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放棄小說中的究極怪獸──2-2

第貳章─怪事的發生之第二回

「呼~呼~呼~」到了下午3點時分,吳吉羅便開始一路走到中正藝文特區去,並且開始慢跑著,雖然跑的是氣喘如牛,畢竟已經跑了3圈了。

「咳~咳~咳~...」跑到後面,甚至於已經喘到一直咳嗽了,於是便強制自己慢慢停下來並休息著。

「呼~呼~呼~看來到現在為止,還是有點勉強,」吳吉羅心想著,「雖然平時就已經在稍微的動著,不過卻還是有些不堪負荷嗎?」

雖然當過兵那又怎麼樣?為了找工作,已經很久沒有真正的定時運動了,就算有,頂多勉強維持著日漸衰退的二頭肌跟八塊肌了。

不過對目前的吳吉羅來說,這已經夠了。

於是他便慢走到展演中心圖書館,打算進去室內上個廁所「呼~先這樣子吧,去廁所,然後等一下回家。」



回到家之後,便開始了日常會做的運動─伏地起身外加仰臥起坐各30次。

不過話又說回來,儘管目前已經確定未來應該會有薪水拿,但是他還是得有工作。所以該找的還是得找。

「遞交了這麼多履歷,總該有一個找到我吧?」吳吉羅邊仰臥起坐邊想道。

不久後...來自求職網的消息傳來了,畢竟曾經有機械加工乙、丙級、跟多益500分以上,總算有...一個叫做科嶠的製造商,願意接收我這個可憐人士了。

「終於...」吳吉羅見狀後喜欣若狂的心想道,「終於有人願意讓我有個工作可以做了~」

...

到了隔天...

「呼~~~」明興街上,枝葉紛紛,除了空曠的街道上,就只剩下單調的路燈跟那個科嶠公司了,不過說實在的,where's the doorway?

為了避免遲到,吳吉羅5點不到就起床了,然後刷牙起臉、迅速的在711消費了小麵包,花了8塊新美元搭168,然後花了50分鐘出頭於明碁電腦站下車,用最快的速度走在一整條幾乎空蕩蕩的山鶯路,然後已經發現附近一些因為通貨膨脹而倒閉的工廠、公司。

不過話又說回來...

「我怎麼沒有看到門口?」吳吉羅見狀有些驚疑的東張西望道,「每個公司不都是有一個大門嗎?怎麼沒有看到啊?」

結果原本沒有遲到的他,被搞到差點遲到,最後被迫從其他的地方進去,好險...最終終於到達了。

「呼~總算趕上了,」吳吉羅鬆了一口氣並道,「還以為第一天就要遲到了,呵呵...虛驚一場...」

很快的,有一個人過來了,一位疑似是老闆的人,對著我說道:「你就是昨日來應職的人吧?」

吳吉羅聽狀後回應道:「對呀。」

「你應該會用CNC車床吧?」此時疑似老闆的人接著問道。

「會。」

老闆聽狀後,便指著最靠近外圍的CNC機台並接著說道:「好,那就...東西放好,然後盡快去幹活吧。」

...

其實呢,現在大部分的工廠,最起碼都有所謂的CNC機台,工作量基本上不會太多,不過應該還會其它要做的事情。

不過,無論是傳統工廠還是先進工廠,都有一個很該死的相同點,就是一定會機油在地上,或者有些奇奇怪怪的味道出現。

「好刺鼻的味道...」吳吉羅邊按著操作按鈕邊心想著。

......

突然,那個聲音又出現了:「這是什麼奇怪的味道?」

在那個聲音出現的剎那,吳吉羅頓時嚇了一跳,還因此叫出「噢~!」的聲音,好家在...工廠吵雜的聲音蓋住了吳吉羅的聲音。

「什麼聲音?」吳吉羅慌張的東張西望著,同時他也意識到自己的動靜有些太大了,要不是工廠聲音夠吵,要不然他可能會被當成神經病...

...

「還有為什麼這裡的聲音那麼吵?」

這下子吳吉羅可是在「百般警覺」中聽到了這段話語,那個說話的傢伙聲音很粗,而且很低,但是卻十分大聲,大聲到外在的聲音都蓋不住他的嗓門,也有可能是因為這似乎...是在身體裡發出的聲音。

吳吉羅緊張的吞了吞口水,於是在不影響旁人的前提下,開口「自問自己」道:「你是誰?寄生獸嗎?還是什麼...異形?還是猛毒?」

當然,你應該也不會回覆我吧?

「......我聽不懂你在問什麼?」隔了一段時間,那個不明聲音竟然回覆了,而且還順勢說了一個很奇怪的話語,但是明顯是「警告危險」之語,「飛彈要打過來了。」

當那個聲音講完那句話後,吳吉羅當下立刻傻住了。

「你說什麼?飛彈打過來了?你在說什麼鬼話啊?」我既疑惑又驚愕的問道。誠實講,這可是件不能開玩笑的事情,尤其最近這一年來,幾乎每隔幾個月就會發生幾次的台海危機。

上次來的時候不是才一個月前嗎?而且那也是我同樣很印象深刻的事件,因為如此,那時我又失業了...

此時,突然外面發出了異常的聲音出現了,而這個聲音對我來說卻說惡夢的開始。

因為,那是空襲警報的聲響。

這下我更是呆住了。

很多人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立刻不分青紅皂白的奔到外面去,不久後更是聽到了來自老闆的呼聲道:「所有員工,立刻到外面避難!現在立刻停下手邊的工作!,然後立刻逃離現場,立刻!」

我聽狀之後便立刻拔腿狂奔。

大概是因為我率先從那個不知名聲音得來的事先提醒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為現場大亂,所有人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弄得不知所措的因素,我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早逃出工廠。

然而跑著跑著,便突然被一塊突出的礫石給絆倒了。

當我轉過頭來看的時候,發現一個看似中程飛彈的飛彈正在急速往下墜落,似乎還可看見飛彈上方有著「DF-16」四個字...

「看來我的死期已經到了,」吳吉羅見狀之後,此時他心裡已經幾乎失去了一切的希望,「...這樣也好,死了...就解脫了......」

...

「死你妹啊!不準死!」突然,吳吉羅眼前一片漆黑,下一秒一轟天巨響瞬間爆出,「咻咻咻咻咻~~~~~......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怎麼回事?!!」吳吉羅當下立刻感到驚慌,但也驚疑的自問道,「是誰救了我?英雄嗎?還是什麼特異功能能力者?...」

吳吉羅很想知道,那個傢伙究竟是誰?然而...「可是我覺得好睏...現在......」越發猛烈的疲倦感與疲憊感驅使之下,他很快便昏死了過去...



過了不久後,在混亂的斷垣殘壁之中,只見一個如閃電一般,從陰雲之中直落龜山工業區災區的山鶯明興街口(大概已經看不太出來了)。

「轟隆隆~~~」那疑似閃電的東西直落路面之時,噴出了不少火花,緊接著,在濃濃灰塵中,出現了一個看似精壯的人形以及身形較為消瘦的人形。

那兩人穿著一身防輻射的衣裝看不出他是誰,不過有一點可以明確的看出:他是位特異功能人士。

此時他拿出對講機並聲音低沉的道:「WHA,這是弗萊克‧霍姆辛基,我已到達災區,over。」

至於所謂的WHA,就是世界英雄協會的簡稱。至於那個世界衛生組織...自從聯合國變得徒有虛名後,這個組織也只是佔著這個名字而已,更別提他現在能幹什麼大事了。

至於世界英雄協會那邊,一個皮膚黝黑,身形普通的西裝人士:普拉斯特‧荷馬聽狀後則回應道:「收到,趕快看看附近有多少活著的災民,盡快搶救出來,核彈的核輻射可是不容小覷的威脅,黃金72小時內,能救出多少就救多少。」

「明白,」弗萊克簡潔有力的回應道,於是他便將對講機放回口袋之中。

弗萊克看了看四周後,呼氣了一聲無奈道:「呼...我的老天,華夏帝國最終還是無視了聯合國的警告,攻擊非戰區了...而且傳聞那個飛彈居然帶有核彈頭...唉~」

另一個人聽狀後也跟著表示道:「自從戰後,儘管這個島嶼已經被列為非戰區,華夏跟日本不知道為了爭取這個島嶼,不知道幾次了打了幾次,尤其華夏,甚至還妄想來個「和平統一」,然後不把這裡的一切看在眼裡。不意外。」

他用另外帶來的一種名叫熱能感測器的儀器─一種專門感測一切的熱能的儀器,包括人類散發的熱能,來探查一下附近有沒有倖存者的些微熱能。在邊探查的時候,順便喃喃自語著:「看著這個慘況,下面的路面都不成路面了,這個重災區應該已經沒有半個倖存者了...」

此時,儀器突然感知道了熱能的存在。

「有熱能,」弗萊克見狀果斷的想道,於是他立刻前往熱能顯示的地方。

另一個人見狀有些驚疑的問道:「不會吧?這個地方可是距離核彈頭爆炸不到幾十公尺欸,雖然在落下地表前,似乎被某種東西給攔截了,但是這塊區域基本上...應該不會有倖存者才對?」

「那可不一定啊,你個悲觀主義者,」弗萊克聽狀後立刻反駁並表示信心的道,「我們人的生命力可是頑強的很啊,那個傢伙可幸運了!」

弗萊克找著找著,找到了瓦礫之中的手,而那個手似乎有著奇怪的天藍色條紋,而那個條紋似乎還發著微弱的光芒,不過很快就不再發光了。

「為何這倖存者的手繪發光?」弗萊克旁的另一個人見狀有些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弗萊克也有些不解,不過後來還是繼續執行,在重災區進行搶救的任務,「那個誰誰誰誰...布瑞克斯,把那些瓦礫堆給搬開。」

「又忘記我的名字是不是?」布瑞克斯聽狀後有些不爽的怒問,「幾次了還忘記?」

「呵呵呵~~~」弗萊克只是默默的笑著而已,在笑著的同時,他已經雙手把兩塊較小的瓦礫給丟到了後方。

翻著翻著,他們翻出了一個男性,然而除了看起來處於昏睡狀態、雙手有著奇怪的條紋,以及身上有被瓦礫擦挫傷之外,竟然沒有了其他任何的傷口。

弗萊克見狀後有些震驚也有些欣喜的道:「這傢伙...很行啊!」

「齁齁~」布瑞克斯見狀後則是齁齁的笑了兩聲,並道,「準備抬人。」

就這樣,這個人就被弗萊克一路抬到了附近的德仁醫院後,兩人便離開,留下準備交手給其他醫師的那個人。

至於那個人是誰,他就是吳吉羅,也是龜山工業區重災區的唯一倖存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