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一)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一)

她來自日本

        我第一次遇見方方,是在朋友們的聚會上。只聽她不住地抱怨倫敦不如東京:多雨,街道骯臟,火車老誤點。我就問她為什麽要來?她眼睛一眨說:學英語呀。後來我發現她沒講實話。
        跟那些從日本過來的中國人一樣,方方剛到時並不窮,兜裏裝著三萬英鎊,據說是在東京某家[株式會社]做高級白領時攢下的。她朋友卻透露說,什麽[株式會社]呀,其實是一個有錢的日本老頭的代稱。她給老頭“打工”,換句話說,被包下了。我不可能愛上他!有次方方滿口怨氣地告訴我,我跟了他,是因為他有錢,有關系網,生意也是現成的,指望著能幫我發展。
        誰知幾年過去,眼瞅著快三十歲了,老頭既不讓她插手生意,也沒要娶她的意思。絕望的方方只好出走,這一走,到了萬裏之外的倫敦。
        方方以學生身份入境,卻很少在語言學校露面。有一陣見她煞有介事地拎著個公文箱,成天都在跟人談判上億金額的項目。忽而又把目光轉向倫敦的房產市場,好幾次在我面前大談她的宏偉計劃,就像要一口咬下半個倫敦城!我忍不住刺兒她說:妳知道倫敦的房價嗎?就妳那點錢,別做夢了!
        結果呢,是我看走眼了:不到七年時間,方方的房產生意從無到有,滾雪球似的迅速擴展,按目下行情,她個人的資產總值已超過三百萬英鎊!
        但方方的成功路,遠非一帆風順。還沒開始,就差點被從英國趕出去!

遭遇倫敦

        方方主動約我見面,那是在相識後的第二天。我倆剛在街邊的咖啡館坐下,冷不丁聽見她問:我漂亮嗎?我隨口恭維了幾句。準確的說,方方還算迷人。在北京出生的她,有著北方女子常見的闊圓臉,談不上豐乳,腰肢以下卻很勻稱。看著妳時,眼裏總帶有一絲曖昧情味。最勾魂的是微笑,像張大餅似的貼在她臉上,讓男人想入非非。
        聽說妳交際很廣,方方拿著匙子在咖啡裏攪著,沈吟了一下說,有沒有合適的人,可以介紹給我。
        我問:很急嗎?她說:越快越好!
        我知道有不少中國女人想在英國找丈夫,但像方方這般如饑似渴,還是頭次見到。我疑惑地問:出什麽事了?她說:簽證快到期了。我說:妳可以再續嘛。忽見她眼圈一紅說:我曠課太多,被學校告到內務部了。
        我心裏頓時湧起一陣英雄救美人似的沖動,於是問:妳想找什麽樣的男人?她不假思索地說:OK就行了。我不解地問:OK?能再具體一些嗎?她笑著調侃說:只要不是歪瓜裂棗、陳谷子爛芝麻;只要四肢齊全、會哭會笑。我皺起眉頭問:妳的條件到底是什麽?她的回答是:沒條件!
        其實不用我問也清楚,眼下方方急需的,不是男人,而是“工具”。沒有這個工具,她就沒居留,沒身份。縱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流於空談。
        我立刻行動,找到兩個我的單身漢朋友:一個在中餐館已幹到大廚位置;另一個自己開公司,只是沒聽說做成什麽像樣的生意。但令人鼓舞的是,兩人都有英國護照。而且兩人都答應和她見面。
        我趕緊給方方打電話。還沒聽我介紹完,方方就一口回絕:我不找中國男人!
        後來聽人說,她嫌這兩人只能在華人圈裏混,進不了英國主流社會。來英國都七、八年了,還在租房住。總之,她看不上。
        我對方方的感覺頓時一落千丈,即使再碰面,也不怎麽搭理她。倒是聽見過有人罵她,阿華就是其中一個。阿華來英國二十多年,身邊男友無數,卻一直未能把自己嫁出去。好不容易傍上一個英國款爺,阿華使盡渾身解數,要搞定他,以為誌在必得。
        這時她認識了方方,那是在一次酒會上,碰巧她的款爺也在。不久阿華察覺款爺開始對她變冷,正百思不解,某天卻在餐館裏意外撞見方方跟款爺一起吃飯,有知情者揭發說,他倆正拍拖呢!阿華氣得半死,卻又無可奈何。
        簽證到期的日子愈發迫近,方方也愈發忙碌了。在各種社交場合,用她那磕巴的英語,不停地跟那些金發碧眼的中年男子說廢話,因為廢話通常是調情的開端。記得有一次在朋友家吃烤肉,我見她滿臉是笑地站在某男身旁,眼睛卻不安分地朝別處亂瞅。終於,她跟一位英國律師黏糊上了,能看出她尋到目標時的興奮,兩人打得火熱,像久別重逢的老相識。烤肉還沒吃完,她就跟著律師離開了。
        他們去了律師的俱樂部喝酒、跳舞。夜深了,律師說:我送妳回家。在方方的住處門前,也不知是誰主動,就吻起來,那種有深度的吻,足以使人意亂神迷。律師輕聲問:能進去喝杯咖啡嗎?
        方方後來說,這是最叫人進退兩難的一剎那:讓進,還是不讓進?妳當然可以婉言拒絕,或故作冷淡,甚至裝出驚恐和不快。只是方方不能。這位名牌大學畢業的律師,有時髦的倫敦朋友圈,事業蒸蒸日上。她無法抵擋這些條件的誘惑。她怕失去他。
        但第二天就失去了他。
        對這種“天亮後分手”,方方並不在乎,但終究還有個面子問題,於是逢人就聲明:其實我是很傳統的。言外之意,她不是一個隨便跟男人上床的女人。只在好朋友面前她才肯吐露真情:如果不睡,就更沒戲了!
        離簽證期滿只剩一個月了,盡管走馬燈似的換男人,卻沒碰到一個願意跟她結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