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放棄小說中的究極怪獸──1-4

第壹章─紛亂的世間之第四回

卻說吳吉羅那邊...

此時他正在寫著報名表,突然他的手機螢幕出現了來自email的訊息。

於是他從手機中打開email,看看究竟是誰打了訊息給他。他打開來一看,發現是愛德華送來的email,地址卻是from新亞美利哥合眾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塔克拉拉的帕特里克亨利大道5100號 ,心裡還有些疑惑,他的家不是在聖荷西的艾爾維索北泰勒街1160號嗎?還是說這是他上班的地方?

總而言之,他逮開來看了一下愛德華所打的內容,上面寫著:「我聽說你那邊發生通貨膨脹了...你應該沒有失業吧?」

「哼~真是的...」我苦笑了一聲後,默默地說道,「我根本就還沒找到工作啊~兄弟~」

於是他就也用email回應愛德華的話語,他回應道:「不了,我可沒有你那麼好運,讀書讀到不想讀,去當兵,打了場爛仗,退伍後,工作還沒找到,就通貨膨脹了一段時間了,今天還惡化了。來Messenger聊吧。」

點完送出之後,吳吉羅伸了一下懶腰後,便繼續填寫再役單。

此時的愛德華,稍微又看了一下老闆辦公室那兒,他還是沒來,於是他便開啟Messenger,接著便開始打字給吳吉羅。

「那麼你現在過的怎樣?」愛德華如此的問。

「哼~」吳吉羅見狀默默的笑了一聲,並打字回應過去。

「你覺得呢?」吳吉羅如此回應。

等了一陣子後,吳吉羅等到了愛德華的問題:「那麼你會想要試試看說能賺很多錢的職業嗎?」

能賺很多錢?

吳吉羅見狀當下有些驚訝了,他心想著:「能賺很多錢?意思是...我從此可以擺脫窮困潦倒的惡夢嗎?」

...

吳吉羅想了一陣子後,鑑於保險起見,他持保留態度的反問回去,內容為:「應該不是騙人的吧?或者是詐騙集團?」「這年頭詐欺的很多呀,」「你有看清楚嗎?」

等了一段時間後,他等到了愛德華的回覆:「不,他不是,我查過了。」「這是一年三度的世界英雄協會的英雄招募,隨便一個最低的職位都有17500聖城。」「1聖城就有24.1塊新美元,這個數目總共是421750新美元啊。」

吳吉羅見狀了之後,可以說是幾乎瞪大了眼睛。

我沒有看錯吧?

後來吳吉羅又看到了愛德華接著傳來的話:「幫你換算一下下,總共171500炎黃幣;262500旭日圓;197750穆罕默德;420000新歐元;561750棕櫚;325500新盧比;376250聖喬治。」「查的夠清楚了吧?要不要把另外六個非戰區的幣值算給你啊?」

這就是現在八大國家的貨幣現況,用非戰區以色列地區所使用的新貨幣聖城來計算。

是啊,是挺不錯的薪資,畢竟這是個風險很高的職業。

唉...算了,總比就這麼餓死在這裡強。

於是我想了許久後,回話給愛德華:「我記得你不是每次都忘記這事,最後就錯過了嗎?」

不久後,吳吉羅等到了愛德華的回應,他如此的自我解嘲道:「哈哈哈,對啊,都沒人提醒我,然後不知不覺就忘了。」

「沒事沒事,」我臉懷微笑的打字回覆之道,「我會提醒你的。」

「嗯,」愛德華如此回應,當他回完這句話後,他聽到了後方的動靜,於是他轉頭一看,他的老闆來了。

此時吳吉羅又低頭看著他尚未填寫完的再役表。

「哼~真是奇怪呀,」我哼笑了一聲後喃喃自語道,但是在這麼想的同時,也透露出了他的不自信,「明明已經下定決心再役了,但是還是決定走英雄這一路嗎?真不懂為什麼?」

他看著那張再役表,再抬頭看向Messenger中與愛德華的對話內容,心裡不自覺的有著溫暖的感覺。

「有你真好,我的兄弟,」吳吉羅低下了頭,閉上了眼睛,並發自真心的心想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在低頭「感謝」愛德華的同時,愛德華也發出了最後倆訊息:「我老闆來了。」「待會再聊。」

...

「咻咻咻~~~!!!」飛機緩緩的飛過多雲的夜空,一閃一閃的,給了這個寂靜的天空增添了些聲響。

桃園區依然如往日般燈火通明,但是卻只見到了幾乎空空蕩蕩的馬路以及人行道。

歡笑的人們不見了,吵雜的喇叭不見了,剩下的只剩下那些空運作的紅綠燈,以及裝在高級公寓上的燈火。

捷運展演中心站中,除了每隔幾分鐘就來了一班的捷運外,幾乎宛如空城一般,門可羅雀,車站大廳之中,也幾乎只有站內打掃的清潔人員,來來回回的掃著一乾二淨的不見灰塵的地板。

空無一車的南桃園交流道,原本應該車水馬龍的時候,如今卻只有零星的燈光,在隔個十幾分鐘後,孤零零的經過這空蕩的國道,如有下來交流道的車輛,十有八九就是原應載滿乘客,但實際上卻是隻手可數的9009公車或者711公車。

桃圳橋旁的中壢工業區,原本應該充滿既吵雜又忙碌的貨櫃車跟大卡車奔跑著,原本應該時不時的,就因為搶快、闖紅燈就會發生的車禍事故,卻如今卻只剩下掉滿零星落葉的馬路,四周已經光禿禿的樹木,以及在陰暗的馬路中,勉強照亮著可照明範圍之內的路燈。

臨近高鐵站的青埔outlet,往日,停車位時常滿滿滿,人潮總絡繹不絕,如今,卻也不敵惡性通貨膨脹的攻擊,宛如車諾比旁的廢棄城鎮般,寂靜無聲的躺在同樣空無一人的高鐵站旁邊,無奈的照明著這些無人的街道。


(以下歌謠參考、二創自《取你的命》)

...(前奏)

寂靜的車站啊~

實在好孤獨。

矗立的路燈啊~

實在好孤獨。

曾經,這個城市,繁華無比。

曾經,這個人海,滿山滿海。

為什麼突然突然冒出來個通貨膨脹?

實在好孤獨~實在好孤獨~

為什麼突然要消滅人海茫茫的商機?

實在好孤獨~實在好孤獨~


※(間奏)

我是棟坐落在青埔特區的高鐵站啊~

為什麼你要,阻饒我載客?

我是座於內壢交流道下的桃圳橋啊~

為什麼你要,阻饒我舉重?

唉呦喂~

為什麼?

唉呦喂~

實在好孤獨。


~~~~~~~~~~~~~~~~~~~~~~~~~~~
不要問我為什麼要參考、二創這個曲子,太洗腦了,聽的超舒服,雖然...呃,可能會有所謂的「爭議」吧...



大概吧,如果可能有的話...記得說一聲喔~

不要舉報我,我會哭給你看喔~ (我在公三小?!) 本帖最後由 惑星哥 於 2020-2-13 17:04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