的眼睛瑩瑩剔透、翦水雙瞳,小巧的嘴巴鮮紅欲滴,肌膚雪白柔嫩、身材嬌小,令人忍不住想抱在懷裏呵護。

  而濟風不過是個補校高職生,還是個會穿短褲約會的痞子。

  就像一對青梅竹馬,那般純真、自然,這正是小桑所向往的。

  兩人買了一包鳳爪加鹵味,沿著市立公園繞圈逛著。

  「你不怕我是壞人?」他正經八百問道。

  「但是我更怕把你誤以為壞人,所以今天約你出來就是要好好評評你。」

  「哇,操性及格了才有交往證書?」他一手忙著拿雞腳,一邊眨眼問著。

  「如果幾個月前祁阿姨的項鍊沒有失竊,你再好我也不想理你。」

  「為什麼?」

  「我怕危險呀。」

  如果不是陰錯陽差,加上她一路愛到底的性格,這個危險情人又怎會出現在她生命裡呢?

  「可是你身上有一種安定的力量,小桑,我們浪子都是被你這種人收服的。」

  「誰說過要收你了。」小桑故意往前多走,把濟風甩在身後,心中卻甜蜜不已。

  「雞腳啃完了吧,我帶你去遊車河。」

  「遊車河?你怎麼有車?」

  「就在這兒。」

  小桑忍不住笑了出來,濟風從路邊牽出一輛變速腳踏車。

  「閉上眼睛,等一會馬路上有很多很多燈泡喔。」

  小桑側坐在腳踏車前面的杠杠上,閉上眼睛緊靠著濟風。

  「天哪,男孩子能那麼浪漫,別告訴我你是雙魚座的。」

  他不置可否。

  「反正不是天蠍。」

  濟風的雙手、雙腳之間擁有最純白無瑕的女孩,雖然舊傷頻頻發作,他想現在就算死了也甘願。

  「我聽到你的心跳。」濟風聞著她芳香的頭發,心神蕩漾。

  「那它跟你說什麼?」

  「說你從今天起都要跟我在一起。」

  小桑看著黃色的路燈緩緩從眼前流過:
  「那你又為什麼喜歡我?」

  「沒有為什麼,小時後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在等你。」

  九年前,那雙愛憐他的眼神,總無時無刻在吳家祖厝偷偷窺探,縱然他被狼狽的罰舉水桶,那雙眼神依舊像母親般慈愛的包容他。

  比姊姊阿靈少了那份滄桑與絕望,澄靜他的力量卻如此強烈。

  「為什麼只有等我?」

  小桑怨懟,或許她也早該愛上他,只是老天一直不給彼此機會。 像惡魔般叛逆,又如赤子般純凈,正是她夢想多年的白馬王子。

  「誰叫你是我堂妹。在吳家親情的負擔好重,我不想再帶進自己的情緒。」

  「現在呢?」

  「再等、你就要嫁人了,而且想你想的好苦。」

  「貧嘴,你忙工作、忙打架,才沒時間想我。」

  涼風陣陣襲來,靠在濟風的胸膛有十足的安全感,但她仍憂郁他的人生:
  「濟風,你會為我改變嗎?至少不要讓你爸打你打得半死,也不要打架。」

  嬌柔的身軀揉在他懷裏,烏絲撒上他臉頰,天是那麼的高,風是那般的輕。不論什麼差事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小桑像蜂釀一般入口即化,保衛她是他的責任。

  「你會改變嗎?」

  「不會。」

   濟風擡頭看著這寧靜又滄涼的世間,這條馬路,不管繁華或洗盡鉛華時,都是如此寂寞。寂寞來自地底的魔,勾去孩子的童貞和成人的灑脫,他還是得一直走下去。   「一直傷害自己是為了什麼?」

  「別想那麼多,今天起,我好好時才去見你。」

  「那你不好的時候呢?就不需要我了嗎……。」

  「噓。」濟風用手吻住她的嘴:
  「騎了好久,屁股好痛。」

  下了車,濟風從口袋拿出一個氣球,對著水池噴口註水。

  「涼不涼?我這裏還有一打,可以拿來丟水球。」

  沒玩過這麼新鮮的玩意,小桑立刻彎著身觸摸著滑冰冰的水帶:
  「球口好松,你要按緊噴口啦。」

  「我們讓氣球爆掉好不好。」濟風玩心大動的笑著。

   「好,一人按住球口一次,回答了問題才能換手。」小桑也很會玩。

  「你先回答,你最快樂的日子是什麼時候?」

   濟風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楞了好一會兒。

  「球要爆啦!」小桑閃到一邊,好心提醒他。

  「……在建中努力學英文的時候。」表情也不很確定。

  「為什麼?」

  「小姐,換我了吧。」他也不笨:
  「你最喜歡的水果?」

  「西瓜!換你背出過去情人的名字!」

  他現在才知道這遊戲難玩,他怎麼知道她口中的情人包不包括死去的姐姐、或……。

  意念裏突然閃出一道影子,兩年來第一次想到的名字,不過它很快就從腦海消逝,因為超級大水球已經在他水裏爆破。

  兩只落湯雞在水中哈哈大笑。

  「冷死了,這種天氣還這樣玩,我們像兩個瘋子!」小桑大叫。

  玩累了兩人就躺在草地上看天空的雲層。

  「天快亮了,還可以賞日出呢。」

  「我從來沒有這樣玩過,跟你在一起,就變的跟瘋子一樣,連形象也沒啦!」但她喜歡這樣的自己,好快樂。

  「早上我用鐵馬送你回去臺大。」他用手枕頭,一派漫不在乎的仰望天空的瀟灑。

  天邊灰中帶著淡紫,慘淡的色彩有點悲涼的意味,小桑不由然看著身邊的濟風,他對她相視一笑,柔和的眼神中帶著致命的深情,兩人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濟風突然翻到小桑上面,眼前突然被黑影一遮,小桑吃了一驚,看到濟風的臉越來越靠近,小桑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趴在她身上的濟風小心翼翼輕吻她的額前,一句話也沒說就躺回去了。

  「對了,」小桑換個話題想沖淡詭異的激情氣氛:
  「你又不是小孩,怎麼會帶著氣球,還不只一個。」

  濟風起先楞了一下,後來死閉著嘴大笑,任小桑莫名其妙的烤問,卻死也不敢說出這成人用品的名稱。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11 12:3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