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83.屬於哥哥的傻福正在發生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83.屬於哥哥的傻福正在發生

  「陳公子,離婚證書怎麼寫?」

  「呸呸呸,別拿這種東西觸我霉頭。」

  「我那天看到你老婆青筋快爆出來了,提早練習不吃虧的。」

  「狗嘴吐不出象牙,離婚證書寫成這樣離得成嗎?」

  「好麻煩!陳公子,你什麼時候要離婚?借我抄算了。」

  「海枯石爛、天長地久,你慢慢等吧。」

  見有緒熟練泡了牛奶又要往黑色防塵罩鑽,阿司連忙阻止:
  「搞什麼!我們不是排好班了,這班換我餵小均。」

  「我晚上不回公司簽公文真的不行了,你這一班先讓給我,接下來整個晚上都是你的。」

  「別用嘴對嘴餵他喔。」

  「除了你,有誰會幹這種噁心事。」

  小均這次情況不太好,已經陷入兩天封閉狀態。

  阿司把小齊趕回台北,因為他偶爾會鑽進小均的防空洞跟他說說話,不想被人聽到。

  為什麼有緒還在?

  因為陳有緒不是想趕就趕得走的人,只是這次小均史無前例發病,有緒沒怪他一句。

  他讓阿司用自己的方式等小均恢復。

  「他以前不常這樣。」

  有緒雖然嘴巴這樣說,心裡卻想著小均多年前的那場發作。

  兩人在東台灣的一場同居。

  那次發作持續兩年,頭一年有緒在忍耐,後一年已經豁出去了,直接綁走了事。

  只是那一年小均嚴重到意識不清,連生活起居無法自理,有緒讓他每天穿”包大人”跑來跑去。
  
  阿司不放心有緒,直接跟過來,黑色防塵罩被有緒掛起來當蚊帳,阿司賣弄眼力,努力透視躲在裡面的小均。

  「他不會自己上廁所,該怎麼辦?」阿司忽然開口求助。

  有緒腦海卻響起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她充滿焦慮與無奈:
  “整屋子都是他的尿騷味,你也想想辦法。”

  原來已經是這麼久以前的事。

  恍如隔世。

  有緒模仿那年的自己,回了一記苦笑。

  不知這次小均會持續多久才會清醒。

  其實也用不著替阿司擔心,反正小均醒來還是認得人的。

  這小子只有對他才會一清醒就失智。

  算了,這樣也好,否則光想起穿著“包大人”、天天吃“肉多多”,均均恐怕會羞憤而死。

  阿司將有緒的苦笑視為無計可施,反而出言安慰有緒:
  「他以前真的不常這樣嗎?可是他在高雄每個月至少一次,最近更頻繁。」

  語畢,有緒悶氣連單音都不想吭。

  反正那小子就是愛成這樣,別說發病,就算發芽發電這小子都無怨無悔吧。

  「我先說好,明天早上小均還這副樣子,我就帶王醫師下來了。」

  「小均在高雄有固定的身心科醫生。」

  「除了王孜樂我誰都不信,就算轉住院,我也希望透過王孜樂轉診。」

  「你們很熟嗎?」

  「不生不熟,叫他來家裡看我哥還請得動。」

  「那就麻煩你了。」

  齊司超神準直覺一遇上他跟William就失靈,也不曉得是不是存心。

  視線從齊司身上調回宣布封城的小均。

  小均就是這副樣子,永遠把自己活得那麼勉強,勉強到有緒已經不想再勉強他什麼。

  反正你喜歡的人你統統拿走吧。

  反正你只是利用我,又不是看不出來。

  反正當你身體寂寞的時候,歡迎再度光臨。

  這間死氣沉沉的房子,連心電感應都回他:“您撥的號碼是空號”的地方,有緒如何再待下去?

  正要離開時,有緒注意到充電中的手機響了。

  有緒思考了幾秒又走回來,跟阿司換了一個眼神。

  因為那是小均的手機。

  會是誰打來的?他們媽媽?或是一通亂槍打鳥的行銷電話?

  「幫他接。」

  阿司拿不定主意,那通來電轉眼就變成未接來電,顯示名稱是“已簽收”。

  「誰會叫”已簽收“?」

  「我不知道,哥哥心思很難懂。你知道我被取什麼嗎?」

  「什麼?」

  「鬼來電。」

  「很合理。」

  「⋯⋯。」

  「你知道小均的密碼?」

  「他猜得出我密碼,我猜不出他的。」

  有緒試了幾個以前盤問過小均的密碼,可惜小均已經換掉,又沒設定指紋或臉部解鎖,兩兄弟只能一籌莫展。

  在兩人的東台灣最後一天,他把一半的魂放在小均身上,小均反而因此走丟。

  不幸中的大幸,兩人畢竟是兄弟,之後兩人又在陳家重逢。

  只不過⋯⋯小均腦海早就沒有那段記憶。

  他卻擁有了控制小均的能力。

  有緒牛刀小試,曾經問出小均另一支祕密手機的開機密碼,小均醒來後完全不記得他洩露過自己手機密碼。

  這個小實驗讓有緒非常惶恐。

  因為他開始做夢,夢到他控制讓小均無法自拔愛上他,醒來後一身冷汗。

  自己怎麼墮落到這種程度?還當起愛情騙子?

  有緒無法容許自己有一丁點偷吃步的貪念,他放任小均跟倪信或齊司談起戀愛,好證明夢中的所作所為,無法影響現實世界的小均。

  我不會再試圖控制你了,因為這不是,我要的你。

  「到底誰是已簽收?」

  阿司滿屋子走來走去,不停碎念。

  我不能要。

  還要眼睜睜看著這個叫“去死”的,大大方方在我面前順手牽羊。

  有緒苦笑X2,望著搔頭搔腦的阿司亂出主意。

  「不管了,回撥吧。」這就是阿司的主意。

  有緒拿著手機和阿司平靜討論:
  「回撥未接電話被他設定需要輸入密碼。」
  
  「真的嗎?我用雜牌對他手機不太熟。」

  「你沒事買iPhone給他幹嘛?」

  「疼他嘛。」

  「別讓我吐,只好等吧。」

  「你要不要先回去?」

  「不回去,我今天一定要知道誰是已簽收。」

  幸好十分鐘後“已簽收”又來電。

  在有緒淫威下,阿司不得已按下擴音。

  「喂?」

  「小均嗎?」對方語氣過度謹慎。

  「我不是小均,我是你表哥。」

  一聽不是小均,對方立即掛掉電話。

  「他是誰?」

  「我表弟。」

  「除了齊誠毅你哪來的表弟?」有緒皺眉。

  「再猜猜。」

  「沒空。」

  「對、對,快回去,你的簽呈像座小山等你。」

  「難道是⋯⋯魏雨勤的弟弟?差點被你誤導,什麼表哥表弟,又沒有血緣關係。」

  「我才跟你沒血緣關係!」

  有緒自動過濾沒營養價值的話:
  「他的聲音很慌張,難不成是魏雨勤出事?小產?車禍?不對,小均跟魏雨勤的交情還不到接緊急電話的程度。」

  「會不會是我阿姨出事了?」

  「什麼阿姨?人家認識你嗎?」

  「怎麼不認識?我可是家喻戶曉的小均牌接吻器。」

  「我看你是家喻戶曉的唸佛機,專門超渡別人最後一哩路。」

  「哼。」

  有緒忙著上網搜尋,想在爆料區找出任何蛛絲馬跡。

  專注以忘憂,忘掉自己的不甘心。

  阿司則是不停發LINE給丰拓。

  「是、是,這是真的嗎?會不會是謠傳?」

  有緒用他的特殊人脈打聽到驚人內幕。

  向阿司簡略描述的同時,阿司不間斷打給丰拓的LINE神差鬼使忽然接通了。

  「丰拓,你家是不是出事了?你只見小均?可是他⋯⋯好吧,我會轉告他。」
 
  阿司一放下電話,有緒立刻插話:
  「魏家是不是出命案了?」

  搖搖頭:
  「我不知道,魏丰拓不肯說。」

  從當事人親屬嘴邊得到的情報竟然還不如有緒探聽的馬路消息,阿司有種“輸了”的感覺。

  「何必等他說,直接看新聞還比較快,這種事能瞞得了多久。」

  「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小均狀況不好,別再雪上加霜了。」

  已經請假好幾年的阿司又開始焦慮禱告。

  「阿司,」有緒表情突然很認真:
  「你不想小均回元技,如果他去泰鎂你反對嗎?」

  阿司一頭霧水:
  「你要幫他介紹工作嗎?」

  「憑我們家的資金,如果大量取得泰鎂股份,小均就能直達泰鎂高層。」

  「你到底在說什麼?就算元技買下了泰鎂,高層也輪不到小均啊,何況他現在連吃飯都要人餵。」

  「所以我說”如果”,只是隨便閒聊,你不用放在心上。」

  「你這個人說不用放在心上就是要我放心上。怎麼樣?陳家又要聯姻突然發現兒女不夠用?我馬上就離婚,讓我去聯姻!讓我去聯姻!」

  「你聯個屁,你搞不清楚狀況嗎?為什麼魏丰拓堅持只見小均而不是你這個便宜表哥?他的態度就代表魏家的態度。」

  「一個孩子的話你還當真?」

  「如果他有機會回到以前的人生,你為什麼要捨不得?」

  「我捨不得?你在說什麼鬼話!」

  「提早練習你不會吃虧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好不容易⋯⋯終於能跟小均在一起了,你⋯⋯你為什麼還要阻止我們在一起?」

  原本神態平和的有緒狠狠以指節敲著桌面,不滿的說:
  「去你媽!你摸著良心說,我阻止過你們亂七八糟的事情嗎!?」

  「那你現在為什麼⋯⋯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我知道他一直很需要你,就算你用奇怪的方式刺激他,我也沒有管過你,一個歡喜做,一個甘願受,我有說話的餘地?」

  阿司不免被有緒氣勢壓制到,口氣轉軟:
  「可是你剛剛明明說⋯⋯。」

  「對不起,是我失言,以我的立場,我不該說出那種話,陳有均他這輩子只許被我們夾殺,只配被我們踩在腳底,他擺脫不了自己的宿命,因為弟弟是他溫柔的陷阱。」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真的聽不懂。」

  阿司雖然聽不懂,可是又怎麼會不懂。

  如果我們只是情人,就算世界末日我也不會放你走。

  你的世界只有我能留。

  可是小均,我們不只是情人,你終究是我的哥哥。

  我對你有雙重的感情。

  第一種感情,是我們之間沒有人能介入的親暱,是我願意以性命交換的一生依偎。

  當我們依偎相戀時,哥哥的人生也悄悄消失了。

  追求你看對眼的女性,幾個弟弟們手忙腳亂幫忙告白求婚,溫柔的大嫂終於進門,她總是略帶緊張隨時隨地黏著你,隨著時光流逝,我們漸漸習慣她熟悉的小動作,姪兒姪女在萬眾期待中可愛誕生,整個家族瘋狂搶攻哥哥嫂嫂的小寶貝。

  這些腦海中想像畫面,曾讓國中的我傷心欲絕,我所不知道的事是:當我們相戀時,哥哥原本人生也將隨之化為泡影。

  自然的呼吸,自然地愛上一個人,我們卻要付出雙倍起跳的代價。
 
  因為哥哥、小均、老公是同一人,如果我們相愛,另外兩種人生版本就會殘酷消失。

  哥哥,如果我把人生還給你,我就沒老公了。

  老公,如果我繼續霸著你,我的哥哥還算哥哥嗎?

  我的嫂嫂就是我,你一定覺得虧。

  小均,你是不是很討厭總是不停發病的人生?是我害你回不了陳家、也回不去齊家,你內心是否渴望著接納你的家人,認同你的爸媽,為你驕傲的親友?

  你今天會失去這一切,是因為你太愛我。

  你曾經為了我,威脅媽媽讓你去陳家。

  媽媽說她因此心寒到放棄你,任你在陳家吃苦受罪,等到發覺事態嚴重,狀況已經無可挽救。

  我不曾向你證實這些事,因為知道了又怎麼樣?

  你失去最珍貴的東西,我連一樣都賠不起。

  阿司突然一邊強笑,一邊流淚:
  「如果,我願意賠,賠償他錯過的人生,如果⋯⋯真有這麼一天,陳有緒,請幫我照顧哥哥。」

  「都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你眼淚也太便宜了吧。」

  這對同年同日出生的兄妹倆,怎麼情路都特別坎坷?

  有緒跟這兩人不合,但心腸畢竟不是鐵鑄的。

  忍不住把身上藏了幾年的東西掏出來,什麼也不解釋,直接塞進阿司手裡。

  「這是⋯⋯?」

  「給你的,反正是從倪念保爸爸那裡偷來的。」

  阿司看著手中精緻的鏈飾,用中文刻了一排小字,多年歲月痕跡與磨損,需要很有視力才能看清:
  「如果你是B我就是C?」

  「魔魔說這是你的表白名句。」

  「但我是Sid不是C,這上面刻的英文名字也不是我的!你為什麼那麼沒誠意!」

  有緒敷衍道:
  「你就收著嘛,小心別被任何人看到,真的會出事。」

  阿司哭過的紅眼正專注研究這條鏈飾:
  「你說的倪念保爸爸是倪信還是倪信保?」

  「你猜?」

  阿司懶得理會幼稚的有緒:
  「倪信保也叫Beck?」

  「不是。」

  「Claire是哪個Claire?你妹妹嗎?」

  「應該是吧。」

  「小均煩惱已經夠多了,這東西很麻煩耶。」

  「你也知道麻煩?不虧是我的好弟弟,有慧根,好好收著,妹妹遺物扔了可惜,記得把祕密帶進墳墓。」

  有緒臉上隱約出現如釋重負的詭色:
  「我不走不行了,隨時跟我報告小均的狀況,魏家有最新消息我也會跟你報告,我走了。」

  「哥。」人走後,阿司走近牆角強顏歡笑:
  「終於又回到我們兩人世界。」

  希望不是倒數計時的兩人世界,可是直覺告訴阿司:”好好珍惜吧“。

  阿司忍不住開始巡視這間屋子。
 
  牆上貼滿了小均的獎狀,都是他和小均一張一張貼上去的。

  他們為了布置牆面,那幾天買了好幾桶油漆回來,把家裡漆得亂七八糟。

  “慘了,會被房東罵,可能連押金都拿不回來。”

  小均總說他誰都敢得罪,就是不敢得罪白素歆跟房東。

  轉眼間小均又笑了:
  “不怕!不怕!快把我監獄贏來的獎狀全貼上來!房東應該會客氣點。”

  “我們把房子買下來,別讓任何人進來,因為這是我們的家。”

  “沒有錢哪裡會有家?”

  “我有股票啊。”

  小均輕輕搖搖頭:
  “以前認為內湖的房子又大又舒服,所以老覺得那棟房子才是我的家。現在發現,原來我的家跟房子大小沒什麼關係,跟屋裡住誰比較有關係。”

  阿司四處在屋子走動,拉開大桌抽屜,發現小均把一顆顆的身心藥物用紙張包起來。

  攤開紙張,取出藥片。

  阿司發現白紙非白紙,因為上面寫了字。

  包著第1顆藥片的白紙寫著:“專治分離焦慮”。

  包著第2顆藥片的白紙寫著:“專治耍廢”。

  包著第3顆藥片的白紙寫著:“專治機車”。

  包著第4顆藥片的白紙寫著:“專治陳有均的毛病”。

  包著第5顆藥片的白紙寫著:“專治⋯⋯我認輸了”。

  看到這裡,阿司哭了。

  接下來包藥的白紙寫得就十分不可取。

  “專治白賊”、“專治過河拆橋”、“專治用愛發作”、“專治無藥可救”。

  喂!後面這幾張根本不是小均的筆跡吧!

  阿司想通了。

  阿司想開了。

  原來小均是被弟弟耽誤的天才。

  連外表看似奸商,機車卻過於常人的陳公子都只能敢怒不敢言。

  輕輕蹲下來,緊緊握住小均的手心,硬擠出開心,反而淚崩。

  「小均,你回來吧,我知道你很失落。你回來吧,這世上再也沒人可以傷害你、責備你、看不起你、說你腦子有病,因為⋯⋯我已經決定鬆開你的手,把你失去的人生還給你,回來吧,你的人生不會這麼勉強,因為你的弟弟不再叫你老公了⋯⋯。」

  明天的我們,沒在一起以後,你應該就能從衰神榜上除名吧。

  我會天天禱告,跟神談好條件。

  小均,等你下次睜開眼後,你會發現你的世界大不同,好日子終於來臨了,屬於哥哥的傻福正在發生⋯⋯。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19 16:55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