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放棄小說中的究極怪獸──1-3

第壹章─紛亂的世間之第三回

回到了家中之後,吳吉羅無聊的把鑰匙丟在盒子裡面,然後癱在沙發上發呆著。

「滴答滴答滴答~~~」時鐘不斷的走著,天空逐漸的進入黑暗的夜晚。

「真不知道現在我還能幹什麼了...」吳吉羅心中落魄的心想著,因為惡性通貨膨脹一旦出現,這將意味著就算有了工作,也不一定可以拿到該拿到的薪水,甚至於可能,只能做白工。

「啊~~煩死了!」想著想著,吳吉羅越來越氣,煩躁的猛甩著手腳賭氣,彷彿小孩子般。但是甩完了,世間並不會因此而改變。

一陣賭氣之後,他又繼續呆滯的癱在沙發上。

吳吉羅癱坐了一陣子後,打開看了一下新聞,新聞到處報導著通貨膨脹的事情,再不然就是民眾對政府的持續抗爭。

看著電視許久後,他看了看他右手臂上的一個舊型手錶,他至今還在動著,只不過他已經慢了一小時,而且還有點快沒電了。

那個手錶是來自於其父親吳恆,是在前往營地,前往戰區之前,他親自講給吳吉羅的。

看著看著,吳吉羅回應起了當時...

兩年又三個月之前,美屬南洋聯盟邀請蕃薯島對這個戰前便成立的華夏帝國參戰,蕃薯島同意,並且隨即加入南洋聯盟,國家再次進入動員戡亂時期,包括我在內的一切18歲以上,35歲一下的一切士官士兵都務必參戰。

當時的基隆港那邊...

「都快點,立刻上船!」一軍官催促著道,「東南方越泰戰線告急,要跟家屬道別的趕快道別,道別完就立刻上船!」

那時候,我很早之前就跟父母道過別,並且正要迅速上船。結果不想,我父親又早在那兒等我過來。

我爸一見到我的身影便扯開嗓子叫道:「兒子啊~過來!」

我聽狀後半信半疑了一陣子,我在家之時,不是已經跟你跟媽道別過了嗎?

就當我遲疑了一陣子,決定繼續往船的方向快走時,我爸又往我的方向高喊道:「過來!」

雖然有點不情願但是我還是掉頭往我爸方向走。

「我已經在家中跟你們道別過了,你怎麼還來呀?」我有些不懂的問道,畢竟他大病出癒,身子還很不好,今天又下著毛毛雨,萬一又著涼,不就又找我媽的麻煩嗎。

「這個你拿著,」此時我爸拿了一個手錶,並且表示關心的提醒道,「你如果想我們了,就看看這個手錶吧,這個手錶可是當年我們結婚一週年的紀念物的呢。」

「好好好,我載在手上啊,」不過當初我也沒有把這個手錶跟我爸的心思放在心上,畢竟那時候我很想離開爸媽的掌控。

「我走啦,」於是我隨手招了一下後,就立刻前去登船了。

自那一次之後,我也是最後一次見到我的家人了。

兩個月後,我人在華泰越邊境,與我國將上、南洋聯盟、紐澳、歐美聯軍,共同進攻中越寮聯軍。

那日我軍正在進攻寮國首都永珍,突然經由我的長官得知了,我爸媽去世的消息,原因是因為華夏帝國的特種傘兵登陸虎頭山,並且在大有特區進行無差別攻擊,其中,我的爸媽就麼在這些攻擊中死去了。而我聽狀此噩耗之後,雖然非常的悲痛與難過,但是因戰事吃緊,上級堅決不肯我參加之後的喪禮,爸媽的喪禮我一直沒有辦法去看,直到戰後,我才能在桃園的殯儀館中看到他們的牌位,那時候已經是長達一年之後的事情了。

想著想著,我的內心充滿著後悔、難過,但是又怎麼辦呢?本島已經被劃分為非戰區,意味著我們無法正式對華夏帝國宣戰,只能塞進日本的海軍之中,當個海外志願軍。話又說回來,現在國家已經惡性通貨膨脹了,政府更不能這麼做,然而他們還是做了。

蕃薯島正在被自己人給搞毀。但是又能怎麼辦呢?

此時吳吉羅突然有了一個念頭:「我必須讓我爸媽的死變得有意義。」

畢竟現在仍處於動員戡亂時期,吳吉羅只有25歲,理論上只要長官同意,他可以隨時再役,並且隨時回到戰場。這是新的規定,為這次動員戡亂時期特別訂製的新法律,主要是避免逃兵以及某些用一些障礙來躲避服役的人,不過也給了一些熱愛當兵的人可以繼續服役的機會。

於是他便開始用電腦查詢著再役的事情,並且下樓到萊爾富桃亨店,把再役的單子給列印出來,然後再跑回家中,開始填寫著單子...



新亞美利哥合眾國之加利福尼亞州之聖荷西艾爾維索北泰勒街(N Taylor St)那邊...

加利福尼亞州、華盛頓州、奧勒岡州、蒙大拿州、愛荷華州、內華達州、夏威夷州、英屬哥倫比亞州、亞伯達州、西北領地、育空、阿拉斯加州現在都被新亞美利哥合眾國判為危險地帶,其中加利福尼亞州、愛荷華州、內華達州屬於輕級危險所以不影響居民的居住,只不過這裡時不時的就有來自北方的反抗軍的空軍來襲,舊金山灣也不例外。大概在前日,數架來自北方的F-22戰機非法進入舊金山灣,被新亞美利哥合眾國的新型武器,SL-2流線飛彈給擊落4架,該飛彈一種專門打擊隱形戰機的隱形飛彈,同時可以避免被反偵察、攔截的流線型匿蹤飛彈。

在一系列新任總統的「改革」下,如今整個新亞美利哥合眾國都是用西班牙文,當然目前還是宣導期,但是從2025年1月1日起就不是了。新美元的出現以及很多網站跟店家的名稱被改成西班牙文,都是宣導期間,政府所做的「改革」。甚至法律也被改了很多,當然...都很有來自於墨西哥憲法。

更夭壽的是,因為大歐盟聯邦國跟樓下的拉丁美洲聯邦共和國跟這個國家的關係並不好,又有美加這兩個舊國家集結在阿拉斯加的北方反抗軍,某種理論上算是三面迎敵,後繼無力的感覺,只能說,在言論自由、出國自由被限制的狀況下,他們唯一回到那個自由之地的方式,就只有偷渡了。

「Una resistencia que proviene del Norte fue aniquilada por nuestro ejército hace unos momentos en Washington y Montana, esta es la vigésima vez que defendemos la resistencia del Norte después de la Guerra, además, este es el vigésimo sexto ataque desde el Norte.」

新聞播著播著,此時一個身形矮胖的人見狀關了電視,因為他既沒空,也不想看。

那人有著看似90多公斤的身材,身高163,典型的美國小胖子,名叫愛德華‧瓊斯,是個雖胖但是卻是個一等一的機械天才。

「喂?我...我正在趕來中,你要的那個新式雷射割床的電繪設計圖正在上傳中呢,」愛德華邊忙著收拾他的手繪設計圖邊說道,「還需要...呃~十分鐘,十分鐘後一定傳到,啊。」

不久後他便掛了電話,喘息了一聲後,無奈地喃喃自語道:「呼~早知如此,我幹嘛還要再接別人的單呢?明明已經快要忙不過來了。」

大概是因為曾經通貨膨脹的關係,現在新美元的價值已經貶值了很多,整塊25塊新美元錢幣價值還不及1張1塊錢的華夏幣鈔票呢。

很快的,他急急忙忙地穿好西裝穿上皮鞋後,跌跌撞撞的衝出了家門,然後被自己的步道勾到,跌了一跤。不過很快的他又爬起來了,也不管膝蓋會不會痛了,立刻趕到名叫1er & libertad(1st & liberty)的衝車站牌那邊,因為再等一下下就要錯過了。

到了Coherente Cía(Coherent Inc)那裏後...

該公司為工業、科技製造商,是愛德華上班之地。

「呼~」他總算喘了一口氣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稍微的休息一番。

「今天要把那張設計圖交給老闆才能下班,」愛德華邊喘邊心想道,「也就那樣子而已...好險啊,是我擅長的,要不然我可又要繼續通宵了。」

於是他便拿出塞在背包側邊的那張圖紙拿出來,然後往那個老闆辦公室那邊看了一下。

他人還沒到。

「人沒到,該不會又要等到快中午吧?」愛德華心裡默默的不滿道,「唉,哪有這麼愛晚到的老闆呀~」

於是他就只能先做其他的事情,順便看一下手機,查看最近的時事,閒閒沒事的時候他都會這麼做,為了早日尋找新的工作。

下滑著下滑著,突然發現了世界英雄協會的線上報名之消息。

「唉?終於又到了世界英雄協會招人的時候囉?」愛德華見狀之後,眼睛亮了一下並喃喃自語著,「恩...我還記得那裏的薪資還挺優渥的...只不過每次我想起來的時候,都過了時間了...」

不久後,他又往下一滑,來到了國際新聞的頁面,首個畫面便是非戰區番薯島進入了惡性通貨膨脹之循環的噩耗。

畢竟他跟吳吉羅是跨國好友,愛德華見狀之後無不驚駭的說道:「不會吧...吉羅,你該不會...也被這個通貨膨脹所影響吧?」於是他用email把一些關心話語給打過去給吉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