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78.哥哥又發作了,一直說他是老公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78.哥哥又發作了,一直說他是老公

  阿司在澳洲飯店用通訊軟體找小均,可是對方不讀也不回,出什麼事了?
  
  小均與陳有緒的手機一起撥不通,阿司火冒三丈。

  這兩個人就不能安分當對親兄弟嗎?老惹他疑神疑鬼瞎猜忌。

  該不該打電話去陳有緒家?

  他老婆信得過嗎?會不會向她婆婆通風報信?

  真的很煩!

  小均就不能等他回來再赴這場鴻門宴嗎?

  也不曉得人家準備什麼大餐等著他,真讓人不省心。

  阿司這次萬不得已和陳有緒結盟,竟然是陳有緒主動提出。

  這人真的很妙,兒子擺第一、爸媽擺第二、小均擺第三、老婆擺第四。

  小均是他的第三名,卻又不是愛情,難不成是粉絲?

  腦袋快爆漿了。

  小均身邊到底有沒有比較正常的人?

  “齊司,你最近最好當心點。”

  那天,有緒突然主動找他說話。

  他們已經將近一年沒私人交談,阿司不知道他安什麼心,乾脆充耳不聞,繼續坐在電視前面摳牙縫菜渣。

  有緒有潔癖,無法接受這種沒氣質的惡習,深怕他摳完牙齒緊接著就要挖鼻屎:
  “等一下別把你鼻屎彈的我家到處都是。”

  “這是你家嗎?你家在伊拉克吧。”

  “你搞錯了,不是你爬過去,就是你滾出元技,看誰先死。”

  “你越討厭我,我偏偏越要死賴這裡。”

  每次搜尋電子信箱通訊錄,輸入”陳有”兩字就會彈出候選字:陳有司、陳有均、陳有緒。

  雖然小均名字後面括號“離職”,但與他名字排在一起,阿司覺得溫馨。

  聽說小均以前在員工餐廳永遠挑了緊鄰廁所還面壁思過的角落,冷門到毫不起眼,嚴防被迫和外人“吃團圓飯”。

  對阿司而言,衛生股長坐過的特別座,才是這世上最迷人的寶座。

  元技是小均第一家上班的公司,也是阿司的第一份正職,小均還是”靠北元技”創辦人。

  這家公司對小均意義不同,對阿司的意義也就跟著重大起來,不到最後關頭,他打算賴著不走。

  有緒對自己非常惱火,原本想打破僵局討論正事,沒料到兄弟兩人又從鼻屎吵到誰死。

  有緒深深嘆了一口氣:
  “你最近真的要當心點。”

  “有啊,我每天都有當心你。”

  “沒跟你說笑,有人找徵信社跟著你,神經那麼大條,我兒子的玩具遲早會被你害死。”

  有緒一方面想在口頭上宣示主權,又不想和阿司攪進沒營養吵嘴中,只好對小均的稱呼稍做折衷。

  “徵信社?”

  阿司還真對這種東西沒概念,又不想賣臉詢問,只好來個意味不明的反問。

  有緒哪裡知道有人連徵信社是幹嘛的都一知半解,他對阿司冷淡態度相當不滿:
  “他最近狀況不太好,你多注意一點行不行。”

  “他狀況怎樣不關你的事,而且他好的很!”

  “拜託,都已經在靠北元技胡言亂語了,要你多注意一下很難嗎?”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面對白色力量,有緒只能無奈在阿司面前亮出手機。

  有緒手機螢幕停格在靠北元技匿名粉絲團。

  映入眼簾的是以管理員發表的動態:“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阿司沉默良久:
  “那天不是情人節。”

  “所以我才說他狀況不太好。”

  “你想怎樣?!”

  語氣不善,但無法拒絕關心小均的人。

  “拜託搞定你家那兩個女人行不行?!姓馬的女藝人兇的要命,你是要我兒子的寵物跟她對打嗎?”

  “小均口才好得很,她又討不到什麼便宜。”

  “拜託!這是狀況好的時候!我不想我兒子寵物陰影太重,以後會很難教。”

  “輪不到你操心吧。”

  “小均他⋯⋯可能快回元技了。”

  “什麼跟什麼!我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

  “也輪不到你過問他回鍋的事。”

  “他現在有一份超棒的工作,職稱還很嚇人,叫什麼⋯⋯專案總監的,他根本不想回元技。”

  “反正在他回任前不要被人抓到任何把柄,不然他在集團的日子會很難混。”

  “你沒聽懂嗎?他根本不想回元技!”

  “你不要把他想成一般職員好不好,他是我們家的財產耶。”

  “呸呸呸,胡說八道。”

  “當然啦,你也可以期待他脫胎換骨,跟你以前認識的小均一模一樣,不然你拿出過人魅力拉住他也行。”

  有緒露出討人厭的神祕笑意:
  “不過我想他應該比你還強勢。”

  回想過去,除了監視器外,有緒幾乎沒聽過這兩隻的真人對話。

  但小均連面對自己都有股女王氣場,矬到不行的阿司在小均面前應該討不到什麼便宜。

  小均不在場,討論他會不會聽命行事意義不大,阿司換了一個問題:
  “他不是永不錄用嗎?為什麼突然要他回去?”

  “爸的決定,還不是你老婆懷孕了,隨你去伊拉克恐怕沒那麼方便,把你們夫妻分隔兩地的話⋯⋯你老婆最近跟微電影導演傳出一些難聽的流言,我們家丟不起這個臉,爸不會讓你一個人過去。”

  “所以應該是你過去才對。”

  “你別說的一副理所當然好不好!新事業大好或大壞,副總位子坐得好好的,我為什麼要過去?”

  “一定要姓陳的過去嗎?我看你老婆每天在家閒閒沒事幹⋯⋯。”

  “你不用浪費時間打我的主意,這是爸的安排,有本事你勸他換個姓牛姓馬的當他的拓荒者啊。”

  “唉,爸為什麼不多生一點。”

  以往有緒聽到白癡問題會以白眼直接翻過他的問題。

  這次為了與弟弟破冰,有緒竟眛著良心點頭附和:
  “嗯,兄弟姐妹多一點能彼此照應。”

  “對了,可以讓倪念保去啊!新事業要拼出成績起碼要十年、二十年,到那時候我們頭髮都白了,倪念保最適合,二十年後體力正在顛峰!”

  聽到這裡,連帶著和解意圖的有緒都忍不住了:
  “陳有司,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阿司也不惱怒,只是輕輕低語:
  “我想我失心瘋了。”

  “小均回來是遲早的事,之前爸對他有疑慮,怕他心向著齊氏,可是齊董真的做到很絕,完全放生小均,你老婆肚子又這麼爭氣,在這種節骨眼,小均遲早都要回來。”

  “我真的聽不懂,為什麼他一定要回來?”

  “因為他是陳家長子。”

  “長子怎麼了嗎?”

  “呿,說了你也不懂,浪費唇舌。”

  “哥,你可不可以⋯⋯。”

  有緒立刻打斷他,一臉驚疑:
  “為什麼這樣叫我?你想幹嘛?”

  “陳有緒先生,萬一你們家有人接觸小均,我又正好不在,你可不可以幫我防著小均被怎麼了。”

  “什麼被怎麼了?”

  “例如有人又用什麼賤招讓他失眠之類的。”

  “我又不是專家,而且我忙得不得了,不可能天天監控他,如果你要一勞永逸,應該是要讓他⋯⋯。”

  有緒說一半突然打住,賣關子賣的讓阿司有夠不舒服。

  “你到底想說什麼?”

  “算了,反正你跟他都辦不到。”

  “你話只說一半是怎樣!?”

  阿司一臉殺氣。

  “如果他有辦法找個不錯的聯姻對象就能翻身,沒人敢在爸的眼皮下搞一些小花招,保證小均每天都能睡的高枕無憂。”

  “聯姻?”

  “像魏雨勤她家就不錯,爸對她家的事業非常有興趣,可惜她又懷孕了,爸爸應該還是同一個祕密客,女神離我家小均越來越遠了,可惜,不然小均跟魏家人應該很合得來。”

  有緒話中有話,阿司假裝聽不出來:
  “你家還流行把人當買賣?”

  有緒思量:故意聽不出來也是一種訊息,小均跟阿司關係從小就比較親密,如果連愛人與魏家的關係都不知情就太慘了。

  “別說的那麼義正詞嚴,你心裡愛男生還是女生,大家心照不宣,你女人都能娶了,為什麼他不能⋯⋯。可惜小均現在完全沒行情,活脫脫一個戀弟狂患者。”

  阿司心中滋味難受。

  如果他跟小均只是毫無血緣的情人,他會希望小均放棄他的家世背景,全心全意與他一個人相戀,橫眉冷對千夫指。

  外界壓力越大,他們的愛意越堅貞。

  可是小均與他不是這樣的關係。

  他的家人也是小均的家人,如果親戚今天要小均替家族聯姻,小均好不容易擺脫了一輪,阿司可能還要緊接在後,與同一群人再戰一回合。

  既是家族成員,又是橫了心想把他拉出陳家的外人。

  於私,他陪他對抗家族,於公,家族可能還想拜託他幫忙說服小均。

  他知道有一天他會被包圍,要他幫忙說服小均幹他最恨的聯姻,他沒有有緒這種本事,阿司覺得自己會瘋掉!

  有緒看出阿司心裡在糾結,突然語出感性:
  “不好受吧?所以我很早就決定不談感情了,左手握右手有什麼意思?有人還會突然失智,還不如⋯⋯。”

  有緒心想,“還不如當玩具”這句也別說了吧,現在是怎樣?隱形的玩具?

  阿司當然沒空管有緒的左手跟右手,就算有緒失智也不關他的事。

  阿司罕見的正色談起條件,口吻相當精練:
  “陳有緒先生,我知道你想在研發部安插自己的人馬,如果你能想辦法說服你爸媽讓小均和我一起去伊拉克,我可以給你研發部兩個主管職。”

  “我想要什麼我會自己搶過來,不需要拿我兒子寵物做交換。”

  “這對小均也有好處,他可以不用面對你媽。”

  “是嗎?在我媽的勢力範圍跟你走那麼近,應該會提早害死他吧。”

  阿司只是在試探有緒,小均入獄那次他被有緒搞過一次,他不知道有緒為什麼可以對小均心狠手辣。

  這次他還能信任有緒嗎?

  何況陳有緒這幾年怪怪的,肯定是多重人格,其中一個人格似乎很愛打人,幸好專打他媽。

  阿司從來沒跟小均提到有緒怪怪的事,他不想讓小均過度關心有緒,小均如果能把有緒當不相干的路人,永遠想不起來最好不過。

  有緒此刻正對阿司伸出友誼雙手。

  阿司陷入天人交戰,直覺告訴他:有緒可以信任。

  至於有緒是不是真的多重人格症?阿司不確定。

  也許假裝生病也是有緒對他的試探。

  阿司在美國聽說小均思覺失調後就努力研究這方面的書籍,對多重人格倒沒什麼惡感,他曾偷聽有緒媽問他另一個人格為什麼要處處幫小均,阿司不知不覺對那個人格產生了好感。

  沒錯,會揍他媽,至少是會明辨是非的人格,有緒今天上道跑來關切小均,甚至表現得比平常更有良心,也許就是受到好人格感召。

  若說要跟有緒合作,阿司還比較想跟他另一個人格合作,應該比有緒可靠多了!

  好人格對小均應該會不錯,也許這次跟有緒合作是一個契機。

  但願好人格沒這麼變態,不會騙他把小均送去蹲苦窯。

  兩人突然不說話,尷尬一場靜默後,有緒故作淡然的問:
  “小均過得怎麼樣?最近病情穩定嗎?”

  阿司搖搖頭:
  “哥哥又發作了,一直說他是我老公。”

  “快把他送回來給王醫師看看啊。”

  “不行啊,把他送回去我就沒老公了。”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12 11:5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