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放棄小說中的究極怪獸──1-6

呃...我1-5不小心多發了一次,在po本章節的同時,順便問問要怎麼刪掉多出來的1-5,求回應~~~

──────────────────────────────────────────────────────────
第壹章─紛亂的世間之第六回

以色列耶路撒冷中央的耶路撒冷大寺廟裡面那邊...

只見一位披頭散髮的老人正坐在一個殿堂的坐墊上,有節奏的誦唸著,在其下方的兩旁則有十幾個他的侍從。

「......(喃喃著一些語言)」他念著念著,並且其眼皮時不時的抽動了幾下。

大概默念了一段時間後,那老人逐漸的睜開了眼睛,並且喃喃自語著:「時辰差不多快到了...」

此時站在那老人旁邊的一位祭司聽狀後,緩緩的轉過身,並且禮貌的問道:「不知偉大的克列特占卜師您,這次算到了什麼事情?」

沒錯,那位老人就是鼎鼎大名的耶律‧克列特占卜師。

耶律‧克列特聽狀後緩緩的回應道:「那個人...大概會出現在這次的世界英雄協會之選拔。」

「是嗎?」祭司聽狀後面部驚奇的驚呼道,「他終於要來了嗎?」

其他的侍從聽狀後無不驚呼連連。

一侍從聽狀後跟另一個侍從問道:「真的好好奇那個人究竟長什麼樣子啊,對吧?」

另一侍從聽狀後也滿懷期待的回覆道:「對呀,真期待啊。」

此時那個祭司的好奇心也直衝雲上,接著問耶律‧克列特道:「偉大的占卜者,不知您...是否有窺見天機的機會呢?如果有的話,不妨透漏一點點的消息來告訴我們,可否?」

然而耶律‧克列特聽狀後搖頭表示不可,並喝斥他們道:「天機豈能說洩漏就洩漏的?」

眾人聽狀後,紛紛閉上嘴巴,把心裡一大堆的問題給硬塞在心底。

「唉...」此時耶律‧克列特唉了一聲後,接著緩緩地說道,「說實在,我無法得知那個人究竟是誰,更完全不知那個人身旁的那個生物為何許物也...看來他們都藏的非常的深啊,深到連我都無法準確的窺得些許天機,真是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啊。」

眾人聽狀之後,無不感到驚愕,心中的紙已經快包不住熊熊火焰般的好奇心了。

此時祭司廷出一個他心中的問題道:「那麼,這次世界英雄協會的選拔是在何時啊?不如到時候一同去見識一番,如何?」

「嗯嗯嗯......」耶律‧克列特想了一陣子後笑笑的回應道,「雖然有點懶得去就是了...不過還是親自去看看吧。說不定運氣好的話,可以見到那個傢伙身旁的那個「神采奕奕、氣宇非凡」的傢伙了。」

明顯的,比起那個人,耶律‧克列特更好奇在那個人身旁的那個生物。



至於吳吉羅那邊,他仍然在求職網尋找著工作中,然而,大部分的業者都沒有發出徵招員工的消息。

「果然啊,」他心中黯淡無奈的自我解嘲道,「還是什麼都沒有啊,不意外呀...不意外。很多人
應該也都是這樣子吧?」

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了幫愛德華記著的事情。於是他打開新頁面,然後打入Messenger,並點入Edward Jones。

進入畫面後,發現他剛剛才上線沒多久,大概5分鐘前,吳吉羅心想道:「希望他還在看手機現在。」

於是他便打訊息給愛德華:「你還在嗎?」「還在的話,我來提醒你去報名了。」

至於此時的愛德華,他正在晚上的短暫的休息時間,而他現在正在玩《一拳超人:最強之男》。

「叮~」此時他手機的Messenger的簡訊聲響起,於是他將視線短暫的移到最上面的訊息。

當他看完內容後,便突然想起了要報名世界英雄協會的這件事,於是他也打開Messenger,並回覆感謝言道,「喔,感謝!」「你沒講我都忘記這件事了(外加苦笑表情符號)。」

吳吉羅見狀後心中偷笑了一番,然後接著回覆愛德華道:「沒事沒事。」

看著看著,吳吉羅心中突然有股鼻酸的感覺。因為他一直對於自己的困境感到無助,而且至今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困境。

此時愛德華打出了一個訊息詢問吳吉羅道:「那個...你現在有能力負擔這個報名費吧?」

這句話似乎是好奇而問,又或者是隨口一問,但是這個問題卻深深的打在吳吉羅的心中。

「我究竟還要靠別人的幫助多久...」吳吉羅心裡不好受的捫心自問道,「吳吉羅...你難道還想要繼續依靠別人的「施捨」繼續過日子了嗎?」

...

算了,放棄吧,反正...我就算去了,也一定會失敗的。

於是他打上了否決的回應:「不,我可以。」並且準備要按傳送出去。

此時他看到愛德華接著打來的訊息:「如果你沒錢的話...我可以幫你,」「但是你一定要說」「不要什麼都自己扛。」

看到這裡,吳吉羅又猶豫了一陣子。

此時他又看到了愛德華接著打的訊息:「我沒關係的,」「通貨膨脹這種事情,不是短短幾天、幾周就能搞定的,必須至少要好幾個月,甚至一兩年,才能完全搞定」「你還是不要太勉強了。」

對愛德華這種肚子大到可以撐船的人來說,自然是沒差的,但是...我不想再繼續欠你的人情了。

於是後來我把內容改寫了一番,再發出去道:「那個...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呃你這麼一直幫下去,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償你的好意了...」

愛德華見狀之後,有些小小的愣住,不過很快的愛德華便笑了幾聲,並開懷的喃喃道:「哈哈哈~~~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原來是因為這個啊,難怪你一直不講。」

吳吉羅一直看著手機,似乎對於愛德華之後的任何回覆,都感到有些的緊張。

他應該也會覺得我這個人很廢、很沒用對吧?

很快的,愛德華的回覆出現了,但是似乎有點出乎吳吉羅的預料:「想太多了啦,」「你我都是兄弟,幹嘛這麼計較這種事情呢?對不對?」

雖然出乎我的意料,不過我看到這批回覆之時,我深深覺得我的心很暖的感覺。

原來...人心也有這麼暖心的時候。

想著想著,吳吉羅因感激而激動的笑了,也因這個得來不易的激動而哭了。

不久後,愛德華收到了吳吉羅的回覆:「真心謝謝你,真的」「打從心裡的,」「謝謝你這些天的幫助。」

愛德華見狀之後呵呵的笑著,雖然他的心裡也思慮著吳吉羅何時才會找到工作,不過也同時恭喜吳吉羅他,總算看開了。

於是兩人後來又開始接著聊下去了。

「老實說,我還以為你會想不開欸,」愛德華如此關心道,「你應該不會想不開吧?」

「不會啦!」吳吉羅則接著回覆道,「我有這麼脆弱嗎?」

「有喔有喔。」

吳吉羅見狀後趕緊解釋道:「沒有啦!我只是比較容易悲觀而已,但不會悲觀到會浪費生命好嗎?」

「是嗎?你要確定喔!」

「沒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